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萧芳的性奴生活
    声色犬马的德国夜总会,是那些公子哥花钱的好去处,而今夜的廊野夜总会又有了一个新节目,那就是一名死囚级的性奴高调入住了。而且在她之前的所有死囚性奴都会让客人们达到性欲的顶点。

    萧芳还在空空如也的小屋里等待第一个客人,不过因为跪得太久,她已将身体侧卧着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后看着羞人的肉穴后,在用孤芳自赏的眼睛看着这个极其狭小的房子。

    疯狂的子夜狂欢曲开始了,这和独守空房的萧芳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因为一方面是欲火难耐的众客户,而另一边却是处境堪忧的萧芳。

    夜总会的老板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人要萧芳,而且萧芳的身价从预计的五万直线飙升到十六万,这不仅把埃维尔的钱补回来,还净赚了八万。

    被出卖第一次的萧芳还在哭泣着,不过就在这时,三个男子突然闯入房间后不由分说的将她抬起来往门外走。

    来不及反应的萧芳先是反抗,然后就是认命的屈服,因为她发现,三个男子的力气都大得惊人,不仅使自己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连想动一下都很困难。

    不到一分钟就到了一个红地毯和大床的房间,而且屋子里摆放着数十种的奇异植物和装饰品,不过最让萧芳吃惊的是,一个大圆盘里的一个铁针,竟然能不停地往前转,而且还能发出滴答的声音。当然,现代人都知道这就是时钟,只不过对于萧芳来说,这就是奇迹了。

    三个男子看着满脸惊奇的萧芳有点不解,然后他们都走出了房间,接着上锁的门声过后,屋子里一下只静了下来。

    的

    另一侧的小门中突然走出一个身高马大男子,然后他看着已经准备就绪的萧芳笑着用德语说道:“性奴多大了?”

    萧芳又一次听到德语,她从口气中推断出这是埃维尔用的语言,然后她摇了一下头指了一下口说道:“我听不懂?”

    男子看到萧芳说了一句什么后,却发现这个性奴和自己语言不通,然后摇着头笑眯眯的说道:“看来我们只能用行动来说话了?”说完将鸡巴掏出来,指了一下萧芳的嘴,暗示萧芳舔自己的鸡巴。

    萧芳先是一惊,然后心里暗道:“我成妓女了,看来是的?”然后再次跪下用手扶着地翘起屁股,接着爬到男子身前后,用舌尖舔了一下臊臭的鸡巴。

    男子突然退了一步,然后笑着坐在床上,接着岔开大腿后,又指着萧芳的嘴和自己的鸡巴。

    抬着头看着已经坐好的男子,萧芳举步维艰的爬到他身前,因为刚才的那一下使得萧芳一阵恶心,而此时只要想到还要继续,口中的唾液就会本能的流出来准备工作,只不过随之而来的是胃部反酸身体本能的抗拒。

    舌头艰难的含着唾液往上舔,一瞬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的反差感出现,而入天堂的是男子,下地狱的则是萧芳。

    突然被舔的男子虽仅有两下,已经使鸡巴硬了起来,接着欲火难耐的他,将萧芳的头发握紧后,用力的往鸡巴上套,接着用力的一顶身体,使得鸡巴顺势插入萧芳那正在恶心的口中,接着猛力的抽插起来。

    突如其来的性虐游戏,使得萧芳一下子欲哭无泪的挣扎着,怎奈自己现在的身体姿势所限,只能用脚蹬地和想抬起手推出口中的鸡巴,可是因为头被男子压在身下的作用,使得手根本抬不起来,而且又因为屁股被压在地上,使得身体完全无法后退。

    男子越来越用力了,这是他的感觉爽到了顶点,因为鸡巴现在已经变热,而且由于身体性激素的刺激,他现在已经使飘飘然如入仙境了。

    萧芳发觉了男子的生理变化,她心里突然想起男子这是要射精了?然后她拼命的摇着头说道:“不要射进来?求你了。”

    男子突然看到萧芳的反应,他还误以为这是萧芳要他快射,然后他非常高兴的和萧芳说道:“性奴还真的很懂事?好如你所愿,我射了?”说完一股奇特味道的粘液从他的鸡巴里流进萧芳的口中,然后进入了萧芳的喉管和胃里。

    无法形容萧芳现在的感觉,不过男子却是很满足的,然后他说道:“你既然是死囚性奴,那你一定可以玩这个游戏的?”说完拿出四根绳子后,摆了一下手的同时指着床,暗示萧芳躺在上面。

    萧芳认命的躺上去后,男子将她的双手绑在床腿上,接着将腿也同样绑好,这样萧芳就只能四脚朝天的仰卧在床上了。

    拿出一根稍长的绳子后,将右侧的膝盖绑好,接着将绳子穿过床铺拉紧,在绑在左侧的膝盖上。

    门户大开的萧芳看着男子,此时她的眼中没有了恨意,而仅存的想法就是,求你不要太狠了?

    拿出床下的工具箱后,男子将一个扩阴器拿在手中后,再将一根胶皮管和一个大针筒拿出来后,走到门口说道:“给我打一壶开水,越烫越好?”

