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二十七章大结局下
    他只有剪短的一句话——来黑蔷薇找我!</br>  说实话,他现在对御泽风真的心有戚戚然,虽然找回了自己的幸福,但是大舅子那一关似乎并不是很好过……</br>  原本热闹非凡的黑蔷薇今晚似乎异常冷清,连工作人员都没有上班,他推门而进,门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西服的保镖,其中一个保镖说道,“三少,请跟我过来!”</br>  保镖轻车熟路地把他带到了一处包厢外面,帮他把门打开,“三少,我们大少爷在里面等您!”</br>  寂玖夜颔首走了进去,保镖接着把门闭上了。</br>  卡座里坐着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他一身西服着身,眼神锋利如一头猎豹,似乎看准了待宰的猎物。</br>  面前的桌子上,一****酒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而且**盖都已经打开,御泽风起身,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捞起一**酒,冷冽地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喝完这些酒我就让你离开。”</br>  寂玖夜眉头皱起,眼前这么多酒少说也有一百**,喝完之后他不死也得半死。</br>  “怎么?不敢?”御泽风挑衅道。</br>  寂玖夜也拿起一**酒,仰头灌了下去,辛辣的味道刺激了喉咙,让他一下子没缓过劲来,这个酒精浓度……真高!</br>  御泽风也没有示弱,将自己手中的那**酒喝了进去。</br>  两个大男人一**接着一**的干着,随着地上的空酒**越来越多,寂玖夜也越发的神志不清,最后瘫软在地上,倚着桌子还想继续喝的时候,御泽风拦下了他的动作,他将西服脱下来扔向卡座……</br>  直接拽起他的衣领,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br>  嘴角留下丝丝鲜血,这一拳也彻底把寂玖夜打醒了,他摇晃着身子站起来,右手抹去血迹,也主动出击——</br>  他们再用男人之间的方式消除彼此的隔阂。</br>  寂玖夜喝了酒的缘故,明显是占了下风,御泽风一招一式也不甘示弱,招招都卯足了劲,在这种情势下,寂玖夜很多时候都是被动挨打的份……</br>  最后两个人都打得筋疲力竭,御泽风的脸上也挂了彩,寂玖夜倚着沙发坐在地上,御泽风拿起一**酒也坐在了他的身边,边喝酒边道,“我就纳闷小凡到底看上你什么了!”</br>  寂玖夜经过这么一架,酒倒是醒了不少,他把衬衣从皮带下抽离出来,解开了衬衣领口的纽扣,也捞了一**酒,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一半,“每一个哥哥都把自己的妹妹当成情敌,况且我以前那么伤害小凡,我理解!”</br>  御泽风呵呵一笑,“寂玖夜,以前的事情今晚之后我既往不咎……但是以后,你要是再敢伤害她,我一定要了你的命!”</br>  听到这话,寂玖夜一个激灵全然清醒过来,“你说什么?”</br>  御泽风站起来,捞起自己的西服,眉毛一挑,“怎么?你不同意?”</br>  他怎么可能不同意?只要过了御泽风这一关,他和音凡的感情便没有了任何阻碍……</br>  御泽风见他流露出痴痴傻傻的笑容,好笑地暗骂了句白痴,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包厢,他一出去便看见了两个保镖拦住了想要进去的音凡……</br>  保镖见自家主子出来了,连忙放开了少小姐。</br>  “哥,你把他怎么了?”</br>  御泽风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能把他怎么样?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br>  音凡闷不吭声地接受着来自哥哥的责骂。</br>  最后只听见御泽风一声叹息,“进去吧,他在里面!”</br>  寂玖夜早就听到了音凡的声音,他见她进来的时候,硬撑着自己被御泽风当成沙包打的身体从地上站起来,缓缓张开双臂……</br>  音凡扑到了他的怀里,虽然他满身酒气和血腥味,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似乎这些都不是问题了,“我哥哥是不是难为你了?”