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疯狂传说八
    卡洛斯在几个侍从簇拥下推开了地牢的铁门,立刻看到了被镣铐锁在柱子上的三个浑身伤痕、奄奄一息的女囚犯。

    卡洛斯走近戴着手铐和脚镣、脖子上被铁链锁着栓在柱子上的阿妮塔。

    “你、你还要干什麽┅┅”看到卡洛斯走过来,阿妮塔赤裸着的身体立刻缩成一团,瞪大了充满惊恐悲哀的眼睛,浑身不禁哆嗦起来。

    连续三天的游街示众和当众的鞭打奸淫,已经将阿妮塔折磨得不成样子∶她丰满白嫩的身体上布满了红肿的鞭痕和无数的淤青,几乎看不到一处完好的肌肤;头发凌乱不堪地披散着,眼睛和嘴唇都红肿了起来,俏美的面容已经变得憔悴无比。

    阿妮塔公主那丰满肥嫩的大乳房上布满一块块青紫的淤痕,两个娇嫩的乳头被折磨得变成两个肿胀的小肉块;原来浑圆肥硕的屁股上鲜血淋漓,小穴和屁眼成了两个合不拢的红肿的肉洞,不停里往外流淌着粘稠的白浊液体;丰腴修长的双腿上鞭痕累累,纤细的脚踝和手腕已经被沉重的镣铐磨得血肉模糊。

    卡洛斯看着这个被折磨得风采全无、龌龊肮脏得好像最下贱的娼妓一样的狼狈悲惨的女囚犯,蜷缩着伤痕累累的躯体惊慌恐惧的样子,全无一点当初摄政公主的气质和风采!

    他又转身看了看旁边同样被镣铐锁着的奥丽雅和娜塔西娅,两个女囚犯的样子和阿妮塔公主同样悲惨,赤裸着她们美妙高贵的身体蜷缩在墙角不停发抖。卡洛斯立刻感到了极大的满足和快乐!!

    “怎麽样?我的公主殿下,现在可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卡洛斯踢着阿妮塔公主那伤痕累累的肥大屁股说着。

    “我、我都已经被你折磨成这样了,你就饶了我吧!不要再把我拉出去示众了,求求你┅┅呜呜呜┅┅”阿妮塔公主已经彻底地崩溃了,她蜷缩在敌人脚下伤心屈辱地哭了起来。

    “公主┅┅”听见阿妮塔的哀求,奥丽雅忍不住轻轻叫了起来。

    卡洛斯立刻狠狠地瞪了被拷打折磨得遍体鳞伤的奥丽雅一眼,接着盯着跪伏在自己脚下、彻底屈服了的公主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库鲁,给我好好照顾照顾这三个女人!把她们的伤养好,我还有大用处哪!哈哈哈┅┅”===================================

    卡洛斯的大殿上云集了他得力的部下,酒酣耳热的高级军官和大臣们不停地互相恭维吹捧着。尽管战争并未结束,但敌国的摄政公主已经被抓获,这些狂热的家伙们为此已经十分得意了。

    “诸位爱卿,今天朕为大家准备了一道十分特殊的珍馐!来人!把那道特殊的美味送上来!!”卡洛斯大声对侍从吩咐着。

    很快一个侍从推着一个不到一米高、一米见方的活动餐桌走了上来,餐桌用白布蒙着,下面明显有一个微微颤抖着的隆起的物体。

    侍从将餐桌推到卡洛斯面前,猛地掀起了白布。

    “哗!”,所有在场的军官和大臣们都惊叫起来!

    餐桌上是一个被赤身裸体地捆绑着的金发美女!这个女人的两个手腕和纤细的脖子被用餐桌上的金环牢牢地箍住,面朝下趴着;光滑细腻的後背上用绳索捆着,使她的上身几乎全贴在了餐桌上;女人丰满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地撅着,双腿折着跪在身下,两只脚踝和浑圆的小腿也被用金环牢牢地固定在了餐桌上!

    这个好像一只青蛙一样赤裸裸地跪伏在餐桌上的女人正是被俘的比奥提王国摄政公主阿妮塔!阿妮塔公主丰满美妙的肉体纤毫毕现地暴露在大殿上,她的肌肤像丝缎般光滑细腻,赤裸着的丰臀和後背上涂满了厚厚一层奶油;浑圆肥硕的屁股高高撅着将她的下体彻底暴露出来。

    阿妮塔公主肥嫩的下体上的阴毛被刮得乾乾净净,暴露出前後两个迷人的肉洞,而她那紧窄浑圆的肛门中被赫然用一个黑色的橡胶塞堵住,而公主弯曲着的身体下的小腹则好像身怀六甲的孕妇般可怕地隆起着!

