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两百一十五章 亡灵索命,踪迹
    “娘的!怎么会有一个这么阴森恐怖的名字?”一人碎了口唾沫问道。

    王二也被那凉飕飕的风吹得耸了耸肩膀,打了个哆嗦后才神神秘秘道:“因为听说来这附近的人都是有来无回,都被这条河里的亡魂给索取了命……”

    “草!瘦子你可别吓我们,大半夜的讲什么鬼故事!”顿时一人就大叫起来。

    其他人也纷纷出声咒骂,似乎在宣泄心中一瞬间被带起的恐惧。

    就在大家要一哄而散的时候,人群中突然有一人脸色微微泛白打着哆嗦的开了口。

    “王……王二说的都是真……真的……我就住在石城附近的县城里,听过不少关于这亡灵河的传言,好多经过这里的外来人都莫名失踪了,就连官府的人到了这里查探也都有来无回,原本我还不知道亡灵河的具体位置,可是……可是……”

    众人听着这人颤颤栗栗的说着,莫名的跟着紧张起来,只觉得四肢渐渐寒凉,全身的毛孔也跟着慢慢扩张,一个个暗自吞咽着口水看着他。

    而说话的人却看向那月色下绿莹莹的河流白着脸:“听……听说亡灵河到了晚上那水就会……就会泛起绿光……我们眼前的这条河绝对就是亡灵河……”

    “啊……”人群中不知谁突然胆小的叫了一声,害的所有人都跟着受了惊吓般恐惧的尖叫起来。

    “啊!……”

    多重尖叫过后一个个看着那绿莹莹的河流也不敢洗了,纷纷转身就跑。

    “娘啊……老子先回去了……你们慢慢洗!”

    “等等我……我也回去了……”

    “还有我还有我……”

    王二看着众人一哄而散撒腿就跑的背影,顿时站在原地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哈哈……你们这群胆小鬼,还爷们儿呢?!这么不经吓!”

    王二笑过之后就甩着洗脸布抬着盆就哼着小曲去了河边。

    “太好了,现在这整条河都是大爷的了~”

    王二笑着就脱了衣物直接从河边跳了下去,在河里游起了泳。

    “这群胆小鬼,这世间哪来的鬼,真是……啊……”

    王二嘲笑的说着,突然感觉河里似是伸出了一只手猛然抓住了他的脚裸,顿时将他整个人往河里拉去。

    清风吹过绿莹莹的湖面,只留下一声入水的闷响,下一刻,那湖面荡漾起一层激烈的水花后,慢慢在朦胧的月色下归于平静……

    这几百人奔回营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的喘息着,另外一批准备去洗漱的新兵见此只觉莫名其妙,不过来不及多询问,就被屯长带着去了清水河。

    这些被吓的跑回来的人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一个个被吓了跑回来,这么丢脸的事情也不好意思说。

    于是一个个带着恐惧的余温,以及一点点的气闷各回各的营帐去了。

    这边,在新兵们闹哄哄的时候,中军大营却在商讨着接下来的行程。

    “明日一早出发翻过前面的常山与那一万新兵汇合后,下一站我们就要去汤州,汤州的新兵已经主要集中在了三处,大概有一万两千人左右。”

    窦湛缓缓的说了一下汤州新兵的情况,随即看向季月。

    “汤州因为有不少的湖,那里的人几乎都会水,也就是说若是你利用的好,能够组成一万多人的水军。”

    季君月听言,点点头,敛下的眼眸微微动了动,她原本就是有这样的打算的,没想到窦湛和她想到了一起,窦湛这个人的目光倒是长远,难怪这么多年能守得东北地区一片太平无人敢犯。

    几人随后又说了几句,本来都要离开大帐各回各的营帐了,结果门外传来一声通报。

    “报!”

    季君月几人正要转身离开的身影微微一顿,看向帐外倒映的人影,现在都已经快亥时末了,按理说所有的新兵这个时候已经入睡,怎么还会有事通报?

    窦湛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眉头微蹙道:“进来。”

    皮虎、行潜骑和季君月、沈辕都没走,就看着那进来都尉。

    那都尉走进来便开口汇报道:“大将军,新兵营的一屯四屯的人各少了三个。”

    窦湛神色一顿:“怎么回事?”

    季君月也看着那都尉带着几分猜测。

    来人连忙说道:“新兵营扎好帐篷后就五百人一批去一公里外的小河洗漱,等全都入了营帐,各什长点人的时候这才发现人少了,现在已经派了一百人出去寻找。”

    一直未说话的沈辕听言,突然神色变得有些奇异,出声道:“你说的那条小河不会是叫清水河吧?”

