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2】谁的臣服
    关灿灿有些不自在地动了一下脚,想要抽回,可是偏偏司见御拽着,不肯松开分毫。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他盯着她的脚,只觉得小小的,煞是可爱。

    以前,他可从来不觉得一个女人的脚能可爱到什么程度。可是仿佛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开始觉得她的全身上下,都越来愈合自己的意。

    就像此刻,她的脚,让他爱不释手,甚至做了一件连他自己都意外的事儿。他就这样低下了头,唇贴着她的脚背,亲吻着……

    关灿灿吓了一跳,只是呆愣愣地看着埋首在她脚背上的司见御。他……他在做什么?她的脚背,这一刻灼烫得要命,就像是要燃烧起来似的。

    亲吻了片刻后,他才抬起头,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开始帮她穿着袜子,反倒是关灿灿,全身都僵硬得要命,直到两只脚上都套上了袜子,她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他轻笑了一声,站起身子,手指点了一下她的鼻子,“怎么,我吻了你的脚,就这么让你惊讶吗?”

    她咬了咬唇,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亲吻脚背,在某种含义上,更像是一种吻脚礼,带有着一种臣服的含义在里面。

    可是……臣服?!他臣服于她吗?怎么想都不可能,更何况,恋爱的关系,在关灿灿看来,应该是平等的,而不是谁去臣服谁。

    “你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做?”她想了想道,因为实在好奇像他这样的人,居然会突然做那样的动作。

    “情不自禁吧。”他道,倒是并没有想要隐瞒什么,“情不自禁地想要去靠近,然后情不自禁地想要去亲吻,灿灿,你是第一个让我想要去吻脚背的人。”

    这样的人,以前没有,而以后,很可能也不会再有。

    关灿灿怔忡地看着司见御,他的眸光,他的浅笑。

    到底情不自禁的那个人……是谁呢?

    ——————

    关灿灿本想自个儿走路去学校的,但是奈何一个晚上的激烈运动,走起路来,姿势都有点怪怪的,于是只能搭着司见御的车去了学校。

    到校门口的时候,司见御对着她道,“下午你放学了,我来接你。”

    “哦。”她点头应着,他又倾过身子,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把她微微拉近,亲吻着她的脸颊。

    “有什么事儿,记得打我电话。”

    “好。”反正基本也没什么事儿。

    关灿灿下车的时候,才发现校门口经过的学生中,有不少都朝着她侧目望来,毕竟司见御的那辆迈巴赫着实引人注目,再加上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他又暧-昧地亲了她,自然就更让人浮想联翩了。

    上午上完课,苏瑷挤眉弄眼地瞅着她,“听说今天一大早司见御就和你在校门口秀恩爱,这也太招人羡慕嫉妒恨了吧,咱们学校的那些女生们可没少碎了一地的心啊。”

    关灿灿直接回以白眼。

    突然,苏瑷盯着关灿灿,啧啧有声,“灿灿,老实说,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做坏事儿?”

    关灿灿猛地一阵心虚,随即道,“你在说什么?”

    “别不好意思承认啦,喏,你脖子上的,一看就明白啦!”苏瑷道,顺便还附赠了化妆镜一个。

    关灿灿拿着镜子,照了下自个儿的脖子,果然,虽然她已经尽量用头发和衣服遮盖了,但是现在这天气,不可能穿高领,因此只要靠近着她,多少还是能看到脖子还有锁骨处的一些吻痕。

    关灿灿的脸微红,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苏瑷顿时瞪大了眼睛,她原本也只是随便说说,毕竟,以前好友的脖子上,也不是没有过吻痕,可是瞧着灿灿这会儿的表情,摆明着是……

    “你真的和司大总裁……”苏瑷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人家都是男女朋友了,就算真做了这种事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好不!更何况,面对着司见御这样的美色,能坐怀不乱的,苏瑷觉得那是圣人级别的。

    而好友,显然还没到圣人那一程度。

    “那……你们昨天做了安全措施没?”苏瑷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关灿灿脸上原本的微红,顿时迅速地褪去。昨天的事儿,发生突然,完全没有什么事先准备,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安全措施了。

    昨天,他是……几次?!而且,也不是她的安全期……那样的话,代表着,她很有可能会怀孕?!

