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后记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第九章 后记

    在汉州着名的富豪别墅区里,坐落着一栋与其他别墅建筑风格不同的三层欧式别墅,林冰莹就生活在这栋别墅里。

    “咔哒”一声,镶在一个长八米、宽四米、高三米的巨大铁笼子上的弹簧锁与往常一样,在清晨六点开锁,随后一道优美的音乐冉冉响起,做为叫醒铃声提醒林冰莹已经到起床的时间了。

    从万物复苏的的春季到热情奔放的盛夏,林冰莹在这栋别墅里已经生活了四个多月,也许说生活有些不合适,准确地讲,应该是被豢养了四个多月。

    别墅的地下室有一间五十坪左右的储藏室,那个巨大的铁笼子便镶在储藏室中间。铁笼子里,立着一个专门给巨型犬设计的木制狗舍,必须要爬才能钻进去的拱形狗舍入口前放着一个排泄用的亮银色金属脸盆,脸盆里飘着一层淡黄色的尿。除了一层厚厚的稻草,狗舍里什么都没有,这就是林冰莹睡觉的地方。

    浑身一丝不挂的林冰莹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从稻草里爬起来,白皙柔弱的背部沾着几稻草,凸显出一种扩、野的美感。

    双手、双膝撑在柔软的稻草上,交错着前行,林冰莹小心翼翼地向外爬,以免碰翻狗舍入口前的脸盆。刚在狗舍居住的时候,林冰莹因为总是在爬进爬出时碰翻盛尿的脸盘,遭受了不少严苛的惩罚,被罚舔干地面上的尿可以算作是最轻松的一种惩罚了。

    端着装了小半盆尿的脸盆,爬出狗舍的林冰莹把她昨晚尿的尿倒在铁笼栅门旁边的座便器里,然后在座便器左边的洗手盆里刷牙洗脸,盥洗一番,便推开开锁状态中的铁笼栅门,急匆匆地向厨房走去。

    林冰莹每天早上要给豢养她的主人做饭,主人对饮食方面很挑剔,不光讲究菜肴的色香味俱全,还要营养搭配合理,在这四个月的豢养生活中,林冰莹简直被训练成一名优秀的厨师、营养师。

    “早啊冰冰犬。”

    “早晨好,研蓝主人。”

    在赤裸的身体上只扎着一条围裙的林冰莹听见主人向她打招呼,连忙放下手里的沙拉瓶,毕恭毕敬地向一个身材略显瘦弱、长相甜美可爱、穿着很适合她的白色短袖t恤蓝色百褶短裙校服、一边打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走进饭厅的少女鞠躬问好。这个少女便是豢养了林冰莹四个月的主人,汉州第一女子私立中学的初中二年级生车研蓝。

    林冰莹被她的下属陈刚和孔卓虐辱之后,只休息了一天,便到名流美容院汉州总部报到,被车忠哲安排住在他的家汉州着名的富豪别墅区里的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里。对外,林冰莹依然是名流美容院高级综合全身美容的形象代言和在董事会里有一定发言权的副总,可实际上,她的工作是做为母狗奴隶、绳缚奴隶供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名流们玩弄,满足名流们各种各样的变态需求。

    在没有对外活动的时候,林冰莹在别墅里像侍奉帝皇一样取悦着车忠哲和陈美琪,满心欢喜地接受着车忠哲、陈美琪这对夫妻主人的调教,除此之外,她还要做这栋别墅的佣仆和小公主车研蓝的宠物。饮食、睡眠、洗浴、排尿排便、运动、生理需求,林冰莹的一切都严格在车研蓝的控制下,而林冰莹也乐于把车研蓝当成她的小主人,扮演着乖巧听话的宠物角色,尽心服侍着车研蓝。

    车研蓝是车忠哲与陈美琪的女儿,也是陈君茹的外孙女。陈美琪非常宠溺车研蓝,因为生母陈君茹事业心太重,陈美琪从小就缺乏母爱,这就造成了陈美琪对女儿视若珍宝,对女儿的要求有求必应、从不拒绝。而在无数的关爱、宠溺下长大的车研蓝并不是个刁蛮跋扈的女孩,相反倒很乖,很可爱,轻易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这就令陈美琪更加宠溺她了。

