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无言的结局
    是的,到了结束的时候了。时间就像流水,在不停的带走我们的青春年华,我们的苦难和美好也都在流逝,无论你怎样,或者卑微或者高尚,生活都在继续。

    在这滚滚红尘,有多少悲欢离合有多少恩恩怨怨,人们在欲望的洪流中追求着快乐与尊严,是对还是错?谁又说得清?

    让我们的镜头穿越时光的隧道,来到一年以后的一个夜晚,夜色依然迷人,月光如水,灯火阑珊。在一座遥远的城市,我们的小主人公张浩洋和小军两人在这里上了大学,两人合租了一套房子,镜头从深远的夜空逐渐推进,两人穿着裤衩背心,露着年轻健美的肌肉,在聊着什么。

    阳台上一个成熟艳丽的女人看样子40多岁,刚换好睡衣,雪白丰腴的肉体几乎是半露着,尖耸的乳峰随着呼吸起伏不已,这就是小军的妈妈孟翠萍,她今天刚到这里,来探望儿子,把房子收拾了一下,两个孩子的衣服洗了洗,自己换下来的内裤也洗了,两个孩子的内裤洗好了搭起来,她又拿起自己的那件黑色的蕾丝小内裤,看了看,她羞羞的把两个男士内裤分开一点,把自己的内裤搭在两个孩子的内裤中间,三条内裤紧紧挨着挂在一个衣撑上,孟翠萍看着,脸上浮现着娇羞,悄悄的从阳台看着屋里的两个男孩,他们结实的身体那么青春,那么阳刚,成熟美艳的妈妈不禁春情荡漾,芳心欲动……

    走进屋里,两个男孩的目光立刻被小军妈妈那雪白滑嫩的大腿和翘乳丰臀吸引了!

    孟翠萍走进卧室躺在床上,两个男孩跟着进去了。屋里顿时被一片浓浓的春意包围了……

    「嗯哼……嗯哼……嗯……」

    一声声娇软无力却无比甘美的呻吟,孟翠萍双手紧紧攥住床单满脸娇红,一双丰耸的肥乳前后晃颤着,浩洋正骑在她的身上,年轻的鸡巴尽情品味着好朋友妈妈成熟骚屄的味道,托着肥硕的大白屁股,鸡巴在噗叽噗叽顺畅的抽动着,身子伏下来,吻住好友妈妈的性感香唇,两人同时发出浓重的鼻音,那声音短暂而急促,可以看出他们是多么的享受这种逆伦激情。

    小军在旁边看着,眼神里闪烁着一种怪异的兴奋,看着自己的美丽的妈妈在好朋友身下温婉娇哼,扭腰耸臀的被干的娇喘连连的样子,他慢慢伸过去一只手,与妈妈的手紧紧相握……

    两人要高潮了,浩洋跪在小军妈妈的两腿中间,屁股猛烈的撞击着丰美的肥臀,小军妈妈浑身雪白的肉体都在剧烈晃颤,一声高过一声的急促呻吟着:「啊! 哦!哦!啊……」

    迷离的双眼的看着身边的儿子,小军正飞快的捋着鸡巴,浩洋一阵哆嗦,死死顶住小军妈妈的肥臀射精了,射完了就拔出来了,那肥美的肉穴还流淌着汁液……

    小军喊了一声妈妈,就过去把即将射精的鸡巴噗叽又插了进去!

    「嗷……」

    成熟的母亲被两个小伙子这样弄,扬起脖颈发出一声极度满足的浪叫……

    把镜头从这座城市离开,穿越夜空,来到一座县城边的乡下,这里明显不如大城市里灯火辉煌,却也显得安静怡人,四处弥漫的甜甜的乡野气息,一个中年妇人长的眉清目秀,浑身散发着女人特有的撩人韵味,这就是刘勇军的前妻:顾红。是的,我们好久没有提她了,还有一个30多岁男人长的和勇军很像,这是勇军的弟弟勇强,他一直在照顾这个离了婚的大嫂,今天来探望一下,正准备离开,与大嫂的目光相遇时,他感受到了一种女性的温情。顾红感激的看着这个年轻健壮的小叔子,仿佛看到了从前丈夫的影子,不由得媚眼含春。

