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大结局浓情蜜意伴一生全本
    尉迟凉轻叹一声,“我发到你邮箱中了,一会儿你自己看吧。其实千晨这五年来一直生活在法国巴黎,就是你们曾经去过的地方。而且,当初她是怀了你的孩子离开的。我以为自己有机会再把小晨给追回来,但她已经对我没有任何感觉,一心抚养着儿子。但现在追求她的人很多,你究竟能不能追回她,就要看你了。”

    “你说什么?!”姬御北额头上顿时青筋暴起,愤怒地攥拳捶向桌面。他万万没有想到,安千晨当初竟然是怀着孕离家出走,实在是太过分了!可又一想到安千晨竟然愿意为自己生儿育女,他的心又软了下来。

    尉迟凉也不欲多说些什么,“我传给你的资料和照片里都有关于她这几年的信息,你看完就知道了。另外,我刚才已经给凌流月打过电话,他如果想要继续抚养儿子,那就不要再阻拦你和小晨的幸福了。否则,暖暖的死,我是一定要彻查到底的,到时候对孩子的影响会很大……他沉默良久后,说会带着孩子回欧洲,以后不会再干涉你的事情了。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就当是弥补过去对小晨的伤害吧,虽然我知道,所做的这些远远不够弥补的。”

    说完,尉迟凉便挂断了电话。起身走向床前,看着高楼下面那比蚂蚁还小的车水马龙闹市,心中一阵沧桑。他得到了鼎盛国际,却失去了一切亲人。可自己将来老去以后,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又有谁会来继承自己的企业?

    或许,他也该试着去重新寻找一份真挚的感情了,不求惊天动地,更不奢求其他,只要生活安乐便好……

    而姬御北这边,看完尉迟凉传过来的资料之后,面色一阵铁青。

    “岂有此理!该死的秦混蛋,竟然敢追求我老婆!”姬御北一拍桌子,关掉电脑之后,迅速向外面走去。

    “嘭!”慕容枫一时不查,与姬御北撞了个正着。他恶寒地看向面色十分难看的姬御北,小心翼翼地陪笑道:“对不起,三少,我不是有意的,刚刚、刚刚……”

    糟了,糟了!他词穷了怎么办?最近这几年他都很害怕又在姬三少面前出什么错,然后被整得不成人样。古代伴君如伴虎什么感觉,他守在姬御北身边就是什么感觉,心脏总是随时准备要跳出来的。

    谁知,姬御北心中最痛恨的是此时正在追求自己老婆的秦凌,根本就没有在意慕容枫碰撞自己的事情。他冷冷地扫了四周围的人一眼,沉声说道:“爷要即刻去巴黎一趟,你们把凌天集团的事务都打理好!等爷回来后,让你们好好看一看爷的老婆和年仅四岁的绝顶聪明儿子!”

    说完,他得意地扬起下巴,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众人嘴角一抽,白江沉痛地扶额,“哦,老天!三少刚才说什么来着?老婆和儿子?他这几年天天都跟我们绑在一起,儿子是从哪里来的?”

    雷扬将目光不着痕迹地瞥向因为锻炼而胸肌壮硕了许多的慕容枫一眼,云淡风轻地说:“听说五年前慕容枫被派去泰国一趟,回来后就妖娆了许多。后来,貌似还出国了十来个月……”

    “靠!雷扬你大爷的!不要这样毁老子好不好?!老子是去了泰国没错,回来后妖娆什么妖娆?老子原本就长得很漂亮好吗!再说了,我出国也是到美国,又不是法国!”慕容枫怒不可遏地冲上前,一把拎起雷扬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道。

    雷扬挑眉看向他,“那你怎么对女色不怎么追求了?是究竟对生活已经失去希望了?还是说你已经彻底没有做那种事的能力了?”

    “**!老子是因为当年奉三少之命查尉迟暖和谁发生关系的事情时,看片看得总是作呕,从此改邪归正了好吗?好吗!而且,老子现在有固定的女朋友了,只有这两个哦,而且都是清水芙蓉型的!”