</br>  寂玖夜摇了摇头,“长兄如父……这一关过得值。”</br>  音凡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看着他脸上青紫的印子,眸中的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捧着他的脸,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br>  那一刻,便是永久。</br>  ——————————————————</br>  一个月之后,伊尔大宅里迎来了寂少熙小朋友的百日宴。</br>  这次花一念和寂玖宸只请了一些朋友和家人,可是算是家宴了。</br>  已经一百天的寂少熙模样差不多长开,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就像个小天使,婴儿房里聚满了人,寂少熙随了花一念和寂玖宸两个人的性子,安安静静的人多也不怕生,滴流着大眼睛打量着每一个人,最后看到大人们都在看他,还笑了起来……</br>  挽着凌亦彻的易梓楠顿时母爱泛滥,激动地喊道,“他好萌啊!”</br>  喝着果汁倚着墙的寂玖落不温不火地说道,“易梓楠,你肚子里不是有一个了吗?”</br>  “是,我肚子是有了,那你跟代女神什么时候能成啊,我告诉你啊,寂玖落,娱乐圈那种地方鱼龙混杂,你的小女友又清新可人,别到时候拍个戏擦个火花然后被某个男明星勾引走了,你哭都没地哭!”易梓楠毒舌道。</br>  尚梓琳在一旁直笑。</br>  寂玖落倒是无所谓,娱乐圈是他的地盘,再怎么玩还能玩出花来吗?他砸吧砸吧吸管说道,“今晚她没有过来,不然我秀你一脸!”</br>  易梓楠不爱搭理他,转而投向了那个可爱的小东西,寂少熙已经被花一念从婴儿床里抱出来,易梓楠非要抱他,凌亦彻制止了她,“孩子腰软,你别闹啊!”</br>  他话音刚落,艾方薇就从外面进来了,她主动请缨将寂少熙抱在了怀中,小小的一团直接让她爱不释手……</br>  自从上次酒吧事件之后,众人都下意识地把尹南灏和艾方薇牵扯在一起,于是花一念就多嘴问了一句,“南灏呢?他没跟你一块?”</br>  艾方薇脸色无常,怕自己的姿态不对让孩子不舒服,就让花一念抱回了他,“应该一会儿就到了吧,我也不清楚。”</br>  易梓楠嗅出了八卦的味道,一脸神秘地说道,“薇薇姐,你这是找上男朋友了吗?”</br>  尚梓琳刚想解答她的疑惑,被艾方薇的动作制止了。</br>  艾方薇摆了摆手,并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两个人在酒吧里不欢而散之后,她又有一次在一场商务聚餐碰到了他,然后那天他帮她挡了很多酒,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这次她没有傻到把他接到自己家里,在酒店里开了个房间之后就离开了,第二天她收到了他一条短信,内容竟然是问她,他为什么在酒店里!</br>  艾方薇当时就一阵恼火,给他打过电话去噼里啪啦地骂了他一顿,然后到现在也没联系,谁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也最讨厌猜心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br>  几人在逗弄寂少熙的时候,又有很多人进来了,花司瑾和楚容也特地赶了过来,同时也带来了刚刚一岁多的花卿涵,两个小孩带来了很多欢声笑语。</br>  尤其是花卿涵,因为语言的关系,闹出了不少的笑话,让大人们苦笑不得,可是她依旧茫然一片,大人们在笑的时候,在花一念怀里的寂少熙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份喜悦,激动地手舞足蹈,花一念一个没留神差点没抱住他……</br>  对孩子一向不感兴趣的寂玖轩和尚子墨本来还在外面喝酒聊天的,可是听到里面的欢声笑语,也忍不住好奇走了进去……</br>  尚梓琳知道寂玖轩从半年多前就去美国那么静养治疗了,她也没去刻意打听他的消息,只是偶尔听到一些,说他身体恢复得不错。</br>  刚刚来的时候她就看见他了,只是匆匆地打了个招呼,就过来看婴儿了,现在细细打量他,他穿了一件条纹衬衣,头发比起以前短了很多,但是也显得精神了些许,以前耳朵上还挂着耳钉,现在也摘了下来,整个人举头投足之间的气质也全然不同了,那种感觉好像是一个孩子在一夜之间长成了大人……</br>  其实尚梓琳很清楚,以前的轻浮和放荡都是寂玖轩表现出来的一种假象,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br>  易梓楠高兴地喊道,“二哥,你回来了?”