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21
    (十六)复仇计画。

    这是方杰出国的第三天了。早餐时,母子三人都一丝不挂的坐在餐桌上用餐。

    “小瑜,你能拿到方杰那些带子吗?”“没办法!他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都藏在酒柜后面的暗室里面,只有他知道开锁的密码。”秦小瑜对着酒柜旁的密码锁说。

    “小瑜,我已经证实了,除了我妈是被方杰害死的之外,连爸爸的死,都是方杰的y谋。”“啊……你父亲不是……”“表面上是死于脑溢血,但是我出院之后,暗中调查了很久,证明了我的怀疑。爸爸一直都有做每半年固定一次的健康检查,在他过世之前半年的的检查结果,一切都都很好,可是就在检查过后没几个月就突然的脑溢血,这一切都是方杰搞的鬼,他做贼心虚,一直都很怕爸爸会查出妈妈自杀的原因,加上他等不及想得到方家的产业,所以他每天在爸爸的食物里面添加增血压的药物。”“哦!你怎么知道?”“这也是我后来学医之后才开始怀疑的,我查出来在爸爸过世前半年,方杰曾向许多家药局购买大量治疗低血压的药物,其中一个还是我高中的同学,他认得方杰。”“那种药不是要有医师处方才能开的吗?”“别傻了,在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钱买不到的。不过虽然证实了方杰有大量购买药物,但是那种东西平常人吃了,除了血糖会增高之外,一时之间,还不致于造成突然的中风,而就算中风,即时送医,还不一定会送命,而我调阅了当时父亲的送医记录,父亲送到医院时是早已死亡多时了,所以,我怀疑方杰一定是给了父亲一个很大的刺激,促成他突然的脑中风,而父亲中风之后,方杰应该就在身边,一分一秒的等着父亲断了气,才打电话叫救护车的。”“但是……方杰怎么知道他下的药有效呢?”“呵!就在父亲最后一次健康检查报告出来的第二天,父亲就过世了,而那一次的报告,确实证明了父亲的血压太高了,我想,方杰一定在得知报告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动手了。”“那……他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来刺激你爸爸病发的呢?”“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大概就是当年他强奸我和妈妈时拍的那卷带子吧!

    你想想,就算爸爸没有高血压,平常时侯要时看了那卷带子,知道自己的儿子强奸了自己妈妈,逼死了她,能不气死吗?“”太……太可怕了……这禽兽……“”我想,如果当时有做验尸的话,应该会在父亲体内发现到安眠药成份的反应,因为方杰要让爸爸完整的看完整卷带子,就必须先让他没有反抗能力,甚至……甚至有可能爸亲是在被捆绑的情况下被迫看这卷带子,而加上方杰在一旁露出真面目来,不断对爸爸做出言语的刺激,这就足以让任何做父亲的人脑充血的了。“”畜牲!那……我们该怎么对付他呢?“”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妈,你是说……“”小华,那……我们要用什么来刺激他呢?他是个冷血动物,平常任何大小事情都没办法让他动一下眉毛的。“秦小瑜说。

    “一样是录影带。”“你是说……”“不错,我们的录影带,小豪,你把姑妈送你的v8拿来,我们就来拍一卷母子乱伦的带子。”“好啊!妈,我就去拿。”方豪一听这点子,马上下床到他房去取v8“小华,我怕这还不足以令方杰……”秦小瑜仍担心着。

    “放心吧!我有b计画,先卖个关子吧!”方华信心满满的说。

    一会儿,方豪拿来了v8“我们来拍一出香艳火辣的母子乱伦a片。”“嘻!妈,原来你之前说的计画就是这个啊!”“光是我和你拍是不够的,非得要小瑜加入才够刺激,包准那畜生爆破血管。”“那……剧情呢?”“我们今天就讨论一下剧情,顺便让小豪休息一天,好养j蓄锐。”。

    (十七)乱伦v8

    但是经过了一天的讨论之后,这部前所未有的真实母子乱伦影带并没有任何彩排,而决定随x演出,因为他们最后觉得,只要将真实的感觉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毫不保留的享受爱慾,就是最刺激的剧情了。

    第四天一早,三人吃过早餐之后,方华和秦小瑜也都换上了相当漂亮的套装。

    首先是由方华拍摄,方豪和秦小瑜两人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镜头从腿部往上带,刻意不拍到两人的脸部。

    镜头上只见一对男女在沙发上拥吻,男的一手抚m着女人的大腿,并一直往上探进了裙子里面,慢慢的女人的裙子整个被掀起,一件让y毛毕露无遗的白色透明小三角裤已经在夹缝处随着男人手指的扣弄,深深陷入那条裂缝,渗湿成一条长型的水渍。镜头的特写慢慢由下往上带,女人的x罩已经被脱掉了,r头明显的高高挺起来,只见那男人的舌头在吸吮着r头,看不出来面貌。

    方华将镜头拉远,拍着两人相叠在一起的背影,男人的衣服也脱光了,接着男人慢慢的褪下女人的三角裤,露出整个毛绒绒的y户,就在这时女人坐了起来,镜头由远而近,慢慢的拍出女人的脸部,秦小瑜出现在镜头前,对着镜头露出y荡的媚笑,轻启朱唇开口说:“亲儿子……来……让妈吃你的大**巴……”镜头带到了两人,方豪的脸部特写也清楚的呈现出来,两人的母子身份已经完全的表明了。