    去年春季,车研蓝在母亲的电脑上发现了耻虐俱乐部,在试了几次密码后,车研蓝终于用母亲的银行卡密码成功地登陆了耻虐俱乐部。

    通过搜索母亲的id蛇女的聊天记录,车研蓝发现母亲与一个id叫林冰莹的人聊天次数最多、时间也最长。看了一会儿蛇女与林冰莹的聊天内容,车研蓝便知道母亲正在耻虐俱乐部里调教林冰莹,在强烈的好奇心还有甚感刺激的心态下,车研蓝开始查看林冰莹的基本信息和她在耻虐俱乐部的活动。不久后,车研蓝便知晓了林冰莹是个有着受虐的变态趣却又气质极佳的知美女。

    尽管车忠哲和陈美琪已经很小心了,趁车研蓝不在家或睡熟时才谈论有关虐的话题,但车研蓝还是知道了父亲和母亲无虐不欢、无耻不乐,俱都有着严重的施虐癖。而她自己,也许是由于遗传,也有着施虐的血统,只是车研蓝很聪明,把她的施虐心隐藏得很深,一直在家里、学校里扮演着乖乖女的形象。

    自从用母亲的id登陆耻虐俱乐部以后,车研蓝便对林冰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经常趁父亲母亲不在的时候登陆耻虐俱乐部,窥探林冰莹的动向。

    每次登陆耻虐俱乐部,看母亲和父亲用各种手段挑逗、虐辱林冰莹,看林冰莹羞耻的照片和荡的对话,车研蓝都兴奋得受不了,好想把手伸进内裤,揉弄变得又是湿漉又是火热的阜。

    可是,车研蓝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回来,好担心被突然回来的母亲撞见,只好把林冰莹的聊天记录、羞耻照片存进手机里面,然后跑回自己的房间,锁上门,躲在被窝里,一边看着那些刺激的内容、幻想着是她自己在虐辱林冰莹,一边迫不及待地把小手放在酥痒难耐的阜上,快速地摩擦着,追逐着快感,沈浸在那美妙无比的手中。

    这样的日子续了半年,一直压制的施虐心反弹得越来越厉害,而先前那种手指一触上发烫的阜,身体里便腾出一股强烈的触电感觉、往往揉不几下便抖颤着身子泄身的快感变得越来越弱了,车研蓝不在满足于只是在幻想中虐辱林冰莹,也想像父亲和母亲一样,在现实世界中虐辱林冰莹,亲身体验一番给她无限遐想的施虐快感。

    新年逐渐临近了,其他同年龄段的女孩子们都在为新年的来临而雀跃,为有帅气的男孩子与她们交往而怀春窃喜,而车研蓝则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体内的施虐血简直要沸腾了,到了非得宣泄一番的地步。车研蓝实在是忍耐不了了,不想再辛苦地伪装下去,准备向父亲和母亲说明一切,告诉他们,自己与他们一样也流淌着施虐的血,也想像他们一样虐辱林冰莹。

    新年之夜的晚宴上,车研蓝殷勤地给父亲倒酒、给母亲夹菜,小嘴不停地说着吉利话。车忠哲和陈美琪宠溺地瞧着可爱的女儿,车忠哲满饮一杯后,朗声笑着说道:“研蓝啊今天你可有点古怪啊一个劲地给爸爸敬酒,也不怕爸爸喝多了,哈哈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跟爸爸说啊”

    陈美琪也笑着说道:“不喜欢爸爸妈妈给你的新年礼物吗是不是还想要别的,研蓝,你说吧无论什么要求,妈妈都满足你”

    听母亲这么说,车研蓝一阵雀跃,红扑扑的脸蛋上闪着狂喜的光芒,美滋滋地对张美琪说道:“妈妈,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啊”

    陈美琪微笑着看着女儿不语,等待车研蓝说出她想要的,车忠哲则怜爱地抚着车研蓝的头发,笑吟吟地说道:“你妈妈不会反悔的,我们的小公主提出的要求,爸爸无论如何也得答应,除非你想要天上的月亮,那爸爸可做不到,哈哈哈”