</br>  寂玖轩淡淡颔首,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br>  尚子墨一脸老大不高兴,“易梓楠,谁是你哥?”</br>  易梓楠嘿嘿一笑,“你整天在我们面前晃啊晃,根本没惊喜了好吗?……二哥,你身体好多了吗?艾伯母说你去美国养伤了,我一直想去看你来着,可是都腾不出时间……”</br>  “已经没事了……刚刚你们在笑什么呢?在外面就听见你们的笑声了。”</br>  花一念把刚刚花卿涵闹出来的笑话说给了寂玖轩听了,然后花卿涵茫然的眼神把众人又逗笑了。</br>  最后众人在婴儿房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寂少熙也到了睡觉的点,所有人就移步到外面的客厅里,那些长辈们都在偏厅里喝茶聊天,客厅就成了他们年轻人的地盘。</br>  佣人们将饮料点心都摆了上来,叶筱青也卡着点过来。</br>  不知道是商量好的还是巧合,云少哲和梁冉乔在叶筱青前脚刚踏进这里的时候,他们随着就到了。</br>  知道三个人之间事情的人都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尴尬,云少哲的目光在叶筱青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叶筱青露出落落大方的笑容,公式化的打招呼方式,“云总,梁秘书……”</br>  众人都停下交谈,看三人之间的火花四溅,最后还是寂玖宸出来打了圆场,叶筱青坐在了尚梓琳身边,云少哲和梁冉乔则是选择了离她相对较远的位置上。</br>  整个气氛因为三个人的到来而显得尴尬起来,叶筱青也感觉到了,此时手机铃声救命如救场地响了起来,她道了句失陪出去接电话了……</br>  真正的家宴是在晚上开始,下午的时候人都到得差不多了,甚至连花一念请得座上宾御泽风和夏洛也抛下了国外的工作赶了过来,两个人这颜值,往人群中一站,分分钟秒杀掉全场……</br>  易梓楠看着御泽风咽了口水,呢喃道,“一念姐,这是谁啊?帅得这一塌糊涂,让我都想离婚了!”</br>  花一念看向正在跟寂玖宸他们交谈的凌亦彻,幸亏这话没让他听到,“你三嫂的哥哥。”</br>  易梓楠惊悚,“他们一家绝对都是颜控!”</br>  绝对!</br>  花一念,“……”</br>  音凡也是跟着自己的哥哥来的,用御泽风的话说就是,婚都没结你就这么着急赶鸭子上架?</br>  于是她就被损得跟着他们一块过来的。</br>  音凡一进门就四处寻找寂玖夜的身影,她的那点一九九一眼就被夏洛看破了,“别找了,他出差了,今晚六点半的飞机到v市。”</br>  出差?为什么她不知道?</br>  夏洛笑得一脸无辜,其实还有一件事她不知道呢。</br>  众人都在其乐融融地聊着天,御泽风、夏洛还有音凡三兄妹坐成一块,那殿堂级的颜值,让易梓楠那个少女漫画控,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个不停,她身边的男人已经够帅了,可是那是传统意义上的帅气,但是他们三兄妹则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br>  最后易梓楠忍不住了,主动要求合影留念,把凌亦彻这个醋坛子直接气翻了,但是转念一想,御泽风是谁啊,夏洛又是谁啊,怎么可能看上这种小姑娘呢!可是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句话顺便把自己的眼光给骂了……</br>  御泽风也走下神探来,显示出温柔和蔼的一面与人家合了影,夏洛本来也被要求合影的,他的手机突然响起,只得出去接电话,是端木赫打过来的——</br>  “怎么了?”他好奇的是为什么不给御泽风打电话,反倒给他打。</br>  “二少爷,慕芷杉在疗养院跳楼自杀了,抢救无效死亡。”</br>  原以为能从moon那一枪底下救活她,即便疯一辈子也算是他对这个妹妹最后的弥补了,没想到最后她的归属还是死亡。</br>  这件事他瞒了下来,因为他不想因为慕芷杉一个人的死亡破坏了此时的气氛。</br>  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尚子墨见寂玖夜还没来,忍不住吐槽了几句,然后突然想起了某事般,神秘兮兮地对着音凡说道,“音凡,你知道你没原谅寂玖夜那会儿,他有多么饥不择食吗?”