    方豪坐在沙发上,秦小瑜则跪在地上,握着儿子的阳具套弄着,并不时抬起头看着儿子说:“嘻……好chu的**巴啊……妈妈的小屄怕装不下哦……滋……滋……嗯……好香……好吃……滋……”镜头带到了秦小瑜张口含入儿子阳具的镜头,秦小瑜一边含着,一边对着镜头y荡的笑着。

    接着镜头又拍着秦小瑜跪着翘起的屁股,她的一只手往下拨开那两片肥美的y唇,自己挖弄着。

    “嗯……儿子……妈的小屄好痒……你也亲亲人家嘛……好不好……我的好哥哥……”“嗯!”方豪应声躺下,秦小瑜则反过身体,成六九姿势的压在儿子身上。

    “啊……好美……好儿……嗯……滋……滋……亲得妈都湿了……啊……大**巴儿子……等一下干妈妈……妈一定会很舒服……你爸爸的东西又细又小……没有你的一半……来……让妈妈嚐嚐大**巴……干我……”秦小瑜反身躺下,方豪则抬起她的双腿,这时镜头带向秦小瑜湿淋淋的小屄,方豪握着阳具在y唇上磨擦着。

    “哦……亲儿……别逗妈了……快干妈妈……妈妈的小屄需要你的大**巴滋润……干我嘛……快c人家……”秦小瑜y荡的对着镜头说。

    接着镜头上只见方豪的阳具慢慢的分开秦小瑜的y唇,一点一点的陷入y道里面,终于整g都没入之后,方豪开始慢慢的抽送,只见阳具上沾满着秦小瑜分泌出来的白色黏y,一进一出的抽送着。

    “噢……好会干屄的亲儿子……嗯……好b啊……妈妈的小屄……好爽……干我……干我……小屄是你的了……啊……大**巴儿子……只有你能满足妈妈……啊……啊……你爸爸的小牙签没办法跟你比……嗯……还是儿子好……噢……”母子两使出混身解数的x交,并且在镜头前不断变换姿势,看得连拍摄的方华都按奈不住了。

    “小华……把它架起来……你也来吧!”秦小瑜对着方华说。

    “好!”方华将v8架在角架上,镜头固定在沙发上,然后也进入了镜头里面。

    方华背对着镜头,一件一件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最后才转过身来看着镜头,让自己的身份确定。

    方华也加入了战场之后,画面虽然缺少了动感,但是却不减丝毫的y糜。

    客厅的x爱过程终于在母子三人都泄身之后结束。但是方华觉得仍然不够,需要更多的场景和内容,后来这屋里包括厨房、浴室、卧房的x交都拍摄过了,于是秦小瑜提议到屋外拍。

    这个建议获得一致的同意,三人于是拿着摄影机走出方宅,先是在花园里面,母子三人赤裸着携手漫步,后来将摄影机架在凉亭外面,三人就在凉亭里面做爱。

    接着三人又到了后山的大草原,在草原上追逐着,然后轮翻的x交。

    最后收尾的镜头是方豪左右各拥着秦小瑜和方华,面对镜头说话。

    “儿子,妈被你征服了,妈妈的小屄每天给你c,好不好?然后妈妈帮你生一个娃娃。”秦小瑜一边握着儿子的rb,一边对着镜头说。

    “嘻……我也是,好儿子,你干了妈两年,妈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你看。”方华m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说。

    “嘻……方杰……你欣赏完了吗?别太兴奋哦!知道你最喜欢乱伦了,所以特别拍这一卷带子给你,对了,忘了告诉你,方豪不是你的儿子,他是我的,你的早就打掉了,嘻……哈……哈……”最后方华做了结语。

    (十八)意外c曲。

    “小华,你确定方杰看了之后会……”“可能不够,但是你放心吧!如果他看完整整两个小时的带子还没事,我们再来一场现瑒表演。”方华说。

    “啊!现场?”“对!等时机成熟,先迷昏他,把他绑在电视前面,等他清醒之后,我们再播带子,让他想不看都不行。如果他看完之后没事,我们就出现,当场做给他看。”“只怕那个变态会愈看愈兴奋,那不是……”“兴奋也会让血压上升的,不是吗?要是这样都治不了他,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否则……”秦小瑜知道,这一个复仇的谋杀计画万一不成功的话,他们肯定完了,所以心里已经暗自盘算,如果这个计画不成,就由自己出面,亲手了结方杰。

    就在三人正欣赏着自己拍的作品时,电话突然响了。

    “喂!”秦小瑜拿起电话。

    “喂!请问是方夫人吗?我是xx日报记者,请问你,你女儿现在的情况怎样了?”“我女儿?你在说什么啊?”“噢!原来你还不知道,刚才从美联社传来新闻,你的女儿方慧臻今天早上突然从二楼掉下……”“啊!”秦小瑜一听到记者说到这里,惊吓得将电话掉落。