    她送勇强出来说:「我把你送到村口吧。」

    勇强点点头。

    两人并肩走着,顾红闻到他身上那浓浓的男子气息,心里泛起一阵久违的春情,身体软软的,不由得偷偷瞟了勇强一眼,英俊的脸庞让她怦然心动。

    两一路沉默走到村口,路更黑了,顾红没有回去的意思,勇强也没有说,两人继续前行着,呼的小路上穿出一条野狗,消失在草丛里,顾红吓了一跳,很自然的靠进勇强的怀里,勇强伸手揽住大嫂柔软丰嫩的腰肢,安慰着说:「没事,一条野狗……」

    可是两人却没有再分开,勇强就这样搂着大嫂,满怀软肉温香,与干瘦的妻子形成鲜明的对比,不由得胯下肉棒蠢蠢欲动的翘了起来,顾红也是芳心乱颤的依偎在勇强怀里,那健壮的手臂让她筋酥骨软……

    「大嫂……」

    「嗯……」

    一声娇滴滴的答应,让勇强心花怒放,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一转身把顾红死死抱在怀里,贪婪的揉摸着丰腴柔软的娇躯,闻着那阵阵撩人的女人体香,就像几辈子没见过女人了,一下子吻住那甜美肉感的香唇再也不愿松开!

    顾红立刻像是被抽了骨头一般哼唧着,全身都软软的瘫下来,好舒服……羞耻的接纳着小叔子的湿吻,娇喘吁吁的说:「别……勇强……我是你大嫂啊……」

    勇强疯了似地在大嫂成熟的女人肉体上品味着说:「你都和我哥离了……嫂……你迷死我了……我受不了了!」

    说着一把竟把顾红抱了起来,像路边的小树林里走去,顾红周身荡漾着无比的酥软和甜美,羞耻的把脸埋在男人肩膀上……

    月光照在小树林,地上铺着衣服,女人光着白花花的大屁股,上身的衣服也被捋到腋下,白腻丰盈的乳峰晃颤着,雪白的大腿中间,浓密的阴毛水亮一片,肥大丰厚的阴唇娇艳的吐露着春情,勇强压在着曾被哥哥日的花枝乱颤的嫂子玉体上,巨大的鸡巴噗叽噗叽的在肥美的肉穴中穿梭,顾红满脸羞红,甘美无比的承受着男人的冲击,四肢百骸好像从禁锢中被解放了,久违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娇浪的呻吟……

    「嫂……我哥不在……我就是你男人……」

    勇强粗喘着。

    顾红娇媚的搂住身上男人健壮的身体,娇喘呼呼的呻吟着:「你……不要脸……日你亲嫂子……啊……哦……」

    树林里的交媾热血沸腾,在这座城市的市中心的一个医院里,那里也上演着一出不为人知的好戏。心理科的秦芳刚刚加完班,整个楼层已经安静了,只有个别科室还亮着灯,也许是他们忘记关灯了吧。秦芳还穿着白大褂,依然遮挡不住丰腴成熟的女人娇躯,白皙的脸上挂着红晕,为什么脸红了,因为这屋里还有一个人,就是她的弟弟秦磊。

    秦磊关上门,激动的一把搂住多日未见的姐姐,双手探上那丰耸的乳峰,秦芳羞耻的推开他说:「啊呀,这是医院啊,你小子老实点吧……」

    说着就转身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秦磊又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姐姐,双手捂住那在白大褂下丰盈的乳房说:「姐……想死我了……」

    说着不由分说粗鲁的在后面把姐姐的白大褂连同里面的裙子掀起来,丰满肥大的雪白肉臀在窄小的三角裤的包裹下显得更加肥满浑圆,秦磊把姐姐按在桌子上,激动的蹲下来,双手扒着姐姐肥大的臀丘就把脸埋进姐姐深邃的臀沟里,隔着三角裤头贪婪的闻着里面浓郁的味道,用鼻子在那散发着骚味的成熟阴部拱着,秦芳被刺激的忍不住一声娇吟,仰起脖子,身体软软的趴在办公桌上,肥大的屁股情不自禁的轻轻扭摆着,肥美的胯间一阵阵难耐的春情被弟弟的鼻子拱出来……

    秦磊拱着闻着,然后站起来扒下那粉红的小内裤,姐姐那成熟娇嫩的私处正分泌着爱液,他在姐姐肥美的大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立刻激起层层肉浪,说:「姐夫最近日你了没?」