</br>  众人都洗耳恭听,音凡也纳闷,“他怎么了?”</br>  “对啊,我怎么了?”</br>  一记阴沉如冰的声音让尚子墨寒毛一竖,差点要脱口而出的话语硬生生的咽回肚子了,为此也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为他歌功颂德道,“他每天都想着你啊,看着我们外人心都疼了!”</br>  寂玖夜没领他的心,冷哼一声,拉过音凡来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他现在也害怕御泽风和音凡呆一块,这个危险人物能让音凡少接触一点就少接触一点,至于这个大舅子等结了婚、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再跟他算账!</br>  寂玖落眉毛一挑,似乎对哥哥的八卦很感兴趣,跑到尚子墨身边问道,“到底咋了,你跟我说。”</br>  尚子墨看了一眼寂玖夜,寂玖夜那双眼睛就像是冰窖般寒冷,“尚子墨,你要敢说试试看!”</br>  尚子墨被寂玖夜这么一激,顿时鼻子一横,破罐子破摔,又急又快地说道,“音凡,有一天晚上寂玖夜喝醉了把我当成你差点把我给上了!”</br>  死一样的寂静!</br>  随后是哄堂大笑,就连一向高冷的御泽风嘴角都噙着笑意,音凡也笑了出来,但是看到寂玖夜的脸色黑得不成样子了,才止住了笑容,她火上浇油地问了句,“真的假的,寂玖夜?”</br>  寂玖夜傲娇地不肯说话,音凡扭头问尚子墨,“那当时你是什么反应?”</br>  尚子墨继续不知死活地说道,“我一想我是个直男,得宁死不从啊!于是就把寂玖夜打昏了,然后相安无事一……啊!”</br>  一声惨叫从尚子墨的嘴中叫出来,原因就是寂玖夜拿起一个橙子扔向了尚子墨,正好打中了他的鼻梁骨……</br>  尚子墨当即一脸怨妇样儿。</br>  此时佣人正好过来说晚餐已经准备好了。</br>  一张大圆桌坐满了人,席间有人幸福、有人却感伤,其乐融融的一顿聚餐,男人们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下肚,音凡看寂玖夜老喝她的果汁,都无奈了。</br>  寂玖夜对她神秘一笑,“等会儿还有正事,我不能喝醉。”</br>  音凡纳闷,正想刨根问底的时候,艾宛心抱着醒过来的寂少熙过来了,她一看到寂少熙完全被萌化了,也把要质问寂玖夜的事情抛掷九霄云外,逗弄着刚刚睡醒还一脸茫然的少熙小朋友,她主动提出,“伯母,能不能让我抱抱?”</br>  艾宛心对音凡多少还是存了些愧疚,她一直想对音凡说一声抱歉,可是见她已经对往事释怀,而且也原谅了自己的儿子,也没有提起,只是笑着说道,“孩子腰软,你托着点。”</br>  音凡不知道怎么抱,还是艾宛心手把手教得她。</br>  寂玖夜看了一眼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就趁这个机会偷偷溜了出去。</br>  音凡只顾着看孩子,根本没时间顾得上寂玖夜,自然不知道他走了,花一念走过来笑说道,“你这么喜欢孩子,赶紧跟夜生一个呗。”</br>  音凡但笑不语,站在窗户边的夏洛见楼下的寂玖夜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他优雅如斯地走到音凡身边,对她说道,“下去看看,有惊喜。”</br>  “嗯?”音凡一脸茫然。</br>  最后她是被众人推着下楼的。</br>  花园里被灯光照得亮如白昼,音凡站在入口处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在她身后的众人们都一脸期待的看着她,让她往前走……</br>  她走出一步,地上就有一个画轴,她弯腰从地上捡起,缓缓打开画轴,里面的内容让她惊呆,那时她和寂玖夜第一次在黑蔷薇见面时的场景,她带着黑色假发,穿着一身紧身衣,缩在寂玖夜的怀中,一笔一笔地勾勒出来,极其细致,看到这个当初的场景也涌入了脑中。</br>  画轴最边上配了一句话——你相信一眼万年吗?</br>  她继续往前走,又是一个画轴,她展开之后同样是惊喜,是她成为寂玖夜助理之后,与他剑拔弩张的场景,而话语则变成了——</br>  缘分早已经注定。</br>  音凡此时眼中已经闪动着泪光了,她继续往前走着,没走出两米差不多就会出现一个卷轴,曾经发生过的场景都用绘画的方式描绘出来了,仿佛像是走马灯一样历历在目。