    “喂!喂!你是谁?什么事?”方华接过电话。

    “我是xx日报记者,今天早上方慧臻在美国的住处坠楼,听说是重伤昏迷不醒,我想请问……”方华没等对方讲完就将电话挂了。

    “小瑜,先别紧张,我们先打电话问看看!”方华安慰着担心不已的秦小瑜,并把情况向方豪说明。

    一会儿,秦小瑜拨通了方慧臻在美国住处的电话,电话响了许久,才终于有人接听。

    “喂!我是方夫人,慧臻她还好吗?”“这……报告夫人……小姐她……她受伤了,目前还在医院,您先别担心,医院说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秦小瑜一听女儿没生命危险才暂时放心一点。

    “这……我……我也不知道,早上……早上的时候,大概小姐在阳台的时候,不小心才……还好只是二楼……”接电话的人是秦小瑜安排在女儿身边的护卫之一。

    秦小瑜用最快的速度,买好了飞往美国的机票,和方豪搭最近的一班飞机飞往美国。

    而方华则透过电话,联络在美国的医界朋友前往了解情况。

    1“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秦小瑜只能在加护病房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儿,她急切的问着照料她的随从人员。

    “夫人……这……我不知道……”负责方慧臻安全的安全人员小陈支支唔唔的说。

    “不知道!保护她是你唯一的任务,你说你不知道?”秦小瑜不禁愤怒的大吼。

    “夫人!我……我不方便说……”“说!有什么事情我负责。”“我……我怕夫人无法……无法……我说的话,我的工作非但不保,而且……”小陈一脸无奈且害怕的说。

    “是不是跟老爷有关?”秦小瑜听小陈这样支唔不断,心下有了断言。

    “这……夫人……您别为难我……”“小陈,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大概心里有个底,你不用说,我问,如果是,你就点头。”小陈听秦小瑜如此说,只好点头。

    “好!是不是昨天老爷有来过?”“……”小陈惊讶秦小瑜怎会知道,于是点了头。

    “是不是老爷来了之后进慧臻房间,然后遣你们回去休息?”“夫人……你……你怎么都知道……其实,就如您说的,老爷突然造访,把我们都吓一跳,我们都知道他那时候应该在美国的另一头开会,怎会跑到这边来了,他给了我们一些钱,说要和大小姐叙叙,叫我们各自去玩,不要打扰他们。”“所以,屋里的人都走光了,就剩老爷和小姐?”“是……不过,我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因为忘了皮夹,所以又回来拿,我……”“你看到了什么?”“我……我不能说,夫人,很抱歉,您自己去问老爷吧!但是请别提到我,拜托夫人!”“小陈!那我再猜吧!是不是你回来时刚好看到听到些什么?例如小姐的尖叫,或是看到二楼阳台上发生什么事?”“啊……夫人,您……您怎么……好像也看到一样?唉!好吧!夫人,我就告诉您事情的经过吧,我也实在没办法相信我眼里所看到的事,您别说是我说的。那时我才走到门口就听到大小姐的呼叫声,我本能的就冲进去,我在门口看见大小姐她……她身上……衣服都被撕破了,站在阳台的边缘高声叫人,而我就要冲上楼去的时候,阳台上出现另一个人。”“老爷?”“是!他一直靠近大小姐,我以为老爷是要去救大小姐,谁知……谁知老爷大笑着说……说……”“说什么?”“老爷说:”别叫了,乖女儿,所有人都不在了,只剩我们父女俩,你就别闹了,乖乖的和爸爸……我会让你很舒服的。乖!赶快下来。‘“”畜牲!“”然后大小姐不断的呼叫着说:“不要!爸爸,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但是老爷还是一步一步的走近大小姐,嘴上一直说……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然后,大小姐就……就往下跳了。”“这禽兽!”方豪在一旁听了破口大骂。

    小陈看着秦小瑜母子咬牙切齿的神情,实在不知道这一家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夫人……老爷他……他给我一张……支票,警告我,如果我敢说出去的话,他会要我的命,这一百万您拿去吧!我不要了。”“小陈,你就收下吧!别担心,我不会让他知道的,一切就像对外宣称的一样,慧臻是不小心失足才坠楼的,老爷的问题,我跟少爷会处理的,你放心吧!你有这笔钱,找个适当时机,换个工作吧!别让老爷有机会找你的麻烦。”秦小瑜暂按下怒火,安慰小陈说。

    “好……谢谢夫人!”“我们会暂时在这里住一阵子,小陈,你先回去找人把客房整理一下,给少爷休息,我就睡大小姐的房间好了。”“是的!夫人,我马上去办。”“还有,派人廿四小时在医院看着,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小陈走了之后,方华的医生好友也来到了医院。

    “方夫人,我看过了令嫒的病历,目前大致没有生命的危险,只有小腿骨折和一些擦伤而已,比较头痛的是她有脑震荡,现在的昏迷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必须再观察两天,如果再一周之内她还没办法醒过来的话,恐怕……”“这……会变成植物人,是不是?”秦小瑜悲伤的说。

    “嗯!有可能,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先观察看看吧!这里有最好的医疗设施,也许两天就醒了吧!”“唉!但愿如此。”秦小瑜和方豪分别进去加护病房探望方慧臻之后,也回到了方慧臻的住所,小陈已经等在那里。