    “……”白江嘴角一阵抽搐,改邪归正后还同时搞着两个女朋友,慕容枫的品味真是太重口了……

    **********

    明媚的下午,夕阳缓缓撒在大地上,昏黄的颜色照耀在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得格外温和与慈祥。

    幼儿园老师带着一群孩子,站在门口等待家长来接。

    蓝薇烟按照平时的习惯,亲自来接两个孩子回家,因为安千晨这时还没有下班,而怀孕四五个月闲在家里的的蓝薇烟就主动承担了这项任务。

    但是,看到老师正在跟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争论即便是孩子的爸爸,也不能冒然带走孩子时,她忽然觉得那个人有些眼熟。而且,老师手里拉着的孩子是安千晨的儿子——安诺。

    安诺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人,神色怪异无比。

    蓝薇烟恶寒地走上前一看,登时错愕地张大嘴巴,“啊!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姬御北挑眉看向蓝薇烟,知道她就是安千晨的好友蓝薇烟,而且这几年安千晨都跟她在一起相互关照,眯起眼睛说道:“你来得正好,我来接我儿子放学,但是这老师不允许,正好你作证一下吧。”

    老师认识蓝薇烟,尴尬地笑了笑,表示歉意地说道:“抱歉,端木太太,虽然这位先生自称是安诺的亲生父亲,他们长得也很像,但是我们学校从未经由安诺父亲来接送,而且安诺的档案资料关于父亲那一栏明明是‘丧父’。秉着对学生的负责,所以我才拒绝把孩子交给他的。”

    姬御北面色顿时铁青,丧父?!安千晨,真有你的,居然跟孩子说我死了!

    他心中不禁在盘算着,一定要好好地教训那个该死的女人才行!究竟是把她绑在床上疯狂地做上三天三夜?还是把她搂在怀中爱fu加做上三天三夜?!

    蓝薇烟下意识地要掏出手机,想先跟安千晨说一声。

    姬御北却忽然出声:“如果你想要让她和孩子真正得到完整的家庭幸福,那就等着我去找她。我不会带着孩子一个人走,因为我的老婆已经出逃五年了!”

    他知道蓝薇烟明白自己对安千晨的心意,此时说的话也都是十分真诚的。

    蓝薇烟紧咬着下唇,有些尴尬地看了安诺一眼,怕自己随便让姬御北带走他的话,他会怨恨自己的。

    没想到安诺却对自己使了个眼色,还重重地点了点头。她错愕地说道:“诺诺,你的意思……”

    安诺云淡风轻地说道:“蓝阿姨,你先走吧,我认识回家的路。”

    “额……”蓝薇烟郁闷了这到底是怎么一种情况?她要风中凌乱了。

    最后,蓝薇烟带着一脸纳闷地端木静上了车。端木静隔着车窗看向渐行渐远的安诺,好奇地问道:“妈咪,那个高个子叔叔是谁啊?他为什么跟安诺长得很像咧?”

    “额,就是诺诺的爹地啊。”蓝薇烟讪笑着说。她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因为安千晨总是告诫安诺,不要试图再问跟他父亲有关的事情,只要记得父亲坟头上的荒草已经高过了他的小身板就可以……

    所以,从那时起,端木静就觉得安千晨应该有像秦凌这样的成功人士来爱护,这样安诺也就不缺爸爸了。

    “咦?安诺的爹地从坟头里爬出来了吗?他好伟大哦!那安安的爹地会不会这种特异功能呢?”端木静俏皮地眨着眼睛,十分期待地问道。

    “这个嘛……你要回去以后问问你爹地才知道。”蓝薇烟都要泪奔了,呜呜呜——她究竟该怎么回答嘛!

    “好吧,我回头问问爹地就知道了!”端木静认真地颔首,双手捧在胸前,期待着父亲的完美回答。

    无形之中,蓝薇烟就把这样的难题直接抛给端木珩了。她心里在暗自算计着,估摸着安千晨不是姬御北的对手,这样倒也挺好的,免得千晨总是一个人悄悄在背地里哭了。

    姬御北讶异地低下头看向正被自己牵着手的安诺,“你怎么那样放心让我带你走?不怀疑我的动机吗?”

    安诺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地说道:“刚才你不是都已经跟老师解释过了么?我又不是没听见。再说了,蓝阿姨也已经放心把我交给你了,可见她也认识你。但是想让我对一天都没照顾过自己的父亲点头哈腰的,那得经过我的考验才行!”

    说着,安诺还双手环胸,挑眉看向他,“嗯,念在你长得很像我的份上,我就暂时让你当我爹地吧!”

