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高冷下的阳光03惊险婚礼
    这边在通迅室哭了阵的刘昴,抹干眼泪毅然决然跑向训练场,却在半路被刺头们抓去做苦力。

    刺头们在得知刘双将军会来后,做了许多临时性调整,正忙得人仰马翻呢。

    陆朔蹲在一边,各种幽怨的看着忙前忙后的战友,看他们一个顶两的搬来大长桌,哗的铺上白色桌布,然后是大靠椅。她现在很不爽,瞧着他们搞得如此隆重,有点像迎接新人,然后她这个老人就无人问津了?想起来真是有点蛋蛋的伤感。你看小白杨都被拉来了,凭什么不准她动手?

    正像头牛般卖力搞排场的刺头们各种泪。老天做证,他们绝对没有要排挤她的意思,绝对的没有!原因是……她一靠近讲台,一定会发现他们对小呆做的非法事情的!

    不管原因如何,这个时候大家都没有空去安慰机械师那颗敏感脆弱的小心灵,而越来越难过的陆朔,忧郁的抬头望天,四十五度角,眼神眺望,白净的脸满是忧虑。

    突然,基地大门缓缓打开,站岗的刺头们站成一排排敬礼。

    一辆帅气的军车缓缓驰进基地,接着第二辆是熟悉的基地车。

    军车里军装讲究的兵下车恭敬的打开车门,请几位长官下车。基地车苏仲文、秦朗、周佳佳三人先后下车。

    看到五位将军,得到消息的莫默立即跑出来迎接,紧接其后的是最高指挥官。

    基地两位指挥官把五大行政请进第一会议室,当然,陆龙所作为,仅是一位下官对长官的敬重,并非认输。

    初回基地的周佳佳,内心激荡,他原以为自己再也回不了这里,没想到现在他不仅回来了,还回来的这么风光?不过他满心期待的下车,就仅跟两位长官进行了一下眼神交流,然后就被战友带去房间换回自己本身的军服了。

    而刚开始做苦力的刘昴,反头就看到和长官说说笑笑进去的父亲大人,顿时寒毛直立,尤其是他走到大厅门口时反头瞧自己的那一眼,让他想拔腿就跑。

    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边,看他们那些大人物,活动重点人物都离开操场,陆朔默默的收回视线,继续四十五度角忧郁的望天。

    突然,树欲静而风不止。

    摇摆的白杨树哗华响,又抬高一些头的陆朔看蔚蓝的天空。

    “嗡嗡嗡……”直升机旋转叶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看到一架酷霸战机正朝血刺飞来的陆朔唰一下站起来,刚想大喊有敌情准备作战时,想到这是国内,敢这么大刺刺飞来的肯定不是敌人。

    战机的到来引起许多刺头仰望,当然他们不是怕敌军,而是在想大人物不是都来了么?这直升机是搞什么的?

    “哗哗哗……”直升机降落若大的操场,把树叶与桌布吹得飞扬。

    许多刺头的目光都盯着机门,陆朔也不例外。

    在大家的张望下,舱门终于打开,穿着蓝色迷彩军服的高大军官率先出来,接着是个子稍矮一些的白色常服军官。

    见识“少”的刺头们不认识这两位高级军官,看他们冒着大风还这么独领风骚的刺头们,直叹艾吗啊,这两位长官可带劲了,瞧着各种高傲、高冷,好像和长官有点儿像啊。

    很快,他们的猜测被证实。

    “二叔三叔!”陆朔看到他们也是一愣,反应过来见他们各自都拿着小包,就大喊一句飞奔过去。

    直升机在两位军官走出安全范围时就起飞离开。

    没有扰人的嗡嗡声,清楚听到小侄女声音的陆飞扭头看飞跑过来的女孩,傲慢的偏头不理她。这小恶魔,他早就领教过了,一点都不可爱。

    而刺头们眼中有点高冷的陆城,因为没陆飞那么多坏水,跟小侄女还不是非常熟。这种熟指一起出去玩,了解真本性的那种。所以结束飞行的他看到这漂亮的小美女朝他们飞奔过来,很自然的放下行李张开手臂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