    「没……」

    「屄里想不想……」

    「想啊……」

    「说让我日你……」

    「哦……小磊……日姐……」

    秦磊脱了裤子,手扶着鸡巴对着姐姐湿润滑腻的阴道噗叽插了进去,立刻,心理科里春意盎然,啪叽啪叽的肉体撞击声,夹杂着女人抑制不住发出的娇喘浪吟,还有咕叽咕的水声,秦磊一边日着,一边拍打着姐姐雪白的大屁股,每一次有力的冲击都让姐姐的身体在办公桌上大幅度的向前滑动,滑的太靠前了,秦磊就托住姐姐的腰肢,把她的大屁股拉回来,接着操!

    两人换了姿势,秦芳躺在办公桌上,还穿着白大褂,美艳的女医生已经被日的是梨花带雨,满脸娇红,秀发散乱着,衣襟敞开着,丰乳起伏,娇喘不已。张开着丰满结实的大腿,秦磊爬了上去,跪在桌子上,双手扒开姐姐的腿,屁股沉下去又开始猛烈的挺动……

    「嗯……小磊……嗯……」

    肥熟娇嫩的阴道里被硕大的阳物撞击的甘美无比,秦芳忍不住浪酥酥的喊着弟弟。秦磊野兽般的双眼盯着姐姐白大褂里前后晃颤的丰满肥乳,身子压下去亲吻着姐姐丰美的嘴唇,秦芳白嫩的大腿夹住弟弟的腰,鼻音哼唧着吐着香舌与秦磊湿吻着,肥嫩的胯间被操的淫水四溢,流淌在办公桌上……

    「姐……舒服不……好久没见你了……真想你……想我了没?」

    「嗯……哼……想还这么久不找我……哦……别停……」

    「不是怕你家男人吃醋吗……」

    「后天他和孩子都不在家……来家吧……嗯,听到没……」

    「行啊……用啥招待我啊……」

    「用姐的屄招待你……行不……啊……啊……」

    秦磊发起了猛攻,充满野蛮力道的冲击着姐姐丰满白嫩的肉体,娇美的秦医生瘫在桌子上雪白的肉浪直晃,一对丰乳几乎从胸衣里蹦了出来,媚眼紧闭颤舌娇哼:「哎哟……真猛……啊……日死姐了……」

    我们的镜头离开医院,掠过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在市郊附近的一处花园别墅区,那幢3 层的别墅里。有一个我们曾经熟悉的男人,他很英俊,身材健硕,看起来只有30来岁,他的名字叫李哲。

    此刻,别人都在热火朝天的干着,他在干什么呢?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花花公子,难道没有再去勾其他的女人?还真没有,因为此刻他正紧张的注视着他的母亲,一个高贵典雅的女人,估计50岁了,脸上细细的皱纹告诉我们尽管她看起来养尊处优的保养得体,但是她的确已经老了,可她身上却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捉摸的诱惑力,那是一种历经世事,懂得男人,善于体味风情的一种气韵,她的皮肤依然白腻光滑,高高挽起的发髻展现着贵妇迷人的风姿,一件华丽的吊带裙在灯光下亮闪闪的,一件玫红的披肩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遮挡住肩部裸露的肌肤,这是刚从晚宴回来。

    二楼卧室的阳台上,只有他和母亲在沐浴着晚风,他发现母亲的披肩敞开处,那一抹雪白的丰腴酥胸几乎是半露着的,柔软的乳房下垂却被胸衣托着,那一道乳沟令人炫目。李哲双眼冒着欲火,盯着母亲慢慢敞露的胸襟,高贵典雅的李夫人看着儿子的摸样,嘴角轻轻扬起,露出一丝极富女人气韵的微笑,雪白的胸怀故意露出一丝在胸罩下的白嫩酥乳,随即又被遮掩,只留下无穷的遐思。

