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话 妹妹
    谢俊走进屋子发现田梦琪家里只有一张单人床,连忙问道:“你是自己住啊?”

    田梦琪没有回答谢俊,竟然自顾自的脱起了衣服,她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只剩下内衣和丝袜。随后就坐在了床上。谢俊见状先是一愣,随后便二话不说的压了上去,一口吻在梦琪的嘴巴上。并且学着毛片的样子把舌头在梦琪的口中搅动起来。

    梦琪也激烈的回应着谢俊的舌头,并且用手在谢俊的身上游走着。

    谢俊脸上由于激动变得红彤彤的,一边吻着梦琪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梦琪站了起来,仿佛等着谢俊下一步的动作,谢俊心领神会,双手扒住梦琪的内裤,慢慢的褪了下来。想不到梦琪的下体已经发河一样流满了淫水。

    谢俊又笨拙的把梦琪的胸罩解了下来,梦琪的双乳立刻像皮球般弹了出来,谢俊惊讶的无话可说,立刻用嘴叼住了梦琪的奶头,另一只手也把玩着她的巨乳。梦琪一下子闭上眼睛,柔唇微张,轻轻的哼了起来。

    “恩~啊……”

    谢俊其实也是个处男,哪受过这许多刺激,他急不可耐一下子把内裤脱下来,就想与梦琪交合。他分开梦琪那穿着白色丝袜的玉腿,双手将她压成一个m字,随后抬起自己那红润的处男鸡巴朝着梦琪的阴户就顶了过来。

    梦琪见谢俊如此着急,也用手握住了他的鸡巴,在自己的阴部沿着屁眼经过小穴和尿眼,一直摩挲到阴蒂,这样反复摩擦几次,谢俊更加受不了了。

    “我艹,你这个天生的小淫女,看我不干死你。”说着一下子就顶进了梦琪的阴道。谢俊只感到阴茎格外的舒服,仿佛被鲜嫩的温暖花瓣紧紧包裹着,不断想要向内探寻。进入到一半时,突然他感到里面顶到了某个关卡,卡住了一下。随后就惊奇的看着梦琪。

    与此同时谢俊突然感到下体一阵酸痒难耐,莫名的一阵快感袭来,鸡巴一颤一颤的剧烈抖动起来。原来梦琪的手指正在抚摸谢俊那阴囊下方的的g点。谢俊哪明白这许多,爽的大叫一声。梦琪猛的向后一抽身,只见谢俊的马眼喷出一股一股的纯白精液,直喷满了梦琪的全身,胸部,肚脐,床上到处都是。

    “哇,射了好多哦~”梦琪呵呵的笑了起来,随后又趴下来一口含住了谢俊那炽热无比的处男根,将剩下的液体全部吸进口中,并且咽了下去。

    我一直没有打断谢俊的说话,大脑似乎处于一种僵硬状态的听完了谢俊的叙述。只感到心里有无数尖刀扎入,疼痛无比。

    “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她就到家了。”

    “……艹,你刚才说的都是幻想?”

    “啊,是啊,你听着像真的么?”

    我骂了几句然后狠狠的挂上电话,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眼泪竟然不争气的在眼圈里打转起来。

    “妈的,这种傻子,竟把梦琪想成千人压万人骑的女子,还好意思对我说。”尽管口中这么说,可是眼泪却如决堤般倾泻而下,这大概就是初恋吧。

    我正倒在床上破涕为笑,卧室的门竟然被慢慢的推开了,我见状连忙用被子盖住头部。等了一会,只听到似乎有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随后轻轻的对我说着:“哥?哥?睡着了么?”

    我心里一翻,哥?这声音竟然是妙佳的。我闭口不答,心想她找我能有什么事,我正烦着呢,哪有空陪她。不理她估计一会就走了。

    我尽量保持均匀的呼吸,让被子规律性的一鼓一鼓。

    然而妙佳竟然好像没动,就站在房里盯着我一样。我十分不耐烦,心想这死丫头大半夜能有什么事。

    突然我的被子似乎被人给渐渐的拉开了。我暗道不妙,赶紧用手去擦脸上的泪水。这下被子失去了手的固定,一下子被妙佳褪了下去。

    我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装睡,这死丫头八成平时就是这么给我拍照片的。自己刚才听谢俊讲完如此激情的幻想,更何况主角是我的心上人,我的小弟弟早就硬到不行,甚至连内裤都挡不住漏了半截出来。

    这种情况下我更加不好意思醒过来,心想好啊,你拍吧,等你按快门的一瞬间我就把你给抓住,人赃并获,证据确凿,看你如何抵赖。

    然而等了一会却不见有闪光灯的亮光,我把眼睛悄悄的张开一条缝,渐渐的适应了房中的黑暗,然而眼前的一幕却把我吓了一跳,只见妙佳正深情的对着我,脸和我紧贴着只有不到3厘米的距离,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轻微的呼吸。这丫头要干嘛?

    妙佳保持这个距离良久,才终于缓缓的挪开了,我如释重负,心想这家伙又玩什么花样呢。不料突然感到内裤被轻轻的拨了开来,因为早就勃起,只脱掉一部分,鸡巴就完全暴露了出来。此时我真的是完全动弹不得,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如果我醒来,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我的祖宗妙佳啊,你到底想对哥哥做什么……

    片刻后,我就明白了妙佳的意图,我只感到鸡巴被妙佳那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握住,随后龟头就被一种湿滑的暖流包裹住,这……这难道是?