</br>  她与寂玖夜相处的点点滴滴都在这画中,好的回忆,不好的回忆,相爱、分离再到相遇……</br>  最后她走到了羊肠小路的尽头,手里握着最后一个画轴,是她和寂玖夜在日本时被摄影师偷拍的画面,配得话语让音凡的泪落下——</br>  可以走进我的未来吗?</br>  寂玖夜站在尽头的草地上等着她,只见他轻轻打了个响指,他身后的巨幅画卷唰得一下子垂下来——</br>  樱花花瓣漫天飘洒,她穿着一身婚纱与一身礼服的寂玖夜额头相抵,这个画面也是画家一笔笔描绘出来的,但是如同照片一样真实得不可思议……</br>  寂玖夜缓缓走向她,然后在画卷前单膝下跪,声音温柔无比道,“小凡,你愿意嫁给我吗?”</br>  虽然她从拿起第一个画卷开始就知道寂玖夜的目的了,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一切实际发生的时候,她却哑然失声。</br>  她曾经见过男人向女人求婚的场景,也幻想过自己的,可是她的身份摆在那儿,注定了人生的与众不同,平凡的人生是她一辈子可望不可求的,但是老天对她还是很公平的,让她能遇到寂玖夜……</br>  让她也可以尝试到被求婚时的感动和幸福……</br>  众人也在后面起哄。</br>  音凡点头,声音中带了一丝低哑,激动无比地说道,“我愿意……我愿意!”</br>  后来,寂玖夜将戒指套入了音凡的左手中指上,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下拥吻,所有人见证了他们得之不易的幸福,纷纷都鼓起了掌。</br>  音凡问他,“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br>  寂玖夜回道,“从知道你在法国之后就开始准备了。”</br>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嫁给你?那个时候我可失忆了。”</br>  “因为我知道,我一定能把你追回来,无论多久……”</br>  幸福的人会一直幸福下去,但是孤单的人呢?</br>  人群中有一个剪影在见证了这场幸福之后,黯然神伤的转身离开,她走到一花园的玻璃房内,偷偷地拭去了眼角的泪……</br>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所有的动作都落入了尾随她而来的男人眼中,男人的口气有些涩然地喊出了她的名字,“筱青……”</br>  叶筱青身形一僵,但是随即释然地一笑,“你有答案了吗?选我还是选梁冉乔?”</br>  一处玻璃房,里面是叶筱青和云少哲,外面还躲着一个身影,她屏住呼吸,忍住心跳的节奏,也在等着这个问题的答案——</br>  选叶筱青还是选她?</br>  ——————————————end——————————————</br>  (以下字数不收费!)</br>  码完字的时候正好是2015年的11月23日的凌晨,说好了22号结局,我还是跟大家食言了,先跟喜欢这篇小说的读者们道个歉,当然也谢谢你们陪我一起走过这一年多的时间。</br>  这篇小说是我高二的时候构思出来的,现在我已经大三了才写完,说起来我自己都觉得码字速度太慢,而且情节改了又改,最后有些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改怎么继续往下写了,这中间有弃文的打算,但是想想那么长时间都坚持下来了为什么还剩下一点就坚持不了呢!于是咬咬牙就又坚持下来了。</br>  其实这篇小说我本来打算写很多对cp的,除了三少和音凡,还有叶筱青和云少哲、御泽风的、夏洛的、寂玖轩的、寂玖落的等等等……但是我毕竟是一个学生,而且考试周也要来了,我的专业课也要开始复习了,因为我怕将来一个月之内我没时间给你们更新,本来承诺读者的云少哲和叶筱青的番外,还有寂玖夜和音凡的婚后番外可能需要在新文里见面了,所以《步步追爱》这篇小说写到这里就算是完结了,不太圆满的结局,埋下了云少哲和夏洛的感情伏笔,也希望各位读者能够多多体谅我现在的处境。</br>  唔,最后还是要谢谢各位陪我走过来,因为有你们的喜爱,我才能坚持把这篇小说写完,到最后的时候可能很多读者都开始厌倦了,但是我想说这只是顺着我的思路一点点下来的,只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br>  好了,就说这么多了,等我们新文中再见吧!新文的具体时间我会通知你们的!谢谢各位的支持!</br>  南小柯</b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