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妻孝】第二部 第四十七章
    作者:性心魔

    字数:5472

    第四十七章小聚

    思想无边际,飘到九天外。

    在胡思乱想中,一天的工作马上结束。正准备下班,电话响起,是一个朋友

    打来的。一看号码,就知道今晚又得出去喝酒了。电话接通,果然是,几个非常

    好的朋友,准备聚聚,好久没聚聚,喝点酒,吹吹牛了。想想最近自己的生活,

    大部分都在思考和实施着父亲和栗莉的事了,大部分时间在刺激与矛盾,激情与

    禁忌中度过,生活好像变得狭小了。

    答应下来后,拿着手机,又陷入思考。就像栗莉说的,这件事不可能不影响

    生活。似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生活中,没有了朋友的交流,没有了亲属的沟

    通,有的只是我们实施着的计划或者非计划,以及一些进退带来的刺激与颤抖。

    和栗莉单独的时间少了,和岳父岳母的沟通也少了。

    今晚和友人小聚,也让父亲和栗莉单独小聚,也许会有别样精彩。

    拿起手机,准备给栗莉打电话,然后给父亲打电话,可是拨号键没按下去,

    就又想起了,我得很晚回去,而他们自己在家,会发生什么呢想到这些,身体

    又不自然了,虽然都是过去时了,可是想象着每次还要发生,就是不禁的颤抖,

    嗓子干渴。还是给栗莉发微信吧。

    老婆,晚上老三他们叫我去喝酒,好久没聚了。

    栗莉很快回复又出去鬼混啊,去吧,少喝酒。

    啥叫鬼混啊,我们就是喝喝酒,发发牢骚,说说心里话啥的。

    栗莉,管你们咋鬼混,少喝酒,对身体不好。

    我想了想,嘿嘿笑着,也发了个嘿嘿笑的表情,然后说倒是你,老公不在

    家,是不是很放松啊,是不是要和新情人,厮混啊虽说,这说的是自己的父

    亲和妻子,可是加上了嬉笑,也就不那么让人心悸了。

    栗莉发来刀子的表情,然后说胡说八道,不理你了。我也和姐妹们,吃饭

    喝酒去,哼

    女人和男人的战争,只要女人想,男人想赢,很难很难啊,赶紧求饶,老

    婆,我错了,我是让你和爸单独多接触,就算就算那啥,也正常,我不在家的机

    会本来就少的

    栗莉,老公,你这皮条客,还真当得得心应手,还要抓紧一切机会啊。昨

    晚,我和爸聊了很多,而且,昨晚他虽然没,可是已经那样了,所以,我觉得按

    照他的年龄,应该不会了。

    我以为栗莉不会想太多这些事,没想到她不但想了,还分析的很有道理,但

    是嘿嘿,我又一个嘿嘿发过去,然后说虽然没什么啊做爱吗已经那样了

    在你内裤外射精吗打完这几个字,虽然刚才一瞬间就想到了,可是显示到了

    手机屏幕上,看着的感觉又不一样了,虽然这些都是我看过的,可是这一个男人

    是自己的父亲,另一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本没有可能发生在两个人身上的事情,

    就发生了,还是在我的注视下。手又颤抖了,不知道该不该发过去,还是用颤抖

    的手点了发送。

    过了很久,栗莉那边发来了一堆炸弹、刀子,不理你了

    我赶紧求饶,还得劝她随性而来,老婆,我就是想一次次的告诉你,你随

    性而来,随心而为就好的。今晚我不在,而且也没机会看手机,所以,你可以放

    开的。

    栗莉鬼才相信你,不看手机,你小心被别人看到就好,虽然我不会做什么,

    但是,你让你朋友知道,你把家里角角落落安了摄像头,你也不好解释吧。哼

    老婆,你这么说,是威胁我不让我看啊。哈哈,醉温之意不在酒啊

    栗莉狗咬吕洞宾,哼

    老婆,放心吧,我不看,骗你是小狗。

    当然,小狗我都当了无数次了,栗莉也知道,我会偷看的,她也知道,我也

    不会看很长时间,也就偶尔去厕所啊,或者有短暂的机会偷看,毕竟和朋友们在

    一起。

    老婆,爸我就不给他打电话了,你直接回去,照顾爸和孩子吧。

    栗莉你不给爸打电话说一声不好吧,以前你都说的。

    栗莉竟然没看出我说的照顾,其实是别有他意的,是没看出还是故意忽略呢,