    “二叔、三叔,你们怎么来了?”抱住陆城的陆朔,拿小眼神看陆飞。三叔好小心眼,不就是把他的手枪给变成炮弹了么。

    事情是这样的。

    上次回家看到同样休假的陆飞,闲着没事的陆朔把陆飞的手枪给改造了下。像许多小孩一样,有这方面天份,就总有千奇百怪的想法,例如原子弹会变成小颗的装口袋里,弹珠能变成子弹,炮弹能小巧玲珑,陆朔只是将这个奇怪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豪无警觉的陆飞回到舰上,就遇到一次小袭击,于是……他在舰上开了枪,把敌人给碎尸沉海的同时,也把军舰给打出个洞,差点被那个看他不顺的舰长给遣送回家。

    “来看看你爸爸。”陆城抱了她一下就松开,说着寻视四周。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急匆匆来血刺,陆飞是被老爷子叫来的,陆城是被三弟叫来的。像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物,对末知的事情通常都不会说我不知道、我不清楚这样的话,因为这会让他们的部下感到不安。

    就在这时,基地大门再次打开。

    一辆限辆版的林肯以优美的线条唰一下冲进操场,再一个漂亮的飘移,把车给甩进停车位。

    豪车后面还有两辆实用车,他们没前面的酷,老老实实的开进操场,就下来两个穿黑西装的人开车门。

    袁帅第一个出来,手里背着包,抬头望着熟悉建筑一阵怀念。后面出来的是戴校彬和两个不认识的人,想是白色大楼那边的人。

    而豪车则是世界首富陆家四少,陆将懂事长及他的爱妻洛青。这两个原来也是部队的,所以刚才才会开着这名贵的车玩那种高技术活儿。

    “二哥、三哥。”陆将看到陆城、陆飞他们两个,上去给了他们一个热情拥抱。

    “四弟,连你都来了。”以熟悉的方式肩膀撞了一下对方胸膛,陆城有些警惕起来。三兄弟都到大哥的地盘了?这背后有什么玄机?

    陆将看向陆飞。“是三哥叫我们过来的。”

    视线一下到陆飞身上。陆飞耸肩,不关事的讲:“是爸爸叫我来的。”

    陆城:……

    陆将:……

    他们现在明白了,自己就是三弟拉来的难兄难弟啊。

    陆朔察言观色的看他们三个表情,稍稍后退一步。“三叔你们慢聊,我去见见战友!”说完就飞快跑去袁帅那边,跟他来了个血刺的归队仪式。

    “小朔朔,今天这排场挺大的,是为我们吗?”袁帅瞧着还在忙碌的战友,不太敢确实的问机械师。

    陆朔瞅了眼戴校彬摇头。“恐怕不是。五大刚刚和两位长官去会议室了,戴先生……”

    “我去看看,你们聊吧。”戴校彬没让她为难,说着就熟门熟路的走去大厅。

    “小朔朔,我怎么觉得今天非比寻常啊?”没有上司在,袁帅涎着脸,哥两好的搭着陆朔肩膀。

    早习惯他们这些举动的陆朔没在意,瞅着忙碌的战友点点头。“帅帅,我同意你的说法。”

    “走,我们去找周佳佳。”

    此时的会议室里……

    “陆龙少将,你这里的设备真是与时俱进啊,什么都是最先进的。”这是在提醒他,这些东西都是五大批的,你小子想翻天还得掂量掂量一下。

    面无表情的陆将斜了他眼,冷漠的礼貌讲:“这都是工兵部的功劳。”意思这些都是底下那一拔人做出来的,关你毛事。

    “陆龙少将,你们的兵很键壮啊。”望着实时视频的将军有意无意的讲。这都是国家提供的设备,是国家在养你们,别飞得太高、太目中无人。

    陆龙欣慰的瞧着正做苦力的部下们,云淡风轻的讲:“战争需要。”

    得,什么事能比上这些一线卖命的军队精英?两个故意挑毛病的将军没话了,个个望刘双。

    刘双呵呵一下,瞧着团结友爱的刺头们问陆龙。“陆龙少将,他们知道这次欢迎会的真实目的吗?”

