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

    「井野,如果我没有让鸣人发誓去找佐助,他现在一定还会活着好好的。这

    全部都是我的错。」

    樱掩住自己的双眼,饮泣。

    「没有的事,妳想太多了。」

    井野扶着她的肩膀,靠在她的面颊旁安慰她。同时心里浮现今早两人抵达最

    后战场的景象。那时所有的木叶忍者们都在忙着应付四处窜逃的妖狐分身,结果

    没想到九尾竟然掉了头,反扑回村内,一举突破留守的暗部,然后直闯入五代的

    自宅,并歼灭了残留的一小队暗部。

    遭袭的五代被迫单打独斗,但仍以不愧为火影的实力和觉醒至一半的九尾拼

    得不相上下。当时附近的村民们只敢远远观望,谁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加入那如

    炼狱一般的战场,因此没有人知道其细节。

    当樱和井野与鹿丸等人会合时,他们纔藉由通风报信的暗部得知九尾的下落,

    一行人急忙分成两路,一队由鹿丸率领继续讨伐剩下的妖狐分身,另一队则是火

    速赶回村内支援火影。

    不幸的是,当她们好不容易来到火影身旁时,她已经虚弱的昏厥在地上。离

    她不远处,则躺着一具焦尸。凭着尸体的身材和勉强能分辨的焦黄衣物,依稀可

    见鸣人生前的大致轮廓。

    痛哭失声的樱虽然强压下心中的悲恸,稳定住纲手的状况,但是五代体内查

    克拉的消耗却难以在短期间内恢复,甚至连究竟有没有办法痊愈都仍是未知数。

    「樱,不要难过了。」

    井野轻拍好友的背,细说。两人紧挨着彼此,井野可以感觉到樱柔软的娇驱

    在抽泣间微颤,温热的液体沾湿了衣襟,口里呼的热气和少女的体香彷佛温泉上

    方的白雾般温湿。她终于忍不住轻咬了一口樱如玉似的娇美耳垂,然后见着樱缓

    缓的转回头来以迷惘的眼神望着她。

    在青梅竹马的染上一片湿气的明澈瞳孔中,倒映着逐渐红润起来的井野的脸。

    一向表现成熟体贴,如同姊姊的井野竟然也有难以启齿的表情。

    「樱,我有一件事一直没有对妳坦白……」

    樱只觉得脑中怦地一声一片空白,眼前的井野竟咀着她殷红的唇瓣,一手探

    进少女娇美的琼体上,褪下自身的紫色忍装。缠绕在膝上一直到腿根的绷带一松,

    白玉色的凝脂腿肉斩露在屋内微晕的光线中。

    「每当我想着妳,全身就躁热起来,尤其是……」

    井野拎起樱的右手,放在自己覆了一小撮细软鹅毛的私处上。另一手揉捏着

    不逊于樱的雨滴似的丰满。绽放了一朵纤细花蕊的椒乳,淡淡的粉红彷佛染了一

    水色,在浅尝即止的挑逗下,井野熟练的引导着樱柔嫩的指尖习得取悦女人的诀

    窍。

    脸色红扑扑的少女,在闺房里进行着不伦的禁忌游戏。井野站起身,任由身

    下爱液流淌,逼近樱的面颊,滴在那天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女孩子脸上。闪闪

    烁烁的光点散了,月光透过纱制窗帘,使得房内一切皆笼罩在朦胧美之下。

    一丝不挂的少女在告白后彷佛抛弃了一切道德规范,热情的在樱面前表演一

    场自得娱乐的舞蹈。她唤醒了身藏体内多年的欲望,激昂的呻吟着,诱惑着同性。

    「为甚么会这么敏感呢……樱。」

    她的手指随着井野的引领,轻轻绕着蕊心打转,滋润了爱液的花瓣,脉络鲜

    明,似有魔力般吸引着樱的目光。一收一缩,吸吮着她的指尖,樱宛如置身于梦

    境中,友人在面前娇喘,利用自己的指头手淫。

    「好甜的味道,妳也尝尝。」

    井野出其不意的握着樱的手,探进腔内掬了一池银液,然后往她的樱桃小嘴

    里送去。她缓缓的抽插着,似乎在体会那两瓣温热又极富弹性的红唇,和里头滑

    嫩的俏舌。

    「咿……樱!」

    放开了樱,井野一手撑着后方的地板,挺起腰,将私处一览无遗的展现在樱

    的面前。一手纵欲的狎弄自己的女性,一根一根手指逐次增加,将那腔道内粉红

    色的淫肉都扯了开来让爱慕的情人看。

    「看我……我……樱在看我、我自慰呀。」

