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别墅的淫乱盛宴
    ………………作者的分割线…………

    尼玛写着写着没感觉了,这章可能效果不好,请见谅。本文我不打算tj,大概是7到8章的中篇。

    晚上,2区213号别墅,也就是珊雅和露依莎的宿舍。这个本来属于两个纯洁少女的闺房已经沦为叶诚淫乐之地。

    在饭厅中央的摆着几菜一汤的小圆桌前,珊雅和露依莎一蓝一红只穿着围裙坐在叶诚身旁,满怀爱意地侍奉她们伟大的主人。

    “主人……”

    露依莎双手抱着叶诚的右手,让叶诚的手挤压自己丰腴的双峰,嗲嗲地问道,“你说今天我们会有新的姐妹,她到底是谁?”

    “嗯嗯……”

    叶诚另一边珊雅用自己的小嘴给她最最敬爱的主人渡来一口亲手做的鲜鱼汤,一番口腔运动后,珊雅和叶诚才分开,唇上拉出一根淫靡的银丝。

    “露依莎。”叶诚头转向露依莎,露依莎立刻乖巧的从盆子上叼起一块亲手做的烤肉,送到叶诚嘴里。

    “嗯……”叶诚只觉得鱼汤又鲜又香,烤肉火候刚好,左右一火一水两个美人全心全意的殷勤侍奉,让叶诚感到无比爽快。想起今晚还有芙蕾·阿西夫这位高贵优雅的校园女神任他亵玩,叶诚真生出浮士德让时间在此刻永远停止的感叹。

    吃下了露依莎用嘴叼来的烤肉后,看到露依莎心痒的样子,叶诚决定卖个关子:

    “等会她就到了,她的身份可了不得哦。”

    “主人真了不起,才控制了我和露依莎,这么快又能搞到新的女奴。”珊雅靠在叶诚身上,头枕着叶诚的肩膀上,双眼炽烈地注视着她的主人。

    “是啊,主人太了不起了。”露依莎充满了崇拜的目光跟叶诚对视。

    随着精神烙印的逐渐加深,珊雅和露依莎即使知道自己是被叶诚用催眠术控制的也会无条件服从叶诚的命令,可以说,在这两位可怜的小姐看来,叶诚已经是她们生命的全部,没有任何东西比主人的命令重要。

    “露依莎,我叫你去做的那个家徽烙印你搞好了吗?”叶诚检查一下道具。

    “是,主人。”露依莎从围裙的兜里拿出一块小小的烙铁,上面的图案是一片叶子,那正是叶诚设计的家徽。

    “咚咚咚……”显然是外面有人敲门,珊雅出去开门了。

    主菜上门了!叶诚兴奋地舔了舔舌头,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

    “你是谁?”珊雅只把头露出门外,问道。

    一个用黑披风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身影出现在门外,被包裹的头部只露出翠绿如玉的双瞳。

    “我是来找叶诚先生的。”那人的声音是异常好听的女声。

    “我们这里没有叶诚这个人,你认错了。”珊雅想起主人让她保守秘密的命令,回绝道。

    “珊雅,让她进来吧。”正在把玩坐在怀里的露依莎的叶诚听到珊雅能用脑子执行自己的命令,感觉有点欣喜,不禁用力揉了揉露依莎的丰乳,惹得美人娇喘连连。

    一会,珊雅带着客人来到叶诚面前,客人显然对于珊雅和露依莎两个少女只穿着围裙坦然让叶诚肆意亵玩感到非常惊讶,翠绿的双瞳闪闪烁烁。

    “芙蕾,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吧。”叶诚看到芙蕾的造型感觉非常满意。

    “珊雅·卢卡斯,”珊雅向芙蕾行了个礼,“水系法师,叶诚主人最忠诚的女奴。”

