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穷途末路
    此后的几天,一切都风平浪静,小吴也没有找过我,我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

    了,可惜事与愿违,事后证明这只是风浪前的最后平静。

    其实当小吴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便知道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不过那么悲

    惨的结局还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小吴是来找工作的,而且他的手中握着当初娜娜给我录下的全部丑态,让我

    完全没有拒绝的余地,幸好他对工作不挑剔,幸好当时我自己的动物房还没有人

    看管,所以他的入职还是很顺利的。

    我曾经问过他娜娜的事,不过换来的只是他对我屁眼的抽插和一顿鞭打。

    我一直担心我的学生会知道我的过去,不过平时的小吴还是很低调的,工作

    也比娜娜要好很多,我悬着的心也就暂时放了下来。

    小吴现在住在我家,每天晚上他干完活都会来到我的办公室和我一起走,有

    时他会在我的办公室里干上我一炮,不过多数时候他会回到家在发泄他的性欲。

    我觉得我还是挺适应现在这种双面生活的,白天衣冠楚楚的为人师,晚上则

    一丝不挂的被人蹂躏,好在小吴不想娜娜那么招摇,除了有时会用皮带打我,会

    拿我的jj满足他的虐待欲,至少我的生活还是稳定的。

    有时我很疑惑小吴到底想要什么,他工作赚钱并不多,也不是一个有前途的

    职业,现在的我虽然赚钱比以前多了很多,但一个教员的薪水总是有限的,而且

    他也从未找我要过钱,好像他对钱并不感兴趣似的。我也曾被他残忍虐待后问他

    到底怎样才能放过我,但我从来没有过答案,他的诡异的微笑让我对自己的前途

    更加不安。

    时光一晃就过了半年,小吴的到来虽然扰乱了我的生活,但对我的工作倒是

    没有什么影响,这几年的积累我在事业上也见到了曙光,申请了一年多的一笔资

    金终于批了下来。

    就在我沉浸在这收获的喜悦中时,小吴给我当头浇了一桶冷水,他威胁我说

    他不想在这呆了,临走前要敲我一笔钱,而且想再去旅游一次,当然我要陪着出

    钱。

    他勒索的钱不是一笔小数目,只凭我的那些薪水肯定是不够的,但和我新申

    请的那笔资金相比也就不算什么了,我盘算着先兑出一笔钱把小吴打发了,这个

    窟窿将来努力一下做出点成绩应该也能填上的,而且小吴握着我的把柄也容不得

    我反对。

    没过多久,在透支出了一笔不大不小的钱后,我跟着小吴踏上了不归路。

    虽说是我俩去旅游,但出去玩的只有小吴一人,旅游路线也是他定的,我只

    负责出钱。

    一般到一个地点,我出面定好房间,一进屋,便把衣服脱光交给小吴,大概

    他是怕我跑了吧,衣服一般他都锁起来,或者拿出去交给服务生去洗。然后小吴

    会监督我灌下很多水后出门去玩,而我就只能呆在屋里看电视,不断手淫以便排

    泄尿液,清洗好自己的屁眼等他回来供他发泄性欲。在一个地方呆上几天后,小

    吴会把衣服还给我,让我去买火车票,然后退房,向下一处进发。

    钱财从一开始便由小吴管理,买票的钱他会给我,一般情况下我除了一丝不

    挂外也是身无分文的,吃饭只能等着他给我带回来,有时他出去玩一天,我就只

    能饿上一天,不过也没关系啦,反正被灌了一肚子水,我只能让自己保持性欲的

    高涨,饥饿感早已被欲望取代。有的时候在高潮的空挡,我也会有些遗憾路过那

    么多名胜古迹,我却都没办法出去看看。

    在小吴的带领下,我们从北京一路游荡了很多地方,这段时间我们停在了云

    南的一个小城市,据说这里是和越南还是老挝的交界处。相比其他地方,我们似

    乎在这里停了的时间有些长,小吴明显比以前兴奋了很多,因为每天晚上他都要

    干我很多次。

    一个普通的白天,小吴像以往一样又出去了,留下一个赤身裸体的我独自安

    抚自己的小jj,在一次高潮过后,我恢复了一点理性,摸摸自己的肚子似乎不

    是那么急于小便,于是我决定休息一下看看电视。

    电视遥控器旁边放着我的手机,这次出游小吴不仅每次都把我剥落干净,而

    且连手机也都会给没收走,不过我一直也没在意这些,只是有时会好奇小吴似乎

    在防着什么。

    我顺手拿起手机,漫无目的的翻看着手机记录,考虑着回去之后怎样能尽快

    将这个资金缺口堵上。突然我想起似乎老刘就在云南打工,记得有年来开会见到

    过他,所以顺手就给老刘发了条短信,告诉他我和小吴现在正在云南旅游。

    「你和小吴来云南旅游?你们现在在一起吗?在那个城市啊?」老刘的短信

    很快就回来了,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有点晕。

    「是来旅游啊,不过现在不在一起,我一个人在宾馆。」我简短的回复着老

    刘。

    「你在哪个城市,哪个宾馆啊?」老刘似乎有无数的问题似的。

    我一边回答着老刘,一边调侃他是不是要过来找我们请我们吃饭。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我怀疑是不是要他请吃饭把老刘吓到了。膀胱中似乎又