    井野的快感攀升到云端上,一道如彩虹桥般亮丽清澈的淫荡水柱喷射出,混

    着白色的飞沫溅到樱错愕的脸上。股间一波波的快感,将体内的爱液推挤到腔口,

    大力激射,浇了无知少女一头一身。

    失去气力的井野,站不稳的双膝勉强跪倒在地,身子一软,倾向樱……

    丛林中某处,砂忍众完成了任务正打算返回。风影我爱罗在最后一刻赶到和

    凯联手将最后的妖狐分身击倒,然后目送着凯带着爱徒李先行回村内治疗。几名

    砂的女忍者有意无意的围绕在我爱罗旁边,仰慕的看着他。

    「咳,既然任务已经大功告成了,我们尽早回村吧。」

    勘九郎话纔刚说完,立刻感到数道火辣辣的眼神朝他投去。其中一对正是来

    自仍在鹿丸身边磨蹭的手鞠。

    「报告风影,木叶村日前遭到严重损害,请准许在下在此协助他们重建村庄,

    以尽本村身为盟友的义务。」

    手鞠从容不迫的说,脸上却完全没有语气中的决心和负责。

    「随妳便。」我爱罗冷冷的说,径自以不见身影的速度朝砂村前进。

    「我爱罗大人一定很担心村子的情形,我们早点回去也好。」

    对这位新上任的年轻风影死心蹋地的砂忍们,脚步一致的追上离去的我爱罗。

    原本还想说几句话的勘九郎被手鞠瞪了一眼,耸耸肩也走开了。林子里剩下手鞠

    和鹿丸小俩口。

    「喂,你们火影受到那么严重的伤会没事吗?」

    如往常一样皱着眉头的鹿丸没立刻答话,他朝着我爱罗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

    然后又回头朝村内的某个地方望了一会。

    「哼,反正能够得到火影之名的家伙都是一群怪胎、妖怪。不会那么容易被

    干掉的。我比较担心的反而是那个傻女人……」

    接着彷佛要一扫这些令他感到麻烦的多余操心,鹿丸两手枕在脑后,两腿一

    张往后倒下,躺在草皮上欣赏逐渐染上红潮的瑰丽云朵。

    「我可是肩负了两村友好交流的大使喔,你得好好待我。」

    手鞠成熟的面容遮住了鹿丸的视线,她的金发垂到胸前,战斗时令敌人感到

    一股狠劲的表情此时不复存在,仅有希望与爱侣缠绵的温柔微笑。鹿丸一把将她

    拉到自己的胸膛上。

    「是是,女人真是麻烦。」

    一名潜伏在木叶村暗部中多时的密探在事件结束没多久后,立刻躲进某处绝

    对安全的密闭场所里,低声以忍术和某位在远方的男子交谈。

    「……三忍之一的自来也阵亡。暗部的实力大损。五代遭九尾偷袭,近期内

    无法亲赴战场。漩涡鸣人阵亡。」

    「很好,继续保持联系。」

    男子——音忍药师兜回头,向另一位拥有一对黄褐色蛇瞳的男人转述方纔间

    谍的报告。男人的嘴角挂上阴险的冷笑,笑声中有股难以形容的厌恶感,就如同

    在林道上遇着毒蛇一般的令人不寒而栗。

    兜的眼镜反射着白色光芒,心里的某一角落记起自己的另一角色,慢慢地吸

    收这份情报,并开始好奇那个神秘的组织会如何看待这个情况。但可以确定的是,

    无论木叶的暗部再怎么隐瞒纲手重伤的消息,他们的两大头号敌人皆已经迅速的

    掌握了整个事件,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

    他在那宛如吐着蛇信在打量猎物的残忍男人身上看见比鲜血或者黑夜还要恐

    怖的诅咒。那是不惜践踏死者尊严或者牺牲一切来满足欲望的纯粹邪恶。

    位于破坏殆尽的战场旁,五代的房子奇迹似的没有受到一丝损毁。元气大伤

    的纲手就躺在自宅的大厅中的圆桌上,附近连一位看护的医忍也没有。更离奇的

    是装着自来也尸身的棺材和那具被烧的体无完肤的焦尸也分别摆在圆桌两边。

    夕阳的余晖自大厅面朝庭院的落地窗口洒进,对面墙上出现了坐立的人影。

    「吼喔……喔……」

    自来也像是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大的打个一个呵欠。他蹑手蹑脚的来到纲

    手躺着的圆桌,色瞇瞇的狼眼死盯着纲手丰满的胸脯,毛茸茸的大手不安分的动

    作起来。但他的手还没碰到实物,就被乎地撑开眼皮的纲手吓了一跳。

    「前辈,请你放尊重点。」