    “夫人,房间已经打理好了,医院方面也派人轮值,您放心吧!”秦小瑜和儿子在方慧臻的房间里面。

    “我没想到方杰竟然会真的老远赶过来侵犯你姐姐,唉!都怪我没早点警告你姐姐。”“妈,我看,姐姐就交给我照顾吧!方杰明天就回国了,你先回去,我们按照原定的计画进行,先和小华妈妈商量一下,我们要早一点解决这个问题才行,否则那会是我们一家人一辈子的恶梦。”“唉!好吧!你就暂时待在这里,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我,我先回去好了!”两人担心方慧臻的病情,倒没有任何共处时的慾火,彼此互相吻别之后,秦小瑜就先回国了。

    (十九)苏醒。

    就在秦小瑜回国的第二天,方慧臻苏醒了。

    “妈,姐姐刚才醒了!”方豪赶忙打电话回家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

    “真的!太好了,她还好吗?”“我还没进去看她,等一下我再告诉你。”“好,但是千万注意,封锁消息,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否则方杰起了戒心,事情就难办了。”方豪匆匆的挂了电话,就进加护病房看方慧臻。

    “姐,你还好吗?”方豪关心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姐姐。

    “小豪……哇……哇……呜……”方慧臻一见到弟弟,便忍不住的放声哭了出来。

    “姐……委回你了……”方豪坐下搂着姐姐,安慰她说。

    “呜……小豪……爸爸他……呜……”“姐,你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了,是方杰那家伙欺负你,是不是?”“小豪……你……”方慧臻尽管受方杰的欺负,但还是称他爸爸,一听方豪说“方杰那家伙”,有点惊讶的看着弟弟。

    “姐,你不用惊讶,都怪我没及时告诉你,你先好好休息,我再慢慢告诉你吧!”方豪于是动用了一切的关系和资源,马上将方慧臻转到了由方华好友的医院,封锁了方慧臻已经醒过来的消息,反而放出假消息给记者,说医生宣布方慧臻已经脑死,变成植物人了。

    第二天,国内各大媒体争相报导这件大事,并派各类记者到医院采访,但是方慧臻已经被偷偷的转院了。由方豪出面向媒体宣称,方慧臻现在一处安静的地方休养,希望会有奇蹟出现,不要外界去打扰她。

    方杰在面对记者的询问时,不禁叹了一口气,不表示意见,而实际上,他叹气并不是因为女儿的病况,而是遗憾,这么标致的女儿竟然没弄上手。

    秦小瑜也假意的在家里哭了好一会。

    “哭爸!要不是你把她送出去,今天也不会这样,还哭,给恁爸住嘴!”方杰当然的一个耳光打下来,发泄他没得到女儿的怒气。

    这样只有加重秦小瑜复仇的决心,她在方杰回国之后,就照着方华给她的药剂,每餐都加入他的食物当中,每次看着方杰吃完一餐,她就开心几分。

    (二十)姐弟之间。

    话说方豪将姐姐转入医院没几天,就偷偷的将她带到方华替他们安排的另一处风光极佳的郊区住所。为了严守秘密,那里只有他们姐弟俩人,行动暂时不便的方慧臻就在由方豪亲自照顾。

    “小豪,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他简直是……”“禽兽!”“他不配做我们的父亲,妈妈实在太可怜了。”方慧臻想到那天方杰色眯眯的狰狞面孔,不禁的咬牙切齿。

    “姐!你就先别想这些了,等你好了,我再告诉你妈妈的计画。”“什么计画?”“先卖个关子,到时候就知道了。”由于方慧臻行动不便,一切的起居都必须由方豪打理,甚至方慧臻上厕所,都要由方背她到马桶上。上完之后,再背她出来。

    “小豪,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两个星期了,你不会无聊吗?”“姐!只要赶快好起来,我陪你一辈子都行。”“嘻,什么时候嘴巴这么甜了。”方慧臻终于露出她这多日来难得的笑容。

    方豪看着姐姐灿烂的笑容,不禁想到妈妈,他已经很久没和妈妈做爱了。

    “小豪……想什么?”“噢……没什么!姐,你好漂亮啊!我想亲一个。”“唷!才说你嘴巴甜,就想占姐姐便宜了,不行!”“好嘛!让我亲一下啦。”方豪耍赖的说。

    “哼!你就欺负姐姐不能走,你就算想强奸姐姐,姐姐也逃不掉了。”方豪一听姐姐这么说,不禁吓出一身汗,可不能让姐姐觉得他和方杰一样想侵犯她。

    “哎!姐,说到那里去了,那我跟方杰有什么两样,好啦!我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方豪严肃的说。

    “小豪,别这样嘛!姐跟你开玩笑的啦!好啦,让你亲一下。”方慧臻自己把脸颊凑了过来。

    “才不要!”方豪故意不领情的说。

    “哎呀!小豪,别这样嘛!姐还有事要……要麻烦你呢!”“哦!什么事?”“这……我……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没洗澡了,身上都有味道了,你等一下帮我……帮我擦一擦。”方慧臻声如蚊蝇的说着。

    “那没问题,好!走吧。”方豪低头在姐姐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就推着轮椅往浴室去了。