    李哲说:「妈,爸今晚又不回来吧。」

    母亲点点头看着远方,说:「是啊,他是个男人,生来就要去征服世界。」

    「呵呵,的确,我爸已经很成功了,妈,作为女人,你只需要征服这个男人就行了。你也拥有了世界。其实我觉得你不必为公司的事情付出这么多的心血,你也很累了。」

    李哲看着母亲依然纤美的身子在吊带装下玲珑的曲线。

    母亲转过脸,目光和李哲对视了,那眼神充满着一种高贵的品质,却又热辣辣的让人心颤:「小哲,有些人天生如此,是不甘寂寞的,女人不是只为男人活着,很多时候也为自己,因为你父亲,我也逐渐变得有了那种霸气,你能感觉到吧。」

    李哲点点头:「是的,妈,所以我从小就崇拜你,一直到现在。」

    他的目光好像很难离开母亲那若隐若现的酥胸。

    母亲的眼神更加有味道了,用一种特别的声音说:「可是,女人有时候也渴望被男人征服,这是女人的天性……」

    两人面对面说着,都没有移动脚步,可不知为什么两个人的身体距离在接近,李哲几乎已经可以闻到母亲的呼吸。那呼吸带着一种特别的味道,是历经岁月的沉淀,散发出成熟气质的女人香,那是浓郁的,极富感染力的。

    李哲双眼放光,轻轻的微笑着说:「是的,可男人总想征服最有挑战力的女人……」

    「哦,那在你心里,你觉得什么样的女人最能挑战你的征服欲?」

    「妈,我觉得,应该是您这样的女人……」

    两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脸越来越近,几乎到了相贴的地步,彼此闻着对方的呼吸,李哲大胆的用嘴唇碰到了母亲的柔唇。

    「哦……」

    一声颤抖的呻吟从母亲嘴里发出,那呻吟无比的诱惑,只是碰到嘴唇,那令人联想到高潮的女人呻吟,声音颤颤的软软的,无比的甘美舒爽,又夹杂着巨大的期待,看得出这是一个极会享受男人的女人……

    只是轻轻一触,李哲及时的离开了嘴唇,只剩下母亲翘首以盼的迷离风姿。

    「妈……女人会被什么样的男人征服?」

    两人依然热烈的对视着。

    母亲终于挪动了脚步,几乎贴近李哲的怀里,带着一股浓郁的体香,轻轻的吐露着温软的气息,柔声说:「男人是骑手,女人是骏马,英勇智慧的男人知道怎么能让他的马臣服……」

    李哲伸手一把揽住母亲纤柔的腰肢,一具成熟香艳的母亲娇躯就呼的拥进怀里,母亲哦的又是一声颤抖的娇吟,急促的喘息让嫩白的乳房不停起伏,她已经太久没有体味过男人的滋味,仅仅是挨着男人健壮的身体,已经让她有了无限的联想,熟透了的身体中蕴含的情欲被呼唤醒了,对男人的渴望无限的从大腿中间扩散着……

    李哲说:「您这匹香艳的母马……让骑手有不可控制的征服欲……」

    母亲呼吸着热浪,嘴唇充满柔美的慢慢贴上李哲的唇:「这匹马……很久没有骑手上来了……」

    母亲柔软的舌头带着欲望的呼唤娇软无力的被他允吸,李哲激动的说:「我要让它在骑手胯下快乐的嘶鸣嚎叫……」

    伸手一把抓住他偷看了半天的母亲的酥乳,柔软的手感让他浑身欲火中烧,母亲一声娇吟,浑身都瘫软了,倒在他的臂弯里与他火热的对视着,大口喘息着:「让我体会那种滋味……」

    他抱着母亲走进卧室,放在床上,双手扒住那吊带往下慢慢剥去……

    当我们的镜头不忍再看,从这别墅里离开的时候,我们听到身后「嗷……」

    一声无比快慰甘美的女人嚎叫声从别墅里传出来,随风飘荡。

    怎能忘了丽娟?

