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节
    小宝正为自己看到了双儿处女的裸体而兴奋,却不知这具美丽的身体早已被许多男人享用过了。「真讨厌,这些黑毛又长长了,以前明明没有的,自从被那些男人玩过後才长出来的,不过他们都有,应该没什麽大碍吧。」双儿边抚摸着自己的阴毛边自言自语。小宝当然听不清双儿说什麽,他现在只想冲进屋去和双儿大功告成。正要翻窗而入,不想房屋门却忽然被人一掌轰开,一高一矮两个人影闯了进来。小宝看的清楚此二人正是胖陆二人。二人一句话不说就向双儿攻了过来,双方武功相差甚远,双儿又没穿衣服,三两招便被点住了穴道。

    小宝吓的伏在窗外一动也不敢动,不明白二人为何会突然反叛攻击自己的小丫头,待见得二人跨下一人支起了一个帐蓬,这才明白二人定是也看到了双儿洗澡,被双儿的裸体吸引,忍不住冲了进来。正要出言喝止,却听胖头陀说到:「小双儿我来告诉你你下面长的这叫阴毛,人人都会长的,不过我还想知道你刚才自言自语说什麽是男人玩过後才开始长的,是怎麽回事呀?我现在解开你的穴道,你老老实实跟我们讲,不然就把你光着扔到街上去。」说着「啪、啪」两声解开了双儿的穴道。双儿被吓的果然不敢叫,却马上蹲了下去,用手遮挡自己的重要部位。「我、我几个月前还没有长,後来陪相公去五台山路上被於八他们几个挑夫给轮奸了,这才开始长的。」「胡说,你会武功,几个挑夫怎能得手?」「我洗澡时有一只老鼠,我怕,他们一起冲了进来,老鼠赶跑了,可我光着让他们围在了中间,他们一起摸我,於八把他下面那个大肉棍……」「是鸡巴。」「是,是鸡巴插进了我下面的小穴中,我就反抗不了了,他们九个一个一个的来,还在我身体是尿尿……」「射精,那叫射精。」「是,在我身体里射精,後来我就发现自己开始长阴、阴、对长阴毛了。」「就这麽简单?没有别的了?」双儿本来不想全说出来,听他这麽一问,只好又接着道:「第二天上路,他们又一个个的跑到我的小车厢里,又轮奸了我一遍,并且全都射在了我小穴的最里面。」「那叫射在花心上。」「是,全都射在了双儿的花心上。」这是陆高轩听的已经忍不住了,也蹲下身去,一伸手便从後面摀住了双儿的整个阴户,双儿突然受到这种攻击,身体一哆嗦不由自主的就泄了一次身,流了陆高轩一手。

    陆高轩一怔,转而哈哈大笑:「老兄,此女所言不虚,且日後必成千人骑万人肏的荡妇,我只这麽一摸,她便已高潮过一次了。」「如此甚好,也不用你我费事。」胖头陀此时也是箭在弦上,掏出了自己又粗以短的肉棒,一把从地上拉起了双儿。双儿现在一点反抗的意识也没有了,听话的站了起来,任由自己的重点部位暴露在两个色狼的目光下。反正武功不如,也只有任人摆布了。胖头陀一把将双儿拦腰抱起,双儿便很自然的双手搂住了他的脖胫,双腿也跨住了他的腰。「小姑娘很主动呀,你对这个姿势很熟嘛,於八这样肏过你吗?」「不是於八,是澄光……」知道自己说露了嘴,连忙住口。「什麽?澄光那老和尚也玩过你了,说怎麽回事?」「不,不要,羞人死人了。」「你不说?不说?」说着使劲向上一挺身,双儿阴道随然窄小,但已是极为湿润,大鸡巴一下子就尽根没入。「啊……你怎麽……啊……也不说一声……轻点……轻点……」窗外的小宝此时已是惊呆了,没想到双儿这个温柔漂亮又善解人意的小丫头竟已被这麽多男人玩过了,而且第一次竟是给了那个可恶的於八,一个臭挑夫,早知真应该自己先上了再说,这麽漂亮的身体便宜了这麽多下人,而且澄光那老和尚好像也玩过我的双儿,不知他是怎麽得手的,不过听双儿说的意思每次好像都是她无法反抗而被强奸的,唉,可怜的双儿,也真是苦了你了。」