    “等……等一下。”“你不是有帮我准备……准备换洗的内衣裤吗?先去拿吧!”“哦!对。”方豪就马上到房内将他准备的女x内衣裤拿了出来。

    “啊!这……小豪,你怎么买这种……”方慧臻看着方豪亮在她眼前的比基尼式状蕾丝内衣裤,不禁的脸上泛红起来。

    “姐,别老土了,这不是很好看吗?”“好啦!算了,就这套吧!”方豪将姐姐抱起,在浴缸旁边让她坐着。

    “姐,我先帮你放水,你脱衣服吧!”“嗯!”方慧臻犹豫了一下,就开始解开上衣的扣子,露出x罩来。

    “哇!姐,你的内衣跟我买的可不相上下喔!”方豪看着姐姐的白色蕾丝x罩说。

    “那有……你那件……遮都遮不住……”“哈……哈……差不多啦!”方豪看着姐姐丰满的双峰和曼妙的身材,内心不禁起了些微的波浪,但是他却不敢太过放肆,姐姐才刚受方杰的侵犯,自己如果太过轻挑,不免会让姐姐看轻了。

    “姐……把x罩脱了吧!我帮你擦。”“嗯……”方慧臻虽然有些羞赧,但还是慢慢的脱掉自己的x罩。

    一会儿,方慧臻的上身已是全裸了,方豪轻轻的在姐姐的背上用湿巾擦拭着,虽然从背后可以清楚的看见姐姐高挺而漂亮的红色r头,但是他也只能吞吞口水,不敢往前擦去。

    “小豪……姐的背快给你擦破了……你……把毛巾给我,前面我自己擦吧!”方豪这才回过神来,将毛巾递给了姐姐。

    “小豪,你先出去吧!等我擦好了身体,再叫你。”方豪只好依言离开浴室。

    不一会儿,方豪突然听到浴室传来一声重物撞击声,方慧臻一声惊嚎!

    “姐!”方豪冲进浴室只见方慧臻跌坐在地上,打着石膏的双腿上挂着她褪下的三角裤,下体则毕露无遗“呜……好痛……”方慧臻大概跌得不轻,一脸痛苦的模样“姐!你……要不要紧?”方豪连忙将姐姐抱起,但是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着她的y毛“呜……快放姐下来……别……别看……”方慧臻知道弟弟已经完全的看见了她的下体,脸上一阵羞赧“唉!姐,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我们以前都一起洗澡的,我来帮你洗吧!”“那……那是小时候的事了。”方慧臻无奈,只好让方豪看个够了。

    方豪让姐姐在椅子上坐定,帮她把挂在脚上的三角裤脱下“小豪……你……”方慧臻在这种情况下,只好让他处理一切了。

    方豪重新将毛巾洗了,然后先帮姐姐在x前擦拭,毛巾顺着r房滑过,在r房四周擦着。

    方豪强忍着冲动,慢慢的擦着姐姐的身体,但每当毛巾划过方慧臻的r头时,方慧臻就轻轻的嘤咛一声,在方豪耳里听来,不禁的又想到和妈妈的亲热过程“姐……这样可以吗?”方豪低着头只顾擦着,顺着小腹再往下擦去,见姐姐没有回话,就直接擦向她的y毛“嗯……”方慧臻此时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她这辈子第一次让男人m到她的下体。

    方豪认真的沿着长满浓密y毛的小腹往下擦,最后整个手隔着毛巾,都贴在姐姐的y户上来回的擦拭着。

    方慧臻此时y唇被弟弟的手来回的磨探,本能的感到一阵舒服的快感,她竟不自觉的将双腿张得更张,两眼紧紧的闭着,彷佛在享受着这种感觉。和妈妈们有过许多男女经验的方豪,从姐姐细微的反应看出来姐姐现在的感觉,于是更加轻柔的擦拭着她的y户,甚至故意装做不小心手指头碰到她的y唇。

    方慧臻似乎都没发觉,方豪的手停留在她下面太久了些。

    方豪见姐姐脸上的表情,就更加大胆的用毛巾分开她的y唇,在y蒂上轻轻揉着“啊……”一阵强烈的刺激使方慧臻张开双眼。

    方慧臻本想阻止,但是,看见弟弟蹲在那里专心的在为自己擦拭,加上那种感觉实在很舒服,她凝视着方豪的手在她的y唇上抚弄,索x又闭上眼睛,任凭他去了。

    方豪终于暂时将手上的毛巾撤离方慧臻的y户,往大腿内侧擦去,但是对一个女人来说,那也是足以令人全身颤抖的敏感地带,所以方慧臻的口中一直发出轻微的嘤咛声,彷佛正在接受爱抚一样。

    方豪见这样擦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他也不想趁着这时占姐姐的便宜,于是他换了一块乾布,帮姐姐把身上的水擦乾“姐,好了,我帮你穿。”方豪从一旁拿过那套x感的内衣裤“唔……”方慧臻没有反对,只有任凭方豪抬起她打着石膏的腿,将三角裤套入,慢慢的往上拉“呵……姐,你穿这样,真的迷死人了,唉!不知道那个男人会有这种福气……”方豪叹着气再替她穿上x罩。