    家里,张伟民坐在沙发上,丽娟在收拾着屋子,穿着居家睡裙,身上还带着围裙,依然遮不住姣好的身段,头发扎在后面更显温柔主妇的韵味,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丽娟立刻满脸羞红芳心乱颤,那是勇军来了!她急忙出去开门,勇军进来和伟民打了招呼,就坐了下来,丽娟脸红心跳的看了丈夫一眼,羞羞的对勇军说:「勇军……我给你准备了睡衣,你先换上吧……」

    是的,我们没有听错,丽娟要给勇军换睡衣,伟民在家的时候,呵呵,这一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作者没写。

    勇军接过睡衣,进卧室换了,丽娟跟着进去了。关上门,丽娟双手被在后面靠在门上站着,温柔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男人换衣服,男人脱了衣服,一身腱子肉疙疙瘩瘩的展示着雄性的力量,穿好睡衣看见丽娟软酥酥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丽娟早已春心荡漾,走过去轻柔的问:「合身吗?」

    勇军点点头说:「挺好的。」

    丽娟双手伸上去帮勇军整理着领子,整理好后就没有放下来,而是攀着他宽厚的肩膀,把自己丰满如酥的身子依偎在他怀里,耳鬓厮磨。勇军搂住丽娟的柔腰,丽娟抬起脸,闭着眼温柔的嘴唇送上去与男人亲吻着,很快就娇喘嘘嘘了。

    丽娟丰满的双乳起伏着,脸上露出羞涩的红晕,抱着勇军的身体跪下来,从他裤裆里掏出了大鸡巴!那鸡巴还没有硬,但是已经比伟民的2 个还大了。丽娟一脸的痴迷,握着鸡巴把脸凑过去闻着,好像那是她无比珍贵的宝贝,嘴唇轻轻摩擦着,娇喘着,香舌软软伸出来舔着,一直舔到睾丸上,娇喘呼呼的看着它在脸前昂首挺立起来……嗯……鼻子里轻轻一声娇哼,柔软的嘴唇张开就含住了硕大的龟头,她清楚对比到,丈夫的鸡巴能硬起来的时候,她也能完全含进嘴里,嘴唇可以碰触到丈夫的阴毛,而这个男人,鸡巴已经顶到了喉咙,还只是含了一般而已。

    美艳娴淑的丽娟臣服的跪在地上抱着勇军的双腿,跪下后肥臀更显得丰满浑圆,高耸的乳峰在他大腿上贴着,那硕大的鸡巴仿佛就是她久别的亲人,甘美的轻轻含住品尝允吸,用鼻子去闻它的气味……

    勇军粗喘着把丽娟扶起来说:「现在别这样……等睡了啊……伟民看见不好……」

    丽娟撒娇般的伏在勇军健壮的怀抱里,好似相思多年的少女终于见到了魂牵梦萦的情哥哥。两人恋恋不舍的走出卧室。丽娟说:「你们先聊吧……我把厨房里的碗洗了……」

    丽娟收拾着厨房,俩个男人在客厅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聊了一会,勇军也来到厨房说:「还没收拾完,我帮帮你吧?」

    「不用,这是女人干的活。你做不来……」

    丽娟笑着说着随手关上厨房门。

    「哦,要不我先洗洗澡吧……」

    勇军说。

    丽娟又一次扑进他怀里娇滴滴的说:「不用洗了……我喜欢你身上的味儿!」

    勇军搂着怀里的成熟美人,低声说:「我喜欢你下面的味儿……你也不要洗了。」

    丽娟羞耻的看着脸前的男人,丰满的大屁股情不自禁的收缩着,娇软的呢喃着:「嗯……今晚让你闻个够……勇军……好想你……」

    两人缠绵一会儿听见伟民在外面说:「还没收拾好啊?」

    两人从厨房出来了,丽娟站在厨房门口,满脸含羞的对丈夫说:「伟民……收拾完了……我们……要先睡了……」

    伟民笑笑说:「好的,我也睡了,今天我就睡浩洋屋里了……」

    说着,伟民伸伸懒腰,进了小屋里关上门。

    丽娟倚在勇军身上,摘下围裙,酥胸起伏,微微娇喘,又羞又浪用极其柔腻的声音在勇军耳边轻轻喊了一声:「老公……」

    勇军动情的搂住女人的身子,听着丽娟在自己耳边呼着热气的娇喘:「老公……把你的女人抱到床上吧……嗯……」

    话音刚落,身体就被勇军有力的臂膀托起来,娇哼一声,手臂勾住勇军的脖子,香软的嘴唇几乎贴着勇军的唇呼着热气娇滴滴的腻声说:「老公,到床上……好好爱我……」

    卧室的门啪嗒一声关上了,客厅里虽然空无一人,但是整个房间都弥漫着浓浓的暧昧和春意,让人心里痒痒的,不知道为什么,是谁,再悄悄撩动心房?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