他本在妓院长大,母亲又是妓女,根本没什麽道德观念,所以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被玩心中也仅是为没有玩到双儿的第一次而感到有些许的遗憾。现在眼见着双儿抱在胖头陀身上,小穴中一支大鸡巴进进出出,心中竟是一种说不出兴奋,好像看着双儿让别人肏比自己玩还要过瘾。双儿此时嘴里不断的呻吟着,胖头陀内功深厚,竟是久久不射,双儿已经连续四次高潮了,而且中间始终不得休息,终於胖头陀按住了双儿的腰以使自己的龟头能紧紧顶住双儿的花心这才发射出来,「啊……你射了……太好了……好热……双儿让你射的……好舒服……好……花心都被烫酥了……啊……」射完了的鸡巴便退了出去,双儿伏在胖头陀身上喘息着,刚要从胖头陀身上下来,却不防又让陆高轩从後面抱住,就这麽整个人的端了起来,双儿身材娇小,从远处看还真像是一个大人在给小孩把尿,不同的是大人却猛的一挺腰,把鸡巴插入了小孩毫无防备的小嫩穴中。双儿「嗯」的一声,身体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起伏。

    「好……好大的鸡巴……啊,又顶到花心了……双儿不行了……双儿要让你插死了了……啊……」窗外的小宝这会已经射过一次了,这会听见双儿竟被肏的浪叫了起来忍不鸡巴又硬了起来。等到陆高轩也忍不住射精的时候,双儿已经受不住这麽多连续的高潮而被肏的晕了过去。二人完事後心满意足,竟迳自走了,也不理晕迷不醒的双儿。小宝终於等到了机会,连忙翻窗而入,挺着鸡巴就冲双儿的小穴插了进去,可是龟头直顶到花心还有一截露在外面,小宝也顾不了许多,忙抽插起来。「难怪这麽多男人爱玩我的双儿,刚被两个大鸡巴轮奸过可小穴还是这麽紧,夹死了我了。」小宝也是头一次正试玩女人,没二十几下就把精液全射到双儿的花心上了。「嗯……不要了……嗯……」受到精液刺激的双儿显是要醒过来了,小宝怕双儿醒来以为自己夥同胖陆二人轮奸她而轻视了自己,赶紧一抽肉棒,跑出了屋。

    第二天一切如常,双儿好像也没什麽不妥,只是脸有点红,那是高潮过多的原因,小宝也是乐得不提,二人之间的感情却不知为什麽好像更深了。小宝安顿好胖陆二人,就带着双儿上路了。这次奉皇命先取道少林,然後才去五台山。头一天晚上小宝便闲的无聊,招来大批将士大赌特赌。一时帅帐内人声鼎沸,双儿始终陪在小宝的身边,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在了最里面。身後的男人不断挤靠在双儿的身上,真是讨厌,可又动弹不得。突然一只手从後面握住了双儿的乳房,双儿吓了一跳,想躲也躲不开,但她也知道自己被认出是女儿身了,可这人是谁呢?连头也回不过去。此人正是赵齐贤,他早就怀疑小宝身边的这个漂亮异常的小亲兵了,总是跟韦都统卿卿我我的,今天就着人多正好一试,果然胸前两团软肉,却是女子。自从上次和张康年他们轮奸了建甯公主後,他发现自己对所有不能碰的女人都有了一种特别的兴趣,今天如此好的机会怎可放过。双儿紧接着就觉得一条肉棒开始在屁股上磨来磨去,而且还越来越硬。双儿不敢出声喝止,怕惊动小宝,以为男人占占便宜也就算了,当着这麽多人,他能怎样。谁知男人的手竟从衣襟的下摆处伸了进来直接摸在了乳房上。顿时两个小乳头成了主攻的物件,双儿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下面也湿润了。