    纲手——恢复原貌的夕日红警戒地看著作风放荡出名的色鬼,双手紧紧护在

    胸前,不让自来也有机可趁。

    「不准碰我的人。」

    大厅的门敞开,刚出澡堂的惹火女人穿了暴露身材单薄浴衣,一手拿着毛巾

    在擦拭发根上露珠。连句话都来不及说的自来也看到此景立刻狂喷鼻血往后倒下

    去。红的脸色微晕,退到墙边,在木叶村众忍者效忠的唯一对象面前单膝跪下。

    女子脚踩过自来也失去意识的肉身上来到落地窗前,色胆包天的中年人哀号

    了一声,打开窗户。外头凉爽的风吹在她细致的肌肤上,连根头发都没被伤着的

    火影对外头下令。

    「全部给我进来。」

    霎时,如同变魔术般,庭院的各个阴暗角落里皆多了一道浓浊黑影,转眼间

    便聚集在火影的大厅内。其中有令木叶村的敌人闻风丧胆的拷贝忍者卡卡西,和

    与他实力不分轩轾的凯和猿飞阿玛斯等上忍精英,也有暗部的队长们,以及各家

    族的首脑。

    「首先恭喜各位,伪装九尾复活的计画演出成功。这是我们木叶村反击的第

    一步。」

    纲手赞许的说,扫视众人时在卡卡西的身上逗留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

    「现在来报告情报操作的成果。」

    「是。」首先回报的是纔和药师兜通过话的暗部。

    「根据我们截下的密报,晓的成员在稍后也会得到同样的消息。」

    「好,继续。」

    「风影我爱罗目前在该村的声望颇高,预计不久后能达到战前三分之二的战

    力。」

    「好,继续。」

    或长或短的报告持续着,各家族长也在纲手的允许下得知本次任务的概要,

    和预期中即将来临的备战事项。纲手坐在静音搬来的椅子上,聆听报告之时不经

    意的望向那个原本摆着一具焦黑尸体的角落,如今已是空无一物。

    「那小妮子跑哪里去了……」

    纲手自言自语地说着,但很快又将注意力移转到上忍的报告中。不明所以的

    上忍缓了一下,等火影说了继续以后,纔接着说下去。听见火影的呢喃,猿飞阿

    玛斯想起他队上那个在本次任务中扮演着举足轻重角色的少女。

    脸上不由得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

    「樱,其实我、我一直对妳……」

    井野娇红欲滴的唇瓣和樱的相触,后者则不知所措的呆在那里任由她上下其

    手。直到一阵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两人不约而同的朝窗外望去,原本应该被

    火烧成焦炭的少年正以尖锐的指甲刮着窗户玻璃,口做着「鸣人你死定了」的嘴

    型。

    樱童年的玩伴无奈的站起来,打开窗户,鸣人结了手印后和她对望了一眼,

    然后跳进屋内。

    「妳……你们?」

    张口结舌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樱望着他们说不出话。

    「抱歉了樱,我们是不得已的,其实我和鸣人一早就调换了灵魂——妳知道

    的,我们山中家心乱身之术的奥秘嘛。」

    井野恢复了平常的语调解释道。

    「甚……甚么时候?」

    「今早我在妳房间,鸣人装睡的时候。」

    「那……那九尾妖狐是?」

    「当然是假的啦,我身边可是随时跟着数十个暗部高层哪,听说还有砂忍派

    来的菁英,一群成年人和老头子在那边一边玩火一边装神弄鬼。」

    樱忽然想起,自己因为先入为主的观念,一直没有留意到其它人的脸色。细

    想,其实应该有好几个熟悉的伙伴都牵扯在这个任务里呢,樱恍然大悟。

    「好啦,你们继续你们早上的暧昧,我就不打搅了。」

    井野慢慢踱步到井野的房门口,经过时还狠狠的踩了鸣人一脚。

    「和你那色鬼师傅一样。」

    鸣人一脸无辜的傻笑着,准备若无其事的跟在井野身后离去。

    「妳也累了一天,我就先闪啦,哈。」

    隐形的拳风掠过鸣人脸颊,将门怦地一声关上。鸣人的笑容僵在脸上。

    「鸣人。」

