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
    六、疯狂

    九点刚过,可欣就回来了,看到她进门我才放下心来,至少这一晚她又能陪

    在我身边了。

    “欣儿,想洗个澡吗?”我见她显得有些疲惫,便问道。

    “姐,咱俩一块洗吧。”我爽快地答应了。

    天气已热了起来,除下身上不多的衣服,我们赤裸着走进浴室。这是我第一

    次看到她的裸体,那雪白的肌肤,嫣红的乳头,乌黑的阴毛都晃得我头晕目眩,

    她的乳房丰满娇挺,屁股浑圆上翘,就是女人看了也会激起性欲的。我不自觉得

    在她乳房上按了一下,她没有惊讶,也没有闪避,只是向我温柔地笑着,用手搂

    住我的腰,打开了莲蓬头。水汽弥漫开来,在我俩之间布起了一道雾墙,我情不

    自禁地向她靠去,似乎生怕她在这朦胧之中消失不见了。

    我俩互相给对方擦着浴液,搓洗着身子,每个可能藏污纳垢的褶皱都被对方

    反复清洗。一边洗,我和可欣一边不时地接个吻,情欲在我们两人身上越来越高

    涨,但我们都不愿急于破坏这种温馨的气氛,只是认真地为对方清洁着身体。浴

    室里只有流水的声音,但我们都能听到对方内心渴望的呼喊。

    我关上龙头,可欣从后面抱着我,在我耳边吹着气,弄得我又痒又麻,我反

    过手来拍拍她的屁股,腻声说着:“别闹,和姐上床吧……”不知怎的,我的声

    音有些发颤。“姐,你今天又大便了吗?”这丫头突然提出一个杀风景的问题,

    可我真的觉得小腹有些赘胀,几天了,也就在今天早上算拉得多点,只是不知道

    这孩子为什么现在要问我。我有些为难地说:“我们都洗过澡了,算了,明天再

    说吧。”“不,姐,趁着现在能拉出来就多拉点,省得拉不出来的时候难受。”

    她冲我怪怪的一笑,“我就想伺候姐姐方便。”我这时才觉得这孩子在这方面有

    些不太正常,也许只是想表达对我的爱意吧,我这样想着。“好吧,只是又要洗

    一次了。”我无奈地坐在了马桶上。

    可欣蹲在我的旁边,用手在我小腹上轻轻地揉压着,我温柔地看着她,抚摸

    着她的头发、脸蛋,欣儿托起我的乳房吸吮着我乳头。“沙……沙……”一阵水

    声之后,她手伸下去,在我阴毛上摸弄着,然后抽出手来,上面沾着我的一些尿

    液,在灯光的照耀下,她的手指亮亮的,先伸到自己的鼻子下面闻了闻,见我正

    傻傻地看着她,嫣然一笑,把手伸到我的鼻子下面,一股淡淡的骚味漫进了我的

    鼻腔,我皱了皱眉,她收回手去却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看着她舔得有滋有味的样

    子,我不禁笑了起来。“傻孩子,不怕脏啊,别这样。”我想把她的手指拉出来。

    “只要是姐姐身上的东西,什么都是最好吃的,姐,我都爱死你了。”可欣说着,

    又把手伸进我的胯间掏摸着。在这柔情蜜意之中,我今天的第二次大便顺利解下

    来了,这对于像我这个长年便秘的患者真要算是一个奇迹了。一块块成形的大便

    掉在马桶里,可欣的手掠过我的阴唇伸到了肛门处,调皮地一时堵住一时放开,

    有时一条大便太长了,她就用两根手指夹断。我没有再说她,只是充满爱意地搂

    着她,不时地在她脸上、唇上亲一下,浴室里又弥漫起一阵淡淡的臭味,但在这

    另类的气味中,明显让人产生剧烈的冲动,我清晰地感到一股细细的水流正从阴

    道中缓缓地渗出。

    “姐拉好了,让姐起来洗洗吧。”话一出口,我居然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那是性欲高涨到极点的嘶哑,是期待疯狂的浑浊,天,这同性之爱已让我难以自

    拔了。

    可欣的手指上沾满了我的大便,但她仍然先是放在鼻下闻着,然后试探着伸

    出舌头舔一下,想到她刚才说的话,我竟然热泪盈眶,这是她对我表达爱的方式,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是变态的、畸形的,可我感受到的是她的一片真情,是对我绝

    对的依恋,我怎么还会去指责她呢?只要她不离开我,我愿意永远和她在一起,

    即使得不到世俗的承认我也不枉此生了。

    我又打开龙头冲洗肛门,顺便把可欣的手指也冲洗干净,她又顽皮地抹在我

    的乳房上,小腹上,我一边拍打着她,一边抓住她的手把所有的地方洗干净,一

    切结束,已经十点半了。“走吧,欣儿,我们上床吧。”我拉起她的手,她兴奋

    而热切地望着我,不断地点着头。

    那一夜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疯狂的女人,什么才是女人能达到的最高境

    界。没有男人的女人同样也能创造性爱的奇迹,没有男人的那根肉棒,女人同样

    也能登上性爱的顶峰。当可欣骑在我的屁股上,一根黄瓜将我们两人连在一起的

    时候,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大声叫道:“欣儿,姐姐不能没有你。只要你不离

    开姐姐,我愿意一切都听你的,只要你想让姐姐做的,姐姐都会去做,求你,别

    让我再孤苦伶仃了。”可欣俯下身子握住我的两个奶子,在我耳边柔声道:“姐,

    你觉得我会离开你吗?你还不相信欣儿对你的情意吗?我就是姐姐的影子,是你

    终身的性奴,是你的婊子。”听着可欣这样的语言,我有些吃惊地回过头来,可

    我还没有说出话来,她又开始快速地耸动起来,巨大的摩擦快感淹没了我,再也

    没有空间去想她刚才说的话。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次的高潮,在极度疲乏中,我俩相拥着在

    湿潮的床单上沉沉睡去。我只记得可欣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姐,以后我们会

    更幸福的。”

    [已完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