张康年就在赵齐贤的身边,开始见他猥亵小宝的亲兵还在纳闷,赵齐贤低声道:「女的。」张康年马上会意,一双手马上也加入战团。不过他的手却是从裤带向下伸了进去。张康年只觉得入手一片柔软的阴毛,再向里是两片贝肉,终於找到了目标,两只手指夹住了双儿的阴蒂揉捏起来。双儿知道又一个人加入了,偏又躲不开,那人还捏住了自己下身处的那个小肉珠,双儿全身不断颤抖,却又不敢叫出声来,要是再被更多的人发现就羞死了人了,终於快感直冲脑际,身子一抖,淫液便泄了出来。那只手显然没有准备,忙抽了出来。双儿此时已被二人拽到了小宝身後,双儿的双手扶在小宝的肩上,因为高潮而轻轻喘息着。这时一个声音在耳後响起:「小淫妇?小淫妇?」「我,我不叫小淫妇。」「双儿,你说什麽?」「没,没什麽,你玩吧不用管我。」接着又转头小声道:「我叫双儿。」「双儿,你几岁了?」「十,十五岁。」「这麽嫩,身材可不得了哟,想不想我在这玩你呀?」「不,不想。」「真的?」说着赵齐贤使劲捏了捏双儿的乳头,张康年的手也再一次玩起了双儿的阴户。双儿终於受不住这种刺激了,喘息着说:「你们已经在玩了,还问我?」「好,那咱们再往後一点。」双儿听话的随着他们又退了两步,离小宝更远了。「好,把屁股翘起来点。」双儿听话的踮起了脚,把屁股使劲向後翘。双儿感到裤子的裆部被人割开了一个口,一个龟头探头探脑的钻了进来,轻轻抵在了阴唇上,然後一点点的插了进去,进到一半时却突然变成了猛的一下狠插,龟头重重撞在了花心上,双儿被顶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但四周的人们都忙着赌钱,竟是无人发觉。双儿此时还没见过玩她人的到底是谁,她也顾不上了,她只知道肉棒每向里一次,她的快感就增加一分,乳房上的两只手已经撤走,转而扶住了她的腰,使她站稳,以便肉棒能更深的插入。束胸已被弄的松松垮垮,这会任谁看她一眼,也能发现她胸前的两个小山包了。另外那人的手还在双儿的胯下游动着,不停的玩着双儿那才长出不久还十分柔嫩的阴毛。随着肉棒的挺动,双儿几乎要爬在前面那个人身上了,那人终於有所发觉,转过了身,然後双儿知道他也发现自己的女儿身了,因为他的手已经摸在了自己的乳房上……然後是第四个人,第五个……双儿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几只手的时候,体内的鸡巴开始射精了,它完全没有抽出的意思,全部射中了双儿的花心,然後才变软,滑出了阴道。双儿觉得自己的屁股被转了转,就又有一支鸡巴插了进来……她知道整个大帐也许只有小宝一人不知道自己正被轮奸着,因为总有十几个人挡在他的面前,挡住他的视线,其他人则围着自己。双儿此时已被放躺在了地上,全身早被脱的精光,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正跪在她的胯前,抽插她的小穴,其他人围成一圈,用鸡巴在双儿身上磨擦。赌桌那边人声鼎沸,这边发生了什麽小宝完全不知道,连双儿的浪叫声也没有听到。「顶死了我……大鸡巴哥哥……好……对……顶我花心……啊……好……再快点,求你……啊……」张康年这时已射过一次了,这会已经二度勃起了,想起那天有个兄弟在建甯口中发射,好像不错,自己今天也不妨一试。想着跪到了双儿的头边,「张嘴,小淫妇。」「干嘛?…啊……顶死了我了……我这……不是张了吗……啊……唔……」张康年看准时机把大鸡巴插了进去。