    “露依莎·安柏,啊……火系,嗯……法师,叶诚主人最忠诚的,啊哈……女奴。”俏脸绯红的露依莎娇喘连连,自然是叶诚的咸猪手的杰作。

    “芙蕾·阿西夫。”芙蕾解下身上的黑衣,滑落的黑衣下包裹的完美胴体完全暴露在叶诚面前。丰满坚挺的双峰,毫无赘肉的纤腰,娇嫩欲滴的木耳,修长匀称的双腿还有丰腴结实的翘臀全展露在叶诚的面前。芙蕾双膝跪地,两手撑着地面,那精致如雕像的脸蛋迎着主人炽热的眼光,金色的发丝顺着香肩滑落到胸前。

    “骑士,叶诚主人最忠诚的坐骑。”芙蕾痴迷地看着主人。

    “哇,芙蕾·阿西夫竟然是主人的女奴。”露依莎惊呼,“主人,你真的太了不起了。”

    “唔啊。”露依莎连连亲吻叶诚的脸庞,平常那个高贵淡漠的芙蕾竟然羡慕地看着露依莎,羡慕她能给主人献上自己的身体。

    “恭喜你啊,主人。”珊雅微笑着站在一边。

    “芙蕾,你愿意成为我的坐骑,我的母马,我的女奴吗?”叶诚问。

    “是,主人。”芙蕾连连点头,“芙蕾愿意为主人做任何事,芙蕾的一切都是主人的。”

    “来,”叶诚拍一下椅子,推开怀里的露依莎,“我要骑着你去浴室。”

    “是,主人!”

    “驾!”叶诚跨坐在芙蕾的细腰上,拍拍芙蕾弹性十足的翘臀。

    芙蕾顺从地四肢着地驮起叶诚走。身为中阶骑士的少女果然体力过人,驮着叶诚在地上爬行却跟带路的珊雅和露依莎走得一样快。叶诚一手搭在芙蕾的香肩,一手拍打着芙蕾的翘臀,不到一会儿就来到泳池般宽敞的浴室了。

    “停!”叶诚下“马”,问问芙蕾的状况。

    “芙蕾,你累吗?”叶诚害怕玩坏了这个完美的极品少女,捧起芙蕾的胸脯问。

    “芙蕾不累,芙蕾很好,芙蕾想让主人继续骑。”芙蕾双眼迷离。

    “露依莎,把东西拿出来。”叶诚向露依莎挥挥手。

    露依莎把家徽烙铁递给了叶诚,叶诚拿着烙铁向众女挥手:

    “露依莎,珊雅,你们快洗澡吧。洗干净后主人要在你们的身体上打下烙印。”

    在这个世界,主人都会给他们的奴隶打上烙印,一般的奴隶只会打上象征奴隶身份的手铐标志,假如逃跑了被其他人抓到可以自己留用,被原主发现也只用给原主一个金币(一般奴隶的均价)的赔偿。但要是打上了贵族的家徽的奴隶,其他人找到一般要立即送还,原主也要给送还者一笔不小的酬谢,通常只有家主的宠姬或对家族特别有用的奴隶才会被打上这样的烙印。

    “是……”珊雅和露依莎显然都明白家徽烙印的含义,激动地浑身颤抖,解放围裙遮掩下青春无限的娇躯,在主人面前洗刷自己的身体。

    “主人……”芙蕾娇呼一声,浑圆丰满的乳房挤压着叶诚的胸膛,碧绿的双瞳充满对主人的迷恋,娇艳欲滴的红唇一张一合,好像在邀请着主人的侵犯。

    “芙蕾,”叶诚抚摸了一下芙蕾顺滑的金发,舔了舔她高削的鼻梁,“想成为主人的女奴吗?”