    哎。搞不懂女人。栗莉说的没错,毕竟这是我的父亲,以前都是我打电话沟通的,

    虽然以前栗莉和父亲也偶有沟通,虽然现在他们沟通的多了,但是我毕竟还是儿

    子,一家之主啊。怎么和父亲说呢哎。其实,很简单,可是现在的情况,不想

    尴尬也难啊。

    拿起手机,清清嗓子,打开通讯录,第一个就是父亲,手指放在电话号码上,

    犹豫再三,还是按了下去。响了几声之后,父亲还是没接电话。我都有点高兴了,

    不接也好,可是不接,我还是得打的。过了一会,电话接通了,父亲先是干咳了

    一下,把我惊醒了一样,结结巴巴的说爸,那个,我晚上有个应酬,不回去吃

    饭了,晚点再回去,你想吃什么,让栗莉给你做,你们吃吧。

    本来,不用说那么多的,可是今天就是啰嗦了些。父亲那边的声音,嗯,

    行啊,就是,少喝点。父亲的话,也是有点不知所云。正准备挂电话,似乎听

    到父亲那边哎了一声。这哎声,是失望吗还是因为想到,因为我不在,

    而他和栗莉可能会发生的事,已经开始了懊恼呢

    也许是说者无意,听着有心,也许说者也是此意,简单的生活,真是复杂化

    了。

    给栗莉发了信息我跟爸说了,你问问爸想吃什么,你们自己做着吃吧。还

    有,

    栗莉发过来知道了,没有什么了,别还有了,少喝酒,早点回家。

    老婆,放心,我会早点回来的,不对,我不会早点回来的。反正,你懂得。

    栗莉别贫了,不理你了。下班,回家。

    本想打车去吃饭的地,下班高峰,打不到车,于是开着车,喝点酒叫代驾吧。

    来到约好的地方,几个兄弟还没来。趁着这功夫,打开手机,看着家里的情

    况,栗莉还没到家,父亲在客厅的洗手间,正在洗脸,刮胡子。这是干嘛

    不是早上才这样的吗父亲要出门吗不对啊,他刚才没跟我说啊

    难道,不会吧。差点笑出声,不是嘲笑,是觉得父亲还挺可爱呢,这是快见

    到栗莉了,而且是单独见,洗漱打扮一番啊。可是,却又笑不出来。毕竟自己的

    女人在和另一个男人发生着只能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爱恋,在慢慢滋生。性已

    发生,爱正在成长。

    正说着,栗莉回来了,开门的声音。父亲,像做错事的小孩,把牙膏牙刷打

    翻了,然后手忙脚乱的往门哪里走,然后又停止,是啊,栗莉回来,也不用他去

    接啊。可是,他还是慢慢的移动了过去,也许是知道我不回来的缘故吧。

    栗莉,看着父亲迟疑的样子,然后笑笑着说,爸,我回来了。父亲,哎

    了声答应了下。

    栗莉笑嘻嘻的说爸,你愣着干嘛,帮我接孩子,我好换鞋,换衣服。

    父亲这才快走几步,过去,接过孩子。小宝宝在爷爷的怀里嘎嘎乐着,父亲

    才回到爷爷的身份,开始逗孩子玩。

    栗莉,低下头,换鞋,又是背对着父亲,然后臀部又翘起,这次的蓝色短裙,

    虽然没有湿,本来就是紧身的,这个幅度,整个臀部几乎完全漏出,而且,黑色

    的蕾丝包裹着臀部,内裤边缘,接着黑丝袜包裹着性感的大腿,修长的小腿,视

    觉冲击力可见一斑。我看着都直流口水,这时候,父亲逗着小宝宝的手停在那里,

    眼神已经直直的看着栗莉。通过一遍,看着栗莉的脸,似乎是红着,而嘴角似乎

    是在笑着。

    慢慢起来,本来是要脱丝袜的,可是,这次却直起身,走到一遍的鞋柜旁,

    在鞋柜的凳子旁坐下,然后把一只腿抬起,放到凳子上,然后伸直腿,把丝袜从

    大腿根部,慢慢的褪下,虽然没有掀起裙子,可是隐约的看到了内裤,慢慢的从

    上网下卷着丝袜,脸红的透透的。

    父亲的眼神已经不动了,我的眼神也不动了,记得上次栗莉这么勾引我的生

    活,我是扑上去的,让她用丝袜美脚,把我的内裤褪下,然后抚摸我的阴经,我

    从他丝袜的边缘,插入她的阴道,疯狂的做爱。可是,现在我看着的是,父亲看

    着栗莉的这个动作,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下,父亲的下面,那里分明已经鼓了起来。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继续看,一会朋友来了,怎么办不看,我忍不住。丝袜