    内衣裤都穿妥之后,方慧臻发现自己的三角裤上慢慢的渗湿了,只有她知道,那不是水渍。

    方豪就这样将姐姐抱出浴室,进房将她放在床上,替她盖上被子“姐,时候不早了,你睡吧!晚安!”方豪轻轻的在姐姐的脸上吻了一下。

    留下方慧臻一人躺在床上,一颗心纷乱不已,刚才下面被弟弟磨擦的感觉,又强烈的袭上心头。

    这一夜,方慧臻彻底的失眠了。

    第二天,方豪依旧帮姐姐脱光了衣服,帮她擦拭身体。

    方慧臻这次表现得大方自然些了,甚至,在方豪擦拭她身体的时候,她心里突然很希望弟弟的手能赶快擦到让她一夜失眠的地方。

    终于,方豪再次的擦到了姐姐的y户,这次他的手更加灵巧的在姐姐的y户四周游走,不小心用手碰到她y唇的次数慢慢的增多了“嗯……嗯……”方慧臻仍闭着眼睛,但是口中的轻哼却愈来愈大声。

    方豪看着姐姐的表情,清楚的知道姐姐动了春心,于是他故意用手掌的侧缘配合着毛巾,交替的她的y唇上磨擦,慢慢的,方豪几乎都是用手在姐姐的y户上揉捏着,毛巾已经掉落在地上了。

    方慧臻不知道是故意假装,还是无法抗拒这种快感,一点反对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口里的声音加入了一些更诱人的声调“啊……嗯……嗯……嗯……啊……”方慧臻的反应似乎在鼓励方豪继续,于是方豪更大胆的用手揉捏着姐姐的y户,并不时用手指在那道裂缝探入,最后,随着方豪的动作愈来愈快,方慧臻的叫声也愈来愈高吭,浴室里面回荡着她的快乐。

    方豪的手感觉到一阵黏黏的y体自姐姐的y道中流了出来,方豪知道那是什么,于是一手更加深入的将指头伸进姐姐的y道中,轻轻的抽弄起来,另一手则顺着姐姐愉悦的表情,自然的握住她的r房。

    最后,方豪实在忍不住,就低下身将姐姐的r头含入口中,吸吮了起来“啊……小豪……嗯……”方慧臻想阻止,但是心里却又极度渴望这种快感,未经人事的她,心防彻底的被弟弟瓦解了。

    方慧臻就坐在椅子上接受着弟弟的爱抚,方豪交替的吻着r房,最后将嘴唇贴上了姐姐的双唇。

    方慧臻没有任何抗拒的接受了,姐弟两人就在浴室里一发不可收拾的热吻着。

    方豪拉着姐姐的手去抚m他的下体,起先方慧臻下意识的略微抗拒,但是隔着方豪的裤子,一接触到那夸张隆起的部位,就放不开手了。

    方豪索x脱下长裤,引着姐姐的手探入他的内裤里面“啊……不……不可以……嗯……小豪……嗯……啊……”方慧臻本能的抗拒是相当无力的,因为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弟弟的阳具“姐……”方豪将自己身上的所有衣服都脱了,chu大的阳具高高的举起,红通通的g头不断的在方慧臻眼前抖动着“啊……小豪……你……啊……嗯……你要带姐姐去那里……”方豪将赤裸的姐姐抱起,走出浴室“嗯……”方豪的阳具直顶着方慧臻的屁股,方慧臻心情紧张极了。

    方豪将姐姐抱入了房内,轻轻的放在床上。

    “姐……”“小豪……你……你想做什么?”“姐……我……我知道这样是不对,好像欺负姐姐受伤一样,但是……姐……你真的太美了……我们……唉!姐,我不强迫你,如果你不愿意,我就离开。”方豪有点狡滑的慾擒故纵。

    “……”方慧臻看着弟弟,无言以对“唉!好吧,姐,你休息吧,我不吵你了。”方豪转身要离开“小……小豪……”方慧臻见弟弟要走,急忙叫住他“姐……”“嗯……”方慧臻轻轻的点头,示意方豪“姐,谢谢你。”方豪二话不说,扑上了床。

    姐弟二人又是一阵热情的爱抚和接吻,直到方慧臻y水流湿了床单之后,方豪终于抬起姐姐的双腿,将阳具抵向她的y户“唔……小豪……姐好怕……”“姐,我会慢慢来,别担心。”方豪顺着姐姐流出的y水,顶进了一个g头,但是方慧臻还是个处女,小屄相当的紧,直痛得她哀嚎不已“姐……对不起,第一次都会这样,你忍一下。”方豪怕夜长梦多,加了点力道,再顶进一寸“啊……”方慧臻发出像杀猪般的惨叫。

    方豪奋力一顶,整个阳具完全的c入了姐姐的y道,方慧臻处女膜撕裂的痛楚令她眼泪如决堤般的流个不停。

    就这样,方豪一边哄着姐姐,一边慢慢的抽送,终于方慧臻感觉到痛楚之外的快感了。

    姐弟二人就这样,开始了两人世界的x爱生活。

    (廿一)终结者。

    时间很快的过去,方豪姐弟在美国住了也有三个月的时间,而方慧臻的脚伤也早就好了。甚至,方慧臻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对弟弟方豪百般的黏腻,就像她的母亲秦小瑜一样,对乱伦x爱所给她的感觉,有着特别的快乐。

