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 499 部分阅读
    不一会,袁苟熟练地在丝袜上打出了几个死结,丝袜也变成了一节一节的样子。黄建敏看到袁苟大功告成,就叉开了自己的双腿。袁苟把丝袜伸到了黄建敏的裆部,隔着黑色内裤,丝袜深深地勒紧了黄建敏双腿间的隐秘部位。袁苟接着就开抓住丝袜的两头,来回拉动。丝袜的每一个死结,都如同凸起的圆球,勒在黄建敏的肉缝上,在拉动的过程中,不住的摩擦黄建敏的阴沪和屁眼。酥麻的刺激,让黄建敏不住地扭动起自己赤裸的娇躯。嘴里还发出欢愉的浪叫,可惜袁伟在树上距离太远,几乎听不到声音。

    一来二去,袁苟已经来回拉动了几十下,此时拉动丝袜的速度越来越快。黄建敏受到刺激后身体的反应也是更加剧烈,下面更是湿的一塌糊涂,黑色的内裤都已经湿透。袁苟看到yin水流淌得差不多,就松开了丝袜,随后脱下了黄建敏下身那已经湿的不成样子的三角内裤。

    黄建敏很配合地躺倒草地上,双腿弯曲,膝盖向上抬起,双腿分开达到90度。肥厚饱满的阴沪已经张开了嘴,袁苟看得心花怒放,脱下自己的裤子就扑向了地上的熟女尤物……

    黄建敏的浪叫声立刻传入了袁伟的耳朵里。五岁的袁伟,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体,更是第一次看到男女之间的xing爱交合。

    在一轮性茭后,袁苟爬了起来,解开了黄建敏身后的丝袜。袁伟被以为爷爷和外婆的游戏结束。谁知,袁苟开始把两条丝袜牢牢地系在一起成了一条长绳,然后丝袜的一头又和黑色的内裤的裤裆捆绑在了一起。黄建敏看到袁苟完成后,笑吟吟地分开自己的双腿,双手又拨开了自己的荫唇。

    袁伟瞪大了眼睛。只见爷爷把捆绑好的丝袜一点一点地塞进了外婆黄建敏的小洞洞,直到把黑色的内裤也完全塞入后,露出了一点点布头,这才算是大功告成。

    ………………

    听到儿子的描述,黄小洁惊奇地说不出话来。自己的母亲居然和公公在10年前就勾搭在了一起,而且可能是更早的时间。

    “10年了,我一直记忆犹新。爷爷把丝袜内裤捆绑在一起,一点点地塞进了外婆的阴沪里。如今我还时常梦到这一幕,真的是感觉非常奇妙……”袁伟对着母亲轻轻地说道,意味深长。

    “是吗……那你想怎么样……”看到儿子不断地盯着自己的阴沪,黄小洁似乎明白了什么。

    “妈,让我把你的丝袜和内裤塞到你的阴沪,试试感觉如何?”袁伟突然说出来,吓了黄小洁一跳。

    “这怎么可以,那么大一团……”

    “你的那里,连我都可以出来,难道这点东西还不行?”袁伟说着已经把从黄小洁身上脱下的黑色内裤拿在手里。

    “这里没有丝袜,改天再说吧……”黄小洁说着就想借口离开。

    可是黄小洁刚一起身,就被儿子重重地摔倒床上。袁伟立刻露出了狰狞地面孔:“黄小洁,你是我妈,更是我们全家的xing奴,不要逼儿子无礼……丝袜嘛,谁说我没有啊……”

    袁伟说着,从枕头下拿出了一双淡紫色的连裤袜。黄小洁一看,这是上个星期,儿子指定自己穿上和他zuo爱用的。没想到儿子就把这双丝袜藏在了枕头下。袁伟很熟练的把淡紫色连裤袜和黑色三角裤捆在了一起。不过没有罢手,袁伟居然从抽屉里用找出了一双天蓝色连裤袜,这不是黄小洁穿过的。不过黄小洁可是猜出,这可能是袁伟的某个女同学的丝袜。天蓝色的连裤袜也被捆在了黑色内裤的另一头。

    “伟伟,这样不行,体积太大了,我那里塞不下……”黄小洁不住地哀求。

    袁伟哪里肯听,强迫着分开了母亲的双腿,接着就把丝袜的一头塞进了黄小洁的荫道内。随后,黄小洁只感到荫道在一点点被充实,不由自主地双手抓住自己本能地要并拢的双腿。

    袁伟的动作很慢,丝袜一点点地塞入,显示天蓝色的连裤袜,随后是黑色三角裤,最后是淡紫色连裤袜。过了好久,丝袜被完全塞入了黄小洁的荫道,只留下了一点点布头,为的是方便第二天抽出丝袜。

