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出卖妈妈续集
    爸爸读书上了瘾,念完研究所申请到奖学金,又去美国继续修博士。妈妈官运亨通,短短六年,竟然成为县府最年轻的一级主管,也是唯一的女性主管。我现在是国二的学生,品学兼优,体育超强,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前锋。不过这些都没什么了不起,我最得意的反倒是拥有一根,全校最长最硬的大鸡鸡。

    国二升国三的暑假,我身高到了175,那根鸡鸡也发育成熟,足足有20公分。这一方面,是我隔代遗传到阿公的大屌,另一方面,也是我日夜苦练的结果。遗传那就不提了,苦练倒是可以说一说。我从小学五年级起,就开始锻炼鸡鸡,方法也很简单,就是让鸡鸡翘起,然后在上面挂重物。不过各位可别误会,这可不是天斩门的吊阴功,而是我自己发明的科学壮阳功。

    一般吊阴功,是加重物在阴囊,而非阴茎,因此实际效果存疑。而我却是直接锻炼阴茎海棉体的肌肉,因此效果非常显着。我一开始,是将空书包吊在勃起的阴茎上,然后逐渐在书包里加上书本。阴茎勃起时如有外力下压,它自然就会向前延伸加长,由于反作用力的结果,它的勃起力也会相对增强。当然,练习时最重要的就是循序渐进,万万不可操之过急,否则伤到海棉体,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锻炼时正值发育期,因此效果特别好;目前挂着十公斤的大书包,我可以支持到30分钟。我的鸡鸡是多么的够力,你们应该知道了吧!对了,忘了告诉你们,练的时候最好每天吃『六味地黄丸』,这样气血循环会比较好。这丸子一般中药店都有得卖,很便宜的。

    这几年妈妈官大了,人也越来越美了。她的气质愈显高雅,体态也更为丰盈,女性成熟的韵味,在她身上显现无遗。这些成果,一方面,是妈妈天生丽质;另一方面,也有赖于她持之以恒的保养。妈妈自从升官后,就特别注重外貌形象,因此美容保养,便成为她最重要课题。

    她周一到周五,固定参加县府的韵律班;每天睡前,也会用各式各样的保养品,抹遍全身。因此妈妈现在,不但身材比以前更好,就连肌肤,也更为光滑细嫩。她不但仍是社区男人性幻想的对象,就是在本县的社交圈,也是响当当的大美人呢!

    从小学四年级起,妈妈就不再和我一起洗澡,她说我长大了,要学着自己照顾自己。近几年来,妈妈官越作越大,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也迷上篮球,课馀经常留连球场。母子相聚的时间很少,因此关系虽仍亲腻,但已不像小时候一样,无话不谈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代沟吧!

    暑假呆在家里的时间长,我闲的无聊,注意力又开始转移到妈妈身上;偷窥妈妈洗澡,便成为我的每日一乐。妈妈睽违已久的曼妙裸身,再现眼前,那股震撼简直无与伦比。那硕大柔滑,白嫩嫩的奶子;那凸起挺立,微微耸翘的奶头;那圆润修长的玉腿;那浑圆紧绷的臀部。总之,妈妈的一切,都让我如此着迷;淫邪的想法突然浮现~~~~我想攻占妈妈饱满的阴户!

    过去我年龄太小,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因此看妈妈的眼光还颇为单纯;如今长大成人,再看到妈妈成熟赤裸的胴体,一种淫秽暧昧的猥亵心态,不知不觉的就在我的脑海滋生。妈妈是那么的美艳成熟,却又是那么的空虚寂寞;她那娇艳欲滴的美妙蜜穴,难道不需要男人的滋润?