    “……”姬御北嘴角一抽,他明明就是小家伙的亲生爸爸,却只能暂时当爹地,要多憋屈有多憋屈!可现在主动权不在自己手中,儿子肯认他,已经让姬三少感到很欣慰了。

    他缓缓蹲下身去,把安诺抱起来走向自己的车前,温声说道:“乖儿子,赶紧叫个爹地听听!”

    “切!先让我妈咪认同你了再说,我可不能先叫。万一你得寸进尺又让我做这个做那个的怎么办?”安诺充分发挥了姬御北从幼时起便很有小男子主义的遗传基因,把姬御北雷得嘴角一抽一抽的。

    要是有谁敢说这小子不是他的种,他直接掏出枪来先把那人枪毙十分钟再说。

    “我们去接你妈咪下班,然后让你见识一下爷……哦,不是,是见识一下爹地的追妻本领,以后好好学着点,很有用的!”姬御北自信满满地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又没看到呢。”安诺阴阳怪气地说道。他心里渴望父亲能够早点到来,却又知道母亲心里的死结还没有打开,可又不忍心看着母亲总是不肯从阴影中走出来,便悄悄为父母搭桥牵线,主动把原本就不该破碎的家庭重新组合起来。

    但是,他忽然又觉得姬御北这个便宜爹当得也太容易了,所以字里行间都有种很不满的态度,让姬御北顿时无语。

    思来想去,姬御北忽然加快油门,带着小安诺在巴黎的街头飞快地奔驰着。

    “哦!爹地,你真是太棒了!再快点,再快一点!好刺激啊!”安诺叹为观止地看着超级车速下的前方影响,不禁对姬御北崇拜不已,由衷地又蹦又跳道,“爹地,我要跟你学开车!这项技术真不错,你真棒!”

    姬御北微微一怔,随即欣喜地扭过头去,双眸里闪烁着浓浓地情愫。他终于肯叫自己爸爸了,真是太好了!姬御北加足马力,邪肆地扬起唇角,“好嘞!儿子,你就瞧好吧!”

    周围响起无数的尖叫声,乃至许多街拍的拍客们都纷纷上传图片,还附带解说:“哦!天呐!天呐!巴黎的公路上出现飞机了!不,简直就是火箭啊!那车速真是太快了!神车手哇!”

    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迅速在圈内和网上被疯狂转载与评论,甚至纷纷猜测是不是有外星人驾临这里……

    安千晨下班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正坐在一起议论那些关于疯狂快车短暂视频的事情,淡淡地笑了笑,操着一口流利的法语说道:“已经下班了,你们不走,我可要走啦。”

    他们回过头来看了安千晨一眼,笑着回答:“我们正在看巴黎街头关于今天的快车报道呢,据说把车都当成飞机开了!你先走吧,明天见。”

    “明天见。”安千晨点了点头,心中有些不以为然。

    对她来说,姬御北当初的车技才是真正的把跑车当成飞机和火箭开呢,别人的速度都无法跟他相提并论。

    电梯在一楼大厅停了下来,安千晨整理好思绪,轻呼吸着走出来,站在公路边等着出租车。

    就在几分钟前,端木珩竟然打来电话说,他有急事需要去处理,所以不能带着她一起回家了。安千晨不禁懊恼地想,就差这几分钟的事情,得是多么着急的事情才把自己给撇下啊?

    不过打车回去倒是也行,并不会花费太多的钱,她只是勤俭惯了,不喜欢太奢侈的浪费辛苦挣来的钱。

    “嗖——吱——”

    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就那样在安千晨面前停了下来,吓得她浑身一震,整个人向后退了两步。面前的红色跑车虽然跟姬御北的有些差异,但那一瞬间却带给她如同当初姬御北带给自己的感觉。

    震惊,心跳加速,惶恐,生怕开快车的情况下,一个不小心就尸骨无存。安千晨恍然地回忆着过去的种种事件,包括姬御北荒唐的抬着自己去海上冲浪遭遇,她至今都难以忘怀。

    “妈咪!”不知何时,耳旁传来安诺的声音。

    安千晨下意识地扭过头去一看,心中咯噔一下。

    只见姬御北正抱着安诺,目光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安千晨愣了好久,等她惊醒过来时,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眶已经一片濡湿了。

    姬御北咬牙切齿地看着安千晨,沉声怒道:“安千晨,你不禁欠了偷心债不还,还携子潜逃,简直罪无可赦!”