    “恩,芙蕾,不,芙蕾母马的一切都是你的。”芙蕾双眼发亮,用鼻子顶了顶主人的鼻子。

    “但是要成为我的女奴是要让主人给你做全面的清洗的哦。”叶诚想起待会的给芙蕾准备的淫秽盛宴,淫笑不已。

    “谢谢,主人。”芙蕾娇声回应。

    “在这之前,主人先给你洗澡吧。”叶诚脱下衣服,在浴池边拿来一个粗粗的毛刷,“来,下水吧。”

    “是,主人。”芙蕾不住地点头,胸部和臀瓣抖出一波波惊心动魄的波浪。

    叶诚双手先捧着芙蕾的脸颊,贵族少女的皮肤果然娇嫩细腻,骑士的修炼非但没让她的身体肌肉累累,反而让她的皮肤富有弹性,优美匀称的身姿无可挑剔。叶诚的双手在芙蕾热切期待的目光下顺势而下,先是修长流畅的雪颈,接着的瘦削白皙的香肩。

    接着,叶诚的注意力全放在那坚挺丰满的双峰上,露依莎的双峰虽然比芙蕾大一点,但毕竟是魔法师,身体的锻炼程度不够,双峰已经有点下垂了;但芙蕾的双峰却特别坚挺,摸上去弹性十足,好玩极了。双峰上绯红的葡萄早就挺立着响应主人的召唤,幽深的奶沟传来一阵阵勾魂夺魄的清香。

    叶诚双手抓住那双丰腴乳房,食指点拨着绯红的葡萄,揉捏起来。

    “啊哈……主人不要……芙蕾……芙蕾感觉好奇怪……”芙蕾的俏脸渐渐红了起来,发出一声声诱人犯罪的娇啼。

    玩够了芙蕾的一对丰满后,叶诚的咸猪手从高耸的双峰划过平滑的肚皮,点了点那秀气的小肚脐后,一直伸到修长有力的大腿根部那神秘的桃花源。

    “芙蕾,能让主人欣赏你最美丽的地方吗?”叶诚的手指在大腿缝擦了擦。

    “是,主人。”芙蕾细声应答,满脸羞红地走出浴池,坐在叶诚面前向后躺下,双手抓住大腿呈m型张开,浑圆肉感的翘臀和鲜嫩欲滴的阴部完全暴露在叶诚面前;稀疏的几条金色阴毛点缀着鲜嫩的阴唇。小有经验的叶诚用手指细细抽插着芙蕾的小穴。

    “嗯啊……主人……芙蕾好羞……”芙蕾不由自主地扭动着她充满力量的纤腰,娇喘连连,“啊……芙蕾好奇怪……啊哈……舒服……用力……”

    芙蕾的下阴渐渐渗出一丝丝淫水,嘴里发出言不达意的娇喘,迷醉在叶诚的抚慰中。在叶诚的连连刺激下,芙蕾娇嫩的阴蒂也充血勃起,期盼主人的抚慰了。

    那可爱的阴蒂随着主人身体的扭动,活力十足地跳动着,如同赤红的樱桃,勾起着叶诚的欲望。

    “唔……”叶诚轻轻含着娇嫩的阴蒂,门牙把夹住阴蒂的根部,舌头细细地舔弄着嘴里的阴蒂。

    “呜……唔……主人……那里脏……不要舔……好舒服……”芙蕾放声娇啼,雪白的双腿触电般颤抖,纤细有力的细腰疯狂的扭动着,娇嫩的鲍鱼流出潺潺清泉。

    “唔……”叶诚吐出嘴里的樱桃,舔了舔鲍鱼上的乳白汁液,味道怪怪的,但蕴含着处子的幽香。叶诚用手拨开芙蕾紧闭的阴唇,伸着舌头钻进她的湿润狭窄的小穴里,像喝牛奶一样吮吸她的阴道。

    “啊……主人……要高了……啊……”进一步的刺激把芙蕾带入高潮,来自阴部的快感席卷全身,被高潮击垮的芙蕾不自觉的松开双手,两腿并拢夹着叶诚的头,双手死死地摁着叶诚的后脑勺,身体向前蜷缩着。

    “咳!咳!咳!”高潮的淫水顿时被呛着了叶诚,想抬头却被芙蕾死死夹住,叶诚想掰开芙蕾的双腿却低估了骑士的强健体质。

    尼玛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叶诚愠怒,双手拍打少女的大腿。但陷入高潮的芙蕾应经无法理会她的主人了。正在叶诚感觉要被呛死的时候,一道轻柔又充满力量的水流硬生生掰开芙蕾钳子般的大腿。两双纤手把叶诚拖了出来。