    餐桌上跪伏着的美女身边摆满了各种水果和点心,这些好像配菜一样的摆设使阿妮塔公主那赤裸着的白嫩丰满的肉体看起来的确好像一道精致的大餐!

    “诸位!这道公主大餐如何!?!”卡洛斯淫笑着抬起了餐桌上的女人低着的头,用一只金碗垫在阿妮塔公主的下下,使她不得不抬起充满羞辱表情的俏脸面对着自己。

    “好!!太好了!!”

    “真想赶快尝尝这个淫贱的公主的味道啊!!”

    大殿上一片狂躁。

    卡洛斯微笑着将堵住阿妮塔小嘴的橡胶球取下,血红的葡萄酒立刻从阿妮塔的嘴里流了出来!卡洛斯得意地用酒杯接满一杯美酒,然後赶紧用橡胶球将公主的嘴巴又堵住。

    卡洛斯举起从阿妮塔嘴里流出的葡萄酒,一饮而尽。立刻下面响起一片狂热的喝彩声!

    卡洛斯接着从餐桌上拿起一根薯条,将餐桌转了过来,使裸体的公主那肥美的屁股对着自己。他慢慢地将堵住阿妮塔公主屁眼的橡胶塞拔出,立刻又有一股粘稠如浆糊状的红色液体从阿妮塔那被撑成了一个小小圆洞的肉洞中流出!卡洛斯用手中的薯条沾了一点这红色黏液後放进了嘴里!

    他吃下了这根薯条後得意地又将阿妮塔的屁眼塞住。这红色的黏液竟然是番茄酱!!

    下面的喝彩声更加热烈!!

    被绑缚於餐桌之上的阿妮塔公主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屈辱的眼泪不停地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只有阿妮塔公主自己知道,被敌人准备成这样一道“丰盛”的美味,她受到了多麽大的屈辱和多少折磨!!阿妮塔被反复地浣肠和排尿,直至可怜的公主胃里被彻底排空後,敌人又朝她的肛门里灌进大量的番茄酱;同时拼命朝她的嘴里罐葡萄酒,直到葡萄酒已经开始顺着她的嘴溢出来才住手!

    悲惨的阿妮塔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最後就被这样堵住嘴巴和肛门,赤身裸体地绑缚在了餐桌上,成了一道任敌人作践玩弄的“大餐”!

    卡洛斯得意地看着满脸悲愤屈辱的阿妮塔公主,朝侍从挥了挥手。

    “让我的爱卿们都来尝尝这个下贱的公主的味道!”

    侍从推着餐桌走向了那些早就兴奋得无法克制的军官和大臣,这些家伙立刻开始争先恐後地品尝起阿妮塔公主的“味道”来!

    起初番茄酱和葡萄酒还能自动里流出来,後来这些家伙乾脆开始用长长的银勺伸进阿妮塔公主的屁眼里抠挖番茄酱,按住公主灌满葡萄酒隆起的腹部往外挤葡萄酒,甚至还有人趴在阿妮塔公主肥美的双臀上舔起奶油来!

    被这些敌人如此糟蹋作践的阿妮塔羞辱得痛苦不堪,可是她此刻手脚和身体被牢牢地绑缚在餐桌上,根本无法挣扎或反抗;而且此时的阿妮塔已经被折磨得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只能任凭敌人无耻地玩弄羞辱自己,屈辱的眼泪流满了公主的俏脸。

    当所有人都品尝完这到残酷无比的大餐,餐桌最後被推回卡洛斯的面前时,悲惨的公主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阿妮塔公主秀美的长发沾满了葡萄酒,湿答答地披散在脸上;她的嘴大张着不住大口喘息着,嘴角和丰满的胸膛上流满了血红的液体;公主赤裸着的下身已经被糟蹋得一塌糊涂,被抠挖了半天的屁眼凄惨地张开着微微翕动,丰满雪白的大腿上沾满了黏乎乎的番茄酱,高高撅着的屁股不住地颤抖着。

    “下贱的母狗,你自己说∶接下来该表演什麽节目了?!”

    “请、请、请来狠狠地操我吧┅┅呜呜┅┅”阿妮塔挣扎了半天终於吐出了这句话,接着羞辱已极的公主低下头呜呜地痛哭起来!

    “哈哈哈┅┅你们都听见这个淫荡下贱的公主说什麽了吗?!她说请我们来狠狠地操她!!大家可不要让这只母狗失望啊?!”看到彻底屈服的公主绝望羞耻的样子,卡洛斯不禁狂笑起来。

    “把这只母狗推到每一个人面前,让大家都来狠狠地干她!!”

    侍从开始推着餐桌在大殿里走了起来,而那些已经疯狂了的军官和大臣则纷纷开始解自己的裤子,然後好像发情的野兽一样扑向了被捆绑在餐桌上的阿妮塔公主!