    荫道内塞满了丝织物,黄小洁的下体也开始微微隆起。异物的塞入,使得荫道内本能地分泌出yin水,很快丝袜就被yin水浸透。湿透的丝袜和内裤体积膨胀后,使得充实感更加剧烈。如同堵嘴一般的痛苦在下体蔓延,黄小洁皱了皱眉头,只能艰难地站起来。下体已经隆起,荫唇甚至都无法闭合,黄小洁感到自己的双腿并拢都很困难。叉开双腿,黄小洁费力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袁晓光睡得像死猪一样。黄小洁躺在老公身旁,可是翻来覆去却再也无法入睡。下体被结实地填充后,居然开始产生复杂的快感,这感觉居然比棒棒地插入更加敏锐。丝袜一直塞到了荫道深处,黄小洁每一次本能地收缩荫道,丝袜内裤特有的材质,对荫道的嫩肉都要产生摩擦力,摩擦产生的快感,让黄小洁感受到更大地快感。

    “嗯……啊……”黄小洁竟被荫道内的丝袜蹂躏地轻声浪叫。

    这一夜,黄小洁再也无法入睡。

    第二天,黄小洁浑浑噩噩地醒来,袁苟和黄建敏还没起床,倒是儿子袁伟听到动静,立刻打开了房门。把黄小洁拉进自己的卧室,袁伟再一次脱光了母亲的衣服。由于下体被塞满了丝袜,黄小洁无法穿上内裤,此时的黄小洁本身就赤裸着下体。脱下了睡袍,黄小洁就已经一丝不挂了。

    “妈,这一夜过得如何啊?”袁伟笑着问道。

    “我一夜没睡好,快帮妈妈把丝袜取出来吧!”黄小洁羞红了脸,轻声说道。

    袁伟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荫道外的一点布头。淡紫色的布头,如今也已经被yin水浸透。丝袜被一点点拉出。每拉出一点,丝袜摩擦荫道带来的剧烈刺激,都使得黄小洁羞涩欢快地浪叫一声。浪叫了多次,淡紫色的连裤袜才被拉出来,黑色的三角裤冒出了头。

    “妈,你下面的水可真是多啊。丝袜内裤都被你泡得不成样子了。”袁伟打趣道。突然一发力,已经裹成一团的黑色内裤直接被完全拉了出来,天蓝色的连裤袜露出了头。这一次剧烈的拉动,引得黄小洁大叫了一声“啊”。憋了一夜尿,此时饱胀地膀胱也经受不住,不争气地尿了出来。

    眼看小便失禁,黄小洁立刻屏气发力闭合尿道,用尽全力才算止住尿。可是,袁伟似乎看出了端倪,趁着母亲全力憋尿后的一放松,拉了一下天蓝色连裤袜。摩擦力虽不大,可是在黄小洁最脆弱的时候给予刺激,黄小洁哪里经受的住。一股金色尿液又射了出来,黄小洁不得不再一次努力憋尿。就这样,每当黄小洁憋尿完毕,袁伟立刻会抽出一段丝袜,使得黄小洁又要失禁一次。反复几次后,黄小洁几乎累得要背过气去,天蓝色的连裤袜终于被完全抽了出来。

    荫道内的填充物完全被取出,可是黄小洁也几乎排光了自己憋了一夜的尿液。

    地板上,积满了黄小洁的尿液。

    等到全家人起床时,黄小洁还在袁伟的房间内擦地板。袁伟却把从母亲荫道内拔出来的丝袜和内裤解开后,挂在了自己的衣架上,说是要留作纪念。

    贱奴黄小洁9

    早餐是由黄建敏亲自下厨准备的。黄小洁整理好了袁伟的房间,来到餐桌前。全家人其乐融融,如同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袁苟和黄建敏也和之前一样的态度。黄小洁不住地观察着母亲,虽然黄建敏若无其事,但是在走路时,总是感到姿态不太自然。下身,尤其是臀部,时时刻刻都在不住的扭动着,走路时,双腿也是不自然地向外分开。

    难道就像儿子以前看到的那样,母亲的荫道内,又塞入了丝袜?黄小洁不禁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可是就算是知道了,又能如何?以自己的地位,难道可以阻止公公去凌辱自己的母亲。更何况,母亲似乎早就和公公发生了这种不寻常的关系。