    这次陆龙露出个颇为得瑟的笑。“这是他们策划的。”“我想他们不仅具有军人敏锐与勇气,还富有活跃的创意头脑,他们退役之后我一点不担心他们会因为一些因素而走上歧路。”

    “呵呵,这就好这就好。”刘双笑容加大,连说两次这就好,但随即他很快恢复平静,严肃的望着四位将军。“对之前未完成的会议事件,我还是持中立意见,你们觉得呢。”

    “既然内部没问题,我一个局外人能有什么意见?我跟刘双将军一样。”这是李成将军。

    “我也一样,保留意见。”这是一直反对的陈苍山将军。

    “我和刘双将军一样。”王国忠将军。

    “那我就投赞同意见吧。”一直没说话的陆刚,一句话引来所有目光。陆刚坦然自若的讲:“我支持我儿子,一票赞同票,欢迎继续。”

    三位将军沉默。原本有顾及的陈苍山和李成将军,是更希望把这事情压下去的,至少面上是这样,底他们爱怎么来怎么来,但现在有了陆刚将军一票赞同,这就是代表整个五大是赞同的,这让他们两人都点儿不是滋味,可话都说出去了,就断然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于是,这事就这么“愉快”的订下来了?

    “报告陆龙少将,戴校彬先生求见。”

    管家适合响起的声音,让几位将军从刚才的事儿回过神,他们看到连白色大楼的人都来了,更加不会在zf的人面前表示军队内部的不和,所以这个欢迎会就更加的和和气气了。

    大人物那边的问题暗涌的解决了,可小兵们坐不住了。

    陆朔撑着下巴,瞧着周佳佳及袁帅两人,郁郁的讲:“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袁帅也忧郁了。“我还以为我有这么大荣幸,能得到这么隆重的欢迎。”

    “嘿,想开点,能沾沾光就不错了。”腿没好利索的周佳佳还不能剧烈运动,他只得拿椅子作势要抽他。

    袁帅麻遛的后退,还冲他比中指。

    周佳佳又气又怒,但他不想破坏公物,所以他指着袁帅就对苏仲文讲:“说中文的,替我揍他!”

    “收到,殿下。”

    看苏仲文揍袁帅的陆朔:……

    “佳佳,对不起。”陆朔悔恨的低着头,不敢看他。她一直没能找着机会说这句话。她也是后来才知道,陷入那么深的沼泽里,唯一的办法是一点点把人挖出来,冒然施救只会直接害了他。就像一条只露出头的蚯蚓,你除了把它挖出来,直接扯是会把它扯断的。

    周佳佳一愣,随即挥手。“这不关你的事,说起来是你救了我一命。”“那种情况已经是无计可施,不管是谁靠近都会陷进去,而且还有强敌在前,我能活着本身就是奇迹了。”

    确实是个奇迹,因为他没有像蚯蚓一样被拔成两截,原因是多亏小呆停的那一下,把他压下去将埋着自己的沼泽弄松了些才拔,不然他现在估计会很难看。

    “报告!”

    就在两个干架,两个沉默时,休息室的门外响起一声宏亮的报告声。

    陆朔愣愣了才想起自己现在是长官了,便严肃的开口。“讲。”

    “报告陆朔少校,欢迎会马上开始,请您和两位新长官入座。”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陆朔打发完外面的人,转头看三个望着自己的战友,摸了摸鼻子讲。“快走吧,今天你们两可是主角。”

    听到这话,周佳佳看向被苏仲文压身下的袁帅,两人默契的沉默不语。

    长桌已就位的五大及戴校彬和两位血刺长官,还有长官的三位高级军官弟弟们,陆朔瞧了眼一片矮半截坐小马扎上的战友,便找了个空位和周佳佳他一起坐下,认真聆听充当主持人的国豪上尉在那致辞。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们长官,各位先生、女士们,欢迎你们来参加血刺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欢迎大会,这将是历史性的一刻,感谢你们与血刺共同见证……”

    国豪上尉在上面洋洋洒洒说了十几分钟的开场白,把血刺基地给说得各种高大上,夸得海枯石烂。

    “首先我代表血刺,欢迎五位将军的到来。”国豪说着抬手。下面排排座的刺头们傻逼似的鼓掌。

    “欢迎戴校彬先生的光临。”

    “啪啪……”

    “欢迎陆城大校、陆飞上校及陆将董事长。”

    “啪啪啪……”

    陆朔翻白眼,压低声音跟周佳佳啐语。“他还能再啰嗦点吗?”