    不过三分钟的时间,水已经拿过来了,接着走回到床前的男子,将扩阴器插入萧芳的阴道内后将其打开,接着胶皮管也被放进阴道里,然后男子将大针筒抽满热水之后,将它慢慢的注射进萧芳的阴道里。

    床被萧芳晃得像要散架,而且萧芳的叫声惨烈的无以形容,不过当针筒的水全部流进阴道后,男子将针筒再次抽满水。

    早就知道语言不通的萧芳却哀求的说道:“求你別灌了?你要我做什么都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死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烫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满满一壶水都流进了阴道后,已经翻白眼的萧芳,只能瞪着眼睛看房顶,然后有进气没出气的呼吸着,而阴道的皮肤,已经从红色变成了白色。当然那些热水已经回流进尿道和子宫里了。

    尿带着热气喷涌而出后,萧芳的眼泪也落下,接着心满意足的男子,看着已经被自己虐到心死的性奴后说道:“可以完成最后一件事了?”

    粗鲁的将鸡巴插入已经被扩阴器撑开的阴道,然后狠狠地将它顶进最深处,只觉得又痛又爽的萧芳尖叫的同时,眼神竟开始变得迷离,然后就在男子的鸡巴插到第五下时,她闭上眼睛深深的吸口气后,竟然低吟的叫起床来。

    男子越来越控制不住身体的猛插力度,因为他发现越是猛插,萧芳的叫声也越加的淫荡和投入,而且伴随着猛插,萧芳的阴道也开始收的更紧和更加的多汁。

    已经忘我投入的萧芳,就和一个性奴毫无差别了,而她现在的表现,已经说明了她的人格已经被奴化了,而且从现在起,她已经变成个名副其实的性奴了。

    终于一泄如注的男子,将精液彻底的射进萧芳的体内,而萧芳则意犹未尽的用顶阴道来诱惑男子,不过男子已经心满意足,所以他说道:“性奴你太好了?真的希望有一天还能和你上床,不过预计那得是几个月后的事了?呵呵,我说了你也听不懂,又何必说呢?”说完已经离开了房间。

    第二个男子从小门进来的瞬间,看到还在床上示爱的萧芳,已经欲火中烧的他不由分说的将裤子脱下,直接进入最后一项,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鸡巴刚一插入阴道的瞬间,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从鸡巴的根部传入大脑,紧接着快感一下子将他推入仙境后,他也猛地将鸡巴顶到底,接着萧芳的阴道内,淫液如同从四面八方赶来一般,直接冲进男子的鸡巴里的海绵体。

    这才是第二下插入鸡巴的男子,已经精虫入脑了,他突然拔出鸡巴说道:“好悬啊就差那么一点?呵呵,性奴我可不能这么快就结束?”

    萧芳已经明白这里的人不能和自己说话,然后她干脆就用行动来回答,而当她听到男子说话后,她发出极具诱惑的淫叫后,用生理暗示和男子说道:“来吧主人干什么都行?”

    男子发抖着说道:“好一个极品的性奴,好我就看看你能熬过那个吗?”

    拖出床下的工具箱后,将一个木棍做成的假阳具拿出来,接着将它旋转着推进萧芳的阴道里。

    前所未有的快感来袭,只觉得爽得欲仙欲死的萧芳,将阴道用腰肌的力量抬升到极限后落下,与此同时也发出自认为最淫荡的叫声。

    男子听到极具诱惑的叫后,竟然落下泪说道:“别叫了性奴?主人实在受不了这种叫声了?你在叫我恐怕就会泄了?”

    嗯啊嗯啊,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萧芳还在继续淫叫着,男子已经退到了远处,他心里明白,萧芳现在已经是个名副其实的性奴,只不过他想要的是一个能玩性虐游戏的奴隶,可是现在的萧芳逼着他必须做爱,而这是他不想的,因为一旦做爱后,他就不忍心玩她了。

    手在不停地爱抚鸡巴,却发现它硬的像根木棒,于是摇着头的男子,终于还是拗不过本能的兽欲,然后他躺在床上,将鸡巴再次插入已经积满淫液的阴道。

    第三下插入,男子终于再次领略到如入仙境的快感,这时的他突然笑着看着萧芳说道:“我还想玩性虐游戏,真的是傻的可以?性奴主人可要插了?”说完话的男子猛的将鸡巴用力挺进阴道。

    比起第一次还痛的快感袭来,却使得萧芳尖叫的同时落下幸福的眼泪,然后她极尽所能的淫叫的同时,将阴道用最大的力气加紧后,扭动腰部所有的性神经来给鸡巴按摩。

    男子满足到了顶点的瞬间,眼睛开始冒白光,然后低吼的他,用涌动腹肌的方式将鸡巴在阴道里前后移动着。

    萧芳的性神经已经催化到极限,她的汗液和淫液,在不停地流进阴道下的那个异物的深处,而萧芳则意乱神迷的看着男子,用那极具诱惑的淫叫,挑逗着男子的所有性神经。

    终于在数百下抽插后一泄如注,男子将鸡巴退出后说道:“太美妙了,我只能希望有机会再和你来一次了?”说完也离开了房间。

    第三个男子要比之前的高大的多,不过就在他进门的同时,正门的三个男子走了进来和他说道:“性奴该进食了?请您在门外等一会好吗?”

    萧芳没想到的是,和两个男子的做爱,已经耗时七个多钟头,而现在已经是白天的八点多了,当然,为了防止逃跑,这里的房间都没有窗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