    积攒了一些尿液,不得已我又开始抚摸我的下体。

    这次的高潮之旅似乎不是很顺畅。

    我揉搓我的小jj,很久才渐渐找到了感觉,此时我的尿意已经越来越剧烈

    了。正当我快要到顶峰欲罢不能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砸门声,此时的我满脑

    子只有高潮,我才不管外面是什么人,再说我这么赤身裸体的也不能去开门啊,

    边想着我边发起了最后的冲击。

    终于我仿佛坠落在云的顶端,轻飘飘的妙不可言。伴随着精液混合着尿液的

    喷出,房门也被打开了,一群警察鱼贯而入,我还没来得及从床上爬起来,便被

    两双有力的大手按住,我那双沾满尿液的手被拷在身后,随后我便糊里糊涂的这

    样一丝不挂的被警察牵走了。因为是个小城,不论去哪都不远,所以没有警车,

    我只是踉踉跄跄的跟着警察们走在大街上,围观的人们观赏着我的裸体,阳光照

    射在我隐私出的小部件,反射的亮光将人群的视线集中在我那还在吐着白沫的小

    jj上。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问一下,怎么回事,羞愧的心理让我还是不要在大街上发

    问,我只希望能尽快到达警察局,结束这段裸体游街。

    警察局果然离得不算远,我很快就被带到审讯室,黑暗的小屋中,强烈的灯

    光照在我的身上,几个警察鄙夷的注视着我。

    他们一直在追问我小吴在哪,可是我又怎么知道呢?我老老实实的告诉他们

    我的境遇以及我所有知道的事情,但是警察们又不相信,他们威胁我如果不交待

    清楚,他们就这样光着屁股把我扔进看守所,要知道那里的人虽然还不是罪犯,

    但也都是一些打架斗殴的小混混。

    我真的不知道小吴的去处,只有求他们相信我。

    并且给我一件衣服让我遮体。

    不过我的祈求似乎换不来任何同情和信任。

    一个警察连扯带拽的把我拉出去,扔到一个同样黑暗的小屋中,唯一不同的

    是这里面的人不再是警察,而且一群满身纹身的凶悍的家伙。

    衣服是没有的,就连我的手铐也没有打开。

    白花花的肉体在黑暗中更加扎眼。

    「进来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子,是不是耍流氓进来的啊?」一个略微年长,

    但明显很强壮的人问道。

    我的解释连警察都不信,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这群人相信呢,而且看着我没有

    打开的手铐,显然警察是要他们配合审讯工作的。

    我像只小鸡一样被两个人拎起来,我的双手想护住我的小jj,但这肯定是

    不可能,那个像是老大的人一巴掌把我的手打到一遍,两个手指捏住我的鸡巴。

    「操,这个鸡巴真袖珍啊,假的吧。」伴随着一阵哄笑,老大的手上加力,

    我的下体如同要被捏碎了一遍,疼得我大声哀嚎,我的惨叫引来又一阵哄笑。

    如同当初的很多次情景般,随后我的腰被提起,屁眼高高的冲着上边。

    「这个屁眼还挺大,一定很多人操过了吧,今天也让我们爽爽。」老大率先

    脱下裤子,让我用嘴帮他舔硬了。

    「这小子口活还挺好,一看就是干这行的。」边被他们羞辱着,我的嘴一刻

    不得闲的被腥臭的大鸡巴填满着,很快嘴里的肉棒越来越硬,突然从我的嘴里拔

    出,一下子塞进我的屁眼里,如撕裂般,疼得我张开口想要大叫,但未等我发出

    声,长大的口中又一根肉棒塞了进来。

    被一屋子人轮奸了一圈,身上撒满他们精液后,我被两个警察拖了出来,扔

    到院子里,用洗车的胶管冲遍全身。

    冷水的刺激下我的膀胱又开始有涨满的感觉,我挣扎着想用被铐住的双手揉

    搓我的下体。

    「真是个变态啊,这时候还想自慰。」两个警察架起我的双手把我又拖回审

    讯室,我给他们解释我jj上的机关,他们一开始还是不信,后来看我被自己的

    尿液憋得快要不行了,终于允许我释放自己。

    整个审讯室如同我一个人的舞台,强烈的灯光照耀着我一个人,几个陌生人

    看着我的自慰表演,生理需要让我已经无法顾忌颜面什么的,我毫无廉耻的张开

    双腿,半卧在坚硬的椅子上,双手不断套弄着自己的小jj,很快我便达到忘我

    的境地,时间不长,一股「清泉」喷射而出,我全身抽搐的瘫倒下去,终于警察

    们相信了我的话。

    他们再次核对了我之前所说的一切。

    给我一件衣服,把我重新扔到看守所里,也许是这次我的手铐被打开了,也

    许是警察们警告了里面的犯人,我蜷缩在看守所的角落,没有人羞辱我,没有人

    搭理我,让我一个人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吃了几天的牢饭,我渐渐的也适应了这种监狱生活,我坚信自己不会在这里