    褪去,细嫩白皙的玉腿呈现,另一只腿的黑丝,这一只腿的白皙,形成鲜明的对

    比。父亲和我都在咽着唾液。

    栗莉的表演,还没完,刚进门,就给父亲这么大的刺激,难道今晚,栗莉是

    要和父亲我,不敢想象,又不禁想象,如何发展下去

    正当我神的时候,包间的门开了,几个朋友来了,看着我拿着手机出神,幸

    亏一个平时就咋咋呼呼的人,阳仔,看小电影呢爱行动作片这么入神。

    说着,就往前来,我赶紧锁屏。脸肯定是红透了,下面也还硬着。赶紧站起来,

    用桌子顶着,然后放下手机的同时,把音量键按下直至无声。然后,往这家伙的

    身上拍了下,谁像你是的,满手机出了小电影,啥都没有。看的美剧,新,

    没来得及看呢。

    然后,就是拍拍这个,拍拍那个,我们这几个人,握手是一般不干的。死党,

    虽说年龄大点,但是也是无话不说的。

    都找到位置坐下,点了菜,到了酒,就开始推杯换盏,胡诌八扯了。而我,

    始终记得,手机正在直播着家里的情况,心理想着,现在袜子脱完了,现在应该

    是父亲看孩子,栗莉做饭吧,一会做完饭,他们三个人吃饭,栗莉会不会当着父

    亲的面,喂孩子,没有我在,会不会直接露出乳房,满眼的乱七八糟。就走神了。

    兄弟几个看出我走神,就开始追问我,是不是有事之类的。木法,只能使劲

    把自己往回拉。然后,偷偷的打开手机锁,看了一眼,这个镜头里没人了,就切

    了出去,关了视频。然后,悄悄的深呼吸,慢慢的融入这里。毕竟,现在家里发

    生什么,我都无从看到。也只是希望,栗莉能够给我讲讲,或者,父亲的日记。

    今天出来时,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也没在电脑上设置,录像,毕竟在家

    里生活,总是录像,也是别扭的,所以我就没开自动录像。

    酒过三巡,头晕乎乎的时候,也就不想了。各自说着各自单位生活的事。开

    始的时候,都是不说乱七八糟的,可是,有酒了,也就啥都说了。啥这单位的那

    个领导和那个女下属,老公不知道知不知道。啥那个邻居,晚上嘿咻的地动山摇。

    反正是,天南海北,大千世界,啥都说。这就是我们几个的状态,如果有烦

    心事,就说说,大家为他出出主意,能帮忙的就帮忙,如果就是心烦,就喝酒,

    骂几句,发泄下,之后去ktv嚎,就是解愁。我的事,虽然是在心里憋着,特

    别是,这几天刺激过后,有了点低沉,矛盾。可是,这事,在我身上发生,是谁

    也不能说的,即使他们几个。这是让我生活,无法继续的事情,只能在心底,不

    为外人道。

    喝了几瓶啤酒,开始往厕所跑,我也就借着机会,拿着手机,在厕所里打开

    视频。没有开声音,此时八点多,客厅的落地灯亮着,温氲的灯光,还有电视屏

    幕闪烁的光影,父亲一个人在看着电视。栗莉,和孩子应该在卧室吧。这时候,

    一般孩子就开始在床上,耍耍就睡了。而当我把摄像头,挪到卧室的时候。孩子

    竟然已经睡了。想想,孩子还真是懂事。为了妈妈和爷爷挤出时间啊。

    哗啦啦的水声,打开卧室卫生间的摄像头,栗莉正在洗澡,虽说,一般都是

    孩子睡了她洗澡。可是,今天我不在,还会有很多故事发生吧。看着放在床上的,

    那身紫色的内衣内裤,以及紫色小吊带冰丝睡裙。有内衣裤,说明栗莉肯定是洗

    澡后,要穿着他们出去的。也就是,父亲和栗莉还是要发生什么。酒是的刺激,

