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
    最爱哥哥-4(完)

    「真的…哥哥…最疼夜…所以夜最爱哥哥…」

    双眼除了布满了水气,还有悦夜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

    ………………………

    「你就是悦夜啊!」

    缩着身体坐在床上发呆的悦夜(5岁),被眼前有着一张稚气却看得出俊美

    脸庞的悦日(8岁)温暖的声音打断。

    「…嗯…」

    有点不安的点着头,因为在这个家他是个不被人欢迎的私生子,若不是亲生

    妈妈体弱多病过世,他也不会有机会见到亲生爸爸,也若不是他长的跟妈妈一样

    漂亮,他想…他就不会被爸爸收养,也不会被继母讨厌了吧。

    即使在这里不愁吃不愁穿,可是…他宁愿跟着妈妈过苦日子,至少,妈妈是

    疼他的,这里,他就像个透明人一样,爸爸只是偶尔会看着他的脸发呆,而继母

    一但看到他一定都是臭着一张脸,等到爸爸不在家,才会对他发飙,爸爸在家,

    继母只会瞪他。

    而眼前这个人,长孙悦日,才是长孙家的正统子孙,他,皇甫悦夜,不过就

    是孽种,只能跟着妈妈姓…

    「不要那么害怕嘛!我又不会吃了你,走吧走吧我们去玩。」

    笑着一张牲畜无害的笑容,悦日热络的拉起悦夜的手。

    「你…你不讨厌我嘛?」

    有点受到惊吓,对於悦日如此和善的对待,悦夜着实觉得有点受宠若惊。虽

    然他来到这个家已经有两年了,可是,他今天是第一次见到悦日,见到这个在户

    口名簿上是他哥哥的人,因为悦日被送到南部的一所高等私立幼童学府念书,昨

    天毕业了,所以回到家了,原以为他会跟继母一样讨厌他对他凶的。

    「讨厌你?我为什么要讨厌你啊!我高兴我有个那么可爱的弟弟都来不及了

    我还讨厌。」

    似乎是觉得悦夜的问题很怪,悦日理所当然的笑着回答悦夜。

    「因为…因为我…」

    眼眶很热,有泪流下…

    不该是这样的,悦日不是应该很凶的对他表现出极度的厌恶才是啊!?