    “既然妈妈爸爸都表态了,那我就说了,其实我想要一件新年礼物”车研蓝收回嬉笑的表情,一本正经地对车忠哲和张美琪说道。

    “老公,我就说你选的礼物不好,研蓝不会喜欢,怎么样,我说中了吧”

    “真是这样啊没关系,想要什么,研蓝你尽管说,爸爸明天买给你,”

    真无聊,总把我当成小女孩,我都长大了,可不想要那些哄小孩子的礼物,爸爸妈妈,哼让你们笑,等你们知道我想要什么时,看你们还笑得出来车研蓝蹙起可爱的眉梢,不满意地瞧着打断她说话的车忠哲和陈美琪,在心中不屑地想道,然后,用淡然的语气,徐徐说道:“我想要林冰莹。”

    听到女儿想要林冰莹,车忠哲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还以为听错了,连忙问道:“你说什么爸爸没听清,研蓝,你再说一遍,你想要什么”

    “不会真反悔了吧你们答应我的我说,我想要林冰莹。”车研蓝平静地瞧着紧张地盯着自己的父亲,又说了一遍。

    车忠哲坐不住了,从椅子上站起来后,背着手像没头苍蝇在地上绕了两圈,然后,沈着脸看向陈美琪。见呆呆地张着嘴的陈美琪也是一副愕然的样子,车忠哲便知道陈美琪与他一样毫不知情,于是,尽量让语气温和一些,向车研蓝问道:“研蓝,你是怎么知道林冰莹的”

    “妈妈的电脑啊半年前我用妈妈的电脑上网,然后破解了密码,登陆进耻虐俱乐部,就这样,我知道了林冰莹,也知道妈妈是蛇女,爸爸是调教师。爸爸妈妈,你们好厉害啊会那么多花样,轻易地就征服了林冰莹”

    车忠哲看着崇拜地望着自己的女儿,嘴角一阵抽搐,不禁发出一阵苦笑,同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先前,他还认为是有人故意把林冰莹泄露给女儿,好施加什么谋,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原来是女儿自己发现的。

    狠狠地瞪了陈美琪一眼,车忠哲坐回椅子上,举起酒杯,脸上晴不定对地车研蓝说道:“研蓝,给爸爸倒酒”

    一口气把杯中的酒干掉,车忠哲问道:“研蓝,告诉爸爸,你为什么想要林冰莹”

    可爱地眨了眨眼睛,车研蓝一边给车忠哲倒酒,一边若无其事地说道:“当然是当宠物养着玩喽”

    “当宠物养着玩这是什么话,想要宠物,妈妈陪你去宠物商店,养着个人有什么意思”陈美琪不解地问道,不知道女儿是因为一时兴起,还是真像自己一样有着施虐的需求。

    “豢养活人可比养那些小猫小狗有意思多了,尤其是被爸爸妈妈征服的林冰莹,我好想像爸爸妈妈那样调教她。爸爸,妈妈,你们都答应我了,可不许耍赖啊这样会影响你们在我心中的地位的。”车研蓝不依地摇着车忠哲和陈美琪的手臂,可爱的脸蛋上浮起恳求的表情。

    “先别闹,研蓝,爸爸再问你,你登陆耻虐俱乐部,看到爸爸妈妈调教林冰莹,你有什么感觉产生快感了吗想自慰吗”车忠哲轻轻地把手臂从车研蓝手里抽出来,认真地问道。

    “爸爸,你说什么呢哪有爸爸问女儿这些的。”车研蓝羞红了脸,樱桃小嘴都着,扭过头不理车忠哲。

    “研蓝,回答爸爸的问题,尽可能地详细,这很重要。”张美琪变得严肃起来,语声中含着淡淡的呵斥。

    难为情地低下头,慌乱地扯着衣角的车研蓝小声地说道:“产生快感了,每次登陆耻虐俱乐部,看到爸爸妈妈调教调教林冰莹,我都很兴奋,很想自慰。”