    安千晨浑身一颤,转身就要跑。

    安诺见状,心中也着急,愤怒地瞪着姬御北:“坏蛋爹地!不准欺负我妈咪!”

    说着的时候,还朝他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快些追上去。

    姬御北亲昵地冲着儿子的脸蛋亲了一口,放下他快速追向安千晨。

    安千晨的心里一阵发慌,心里也有些委屈。他不是一直跟凌流月搞乱一伦之恋吗?那还来找自己做什么!可恶!该死的姬御北,不但在自己心里无法抹煞,。居然还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

    “晨晨!你听我说!”姬御北大步走上前,一把将安千晨的胳膊拉住,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束缚住,低下头深深地望着她,满是相思之意。

    几年不见,安千晨那双萌宠毕露的大眼睛还是如此善良,姬御北的身下某一处习惯性地又紧绷起来,仿佛只想着快速从她身上寻找那温暖的si密地带,快速回味无穷的huan爱乐趣!

    “**!”姬御北身一下的肿胀疼痛不已,他都为自己觉得丢人了,紧咬着牙关狠狠地把那股忽然窜出来的情谷欠压下去,向安千晨解释道,“那天你看到的都是一场误会,其实我只是想用强硬的方式来吓退凌流月,而不是真的跟他做一爱……”

    “我不听!我不听!”安千晨不断地摇着头,不肯听姬御北讲话。要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这几年来他都没有来找自己?鬼才信这样的烂理由呢!

    姬御北心里一阵烦躁,却还是耐着性子解释,“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要是有一句谎言的话,我一定不得好死!”

    “姬御北!谁准许你动不动就轻言生死的?欺负我心里还有你是不是……哦!”安千晨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她面色窘迫,耳根子都红色,“我、我、你放开我!我们已经离婚了!”

    姬御北心中一喜,就知道她心里还有自己,要不然也不会担心自己说什么死不死的!他那性xing感的唇瓣缓缓靠近安千晨的唇畔,“离婚?晨晨,我可不记得自己有在离婚协议上签过字呢。再说了,你把我儿子都不声不响地拐带跑了,居然还敢理直气壮地说什么离婚?”

    说完,不等安千晨再找什么借口,直接打包把她扛着带回车里。等儿子上车以后,把车门一锁,开着车飞快地在马路上狂奔着。

    “姬御北!你这个混蛋,赶紧放我们母子下去!你这样做是违法的,知不知道?!”

    “有什么事先回家再说!”姬御北不容置疑地说道。

    “回、回家?回哪个家?!”安千晨错愕地看向开着车的姬御北,浑然忘记了自己正坐在“飞机”和“火箭”里享受着高速度冲击力。

    “从过去到现在,你真正意义上的家只有t市一个!我们马上回去!”姬御北冷哼一声,她居然还敢问哪里是家?他还想狠狠地把她给扔到他们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快速耕耘,把这几年缺失的huan爱都弥补回来呢!照那样播种下去的话,他们很快就能有再有小宝宝的!

    想到这里,姬御北挑眉看向身旁从容淡定的小奶包安诺,不禁对他的定力感到惊叹,果然虎父无犬子!

    “儿子,告诉你妈咪,爹地有多么在乎她!”姬御北沉声说道。

    “哦。”安诺已经深深折服于姬御北疯狂又高超的车技,对其敬佩不已,所以很快就倒戈相向了。当然了,前提是,他妈咪安千晨的心里也的确是从来没有把爹地真正放下过。他回过头去看向满脸错愕和懊悔的安千晨,粲然一笑,“妈咪,告诉您一件事情,可好可坏,关键在于您怎么理解了。”

    “……我可不可以选择不要听?”安千晨对儿子那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毫无免疫力,每次都会被他给迷惑住,仿佛总是能够看到心底最深处藏着的那个男人似的。可是,理智告诉她,儿子的思想可能已经跟姬禽一兽接轨了,对自己很不利!