    周佳佳一直看着台上滔滔不绝的国豪,听到陆朔的抱怨声笑着讲:“我突然觉得他的声音还不错。”

    错愕的陆朔抬头看他的笑容,又看台上卖力讨好大人物的国豪,不知道周佳佳的萌点是哪里来的,直到前边的陆龙反头看她一眼,她才猛然醒悟过来。

    很多事,其实换个角度就不一样了。周佳佳这两个月一直在忍受离别的煎熬,现在能听到战友们熟悉的声音,当然会觉得好听,就像自己,明明长官冷的要死,自己还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贴。

    贴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有没有暖化。陆朔仰头,眯起眼睛看冬天里不算刺眼的阳光。今天天很气好,嗯,国豪的声音也悦耳了很多。

    “下面我们有请袁帅中尉上来致辞。”国豪可能是口水说干了,终于将话题转到两位新成员身上。

    袁帅因为戴校彬这位良师益友,现在表现的特别有模有样,说的话也是一道一道的。

    等他说完,喝了水的国豪再次上台,声音宏亮了不少。“好,欢迎袁帅中尉的归队,下面我们有请自称帅得有格调、大难不死活着归来的周佳佳少校上来致辞。”

    被大家望着的周佳佳,举止端正的缓慢上台。他站的很直,和操场边的小白杨一样直,眼神坚定,有点喜憨的脸上沉默的不像是他,让陆朔恍神原来那个不着调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周佳佳,也有这么沉静的时候,觉得他现在特男人!

    “我很感谢基地能给我这么一次机会,让我重新回来这里,回到我最热爱的战友身边。在病床上时,我经常在想,我十七岁参军,十九岁加入血刺,十三年我都在这里渡过,我除了当兵其它都不会,离开这里我将要回去哪里?但最后我还是幸运的留下来了,我明白我将与我的过去道别,没有鲜血染红的旗帜,没有炸弹和销烟,可我知道,我不参与并不代表这些没在发生,我的战友们还在时刻的继续这些死亡与离别,但我同样知道,我的长官和副队能够让他们安全归来!”

    “啪啪啪!”下面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这是刺头们无法言说又不能乱了纪律的另一种情感宣泄的方式。

    状况就在这一刻发生,脸带微笑的周佳佳刚张口要再继续讲,便突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未等刺头们反应过来,讲台的幕布后轰的一声巨响。赫然是火箭炮的声音。

    莫默率先反应过来,本子一扔大吼:“戒备!”

    哗哗……

    场面一片混乱,小马扎被刺头们踢得叮当响,参加欢迎会一身中规中矩常服的刺头们不知从哪突然拿出突击机。

    “快快!一级戒备!”莫默已经抽出配带的军刺,他急切不失条理的指挥大军,并且和五大站在一起,身边还围了几个刺头,想是在保护几位将军。

    大吃一惊的陆朔一心只顾着倒下的周佳佳,并且她从来都不是个听话的兵。她敏捷跃过混乱的战友翻上讲台。

    “佳佳,你怎么样?!”吃力的拉起周佳佳,陆朔紧张的问。

    “我没事,就是腿突然有点疼,使不上力。”周佳佳痛苦的讲:“可恶!我在这里什么忙也帮不上!”

    “机械师,讲台底下有枪!”下边的刺头不知谁喊了声,台上的两人同时看向讲台下面的小盒子。

    而这时,炮声还在响,指挥官担心的走上台。

    陆朔一咬牙对周佳佳讲:“你拿着枪呆在这里,我去后边看看。”说着就要起身,可余光看到上来的陆龙,急得哇哇大叫。

    “机械师小心你后边!”