    施暴的男人沉重的喘息和疯狂的喊叫与被奸淫的公主痛苦的呻吟和凄惨的哀叫混合在一起,卡洛斯的大殿成了一个淫邪狂暴的地狱!

    当被捆绑在餐桌上的公主被再推回卡洛斯面前时,这具丰满美艳的肉体已经完全地变了模样!

    阿妮塔依然被以原来的姿势绑缚着,只是被轮奸施暴後的公主的样子已经惨不忍睹∶公主的眼睛半闭、头发散乱,气息奄奄地呻吟抽泣着,脸上糊满了黏乎乎的白浊精液,粘稠的精液还在顺着她的嘴角不停流淌着;她高高撅着的肥美的屁股上淤青块块,丰满的大腿上糊满了白色的精液和血红的番茄酱,小穴和屁眼已经被干得红肿起来,肉洞里面简直成了精液的泥潭!

    “母狗,这麽操你可觉得过瘾?!”卡洛斯还在无耻地用语言羞辱着狼狈不堪、奄奄一息的阿妮塔公主。

    “难道你还想再被干一遍吗?”见阿妮塔只是不停地喘息呻吟着,卡洛斯不禁有些恼怒。

    “不要┅┅我、我已经受不了了!求求你,饶了我┅┅”阿妮塔公主觉得自己好像就要死了,被奸淫了无数次的下体已经麻木得没有了知觉。她已经彻底放弃了公主的尊严和骄傲,感到自己完全沦落成了一个悲惨无助且丧尽羞耻心的可怜女人!

    “那麽你就发誓∶永远做我的奴隶,永远做随时为我服务的娼妓!!”

    “我、我发誓┅┅”阿妮塔嗫嚅着,感觉自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卡洛斯的近卫军营中,每到周末由於近卫军军官和士兵轮流休息的缘故,总是显得混乱和嘈杂。

    军营的背後有一排戒备森严的平房,不知情的人都以为这高墙内是军火库。其实这里是近卫军的秘密军中妓院,关押着很多战争中被俘的敌国女子供卡洛斯的近卫军官兵淫乐!周末这里就显得更加热闹和疯狂!!

    “快!母狗!!快爬!!!”一个军官模样的家伙挥舞着皮鞭残忍地抽打着一个赤身裸体的黑发女子。

    那女子的双手被绳索捆着,双脚上戴着沉重的长长的脚镣,不停地低声哭泣呻吟着,在皮鞭无情地抽打下在地上艰难地爬行。

    “臭婊子,让我看看!!”一个家伙站在趴在地上爬着的女俘虏面前,突然揪住了她沾满尘土披散着的黑发,抬起了她的脸。

    这个被糟蹋得不成人形的悲惨女人竟然就是被俘的奥丽雅!

    奥丽雅的脸上已经丝毫看不到一点当初那个美艳英气的“比奥提之花”的影子,剩下的只是一脸的疲惫和憔悴;裸露着的躯体上布满了道道血红的鞭痕和一块块青紫的淤痕,赤裸的双脚上沾满了尘土,丰满的大腿上满是抓痕和指印;下身娇嫩的小穴和窄小的菊花蕾因为疯狂而无节制的奸淫,已经变成了两个松弛红肿的肉洞,凄惨无比地张开着。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贫民窟里最廉价的娼妓一样肮脏龌龊、淫荡无耻!

    “啧啧!你看你这副样子,屁眼和贱穴都已经被操烂了,浑身脏得活像从阴沟里爬出来的母狗!简直让我连干你的兴趣都没有了!!”那家伙骂着,一脚将被糟蹋得惨不忍睹的奥丽雅踢倒在地!

    奥丽雅似乎已经连一点反抗或羞耻的念头都没有了,她麻木地趴在地上抽泣着,接着在周围的军官围观辱骂下又慢慢地爬了起来。

    “把这个母狗吊起来!!”

    几个家伙立刻围了上来,将奥丽雅拖到了一根高高的旗杆下。

    奥丽雅全无任何反抗的意思,任凭几个家伙将她伤痕累累的躯体提起来,用旗杆上的绳索捆住双脚,头下脚上地倒吊在了空中!

    一个家伙脱下裤子,走到被倒吊起来的女俘虏面前,粗暴地捏住她的脸迫使她张开红肿的嘴唇,将膨胀起来的大肉棒狠狠地捅进了她的小嘴里!

    那家伙用手托住奥丽雅的头,在她的嘴里残忍地抽插奸淫起来!

    另一个家伙则站在被倒吊的奥丽雅身边,挥舞起皮鞭不停地抽打被残酷奸淫着的女俘虏那惨不忍睹的躯体!被蹂躏鞭打的女人痛苦地扭动着倒吊的身体,含着肉棒的嘴里发出阵阵模糊而凄惨的呻吟。周围的家伙看着这残酷的场面,都疯狂地大笑起来!