    过去的种种记忆,一一浮上心头;阿狗大干妈妈的激情画面、老胡猥亵妈妈的淫秽镜头、妈妈满足偷窥者的放浪骚态。这些记忆,更加深我内心邪恶的本质。我突然想起过去,妈妈对我说的话「死小鬼!你想跟妈妈入洞房啊?」

    晚上妈妈有应酬,快十点才回来。由于天气热,她又顾及形象均着套装,因此一进门,她就忙着脱掉外套,解开头发。妈妈上班时,多半都将头发盘在脑后,梳成发髻;如此看起来既清爽,又有主管威仪。但是若论好看,那当然还是放下来的好。像现在妈妈解开头发,将头左右晃晃,那乌黑的秀发显得蓬松柔软,衬托着她俏丽的面庞,那模样真是既妩媚又性感。

    妈妈稍微休息了一下,准备进浴室洗澡;我大着胆跟妈妈说,我想和她一起洗。妈妈一听,当场楞住,半晌,才板着脸道:「你真是胡闹!都比妈妈高了,怎么能和妈妈一起洗澡?」。我反正已说出口了,就撒娇道:「比妈妈高也还是儿子啊!人家好久没有和妈妈一起洗了嘛!」。妈妈此时,又恢复她俏皮的本性,她笑着道:「你都那么大了,妈妈会不好意思啦!」。

    她说完不再理我,屁股一扭,进浴室去了。我看妈妈虽没答应,但也不像是严词拒绝,况且她浴室门只是带上,并未反锁;因此我一推门,就跟了进去。妈妈吓了一跳,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我突然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我尴尬的正想溜出去,妈妈开口了。「要洗澡,你怎么不脱衣服?」。我一听,简直乐昏头了,我结结巴巴的道:「妈妈没脱,我不敢脱!」。

    妈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真是人小鬼大,有色无胆!」。气氛虽然轻松了,但妈妈和我,还是不好意思,当着对方的面脱衣。过了一会,妈妈看这样也不是办法,就转身背对着我,开始脱衣,我竟然紧张的发起抖来。过去习以为常的事情,如今竟是如此的刺激!我迅快的除下短裤,赤裸的站在妈妈身后。妈妈辛勤保养的成果,真是不可思议;她全身肌肤白里透红,粉嫩粉嫩的;在灯光下,真像能掐出水来!

    随着她身上衣服的减少,我的心也越跳越快,当奶罩、三角裤一一解除时;只听啪的一声,我20公分的鸡鸡,强劲勃起,发出清脆的声响,拍打到自己的肚皮。妈妈始终没有转身,她自顾自的清洗,就像她所说的,她真的很不好意思。我静静欣赏,妈妈美妙的浴姿;沸腾的欲火烧得我几乎融化,我在妈妈身后,悄悄的伸出双手,一把便拥抱住她。

    妈妈娇呼一声,身躯一阵颤抖,慌忙的道:「快放开我!妈妈要生气了!」。我紧抱着她不放,粗大火热的鸡鸡,也紧贴在她柔软的屁股上。我在妈妈耳边,轻声告诉她,我已经长大,现在顶得到妈妈了。她又气又慌,不停的扭动挣扎;但我现在比她高、比她壮,她的挣扎不但图劳无功,反而激发我更为强烈的欲望。

    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就去摸她的奶;奶子丰满滑腻,沉甸甸的又软又滑,触感真是棒极了!妈妈奋力挣扎,身体踉跄前倾,她双手搭扶着浴缸边缘,死命的朝地下蹲。我抱着妈妈,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其实,我并不敢真的强暴妈妈;我只是想和妈妈亲热一下,看是否能挑起妈妈的情欲。如果妈妈被勾起欲火,自愿投怀送抱,那当然是上上大吉;否则像现在这种情形,我还真不知道要如何收尾呢!

    妈妈突然不动了,她冷冷的道:「放开我!」。

    我有点心虚的道:「妈妈答应不生气,我就放!」。

    妈妈怒冲冲的道:「我怎么能不生气?」

    我赖皮的道:「妈妈生气,我不敢放!」

    我和妈妈翻来覆去,就是在生气、放不放上面打转;一会妈妈大概也烦了,就说:「好啦、好啦!我不生气。」。我一听,赶紧放手,妈妈转身就是一个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我委屈的道:「妈!你不是说不生气,怎么又打人?」。妈妈怒气未消的道:「我不生气,难道就不能打你?」。

    妈妈面对着我,当然也看到我那紧贴肚皮的粗大鸡鸡,她似乎受到某种程度的震撼,脸上露出惊讶,又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低声下气的向妈妈狡辩了一番,妈妈似乎也消气了,她似笑非笑的揶揄道:「怪不得你乱发情!原来鸡鸡都长那么大了!」。我见她语气好多了,就嘻皮笑脸的道:「都是因为妈妈,我鸡鸡才会长那么大。」。妈妈佯怒的道:「胡说八道!」。