    “妈,想知道一会爷爷和外婆做什么吗?”坐在黄小洁身边的袁伟吃完早餐后,突然小声说。

    黄小洁满心好奇,就点了点头。

    进了儿子的房间,袁伟把母亲拉到自己的腿上坐下,随后,手伸进了黄小洁的裙底。黄小洁为了看到袁苟和黄建敏在做什么,只能尽力忍耐,嘴里不由得发出嗯嗯的呻吟。

    袁伟打开了电脑,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给自己家里每个房间都安装了针孔摄像机。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儿子偷摄下来,坐在儿子腿上的黄小洁不禁羞愧起来。

    画面中,母子俩清楚地看到,袁苟和黄建敏进了房间。已经47岁的熟女黄建敏,在女儿的家中,也想在自己家中一样随便,穿着低胸的大红色丝绸睡衣短裙,裙子居然开到了膝盖上方10公分处。腿上还穿着白色的细网格子连裤丝袜,脚上是白色的棉拖鞋。进了房间,黄建敏就坐到了袁苟的书桌上,踢掉了自己的白色拖鞋。袁苟跪下去,抓住黄建敏的丝袜小脚,拼命地亲吻起来。虽然在电脑上听不到声音,但是这种龌龊se情的画面,就足以让偷窥的母子俩心力起伏了!袁伟看得性奋,也抓住了黄小洁的小脚,揉捏起来。

    过了一会,黄建敏双手拉住睡裙的下摆,把裙子撩起来,掀到了腰间。黄小洁这才发现,母亲被白色连裤袜包裹的下体,没有穿内裤。而丝袜阻隔的阴沪出高高地隆起,仔细一看,居然是高跟鞋的后半部分鞋帮露在了外面,细高的鞋跟在阴沪外露着,居然已经把连裤袜刮破一个大口子。高跟露了出来,在黄建敏的下体处耀武扬威!

    黄小洁认得这双高跟鞋,母亲昨天来家里,穿得正是这双白色高跟鞋。难道袁苟把高跟鞋塞进了黄建敏的荫道?黄小洁吓了一跳,这种不可思议的画面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袁苟抓住高跟鞋的后跟,开始向外拔。塞得太近,黄建敏不得不伴随着荫道内的高跟鞋,下体向前顶了几次,才把高跟鞋从自己的荫道内拽出来。没有想到,高跟鞋后面,还有东西!

    黄建敏穿的白色高跟鞋,属于露趾皮凉鞋,脚背上不过是三根细细的皮带,此时皮带上,居然还系着一条黄丨色的蕾丝小内裤,这是黄建敏昨天穿着的内裤。内裤后面,还系着一双白色的连裤袜,这样是黄建敏昨天穿着的。黄建敏的荫道内,居然塞着自己的内裤丝袜还有高跟鞋。这些东西,在袁苟的拉扯下,从黄建敏腿上裤袜的破口出源源不断地被拉出。所有东西,都已经被黄建敏荫道内的yin水浸透。白色的高跟皮鞋上,泛着亮光,显然已经是饱尝了黄建敏yin水。

    袁苟此时也是性奋异常,拿起黄建敏的高跟鞋,拼命地舔着。终于忍耐不住,把jing液射在了高跟鞋上。黄建敏脱下了腿上的白色连裤袜,似乎是听到了袁苟的指示。穿上了从自己荫道内拔出的白色连裤袜和黄丨色内裤,随后,居然还把沾满袁苟的jing液的高跟皮凉鞋穿到了脚上!

    五分钟后,黄小洁走到了玄关,穿上鞋准备上班。黄建敏在家里没有事,开始打扫起房间。看到母亲大红色的睡裙下,穿着湿漉漉的裤袜和高跟鞋,想到高跟鞋上的jing液,黄小洁不禁涌出一股悲哀,自己的母亲为何乐于如此凌辱?

    穿上一双白色带有金色花边的浅沿高跟短靴,靴口只到脚踝,黄小洁出了家门。白色的纯羊毛毛线针织无袖连衣短裙,配上白色丝质半透明紧身长袖,外面罩上了一件紫色小外套,腿上是浅白色涤纶包芯丝连裤丝袜。黄小洁高贵中透著迷人的性感。今天的天气开始有点转凉,腿上裤袜的涤纶材质,并不会让自己的双腿感到不透气,反而是微弱的反光更会引起路人的目光聚焦。白色的针织裙,勾勒出了黄小洁完美的曲线,今天没有带胸罩,黄小洁特地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抹胸,走起路来,胸前的两块肉上下起伏,自然会引来异性的目光。

    针织短裙的胸口部位,在毛线的缝隙中,又可以让男人注意到里面粉红色的抹胸,一定会让男人不由地继续注视下去。随着黄小洁扭动的翘腿,紧身的针织短裙的下摆,同样也会让注视的男人发现一个可爱的小秘密,那就是裙底,在丝袜的包裹中,是一条极其性感的黑色丁字裤。黑白分明的色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