    看着好友的脸色,苏瑷也知道是没做啥安全措施了,忙道,“哎,放心,不是有事后避孕药么,到时候放学了,你去买下不就得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听苏瑷这么一说,关灿灿倒是松了口气,又和苏瑷闲聊了几句。外公的事儿现在也解决了,而毕业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关灿灿自然也开始打算要找起工作了。

    苏瑷知道了关灿灿这个念头后,咋咋舌,“你男朋友就是gk的总裁,你还打算跑外头找工作吗?要是让咱们班里那些同学们知道了,估计会捶死你的。”

    “以前我也挺想在gk工作的,不过现在和御交往,如果在gk工作,多少都有些落人口舌吧,倒还不如在外头找工作更爽气点。”关灿灿道。

    “那你也不打算让他介绍些音乐圈儿里的名人给你认识吗?”苏瑷问道,就像当初关承远就是介绍了高余给关灵儿。音乐这个圈儿里,有人带和没人带,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暂时应该还不用吧,不过如果我以后真的四处碰壁的话,也许会放下自己这会儿的骄傲吧。”关灿灿回道。虽然她也希望自己可以靠实力说话,但是在音乐圈子里,她也知道,有时候实力并不代表一切,多的是有实力的人,默默无闻,最后被现实生活逼迫得被迫转行。

    “你呢,工作找好了吗?”关灿灿关心地问道。

    “过两天去面试,也算是家里亲戚介绍的,一个音乐工作室,听说正要准备一个音乐比赛什么的,人手不够,四处找作曲的,怎么样,到时候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面试啊?”苏瑷道。

    “一起?”关灿灿楞了一下。

    “反正他们也不是只招一个编曲的,如果合适的话,咱们还能一块儿工作,多好!”

    关灿灿有点心动了,“那你就不怕变成陪练?”

    苏瑷笑笑,大度道,“要真那样,就是我实力不济,也没什么好怨的,就算不是你,也会是被别人挤下来。”

    关灿灿也笑了,她素来就最欣赏苏瑷这种磊落的特质。

    和苏瑷约好了去面试的时间,关灿灿打算等下午司见御来接她的时候,再去药房买一下事后避孕药。

    她本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且普通的事儿,可是却没想到当她随口对司见御提起的时候,他却会突然地刹车停靠在了路边,目光定定地凝视着他,似笑非笑地道,“不想要怀我的孩子吗?”

    “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关灿灿回答道。

    他的眸子眯了眯,“所以,昨天和我-上-床,你并不是心甘情愿的?”

    他的眸光,让她只觉得胸口像是被压着什么似的,深吸一口气,关灿灿看着司见御道,“昨天我是心甘情愿的,没有任何的勉强,可是孩子对我来说,除了爱情之外,更是一种责任。”

    她是喜欢他,可是这份喜欢到底是什么样的程度,她自己也不清楚。

    “责任?”他若有所思地从她的脸移到了她的身上,最后,视线落在了她的腹部,平坦的小腹,却随时有可能孕育着一个结合着他们彼此血脉基因的孩子,“你是指婚姻和家庭吗?”

    她怔了怔,可是他紧接着的话,却让她瞪大了眼睛。

    他说,“如果你有了孩子的话,那么我们结婚也无妨。”

    结婚!在她眼中,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神圣的字眼,那代表着两个人要相守一生,代表着两个人要扶持到老,可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是如此的轻描淡写。

    “你爱我吗?”她问道。

    “我喜欢你。”他回答道。

    不是爱,只是喜欢而已,他的眼神,明明白白地在告诉着她这一点。或者这个男人根本还不懂爱。或许以后,在交往中,他会慢慢地懂,可是现在却是不懂的。

    “只有喜欢,对我而言,是不可能让我结婚的。”关灿灿直视着对方道。

    “是吗?”他压低着身子,视线平视着她,“灿灿,你是不想和我结婚呢?还是不想要我的孩子?”

    应该说,这些之前她都没有太具体的想过,“如果有一天,我们彼此相爱,也许就会结婚,就会有孩子。”她回答道。

    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面上,带着一种迷乱,他的眼神,闪烁着某种危险的信号,“所以我们现在只是互相喜欢,还远远不够,是吗?”

    她微抿了一下唇,没吭声。

    他也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重新发动着车子,一路开回了公寓,就像她没有提过买药,而他也没有生气过一样。

    是的,生气,即使司见御并没有表露出来,可是关灿灿却直觉地感觉到,司见御应该是生气了。

    ————月票75票的加更章节,明天会继续加更月票100的加更章节,筒子们继续努力投票票啊~~~让国庆期间加更多多,看得更爽啊~

    <spanclass="a1star"  id="firstspan"></span>

    <spanclass="spantools"style="display:none">

    </spa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