    樱,甜笑着,脑海里快速地浏览过一整天两人相处的画面,井野的手摆的位

    置,好几次的肌肤接触,和五分钟前那个莫名奇妙的吻。

    「你这个……」

    樱的拳头由小而大,瞬间便凑近鸣人的脸,他忍不住闭上眼睛准备迎接这雷

    霆一拳。

    「笨蛋。」

    预料中的痛击没有发生,一副柔软的躯体扑进他的怀里,随着少女香。

    「笨蛋……笨蛋……笨蛋……」

    少女的眼泪不顾理智的在他宽阔的胸前烙下炙热的印子,鸣人伸开双臂紧紧

    抱着她。两人附在彼此的耳畔,她静静的听他充满悔意的道歉,他静静的听她浓

    浓的忧虑,耳语间滋生的爱意在扩张,逐渐包容下他们全身。

    鸣人轻舐她的泪痕,稍施力一推,毫无防备的樱倒在她的床上。少年坐在她

    的身上,炯炯有神的双目彷佛能迸出火光,黄金的色泽渐渐低微,取而代之的是

    狐狸似的兽眼,像是盯着了猎物,充满侵略性的将少女全身上下每个角落都打量

    了一番。

    了解到即将发生的事,樱的双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

    「不……不要看我。」

    鸣人轻舔了她敏感的颈,樱的两颊一热,雪白的肌肤腾地染上绯红。少年手

    成爪,一把撕毁了樱单薄的胸襟,里头颤栗的两团美肉就这样毫无遮掩的裸露在

    一对贪婪的狐狸眼前。

    没有想过鸣人会对自己暴力相向的樱顿时失去了主意,双手想都没想就急忙

    要藏起胸前美景。没想到鸣人的手更快,将她压在床上动弹不得。

    「咿呀……」

    鸣人锐利的犬齿轻扎了她甜滋滋的娇小花果,刺痛和快感同时钻进她的心房,

    樱呻吟了一声,随即不好意思的抿上嘴。像生了大病似的在全身肆虐的高烧又往

    上升了几度。心脏怦怦跳的声响传到鸣人耳里,更加沸腾了他妖狐的血。

    衣绸撕开的声音丝丝入耳,两条活鲜的丰满大腿轻跃,想挣脱少年的注视。

    桔色的月光泄在腿根深处,娇嫩的处女下体完美的呈现在漆黑夜空的见证下。细

    致的肌肤上宛如泛起了一阵阵波纹,随着鸣人细细的舔,作势狠狠的咬,那不知

    是痛是痒还是快活的复杂感触袭上少女心,化作诱人的淫靡流莺。

    那尖长的指甲在纤细的大腿内侧留下爪痕,连令人娇羞不已的后臀都被侵占。

    她在那一连扭拧下挺起下身,红扑扑的俏臀顶上了妖狐化的鸣人的鼻尖,弹性十

    足的一团柔软陷下后立即恢复原状。温热的体香自亢奋的细孔中徐徐蒸上,烘的

    鸣人面部发烫。

    樱昏沉间不小心瞥见鸣人膨胀充血的下体。

    「呀、太大了,进不去的!」

    她的蛮腰如水蛇般摆动,丰盈肉臀在鸣人手里溜动,但股间那一抹滑腻却是

    愈加激起了鸣人分身的血气。连小指都不曾接受过的花径,如今正战战兢兢的随

    着樱的剧烈心跳收缩。妖狐的鲜红赤舌在她的胯下搔弄,如草苺表面上的颗粒一

    般的肉珠,漆上银色的唾液后彷佛镶在夜空中的珠贝,耀眼。

    「好痒喏……鸣人别……」

    对恼人可爱的哀鸣充耳不闻,少年持续触犯着少女的圣境,然后在不经意时,

    突地将准备就绪已久的分身捅进仅有一层肉膜守卫的最终防线。

    「呀!」

    那进入的霎那,鸣人的心智一片清明。邪气腾腾的赤瞳温和下来,蒙蒙的青

    光在少年结实的肉躯上焕发,那曾令两名女忍者欲生欲死的鬼魅形貌隐隐在鸣人

    腹中显现,如清流般融合在九尾火中调和。

    他的尖挺在淌着腥鲜血液的紧凑腔道底,兀自博动。

    「樱,我爱妳。」

    因疼痛而说不出话来的樱,在听见鸣人的告白后,默默流下眼泪。幸福至极

    的呻吟如喷泉般自她的喉咙深处涌出。完全的自我放逐,将身心给予百分百信赖

    的男人,脚趾内弯,两眼失焦,樱在持续的高潮中飞越云端,在一片白色的冲击

    下,少年生命的岩浆在隆隆巨震的躯干下,迸入女阴。

    「你一定要……」

    「留在妳身边对吗?哈,那时候呀我其实……」

    「笨蛋!」

    啪!脆耳的巴掌声在深夜的春野家回荡着。

    风吹,蝉鸣,一落叶在池塘上悠然自得的旋转

    【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