    呆很长时间,小吴的事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和期待的差不多,没过多久我就出来了,不过不是被释放,而是被扭送到北

    京,小吴也被逮住了,警察们对我的态度也好了很多,听他们说,小吴当初将娜

    娜强奸后就跑了,娜娜被送到了国外,她家人一直在找小吴,后来娜娜她们派的

    人找到了小吴,在追捕殴打过程中,小吴将一个人打死了,公安局一直在通缉着

    小吴,后来由于我给了小吴工作,让小吴住在我家,实际上是间接帮助他逃避追

    捕。

    据小吴交待,他早就计划好先潜伏在我这,待我申请下来经费,再以旅游为

    名将我诱骗出来,然后非法潜逃到泰国,将我卖给当地做人妖,再赚上一笔钱。

    之所以辗转那么多地方,是因为之前警方已经查到线索,为了掩饰他的真实

    意图,才带着我转了一圈,而且由于买票订房都是由我出面,他已经基本将警察

    甩开了。

    老刘早就知道小吴被通缉,所以那天当我用小吴遗忘的手机给老刘发信息的

    时候,老刘就报警了,如果没有老刘,当天晚上小吴就计划带我偷渡出去,恐怕

    到时我再想保住自己的小jj也不可能了。

    如果事情就这样完结了就好了,不过回到北京的我并没有被放出来,虽然小

    吴犯的事跟我没有太大关系,但我挪用的经费还是要换的,但警方说小吴已经都

    把钱给了舌头,如果我能拿出那笔钱,也就不再追究我的责任了,但那笔钱也不

    是小数目,我又怎么可能出得起呢,所以我的牢狱之灾还是不可避免的。

    被判了几年并不重要,因为我没能等到出狱的那一天,我不知道老刘当初的

    决定改变了我的命运对我是好还是坏。

    虽然我不想当人妖,我渴望着正常的生活,但如果被卖到泰国是否会好过我

    现在的结局呢?我不知道。

    自入狱的第一天我便能感受到周围的敌意,这里是没有秘密的,新来的人进

    来的原因以及背景早就被所有人所知,也许是出于对挪用公款的蛀虫的愤恨,也

    许是对高学历者的妒忌,再加上我完全没有背景,连亲人也早就抛弃了我,从踏

    入牢饭的那一刻,被虐待被羞辱的命运便以注定。

    一般人进去的第一天会先被老大来一个下马威,当新人服软之后,日子也就

    会好过很多,我自然也不可能例外,我进牢房的第一件事便是脱裤子,供所有人

    观赏我的小jj,然后就是爆我的肛门,一屋子10多个人每个人都把他们积蓄

    已久的精液喷射到我的屁眼里,然后他们躺在床上,让我用嘴帮他们清洗干净他

    们那肮脏的下体。这也还不算完,然后我在轮流给他们口交,让他们的精液灌满

    我的胃,在他们都心满意足的发泄两次后,我还要在用嘴伺候他们的下体,让他

    们的鸡巴再硬一次,然后用我的屁眼满足他们的欲望。我的第一天就是在不断的

    口交,被爆中度过的。

    此后的日子也没有好过多少,每天当他们需要发泄的时候,我的嘴巴和屁眼

    就是公用的。除了供他们发泄性欲,我还要每天帮他们洗衣服,给他们叠被子,

    而且我是不需要喝水的,他们的尿液就是我每天的「饮料」。除了自己一个囚室

    的人,每天在放风的时候,他们还会拿我的肉体换取烟卷或者其他他们想要的东

    西,总之,我身上的两个洞是不属于我的,别人随时都可以侵犯我。

    我的小jj也没有好多少,每当他们心满意足的时候,便会要求我自慰供他

    们观赏,他们随时可以摆弄的我鸡巴,任意的拉扯揉捏,每次看着我痛苦不堪的

    样子,他们变态的虐待欲望才会得到满足。

    坐监的这些日子,我穿衣服的日子恐怕最多也不超过一周,我的屁眼每天都

    会不间断的被人抽插着,我每天除了帮他们洗衣服叠被子的时间外,几乎不是被

    操,就是进行自慰表演。我的胃口几乎都被大量的精液和尿液占满,容不下其他

    东西了已经。

    我想如果我去泰国当人妖,大概也会比现在的状况好一些吧?

    这样的日子其实也没有持续太久,虽然我每天度日如年,但真的没有太长时

    间,我的身体就垮了,看着我日渐消瘦,身体上也开始有些出血斑,狱警们不得

    已带着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结果就是我得了艾滋病,而且迅速进入晚期。

    据说由于我的病,监狱里面一片恐慌,狱警们不得不带着所以犯人去检查,

    看着焦头烂额的警察怨毒的看着我,我的心里第一次感觉好了一些。

    不过我也就是在等死了,日子应该也不远了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