    所以方豪找到适当的机会对姐姐说出和两位妈妈的一切,直听得方慧臻惊讶不已,但是已经嚐过方豪c屄滋味的她,很快的就能谅解妈妈和姑妈的感觉了,虽然也有浓浓的醋意,但是一想到自己那可怜的妈妈,心下反而替妈妈觉得安慰起来。在这段时间里,方豪是透过和方华的连络知道国内的情况,也知道在这半年之中,妈妈又受尽了方杰的百般凌虐。

    终于,时机成熟了,就在方杰再度对秦小瑜毒打之后,秦小瑜趁方杰上班时对方华发出求救。方华正在看着方杰的身体检查报告,也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于是授意让秦小瑜动手,并让方豪回来。方豪得到消息,就带着姐姐一同回国了。

    方豪回来之后,两人暂时住在饭店,等候方华的计画。秦小瑜就在几天后,在方杰每天必喝的饮料里掺下了足以令他沉睡一天的安眠药。

    当晚,秦小瑜遣退了所有的下人和警卫,方杰药效发作,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秦小瑜拨了电话告诉方华,方华很快的到了方宅,而方豪也回家了“小瑜,我们把这头猪抬上椅子。”方华挺着六个月大的肚子说。

    就在三人要合力将方杰抬起来的时候,方杰突然从沙发上跳起,将三人吓得脸色发白“哼!笨女人,你以为我不知你们在干什么吗?哈!哈!哈!你以为我会笨到看不出你的花样吗?还有,小妹啊!我太低估你了,我就知道你一切都是在装的,在等机会报仇,哈!

    哈!你怎会那么笨,想用这种方法来报仇,难道我自己曾经用过的手段,我会没警觉吗?哼!

    你拿到的检查表是假的,哈!笨女人,我g就没喝过任何你碰过的东西。“方杰指着秦小瑜说”没错,老头子是我害死的,呵!可惜你没看到他临死之前的样子,否则,你大概也熬不到今天才动手了,哼,小豪,我只是没想到我自己的亲生儿子也背叛我。“方杰得意的继续说”哼!我不是你儿子。“方豪见方杰一副拔扈嚣张的模样,由害怕转而为愤怒,他相信不用方华的计画,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解决这个脑满肠肥的禽兽。

    就在方豪就要扑过身去和方杰拼命时,方杰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方华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局,一下子心情沉到了谷底,可是秦小瑜却一直笑吟吟的看着方杰,彷佛一点都没受方杰威胁的影响。

    “我看,你也别再撑了,药效也该发作了吧!”秦小瑜有恃无恐的说道。“我早知道你不喝我动过的东西,所以,我放任何东西,从不自己动手,我故意假装亲手处理你的食物,就是要你看见,而其实,你每天只喝陈秘书替你买的饮料,可惜陈秘书他不是一个勤快的人,我每天都会替他准备好,呵!他还挺巴结的,说我真是个体贴的好妻子,他主动的替我保守秘密,就为了少替你跑腿,做这些下人做的事,你错就错在不该找一个高职位的人,做低职位的事,亏你老谋深算啊刚才陈秘书还特别打电话来邀功,说你一下子就把那壶我特别调制的**汤都喝了!你还留了一点给他呢!真是体贴部属的好长官啊,我想,陈秘书现在大概要睡到天亮才起得来了,你呢?”就在秦小瑜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方杰已经“咚”的一声,倒在地上了。

    “小瑜,好险,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招,我以为我们这次完了。”方华惊魂未定的说。

    “很抱歉,我本想告诉你的,可是这事知道的人愈少是愈好的,我们动手吧!”就在三人合力之下,方杰被他们结结实实的用胶带綑绑在椅子上,为的是怕身上会留下痕迹。一切都就绪之后,一股刺鼻的阿摩尼亚味道将方杰弄醒了。

    方杰的嘴巴也被胶带贴着,他一醒来见自己被綑绑着,秦小瑜他们三人就在他的面前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他怒不可抑的全身颤抖着,而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怒吼声“别叫了,先交换条件吧!说出房里那暗柜的密码,就撕开你嘴上的胶带让你说话。”方华说“唔……唔……”方杰口不能言,只是怒吼着“哦!要说吗?”方华撕下方杰口上的胶带“臭婊子……唔……”方杰一张嘴就是臭骂。

    “啧!啧!你的嘴太臭了,还是贴起来吧!”方华又把胶带贴回,但却连鼻子都贴上了“唔……唔……唔……”方杰鼻子被封住,一时不能呼吸,整个脸涨红得可怕“哦!要说了吗?”方杰头如捣蒜的点着。

    方华又撕开了胶带,方杰大大的喘了几口气,然后怒目的看着方华,但是却不敢再骂任何话了“不说是吗?那就算了,这次我不会再撕下来了。”方华要再将胶带贴上“好!我说。”方杰终于屈服的说出一组密码“小瑜,交给你了,我上去拿带子。”方华于是上楼去取那卷当年她们母女被方杰强暴的录影带“呵!我想,你大概很想知道,我们想干嘛!对吗?”秦小瑜一副悠闲的模样在方杰身边说“臭婊子,你敢对我放肆!”方杰看到平日如羔羊一般任他凌辱的秦小瑜,竟对他如此,怒火又升了上来。