    这些家伙彷佛感到用这种方式来凌辱折磨这个被俘的女人还有些意思,於是开始一个接一个地上来,粗暴地奸淫被倒吊的女俘虏的嘴巴。

    被倒吊的奥丽雅痛苦地扭动摇晃着布满鞭痕和淤青的躯体,粘稠的白浊精液从她的嘴角流出,糊满了她充满痛苦绝望的脸上,顺着肮脏散乱的头发滴淌到地面上,形成了一滩肮脏的秽迹!她的眼睛空洞无神地直视着前方,不断被敌人的肉棒堵住的嘴里微弱地呻吟呜咽着┅┅

    不知什麽时候,一辆宽大豪华的马车悄悄驶进了这个充满暴虐的地方,停在离倒吊着悲惨的奥丽雅的旗杆不远的位置,马车的门慢慢打开了。

    “贱人,看到奥丽雅的下场了吗?你不会也想被我像对待这个不听话的母狗那样,丢进近卫军的妓院里吧?”马车上豪华舒适的坐椅上坐着的卡洛斯狞笑着对一个浑身赤裸着、跪伏在自己脚下的女人说道。

    这个女人的手脚上并没有戴着镣铐,此刻正撅着肥美白嫩的丰臀跪在卡洛斯的脚下,双手捧着她那雪白肥硕的双乳,用两个巨大浑圆的肉球夹住卡洛斯挺起着的肉棒仔细地上下套弄着;同时张开着性感的小嘴,不停地亲吻吮吸着卡洛斯那根粗长的肉棒顶端那紫红色的龟头!

    听见卡洛斯的话,那女人悄悄扭头看了一眼马车外那残忍暴虐的场面,立刻赶紧低下头,更加努力地含住卡洛斯的肉棒吮吸起来!

    “哈哈哈!卡洛斯,我的这位堂姐的嘴功是不是越来越棒了?!”

    卡洛斯的对面的座位上坐着查理,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美女。那女人正跨坐在查理的身上,用她迷人的肉穴夹住查理的肉棒,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半闭着美丽的眼睛甩动着一头栗色的长发,嘴里不时发出阵阵妩媚娇柔的浪叫!

    跪在卡洛斯的脚下,用双乳和小嘴侍奉着他的女人,正是比奥提摄政公主·阿妮塔;而那个跨坐在查理身上、不知羞耻地卖弄风情的女子,就是娜塔西娅女公爵!

    这两个被俘的女人,如今却像最驯服的奴隶一样,顺从地用她们美艳高贵的身体来迎合着昔日的敌人!!

    被阿妮塔公主用她那温暖的小嘴和柔嫩肥硕的双乳服侍着肉棒的卡洛斯,忍不住发出沉重的喘息,他忽然将跪在自己脚下的公主一下推倒在地上!

    “贱人,撅起你的大屁股来!”

    “是!陛下!!”美貌的公主顺从地跪伏在卡洛斯面前。

    阿妮塔公主慢慢挪动着丰满的身体,尽量地叉开丰腴匀称的双腿,将高高撅起的丰臀对着卡洛斯,用自己的双手扒开了自己那两个浑圆雪白的肉丘,将刮乾净了耻毛、肥嫩迷人的下体彻底暴露了出来!!

    “啊┅┅”感觉到一根火热坚硬的肉棒插进了自己湿热的肉穴,阿妮塔公主忍不住抬起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撅着的肥美的双臀不由自主地左右扭动迎合着卡洛斯的抽插,两行清泪缓缓滑过她美丽的面颊┅┅===================================

    一年之後,也就是塞克斯历3571年,叛军攻克了比奥提王国的都城,统治整个大陆长达三百年的比奥提王国终於成为了历史。

    雷普国王卡洛斯和比奥提的出卖者查理瓜分了整个大陆,同时也瓜分了被俘後已沦为奴隶的比奥提公主阿妮塔和娜塔西娅女公爵。而当初比奥提军最出色的女将领奥丽雅则彻底沦为了雷普军中最低贱的娼妓。

    但卡洛斯暴虐的统治并没能长久,两年後这个跋扈残暴的国王就被他的部下刺杀,他的王国也随即四分五裂。分裂的雷普随即又陷入了战乱之中,从此人们也再没得到关於沦为奴隶的阿妮塔公主的消息,也许这个美艳却不幸的女人又成了哪个贪婪的统治者的禁脔。

    以奴隶身份成为了查理的侍妾的娜塔西娅女公爵,後来为查理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孩子就是後来大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弑父夺母、武功无双的“统一王”--伊凡。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