    “是不是有种被烈火焚烧的感觉,心跳得很快,很想把林冰莹踩在脚下,尽情的蹂躏”车忠哲仔细地观察着女儿的表情,继续问道。

    “是的。”车研蓝的喘息不禁急促起来,虽然只是初中二年,但已发育成熟的部在剧烈地起伏着。

    车忠哲有些出神地望着女儿明显是春心大动的样子,心中忖道,研蓝啊你长大了,爸爸可不能再把你当小孩看待了。

    “老公,我来问吧”得到车忠哲的允许后,张美琪柔声问道:“研蓝,你说你很想自慰,那你自慰过吗”

    “自慰过,我怕爸爸妈妈回来撞见,便把你和爸爸调教林冰莹的聊天记录和林冰莹自拍的羞耻照片下载到手机里面,然后,回到我的房间自慰。”羞耻心渐渐地减弱了,心头弥漫起一股兴奋的感觉,车研蓝回答得越来越详细,声音也变大了,也敢抬起头去看坐在她对面的陈美琪。

    “自慰时,你想什么了,高潮来得强烈吗”陈美琪鼓励地看着车研蓝,顺着餐桌伸出一只手,紧紧握住女儿的手。

    握紧陈美琪的手,感受着手心的温暖,车研蓝安心了许多,开始变得从容地回答道:“我一边看着爸爸妈妈调教林冰莹的聊天记录,一边把自己幻想成你们自慰,那种感觉兴奋极了,我感到身体都要被点燃了,很快,我就泄了,连动都不能动了。”

    眼睛睁得大大的,瞧着陈美琪的眼睛,车研蓝紧张地问道:“妈妈,我也像你和爸爸一样,是施虐狂,是s吗”

    陈美琪扭头看向车忠哲,问道:“是吗”

    车忠哲皱着眉想了想,然后肯定地回答道:“错不了。”

    “妈妈,那我不就是变态吗我该怎么办啊”看到车忠哲和陈美琪慎重的样子,车研蓝不由一阵害怕,美丽的大眼睛里禽着泪水,求助地瞧着陈美琪。

    “傻孩子,说得真难听,什么变态把我和你爸爸都给骂了,像林冰莹那样的受虐狂才是变态,而我,你爸爸,还有你是狩猎者,是高高在上的帝皇,可以随心所欲地用林冰莹那样的女人取乐,是地位尊贵的主人”

    感到陈美琪说的太正式了,硬梆梆的,车忠哲便接过陈美琪的话,用轻松的语气说道:“研蓝啊哈哈你可真是我和你妈妈的好孩子,连血管里流淌的都是血统纯正的施虐血。你妈没有骗你,具有这样的血统可是好事,不要有什么压力,你的未来注定是璀璨光辉的未来,很多像林冰莹这样的女人都会跪倒在你的脚下,你会享受到一般人无法享受到的快感,会有一段彩绝伦的人生。”

    车研蓝被车忠哲鼓动力十足的话说得热血沸腾起来,湿润的眼眸中闪着异样的光彩,崇拜地望着车忠哲说道:“爸爸,你真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那你可以把林冰莹做为新年礼物送给我吗”

    看到女儿恢复了常态,车忠哲心中一松,笑着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有几个条件,你要是都答应了,我就把林冰莹领到家里,让你做她的主人。”

    “什么条件啊爸爸,不要太苛刻啊我可是从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的。”

    车研蓝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瞧着车忠哲,惹得车忠哲和陈美琪一阵大笑。

    “老公,林冰莹就快完全驯服了,既然研蓝想要她做宠物,我看交给研蓝玩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女儿都警告你了,你可不要提太苛刻的条件啊否则,你就要从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咯咯变成最差劲的爸爸了。”陈美琪笑着捶了车忠哲一拳,完全站在了女儿这边。

    “我是世界上最差劲的爸爸,那会不会也变成世界上最差劲的老公呢”车忠哲牵起陈美琪的手,把葱白的手指含在嘴里吮吸着,眼睛里出挑逗的光芒,一眨不眨地盯着用火热的目光迎过来的陈美琪。

    女儿的告白固然令车忠哲和陈美琪惊心,但事情完美地解决了,而且女儿也拥有着施虐的癖,从此以后就可以不用避讳女儿了,车忠哲和陈美琪都感到一阵如释重负的轻松,不由放浪形骸地在女儿面前调起情来。