    我连忙低头查看,果然,妙佳正托着我的蛋蛋,忘我的把鸡巴往自己的口里塞去。她正在帮自己的亲哥哥口交。

    我必须声明,我其实从小就一直特别的喜欢妙佳这个妹妹,小时候就常和她手牵手的在公园里游玩,时不时采一朵小花别在她的头上。尽管长大后经常拌嘴,但依然在心里处处挂念着她,远远的看到妙佳,我都觉得很幸福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个可爱动人的妹妹住在同一屋檐下,她那婴儿一般的肌肤,可爱的面庞,小巧的身材,细嫩的小腿一度成为我心上人的标准。但我却从没对妙佳本人有过非分之想。

    然而现在,这个在我生命中相伴相识最久的,也是最珍惜的女孩竟然含着我的小弟弟不断的吸允着。

    我只感到大脑一阵眩晕,双眼也变得朦胧,下体越来越热,阴茎仿佛痉挛一般不听支配,毫无频率的加快了跳动,突然精关一松,下体仿佛失禁一般,将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妙佳的口中。

    妙佳似乎能感觉到我达到了高潮,配合着它跳动的频率将所有的残余都一起吸纳到口中,然后略一皱眉,大概是嗅到了那股难闻的精液味道。

    她慢慢的将嘴唇滑开,并没有将精液咽下,这反到让我松了口气。我继续装作睡着的样子一动不动,妙佳紧闭着嘴唇,轻轻的把我的内裤提回原位,随后又慢慢的把脚下的被子蒙了上来。直到盖过我的脖子。这才又踮着脚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

    一直听到妙佳的房门轻轻的关上,我才深深的喘了口气,连忙坐起身,打开台灯,掀开自己的内裤看了看。回味着刚才妙佳那柔唇的触感。

    我从抽屉中拿出相册,轻轻的抚摸着妙佳的照片……

    清晨的光晕唤醒了我沉睡的思绪,经历了昨天一连串精神与肉体的冲击,我的心情很矛盾。妙佳为什么要偷偷的来给我口交,难道只是想体验下异性的性器官?不行,这样下去妹妹会学坏的。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妹妹堕落。可是自己又不能去戳穿这一切。不能问她任何关于晚上发生的事。

    我打着哈欠走到餐桌旁坐下,妙佳也正坐在那啃面包,见我坐过来,她也毫无表情,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这种冷漠就仿佛昨天的一切都是我自己想象的一样,从未发生过。妙佳盘子中的煎蛋被她吃的连渣都没剩,她是最喜欢吃煎蛋的,尤其是流着蛋黄的三分熟煎蛋。

    我看她两腮鼓鼓的,嘴边还沾着面包渣,这种萌系女生独有的可爱使我心中突然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很想像小时候一样把她抱过来,脸贴脸的黏糊一番。然而现在即使只是碰碰她那如水般的秀发也成为了一种奢望。

    妙佳见我不吃东西,直勾勾的看着她,还以为自己脸上沾上了什么东西,连忙用手胡乱的在脸上扑弄,看得我扑哧一下笑了起来,把自己盘子中的煎蛋滑到妙佳的碗里,不等她讲话,我就站起身去洗手间洗漱了。

    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顿时感觉清爽无比,走出洗手间,却见妙佳正拿着我的手机,出神的看着。

    “恩?你怎么可以随便动我的手机?”我连忙一把抢了过来,低头一看吓得头发差点没竖起来。妙佳刚才看的正是我一丝不挂趴在地上的彩信照片,梦琪竟然无声无息的把这张照片发进我的手机。

    妙佳惊讶的看着我。“哥……这张照片里的人,是你么?”

    我张口结舌,不知如何解释。“这……这个是……只是个恶作剧……”

    “我没你这个哥哥!”妙佳拿起盘子中的煎蛋,狠狠的摔到我的脸上,眼中闪着泪光,一扭头冲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连忙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煎蛋碎屑,穿上鞋子就往外跑。心想这个田梦琪简直太过分了,一定要和她把话挑明了。

    刚走到楼下,就看到田梦琪正微笑着等在楼下。她穿着普通的白色t恤,牛仔短裤,黑色丝袜加上一双纯白的匡威帆布鞋。展示着另一种青春活力的风格。

    我无奈的看着她,刚才那股怒气冲冲的气势在见到她那张甜美的面孔后立刻烟消云散。

    “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把照片传到手机里。我们不是说好了不给任何人看么?”

    见我似乎真的动怒,梦琪翘了翘眉毛,走到我面前,奇怪的问:“恩?我只发给你一个人了啊。难道我发错了?”

    “照片被我妹妹看到了,你可真是……我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郁闷的紧盯着梦琪。“你怎么到这来了?我绝对不再去你家了!”

    “哦呵呵,真是这样么?你不是在抱有某种期待才匆匆跑出来的么?”梦琪咯咯的笑了起来。突然跑过来挎住我的手臂。“我们去约会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