    加上看到的玻璃隔断栗莉洗澡的影子,遐想着这身装束后的栗莉,走到父亲身边,

    依偎到父亲怀里我的想想又开始驰骋。

    过了一会,厕所又进来人,我才想起,得赶紧出去,要不然,他们该来找我

    了。正要关摄像头,栗莉走出了浴室,晶莹的水珠,美丽的玉体。我竟然鬼使神

    差的,截了屏幕。然后,锁屏,洗了手,走出洗手间。

    回到房间,他们就说我,以为我掉厕所了。当然嬉笑了一会,就又开始喝酒、

    谈天说地了。

    然后,一个及时行乐的潇洒哥,又开始给我们灌输他的思想。每次的论调差

    不多,只是每次他都说出新感受,有了新经历。

    他说,人活着也就不足百年,去掉20岁前,小屁孩上学,去掉60后,干

    不动。其实我心里想,六十岁也能的,我父亲都第二春了。

    他继续说,中间也就几十年,还要结婚、生子、事业等等。真正享受生活的

    时间不多。所以,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于是他不断探索生命的真谛,当然

    引来我们无数的嗤之以鼻。但是,他的见闻却又很吸引我们。为此,他说,他的

    一个朋友,让他加刮目相看,至少,他自己做不到。他的朋友,是个高级知识

    分子,有着好工作、好妻子,好生活。可是,不满足于现状,闲暇之后的旅游、

    自驾之类的自不必说。

    后来,他们夫妻,竟然开始了夫妻交友。虽说我们都惊讶,可是毕竟网络如

    此发达,也就不都是没听说过。可是,毕竟这是身边人的,就不同了。他说,他

    的朋友,妻子是重庆人,重庆美女,肤白,身材娇小。

    此处,致敬我心中的经典准夫妻性事在各种享受生活中,一次无意

    的旅行,先是改变了丈夫的思想,他们在泰国,做spa,一般都是女性按摩师

    的,可是那个酒店竟然有男按摩师。这个朋友不知道是喝了点酒还是怎么着,竟

    然鬼使神差的找了个男按摩师给妻子。自己当然是女按摩师。两个人在一个房间。

    后来,当男按摩师给妻子按摩,妻子才发觉不是女的。可是已经按摩了,也就没

    说什么。

    可是,丈夫的心里却起了变化。看着全身光溜溜的妻子,被男人摸了个遍,

    除了下体。自己竟然有了感觉,然后他知道了自己有哪方面的特质。也就是淫妻。

    于是,就开始这方面的探索。

    妻子刚开始不允许,后来慢慢的被他调教的就接受了。而他们的第一个对象

    竟然是妻子的表弟,而且他们的故事写成了小说。这时候,他神神秘秘的,给我

    们的微信群里发了文件,题目是准夫妻性事。让我们回去研究。

    讲了这些,他总结性的说,生活就那样,啥都有。可是,能不能体验到,得

    看自己的选择。我们没有去问,你是不是也乐意让你媳妇试一试因为,有些玩

    笑是不能随便开的。

    但是,这件事在我心里,他们的不知道,但是在我心里又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毕竟,我的生活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看着杯中的酒,淡黄色的酒,上面的白色泡沫,正在消散,生活如此。有涟

    漪,泛起白沫,沉淀后,归于平淡。

    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