    “你们好过分啊把我当成透明的了爸爸快点告诉我是什么条件啊”

    车研蓝不满地大叫着,示威地龇起虎牙,挥舞着小拳头。

    充满怜爱地笑了笑,车忠哲想了想,说道:“林冰莹暂时不能给你,她还没有完全驯服,不过也快了,如果你能等的话,春天的时候交给你怎么样”

    “没问题,还有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虽然有些遗憾,但大半年都挺过来了,不在乎多这三个月,车研蓝连忙答应。

    “既然第一个条件没问题,那爸爸就说第二个。在今后五年内,林冰莹对爸爸的事业很有帮助,在我和你妈妈需要用林冰莹的时候,你不许阻拦,不让爸爸妈妈把林冰莹带走。”

    “这个啊”

    看着车研蓝为难得直挠头的娇憨样儿,陈美琪眼里弥漫着温柔的笑意,笑着说道:“别担心,也就是一周出去一次,晚上走,淩晨就回来了,哪怕遇上极特殊的情况,也不会在外超过三天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好吧我答应了。”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车研蓝答应了第二个条件。

    “还有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研蓝,你刚才说施虐的癖是变态,其实也不是全错,那些动不动就把人虐残、虐死的才是变态,假如施虐的水平上升到艺术的层次,那就不是变态,而是大师。因此,我希望你,不能伤害林冰莹的身体,让她在你的豢养下健康快乐地生活,而且,一定要小心,不能让林冰莹是母狗奴隶的事败露。怎么样研蓝能做到吗”

    “研蓝啊这条你一定得做到啊要知道林冰莹年轻时可是你爸爸的情人,他心疼着呢”陈美琪瞥了车忠哲一眼,笑着取笑道,林冰莹在她心中只是个母狗奴隶,对她造不成任何威胁,陈美琪一点也没有妒忌林冰莹的意思。

    “原来爸爸和林冰莹还有故事呢咯咯好期待能快点见到林冰莹啊爸爸,你放心好了,我可是很爱护宠物的。那就这样说好了,到了春天,一定要把林冰莹交给我啊爸爸妈妈,这是约定”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服侍车研蓝吃完早餐,林冰莹像往常一样把四盒牛、一支注器和一个巨大的肛门栓放在托盘里,然后端着托盘向坐在门口换鞋凳上的车研蓝走去。

    把托盘放在车研蓝身旁,林冰莹又取来一个金属脸盆放在地上,随后,便转过身对着车研蓝趴下,一边把浑圆的屁股撅得高高的,一边说道:“研蓝主人,冰冰犬想要排便,可以吗”

    “真是的,每天都要在这个时候排便,我都要迟到了。”虽然嘴里说着不耐烦的话,但美丽的眼眸中却荡出兴奋的光芒,车研蓝拿起注器,抽了慢慢一针筒牛,然后弯下腰,把注器的尖嘴进林冰莹宛如菊花蓓蕾的粉嫩肛门里。

    “对不起,研蓝主人,啊啊”随着车研蓝使劲一推针筒,热腾腾的牛便强劲地注到肛门里面,身体一阵颤抖,林冰莹禁不住地发出愉悦的呻吟。

    把250cc的针筒一口气推到底后,车研蓝拔出注器,又吸满一针筒牛,然后进到林冰莹的肛门里面。这样重复了几次,直到两盒一斤装的牛全部注进林冰莹的肛门里,车研蓝才把注器放回托盘上。

    “好了,蹲在脸盆上吧”

    随着车研蓝一声令下,林冰莹紧紧收缩着肛门,忍耐着马上要喷出来的巨大快感,像蹲马步一样蹲在金属脸盆上。然后,用混杂着羞耻和兴奋的目光瞧着车研蓝,娇喘着求道:“研蓝主人,我憋不住了,让我一边舔你的脚心,一边排便好吗”

    车研蓝点点头,伸出腿,把她那只白皙娇柔的小脚放在林冰莹嘴边。林冰莹托

    百度搜:三好小说网  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