双儿被於八他们轮奸时被插过嘴巴了,後来澄光也总喜欢插她的小嘴,所以鸡巴才一入口,双儿不由自主的就吸吮了起来。看到这个美丽的小姑娘如此淫荡,还会给男人含鸡巴,又有两个男人马上射了,这次乾脆全射到了双儿的脸上。张康年为躲他们的精液忙抽了出来,刚一抽出双儿便又叫了起来:「好热……你们的精液好热……啊……你也射了……射死双儿了……花心要被烫坏了……啊……」张康年见双儿的下身又有地了,忙一把将双儿面向外的抱了起来,双手抬着双儿的双腿,就这麽站着从後面把鸡巴插入了双儿的小穴,这样也让别人更清楚的看到了他的鸡巴是如何进出双儿的小穴的。赵齐贤的鸡巴此时也又硬了,他来到双儿面前,「兄弟,咱们一起干她。」「没问题,大哥。」双儿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麽,等发现赵齐贤的肉棒正紧贴着张康年的鸡巴也要插入自己小穴时,这才慌了,「不要呀…双儿的小穴装不下两支肉棒…痛……胀死双儿了……快抽走一支……双儿要被胀死了了……啊……」两支肉棒终於一起没入了双儿的小穴中。然後两人开始了同步的抽插。双儿也渐渐适应了,因为浪叫声又传了出来:「好…好……双儿……以前没试过……同时两支大鸡巴……」「哈哈,原来还有以前,难怪这麽骚,我干死你,小淫妇……」「干死了我吧……插死我吧……我是骚货……啊……两支鸡巴一起顶中我的花心了……」在双儿淫叫的刺激下,阴道内的两支肉棒终於一起冲着花心开火了。「射……你们射了……双儿感到了……好多……小穴满了……怎麽还有……小穴已经装满你们的精液了……双儿也要尿了……双儿尿了……」两人刚把鸡巴抽出来,双儿的阴道内跟着就涌出了大量的精液和淫水。

    他们刚一将双儿重新放到地上,马上就又冲上来四五个,不到一秒钟时间,双儿的阴道和嘴巴就又被攻占了,而且这回阴道和嘴巴都是同时插着两只鸡巴。嘴里含着两只鸡巴,双儿的舌头无法动弹,两人只好扶着双儿的头一前一後的抽插起来。阴道内的两根自不必说,双儿的左右双手也被迫各握了一根阴茎,来来回回的帮人手淫着。左右胸前也各跪一人,两人正用龟头一下一下的杵着双儿柔软的乳房,一时间双儿身上能被利用的资源都被用上了……这场淫宴也接近了尾声,嘴里的两根鸡巴来不及抽出就射进了双儿的嘴里,双儿在猝不及防下只好全都咽了下去,然後是胸前的二人把精液射了双儿满脸,最後是阴道中的两支一起退了出来,当然双儿的子宫里此时已经被精液灌的更满了。左右手的两根阴茎看来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正当它不断发胀,双儿也以为它们要射了时,它们却一起脱离了双儿手掌,像商量好了一样,一上一下,几乎同时两支鸡巴分别插入了双儿的阴道和嘴里,刚一插入便开始疯狂的射精。双儿被阴道里的那根鸡巴射的又一次登上了高潮,却苦於满嘴精液,叫不出声。鸡巴刚一脱离双儿的小口,双儿就「咕噜」一声把精液吞了个乾净,然後「啊啊……」的叫了两声,终於体力不支,失去了知觉。

    这群人对着这个赤裸的少女胴体却全都是有心无力了,他们用衣服将双儿的身体包好,送回她自己的营帐,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如果万一被告发了就来个不认帐,再说大清兵营中不许带女人,违者斩,她说出来对小宝也不利。【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