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四十六章 进宫
    总是有些人喜欢在深夜偷偷摸摸的出现,虽说这样对他们自己有利很多,但…如若在有所防备的情况下出现,最后倒霉的还是这些见不得光的人。

    深夜,一人鬼鬼祟祟的潜入院内,偷摸着潜进偏院后面的那间屋子,也就是无笑的那间屋子,只不过里面睡着的人是舞幽和云翠两人。

    那人悄悄地推门而进,可进去之后便没有再出来。直到天亮起,无笑进屋,看到那人平躺在地上。

    无笑看着地上躺着的人,眼神冷了几分,他蹲下身来,将早已准备好的药放到那人嘴中,然后点了那人的穴道。没过一会儿,地上的人醒了过来,不过眼睛竟是没了神,呆傻的盯着一处。

    无笑冷声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那人听此,乖乖的张开嘴巴说道

    “来查这两个女的。”无笑沉了脸,说道

    “为何要查她们。”

    “主子怀疑她们是怡香阁的人。”哼!果然吗。无笑望了一眼床的方向,然后冷声道

    “从哪来的回哪去!”那人身子一颤,说了声是,便站起身来离开了。

    无笑走到床边,撩起帘子弯下身,伸手点了两人的穴道。见两人有了反应,便直起身来,转身离开了屋子。

    就这样,两人全不知情的醒了过来,然后像往常一样准备着。

    “云公子。”无笑侧过头,看向来人,问道

    “何事?”来人看了无笑一眼,说道

    “李老板已经派了人来接公子。”这么早。无笑点头回了声知道了,便让人退下了。身旁的舞幽见此,有些担忧的说道

    “云哥,宫里可不比外面,拘束的很,而且有许多人是得罪不得的,云哥要万事小心。”听此,无笑看了舞幽一眼,淡然的说道

    “我并没有说只有我一个人去。”恩?听到这话,舞幽愣了,当下便疑惑的问道

    “云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去收拾一下,一会儿随我一起去。”说完不理舞幽的反应,便站起身来走进屋去。只留下舞幽一人呆愣在那里。这进宫去是要见当朝天子,我一女子有何资格陪同在侧,而且,今个肯定是要面对多个大臣。这…让我同去,岂不是没有了分寸。云哥到底在想什么…不论如何,云哥既然都这样说了,那便听了就是,希望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才好。

    就这样,虽然舞幽心里泛着嘀咕,但还是跟了去。

    来接无笑的人,见无笑带着一女子,心中有些诧异,不过并没有管那么多,这公子的事,做下人的是不可多问的。

    这人驾着马车,带着无笑舞幽两人来到了皇宫外。两人下了马车,便看到一辆马车停在一旁,而马车边还站着一人。那人见无笑下了马车,便随即赶了过来,施了礼问了句

    “可是云公子?”无笑点头示意。那人见此,笑着回应道

    “我家老爷等了公子好一会儿了,这不刚进去。老爷说让小的带公子进去。”听此,无笑说道

    “有劳。”那人笑笑,有些尴尬的看向舞幽,犹豫了下问道

    “公子可是要带这位小姐进去。”无笑知道他在顾忌什么,所以便没有解释,只是淡然道

    “无妨,进去吧。”听此,那人也不好说什么,尴尬的笑了笑,便动身带着无笑二人进了这皇宫之中。

    这皇宫还真是大,第一次来是晚上,也没有仔细的审视过这偌大的皇宫。

    走了一段路,两人便被带到了朝堂正门。那人跟一旁的太监说了几句话,那太监便进去通报了。

    没过一会儿,从屋内传来一声叫喊

    “传云武觐见。”听此,无笑稳住了神,看了舞幽一眼,便动身走了进去。两人来到朝堂之上,本来安静无声的朝堂,在两人来后便小声纷纷议论起来。

    无笑走到前面,举起手握拳,恭敬的说道

    “草民拜见皇上。”见此,身后的舞幽心里立马紧张了起来,这…怎么…怎么能如此。

    无笑这一不恭的动作,让本来就有些意见的人立刻出了声

    “皇上,这人身份卑贱不说,竟还如此大胆行此举。如此的不恭不敬,皇上一定要好好责罚他!”

    “对啊。朝堂之上,竟携一女子。如此的目中无人,实在是无礼至极。”

    一旁的丞相微微扯动嘴角,眼中的轻蔑毫不掩饰。待人们说了好些之后,便站了出来,对着肖画师说道

    “这人如此无礼。肖画师,你这次是走了眼吧。即使他画的再怎么好,如此的卑贱无礼,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听此,肖画师眼神冷了几分,他站出身对着皇帝说道

    “皇上,小徒是第一次进宫,礼数不周是老臣教导无方。还望皇上恕罪。”见肖画师如此说,丞相有些急了,拱手说道

    “皇上,第一次如此,便轻易放过,恐怕以后这人会更加不懂礼数。”听此,大臣们纷纷说了起来。

    皇上见大臣们如此,微微扯动嘴角,说道

    “云武,他们都如此说了,朕也不好不罚你。你可有什么要说的。”无笑抬头看着皇上,镇定的说道

    “宫中的礼数无人教草民,草民如此做是做到了草民所认为的恭敬。而草民带的女子正是小妹,小妹来了都城便一直都想进宫来看看,今个有了机会,便将她带了过来。草民实在不知,带自己的小妹过来还要受到惩罚。”哦?这话圆到这份上,真是让朕左右为难。这云武的胆子可真是不可低估。想到此,皇帝笑了几声,说道

    “念你是初犯,便不再追究。”

    “皇上……”

    “好了,都不要说了,朕心意已决。”皇帝看了一眼舞幽,然后对着无笑说道

    “你师父想为你某个官职,你可想为朝廷效力?”无笑面无表情的望着皇帝,漠然道

    “草民愿意,一切谨遵皇上的旨意。”听此,皇帝点了点头。

    这是要成了?丞相心里不悦起来。

    “肖画师,先让他在你身边当个画员,至于宫廷画师一职,全然靠他自己的努力了。云武,想要赶上你师父,可要全力做好你的本分。”听此,无笑恭敬道

    “草民明白。”

    “皇上,怎可让这样一个人在宫内当差,还请皇上三思啊。”

    “还望皇上三思……”

    “还望皇上三思……”大臣们几乎所有都弯身拱手。见此,皇帝皱了皱眉,说道

    “你们不用多说,肖画师物色的人不会错。如若这人真是那么不受教,那朕自会将他赶出宫去。”说完,见大臣们不再说什么,便继续说道

    “无事,便退朝吧。”说完,站起身来离开了这里。

    大臣们恭送了皇上,便纷纷走出了朝堂,在走的时候,还不忘鄙夷的看无笑一眼。

    肖画师走到无笑身边,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示意了下,便带着两人走了出去。刚一踏出门槛,丞相便搭了话

    “你这徒弟的妹子长得还真不错,怎么今个带来莫非是要留在皇宫之中。小子,有些事不要谋算的太多。”说完,冷哼一声便挥袖离去。看着那离去的身影,肖画师轻呼一口气说道

    “不要和他一般见识。我们走吧。”说完,便走上前去。

    还没走几步,后面便追来一个太监,这太监急忙叫住肖画师,恭敬说道

    “肖画师,皇上请你们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