    我急忙道:「真的,我不骗妈妈,妈妈以前不是说,等我长大就可以顶妈妈吗?还说要和妈妈洞房,就要抱得动妈妈。我为了要和妈妈洞房,能顶得到妈妈,就天天锻炼,让鸡鸡长大。现在,我已经可以抱得动妈妈了,但是妈妈却说话不算话,还打人家一巴掌!」。我装作一副委屈的模样,向妈妈申辩。

    妈妈似乎想起,自己当时确实这么说过,她脸一红,娇嗔的道:「小时候哄你的话,你还当真?」。我得理不饶人的道:「妈妈怎么可以骗人?」。妈妈狡黠的笑道:「我那有骗人,我是讲,等你长大以后再说。等你长大以后再说,又不是说等你长大,就可以和妈妈洞房,就可以顶妈妈。妈妈那有骗你?」。

    妈妈擦干身体,就要出去,我不死心的道:「妈!那我晚上可不可以跟你一起睡?」。妈妈呸的一声,笑道:「神经病!你以为妈妈是圣女贞德啊?」。我匆忙套上短裤,跟了出去,妈妈已进房将门反锁。我心里又懊恼,又存有无穷希望;看来妈妈也不是铁板一块,只要我慢慢磨,妈妈总有一天会答应我吧?

    接下来几天,只要妈妈洗澡,我就厚着脸皮跟进去,妈妈生气的骂我,我就死皮赖脸的撒娇。妈妈对我这个小坏蛋,似乎也没辄,只得视而不见,背对着我默默的清洗。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不敢再强搂妈妈,虽然妈妈不理我,但起码我可以看到妈妈赤裸的身体,也算是往目标迈进了一步。

    几次过后,妈妈逐渐习惯了,也开始会偷瞄我的下体。妈妈大概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我的鸡鸡,总是朝上贴着肚皮?这天,

    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那儿怎么老是朝上贴着肚皮?是不是有毛病啊?」。我跟妈妈说,是因为看到她,鸡鸡才会翘起贴着肚皮;妈妈怎么也不相信。她认为,鸡鸡都应该朝下的,那有像我这样,一天到晚都朝上,紧贴着肚皮?

    我告诉妈妈,因为我吊书包苦练,因此勃起力特别强,所以一兴奋,就会贴着肚皮。妈妈以为我唬她,还是不肯相信。妈妈见我这阵子还算老实,便也默许我和她一起洗澡,母子重行共浴后,关系似乎又逐渐亲腻了起来。这天妈妈洗完澡,进房没锁门,我拿着书包,进入妈妈卧房,当场就表演给她看。妈妈看了既惊讶又觉好笑。她说古时有个嫪毐,鸡鸡可以当车轴,我的鸡鸡却可以吊书包,真是古今辉映啊!

    我趁她心情好,便上床在她身边偎着;刚表演过吊书包,我当然是光着屁股的。妈妈习惯没变,还是仅着一条三角裤,俩人肌肤赤裸紧贴,实在是难以抗拒的极大诱惑。妈妈一转身,立刻双腿蜷曲并拢,背对我缩成一团。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笑着说:「怕你这能吊书包的鸡鸡乱顶啊!」。我听她似调笑又似挑逗的话语,不禁心痒难耐。我将身体一贴,紧靠着妈妈,说道:「除非妈妈自己愿意,否则我怎么敢乱来?」。

    妈妈身子抖了一下,缩的更紧了。她颤声道:「妈妈怎么会自己愿意?好了啦!妈妈要睡觉了,你快出去吧!」。我当然不会傻的出去,相反的我反而搂住她,开始抚摸她嫩白丰盈的大腿。妈妈紧张的道:「妈妈又没答应,你干嘛乱来?」。我在她耳边轻声道:「我要考验妈妈呀!」。我握住她的脚掌,顺着脚踝、小腿、逐渐抚摸到大腿与屁股交界之处的多肉部位。妈妈不停的颤栗,但却不再吭声。