    “唷!小心,小心啊!你的血压太高了,再骂的话,后面j釆的东西可就看不到了哦!”方杰强按住怒气看着一旁翘着二郎腿的方豪,声音转为软化。

    “小豪,你是爸爸的亲生儿子,怎么会相信她们的话呢!快放了爸爸!”方豪斜眼睨着方杰说:“是吗?”“这么专业的问题,还是由我来回答吧!”这时方华已经从楼上下来了,手上并拿着一卷带子。

    方华慢慢的叙述着当年她偷龙转凤的过程,听着方杰脸色更加的难看“干你娘的臭**巴!原来你是个杂种。”方杰又是一阵臭骂“前面说对了,我们的乖儿子是干他娘,不过,他的**巴可香得很呢!你说是不是呢,小华。”秦小瑜说着的时候,已经将方杰面前的电视打开了。

    方杰看着被迫的看着影带的播放,两个小时的带子才播不到十分钟,方杰已经怒火攻心的歇斯底的骂个不停“我看,还是让他闭嘴好了。”方华又用胶带封住了方杰的嘴。

    方杰看着影片中自己的老婆秦小瑜和儿子方豪愉快的x交,满脸已是红成了青紫色了“唷!我说老爷,你可别太兴奋了,我们都知道你最喜欢乱伦了,所以特别为你制作这个特别节目呢!还满意吗?哦!不够刺激啊!那好吧!小豪,我们就来个现瑒表演,给方老爷瞧瞧,什么才叫乱伦。”秦小瑜和方华慢慢的脱下身上的衣物,各自只留下一件小小的三角裤,并帮方豪脱掉了裤子。

    “老爷,就请你评个分吧!看我的口交合不合你的要求。”秦小瑜就在方杰面前将儿子的阳具含入口中,并不时看着方杰脸上的表情,方杰两眼似要爆出来似的怒不可抑“嗯……好**巴……大**巴儿子……好香的**巴……哦……好香……好好吃啊……嗯……滋……”秦小瑜比平常更放浪的在方杰面前和儿子口交“嗯……儿子……干你妈的小屄……给我们老爷看看……”方华脱掉了三角裤,反过身挺起屁股“嗯……小华,我们靠近一点,让老爷看清楚一点。”秦小瑜起身就在离方杰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也挺起自己的屁股来“妈……我先c你好了,小华妈妈大着肚子干不方便,好妹妹,你先看我干小瑜妈妈。”方豪扶着秦小瑜的屁股,将阳具扶正,从后面顶向她的y户“噢……好爽……干你妈……干你妈……老爷说对了……你真的在干你妈妈……啊……好**巴……”方豪的阳具就在方杰的眼前一进一出的抽送着,方杰只有椅子上不断的挣扎和抖动着,嘴里的怒吼声一直没停过。

    而秦小瑜和方华母子三人就在方杰面前不断的x交给方杰看,而秦小瑜和方华因为复仇的兴奋而加倍的快乐,两人泄了又泄。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说话的声音“妈,这种场面,怎么少得了我呢?”众人都回头看,是方慧臻。

    方杰见到以为已经变成植物人的女儿,血压更加的上升了“妈,弟弟的**巴真的好会干喔!你们看。”方慧臻脱下身上的衣服,也赤裸的加入她们,并指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说“啊……慧臻……你……”秦小瑜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她笑着抱着女儿向女儿说声恭喜。

    “妈,我已经有弟弟的小孩了,你要做nn了。”“呵!好啊!真是双喜临门啊”方华说“不,应该说是三喜临门才对。”秦小瑜说道“啊……小瑜你……”“嗯!我也有了小豪的骨r了。”“哇!”一旁的方杰这时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一道鲜血从耳朵流了出来。

    但是仍不停的喘息着“妈,我看,我们再表演一场好了。”“好啊!”三个女人就并排的跪在地上,挺起屁股,由方豪从面一个一个c入,满屋子的y声浪语渐渐的掩盖了方杰的喘息声。就在秦小瑜最后泄身的时候,一旁的方杰早已经两眼直睁的停止了呼吸。

    第二天,各大报纸都以头版刊出政要方杰脑溢血死亡的消息。

    在全国一阵哀悼与缅怀声还未停止的时候,在美国一个偏僻的小屋子里,正传出一阵阵欢乐的音符。

    “啊……大**巴哥哥……干死妈了……啊……啊……啊……妈妈把屁股的处女给你了……噢……会c屄的儿子……小瑜妹妹两个洞都给哥哥干……”“噢……亲儿子……会干屄的亲儿子……小华被你干得好爽……啊……啊……啊……干我……干我……快……干妈妈的屁眼……妈妈也把屁股给你干……”“好弟弟……姐姐前后两个洞都让你开苞了……啊……好哥哥……你有两g**巴的话……姐姐两个洞就可以都给你一次干进来了……啊啊啊……泄了……泄了……”。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