    “主人。”珊雅和露依莎异口同声地说,一左一右扶着叶诚的肩膀,表情充满了关切。

    “啪!啪!”叶诚甩了甩头,扇了芙蕾的奶子两巴掌。扇完,芙蕾的奶子诱惑地波动。全身潮红的芙蕾迷离在高潮的快感中,唇角挂着一丝唾液,水汪汪的蜜穴一张一合,联想起那个高贵优雅的女骑士形象让叶诚性欲高涨。

    “啪!啪!啪!”叶诚打芙蕾奶光,那双丰腴的奶子随着叶诚的拍打左右跳动,十分好看。

    “啊……主人……好疼啊……”芙蕾娇喘,被扇得又红又肿的乳房好像大了一个cup。

    “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事情吗!”叶诚又扇了她一个奶光。

    “知道,主人,母马……母马知错了……”芙蕾双眼含泪请求主人的原谅。

    叶诚故意转身不管哭泣的母马,问道:“露依莎,烙铁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主人。”露依莎指了指浴池旁的一个小火盆,黑铁的火钳夹着烧红的烙铁。

    “珊雅,露依莎,准备好打上我的烙印了吗?”叶诚抱着两女。

    “嗯!”两女坚定地点点头。

    “那芙蕾呢?主人。”芙蕾走下浴池,胸脯贴着叶诚的背,楚楚可怜地问。

    “你?”叶诚回头瞪了芙蕾一眼,推开芙蕾,板着脸训斥道,“我不要你这种时刻不注意主人的感受的奴隶!”

    “主人,不要。”被推倒的芙蕾抱着主人的大腿,翡翠般的双瞳流下两行清泪,哭喊着说,“芙蕾,芙蕾母马知道错了。请主人收留芙蕾母马。母马不求当主人的女奴,只求能做主人的坐骑,让主人骑,让主人玩,让主人打屁股。”

    哇咔咔咔咔!想起那个校园女神,优雅高贵的芙蕾在自己胯下毫无尊严的跪求自己的宠爱,黑暗的欲火在叶诚心中熊熊燃烧。

    “芙蕾,”叶诚右手捧着芙蕾的脸庞,“你真知错了?”

    “是,是的,主人。”芙蕾急切地连连点头,柔软的双峰毫无保留地贴在叶诚的大腿。

    “那你听着,”叶诚厉声说道,“以后珊雅和露依莎都是你的姐姐,你要在服从主人的前提下服从她们。”

    “是。”芙蕾应答道。珊雅和露依莎搂着主人的双手紧了紧。

    “那我就给你打上女奴的烙印吧。”

    “是!”芙蕾听到叶诚会给她打上烙印,全不顾后面说的惩罚,激动地浑身颤抖。

    “好了,芙蕾乖。”叶诚拍拍芙蕾的头,安抚下激动的芙蕾,拿起火盆上的烙铁。

    “你们谁想先来?”叶诚拿着烙印在媚态百出的三女面前晃了晃。

    “先给我来吧,主人。”活泼的露依莎一马当先,骄傲的挺了挺自己的胸部。

    “你希望主人把烙印打在哪里?”热气腾腾的烙印在露依莎胸前晃了晃。

    “请主人把烙印打在女奴的奶子上吧,女奴想让主人更喜欢我的奶子。”贵族出身的露依莎满嘴粗鄙地说着淫荡的话语。

    “好。”叶诚赞同了一句,哧一声烙印打在露依莎的右边乳球的乳头右侧。露依莎表情痛苦,但还是强忍着疼痛一动不动。

    “接着呢?”珊雅向前跨了一步。

    “珊雅,你想主人打在哪里?不能重复哦。”

    “主人,你决定吧。”珊雅羞羞怯怯地细声说。

    “那我就打在这里吧。”叶诚把烙印打在珊雅肚脐和蜜穴之间的皮肤上打下烙印。

    “谢主人。”珊雅含泪说道。

    “至于芙蕾,”叶诚瞟了眼芙蕾,“翘起屁股来。”

    “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