    「…你…你怎么哭了…我弄痛你了嘛…对不起哦…」

    看到悦夜水汪汪的大眼流着眼泪,悦日以为是自己抓着悦夜的手,力道太大

    而弄痛了他,因为他的手看起来是如此娇小,细白的皮肤,滑嫩的触感,好像轻

    轻一碰都会弄伤那完美的皮肤一般。

    「…呜…」

    眼泪控制不了,来到这里的时候,悦夜就算被继母打都不会哭,忍耐了两年

    的委曲,全都积在肚子里,今天,却在悦日温柔的表示之下瓦解。

    「不要哭哦!我想妈妈一定很讨厌你吧!是不是有欺负你啊!不要哭,乖乖,

    哥哥疼哦!」

    看到悦夜眼中的泪似乎没有尽头,悦日坐上床沿,很温柔的将悦夜拥入怀中

    安慰,他知道悦夜的身份在这个家很尴尬,一定受了不少闷气吧。

    从悦日怀中传递过来的温暖,让悦夜觉得安心,渐渐的,在悦日的怀抱中睡

    去。

    ……………………

    看着悦夜的眼睛,悦日低下头吻着悦夜的唇,停下的律动再度被缓慢变成激

    烈。

    「唔嗯…嗯…」

    双手紧攀着悦日的颈,原本停滞的火热快感再度被点燃,全身上下难耐的欲

    火只为悦日而烧,自动的扭着腰,好像想把自己的全部都给悦日一样。

    离开悦夜勾人的红唇,吸吮着悦夜嫩白颈肩的肩井,舌尖不断引发悦夜敏感

    身体的每个细胞。

    「唔…哈啊…哥哥…再快一点…好舒服…嗯啊…哈…唔啊…」

    不断在悦日耳边发出愉悦的声音,悦夜头到脚所散发出的迷人气息,无不让

    悦日倾心,同样的身体里面所散发出来的迷乱勾引都是如此的令人难以抗拒,不

    断卖力的挺动着自己的腰,撞击着悦夜的敏感点,只为听到最令人迷惑的乐章在

    耳边响起。

    「唔…哈啊…哥哥…嗯…好深…啊啊…哈…」

    悦日环抱着悦夜的手渐渐往上移动,来到悦夜的脖子,掐着,力道越来越重。

    「唔嗯…哥哥…好难受…哈…不能呼吸…哈…放手…」

    伸手想扯下悦日掐着自己颈间的手,却被悦日空闲的手给紧抓着锁在身后。

    「放心…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在悦夜耳边低语着,彼此给彼此的爱就像被人束缚住一样的令人窒息,却又

    充满快感。

    「哈啊…哥哥…嗯…唔…哈…好难受…」

    鼻腔可以吸入的空气越来越少,感觉到食道被压迫的越来越重,快要无法呼

    吸的难耐,全身细胞因快要缺气而紧蹦着,但却让下身传来的快感被重视着,因

    为细胞想要籍由快感来忘记痛苦。

    「怎样,是不是比以前更有快感。」

    感觉着悦夜捏着自己的手越来越用力,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扭曲,眼神却埋着

    愉悦的迷幻,让悦日得意的在悦夜的耳边低喃着。

    「哈…真的…唔嗯…哈啊…感觉…更清楚…哈…可是…也好难受…哥哥…」

    紧蹦的细胞拚命的往下身传来的快感聚集,不断发大肉壁被粗大的填满与撞

    击,被迫停止吸呼的感觉让脑中的氧气已经越来越少。

    「你看你这里,都已经涨的那么大,很想射对不对。」

    知道悦夜快要昏过去,悦日锁着悦夜双手的手来到硬挺的分身上套弄着,临

    死前的敏感,让悦日只是轻轻握住悦夜的肿涨便让快要昏过去的悦夜转移注意来

    到被服务的分身上。

    「哈啊…哥哥…受不了…嗯啊…哈…不…不行了…我…嗯唔…哈啊…」

    话的断句越来越多,严重无法呼吸的大脑已经快要让悦夜说不出话来了。

    「再一下就好…」

    冲撞着悦夜敏感点的速度越来越快,相对的,掐着悦夜脖子的力道也越来越

    重,已经快要让悦夜负荷不了了。

    「啊啊-」

    在悦夜体内射出的同时放开掐着悦夜脖子的手。

    「滋-」

    「啊啊…哈…呼…呼…」

    已经严重缺氧的大脑在悦夜达到高潮射出时得到氧气的愉悦,让悦夜全身难

    以控制那般狂浪般的快感,全身抽畜颤抖着。

    「呼…有吓到你嘛…」

    感觉到紧抱着自己的悦夜全身颤抖着,悦日温柔的伸手摸去悦夜额上的汗。

    「是…是有一点…不过…哈…哈…好舒服…哈…呼…呼…」

    大口大口的呼着气,悦夜还真的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不过…在濒死时

    达到的高潮却到现在还一直在延续着,彷彿是在庆祝重获生命似的。

    「我想也是,不然,你一定没有办法射来的…」

    手轻握着悦夜的分身,看着原本被他用蜡油封住的小洞口,现在已经被射出

    一个洞,浓稠的精液还沾在上面,要不是力道够,悦夜可能还是无法突破那薄薄

    的蜡油。

    先替悦夜将分身顶端上残留的薄薄蜡去掉,温柔的抱着悦夜离开房间,走到

    自己卧房去。

    「累了吧!休息一下吧!」

    将悦夜轻轻放在柔软的床上,自己则是躺在悦夜身边。

    「嗯…」

    双手紧紧环着悦日的颈,让彼此的身体紧紧贴着,大力的吸着属於悦日的味

    道。

    「你真是的,抱我抱的那么紧,不怕我再吃了你一次嘛!」

    轻笑着,摸摸悦夜的发,万般宠溺的语气很明显。「嗯唔…我不怕…因为我

    最爱哥哥了…不管被哥哥吃多次我也不在乎…」

    在悦日的怀里摇着头,轻轻道出话之后便沈沈睡去。

    只要他可以一直跟在悦日身边,他就心满意足。

    因为他最爱他的悦日哥哥了。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