    后面临时搭建的墙壁倒下来,而它上面还挂着许多装饰用的军刺。这是刺头们想体现他们对欢迎会的重视,并且它们并不是装饰品,把把是货真价实的真刀。这个要是咂下来,被它压着的人肯定是碎尸万片的。

    “爸爸,快走!”陆朔眼瞅着倾倒的墙壁,冲陆龙嘶吼完便猛得扑向周佳佳,打着自己应该也死不了的念头,想先保护战友再说。

    只是……

    正在桌底下掏枪的周佳佳唰的拿出一捧花,还是红艳艳的玫瑰。

    陆朔傻眼了,飞扑的姿势堪堪停在他上方,看看面带微笑的周佳佳,和定在离自己不过半米之远的刀墙。

    脸色未变,风云不改的陆龙走近呆站的陆朔,伸手抽出刀墙中间一看就与众不同的血刺,再接过了周佳佳手里的花。

    周佳佳做了个功成身退的手势,就从讲台底下直滚到台下。

    毫无所知,还在基地被人偷袭的事件里的陆朔,就这么望着自己要拿命保护的战友活蹦乱跳的回到莫默身边,而下面本来乱成一团的刺头们列队整齐,突击枪整齐托在左手,像搞军仪阵似的。

    “陆朔少校。”低沉的冷冽嗓音在耳边炸开。

    陆朔愣愣的转头,望着自己早熟于心的刚硬面孔。

    直定望着她大眼睛的陆龙对视她近一分钟,才再次开口。“血刺是血刺军团指挥官的第二条生命,你愿意替我保护好它吗?”

    墙壁在这时咯咯的自己退回去,明白什么的陆朔低头看伸在空中结实有力的大手,和那把自己总是流着口水想摸它的血刺。

    她看着血刺,陆龙看着她,时间似乎定在这一刻。

    这把血刺是余刚长官交给他的,现在能给她,是他一直想做的事。

    “爸爸……”

    “你只要回答愿意或不愿意就行了少校。”

    陆朔纠结的皱眉,她能说不愿意么?不管是血刺还是父亲,或者是爸爸,任何一个她都无法拒绝。“我愿意爸爸。”

    “刚好我也愿意。”

    哎?好像有什么不对?双手接过血刺的陆朔,奇怪的挑眉看陆龙。

    陆龙把花也塞她怀里,然后俯身,吻住她柔软的唇。“还有,我爱你。”

    瞧着上面亲到一起的两人,莫默帅气的收起军刺,转过身对列队的刺头们喊。“鸣枪!”

    “砰!”

    “鸣枪!”

    “砰!”

    “鸣枪!”

    “砰!”

    “礼成!”

    于是未成年的机械师、巴雷特一号,就这么嫁人了?

    ——

    后记:

    虚惊一场的五大非常的不高兴。“莫中校,刚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报告将军,这是场非常规突袭训练。”

    “突袭基地?”

    “是的将军!我们随时随地都处在突袭与被突袭当中!”

    “包括刚才那几枚炮弹?”

    “是的将军!”

    几位将军被莫默睁眼说瞎话给暏得没话说,相互望望,自认倒霉,同时也认清一点,别跟血刺作对。tnn的,才持了反对意见,他就来个炮弹式突袭,若是他们反对到底,刚才那枚炮弹是不是就失误打到他们坐位席呢?

    各种后怕的将军话也不想多说,气冲冲的就走了。

    陆刚瞧着走来的陆龙和陆朔,笑容满面的讲:“祝福你们,那些个老家伙别担心。”

    “是,爷爷。”

    陆刚:……

    陆家兄弟:……

    辈分有点乱?

    导演:没事,就让它乱着吧!

    ------题外话------

    番外差不多了,还有一个番外,是香瓜想写的,觉得欠他的,时间不确定什么写他,香瓜现在要专注新文,么么哒~

    新书《悍匪船长妻》请多多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