    都尉微微一愣,点点头,窦湛和季君月几人也不明所以的看向了沈辕,此时沈辕脸上的神色颇为有意思,透着点不敢置信和惊疑不定。

    “清水河有问题?”窦湛出声问。

    季君月、皮虎和行潜骑三人也看向了沈辕。

    沈辕神色颇为复杂的看了几人一眼,凝眉道:“石城这片区域一直有个流传,说是城外有一条清水河,因为常年有人路经此地消失不见,故而被当地人称为亡灵河。”

    “这里不仅时常有人失踪,而且流传的时间也很长,似乎在秦国建国之初的时候,这里有亡灵夺命的传言就开始流传了,迄今为止少说也有近一百年,当地的官府不是没有派人来这里查探过,不是没有任何结果,就是连前来查探的衙役也失踪不见,久而久之就很少有人会在这里逗留。”

    季君月颇为兴趣的勾起唇:“我记得不远处似乎有村落。”

    沈辕点点头:“确实,就在距离此地五百米外的地方,那个村叫香米村,在秦国开国的时候就存在了,清水河就在这个村落的旁边,村落里的人因为这条传言闹鬼的和搬走了很多人,原本的上百户人家现在也只留下了不到五十户。”

    “我原先一直以为都是谣传,而且就算真有什么,我们这么多人总不会有什么问题,没想到竟然还是出事了……”

    窦湛看向那名都尉吩咐道:“让所有人加强戒备,出去寻找的人有消息立即来报,顺便找几个人去那村落问问。”

    “是!”

    待那名都尉离开后,窦湛才看向沈辕问道:“难道那些失踪的人连尸体也没找到?”

    沈辕蹙着眉道:“没有,就是一具尸体都没找到这件事才显得离奇诡异,也才被百姓们传言那是一条亡灵河,有亡魂索命,而且失踪的人数根本无法统计,至今为止至少有数百人在这里失踪。”

    众人没再说话,等了约莫半个时辰,那都尉再次回来了,带来的消息并不算好。

    “大将军,那六名新兵并没有找到,前去香米村询问的士兵们也说那些村民并没有见到陌生的人。”

    季君月不等窦湛说话就直接道:“带我去清水河看看。”

    窦湛留下行潜骑坐镇军营,带着皮虎还有沈辕一起跟着季君月去了清水,一同前去的还有两百窦家军和季君月的几名亲兵。

    季君月等人来到清水河的时候,梁钰正带着人在这里继续搜索,见到几人后冲着窦湛几人恭敬的喊了一声后,就看向了季君月说道。

    “属下已经让人沿着河流去寻,这附近什么痕迹都没有,就连一丝一毫的打斗痕迹都没有。”

    季君月听言,放眼朝着旁边绿莹莹的河流看去,这是一条宽约五丈连绵看不到尽头的河流,那月光下绿莹莹的光泽透着几分奇异的色彩,并不想一般的河流在夜晚的颜色,在这微凉的夜确实显得有些阴森。

    季君月手指微动,无形的源力扩散开来在夜里化成一只只小小的黑蝶朝着四周飞散,慢慢的探寻,终于在上游两百米外的地方发现了一些脚印。

    那里离香米村很近呐……季君月眸底划过一抹冷意,驱动着黑蝶朝着香米村飞去,一边看着那边查探的情况,一边对着梁钰等人道。

    “去上游。”

    窦湛看了季君月一眼,虽然不知道她突然说去上游是为了什么,但是他总觉得季月应该是猜测到而来什么。

    几人跟着季君月一路去了上游,在走了两百米后季君月突然停住,弯腰扒开了河流旁边的草丛,草丛下泥泞中正有一串大大的脚印一路延伸至不远处的空地,可是到了空地后,这些脚印就消失不见了,而是一些干净的泥土。

    季君月走过去扒开泥土,泥土下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窦湛蹲下身看了看,又看了看草丛里的脚印,神色微沉:“这里的痕迹应该是被故意掩盖掉的。”

    皮虎顿时一怒:“果然!老子就说这世间怎么可能有鬼,看来这根本就是人鬼在作祟!”

    沈辕凝眉:“若是如此,只怕这附近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则也不会常年有人失踪……”

    梁钰看向低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季君月道:“这附近除了前方的村落就没有其他人烟了,要不我再去问问?说不定里面的村名知道些什么。”

    窦湛站起身道:“多带些人去,以防路上出什么意外。”

    梁钰见季君月垂着眼似乎在思考什么没说好,就应了一声,带着身边一百新兵和窦湛身边的五十窦家军一起朝着远处的香米村而去。

    这个时候的季君月并非在思考什么,而是在看黑蝶传来的画面。

    远处的村落排排而立,总共有三四排,每排约莫四五户人家,村子占地很大,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深夜都已经睡觉的缘故,放眼看去黑漆漆的,隐隐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感。

    但这都是外围,村落的中心位置却有四五户人家都点着灯,有一些人在门口进进出出,有部分人则在一处房屋的院子里围着火堆坐着。

    那火堆上架着一口够七八人饭食的大黑锅,锅子里正热腾腾的煮着一锅沸腾的水,浓浓的烟雾冒起。

    院外再次走进来几道身影,一个个似乎很是饥饿快速弄起一个个火堆,架起大锅,倒入水,然后围锅而坐。

    那些人的样貌让季君月的眼底划过一抹意外,因为那些人的长相实在有些吓人。

    他们的五官多多少少都有些畸形,不是双目鼓出来,就是鼻子凹入脸里,或者是没有下巴,或者是脑门子极大,脸则小小的一块。

    有的高高壮壮,有的瘦瘦小小,总之一个个看起来虽然说着人语,却跟个怪物似的……

    这时候有人从旁边一个房间中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盆,盆里放着被剁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生肉和骨头。

    那人将东西抬到火堆旁就将手里的肉全都倒进了过来,在那些生肉哗啦啦入锅的时候,季君月似乎看到了一节好似人指的东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