    不过,安诺向来都是言行举止随自己心意来做的,他无奈地耸了耸肩:“抱歉,妈咪,我憋不住秘密,您懂的。至于要告诉您的就是:爹地刚才不小心看到了秦叔叔的车,‘不小心’把那辆车撞得不成样子,然后‘错愕’地发现,秦叔叔竟然在里面。”

    “你说什么!姬御北!你怎么能随便撞人呢?秦凌伤得怎么样了?停车,我要下车!”安千晨一蹦三尺高,“嘭”地一下撞上的车顶,痛得她又跌坐回去,这才意识到姬御北居然在飙车!她浑身颤抖不已,闭上眼睛气急败坏地大吼,“可恶!你不要开这样快的车啊啊啊——”

    姬御北云淡风轻地从内视镜里看着抓狂不已的安千晨,邪肆地弯起唇角,“小晨晨,那等妄想要追求你的伪君子,最适合有事没事骨个折,或者断手断脚的躺在医院里勾搭纯洁的白衣天使们了。至于你这种不谙世事的萌宠小少妇,还是跟爷回去,好好地调一教一番再出来混吧,要不然很容易吃亏的。”

    “……”安千晨嘴角一抽,她一开始就是吃了他的亏好不好?好不好!她沉痛地捂着脸,果断地风中凌乱了。

    **********

    “小晨晨——”

    “嗯?我好困,等睡醒了再说好不好?”

    “小晨晨——”

    “唔,干嘛啦!”

    安千晨困乏地翻了个身,把胸前那毛毛躁躁的手拿开,困得她要死了,姬禽一兽怎么还那样精神地喊自己?

    姬御北眯起眼睛,看向依旧沉睡的小老婆,唇角微微上弯,妖娆浅笑,“爷好不容易把你给再度追回来,你好歹也配合一下,才做了三次就这么累了……”

    说着,身子早就又压了上去,性xing感的薄唇凑下去,亲吻住那枚高高耸起的小樱桃,大手不断地揉一捏着那白皙的浑圆。

    嗯——生育过一胎的小老婆,胸部更加丰满了,fu摸起来的感觉真带劲!姬御北下腹骤然一紧,探出舌头舔一舐她那两颗红透的小果实,膝盖已经熟稔地顶开她的双tui……

    “啊……啊!”安千晨猛然惊醒,身一下那硬状物正顶着自己的某处,仿佛已经蓄势待发,随时准备进入似的。一抬眸,姬御北那双漆黑发亮的眼眸正紧紧地盯着自己,满是情谷欠。她磕磕巴巴地说道,“你、你、你要干什么!”

    自从姬御北把她追回来以后,她每天不分白天黑夜的被姬御北压在身下。每次见到儿子那意味深长的目光时,羞得她脸都红了!想到这里,她咬牙切齿地瞪着姬御北:“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精一虫一冲脑的?!”

    他的强烈情谷欠害得她都没有空去理清夏侯嫣和尉迟暖已死的事情,更不能想象为什么自杀的夏侯敬是自己的父亲?那样的人渣父亲,虽说是没有也罢,但她还是有些说不出的失落。可这些失落根本就没来得及存在多久,每次都是直接就被姬御北强势的压倒性huan爱给淹没了……

    姬御北挑眉,理所当然地说道:“爷错过了五年,好不容易把你和儿子带回姬家,好歹也要让爷开始好好耕耘不是?要不然,爷有可能会把你恳求让端木珩回到t市的事情直接驳回,他一旦出现就会被枪毙五分钟,如果没死的话,那就随他去了。”

    “枪毙五分钟?!枪毙一分钟都能把他给打成筛子眼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损啊啊啊——”安千晨含恨说道,这厮心眼未免也太小了,她这个当事人都已经原谅端木珩了,凭什么不让端木珩夫妇回到祖国来?姬御北也太霸道了!

    姬御北可不管那一套,他轻嗤一声,“谁让他现在已经儿女双全了?爷看着心里不爽!”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放到嘴前摆了一个噤声的姿势,ai昧不已地低下头,凑到她的耳畔,吹着热气含住她的耳垂,含糊不清地说道:“儿子从你怀孕到生下他,我都不晓得,我得好好体验一番才是。晨晨,还是别耽误时间了,你瞧,‘小御北’已经轻车熟路的进去了——”

    “哦!”安千晨沉痛地捂着脸,已经感觉到他进入自己的动作,紧咬着下唇,却无法承受住他强势的进出,忍不住shen吟出声。

    一室旖旎,播一种的男人激一情四射的纵横驰骋,被耕耘的女人娇一喘一淋漓……

    (全文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