    她火热的身体,蜷曲缩成一团,随着我的抚摸,不停的轻颤;

    就像是一条妖艳的美人蟒,正踏着销魂舞步,蛊惑着自投罗网的猎物。我将她身子一扳,猛地凑上她的樱唇,便强吻她;妈妈紧闭牙关,死命抗拒。我用舌尖大力撬开她的小嘴,舌尖也强行侵入她的口腔。亲吻带来温馨的感觉,她不由自主的卷动香舌,与我相互舔吮;柔软嫩滑的双手,也主动环抱住我的身体,缓缓的抚摸。

    妈妈蜷曲的身体舒展开来,和我面对面的亲吻拥抱。这些年来,妈妈除了自慰,几乎没有任何性生活,如今搂着我年轻结实的身体,感受我粗大火热的阳具,她几乎立刻沉醉在肉欲的愉悦中,完全忘却了世俗的规范。她像抚摸情人一般抚摸我,那种细腻激情的感觉,使我整个身体都燃烧了起来。妈妈满脸晕红,眼神迷离,彷佛不认识我似的。我深情的吻了她一下,翻转身体,将嘴贴近她湿润的阴户,舌尖一探,便贪婪的舔吮起来。

    她不断的轻哼,屁股也一耸一耸的,迎合着我的舌头;我见她穴门大开,淫水如潮,便将怒耸的阳具扳下,轻轻的抵在她湿滑的阴户上。火热硕大的龟头,来回的在肉沟中巡曳,妈妈搔痒难耐,不禁主动挺身而就。我故意吊她味口,向后退了些,轻声问道:「妈!你是自愿的呕?」。妈妈突地身子一颤,推开我,转身呜咽了起来。

    妈妈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我慌忙搂着她,一个劲的向她道歉陪不是;谁知妈妈却更为伤心,她啜泣的道:「你长大了只会欺负妈妈!…呜….呜…」。我心想,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唯一的方法,就是彻底满足饥渴的妈妈。

    我掰开她嫩白的大腿,将粗长的阳具对准她鲜嫩滑腻的小穴,一挺腰,就狠狠的捅了进去。她啊的一声痛呼,双手死命推挤我的胸部;但是妈妈阴道中,那种紧缩吸吮的温暖舒畅感,已使我无法停止;我不顾一切的抽插了起来。旷了好几年的妈妈,小穴又嫩又紧,碰上我这粗长硕大的鸡鸡,大概一时真是难以适应。她哭喊叫痛,粉拳也不断的捶打着我。

    我这14岁的童子鸡,初尝36岁成熟妈妈的滋味,那种舒畅感,简直胜过登仙。看到自己的下体,和妈妈紧密相接,我抽插的不禁更为卖力。妈妈的痛呼,转变为从鼻端溢出的呻吟,那种压抑不住的淫声,听在耳里,真像是强烈的催情音乐。她的双手开始环抱着我,两腿也翘起夹住我的腰,我感觉嫩穴阵阵收缩抽搐,一股热流猛地冲击我的龟头。

    我的阳具好象要爆炸一般,奇妙舒适的感觉,迅速聚集龟头。我猛的一阵哆嗦,又烫又浓的童子精便狂喷而出;一股一股强劲的精液,持续冲刷妈妈饥渴的花心,妈妈像抽筋一般,上身忽地仰起,她胡乱的亲吻我、咬我,双手也狠命的在我背部乱搔乱抓。我紧紧拥住颤栗抖动的妈妈,一阵颠狂后,妈妈又哭了。她紧抱着我,语无伦次的哭道:「妈妈不要脸~~妈妈是自愿的~~我好舒服~~我还要~~我还要啊~~~」。

    我再次搓揉妈妈饱满柔软的乳房,抚摸妈妈圆润修长的玉腿,舔呧妈妈鲜嫩樱红的阴户。妈妈也没闲着,她扳下我紧贴肚皮的阳具,用温暖湿润的小嘴,含着我那火热硕大的龟头。那个晚上,我们都没睡;第二天,妈妈一口气请了七天休假。我不知道珍氏世界记录有没有这一项,但是我肯定,自己已打破了世界记录。七天内我和妈妈作了六十七次,你们相信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