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团聚全文完
    第六部第七章团聚1

    “三哥,这位就是康猛先生,康猛,这位就是我三哥李民哲。”

    上午八点多钟,应李民哲共进早餐之邀,康猛来到李民哲所住的酒店,“李先生你好,昨天我因激动而失约,真是对不起!”

    听了妹妹李银珠的翻译,年仅四十的李民哲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用韩语说道:“康先生,昨天听说你在酒店大堂打了张小姐,当时真让我吃惊不小,在心中很责怪与你,后来听了李银珠说,才知道原来你与张小姐曾经是一对情侣……”

    “哥,咱们别再说什么张小姐了,康猛现在的心情不好,你还提这些干嘛?”用韩语打断了李民哲的话语,李银珠把另一番意思说给了康猛:“我三个哥说很高兴见到你,他欢迎你去法国游玩,到时给你做导游。”

    双方又寒暄了几句,便开始谈及李民哲手中的股份问题,整个过程中,李银珠兄妹对话用的都是韩语,使得康猛和素蓉大眼瞪小眼,只好通过观察李家兄妹的表情来“倾听”,过了好长时间,李银珠才面带笑容地说道:“康猛,还是你说的管用,刚才我对我三哥来了一番兄妹间的情感攻势,他有些动心了,他现在想听听你的看法。”

    由于康猛是外人,而李银珠兄妹的家产争夺是她李家内部的事情,他不好涉及太深,因此笑着说道:“李先生,本来我是到韩国旅游的,后来通过朋友关系认识了李银珠,我们俩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是她请我帮忙争回作为一个李家人的尊严,实不相瞒,我对你们李家地处事原则也深有成见,这才答应帮忙李银珠的,你也知道,银珠刚才所讲的那些,是打垮李民灿的最快方法。”接着,康猛又向李民哲解释了一番具体的操作事宜,“其实这都是你们李家的事儿,最终还得你们兄妹自己决定。”

    这一次是苏蓉担任翻译工作,听完苏蓉那一口纯正的英语后,李民哲略一思索,说道:“康先生,这件事,我还要再考虑考虑,我这个人对名利很淡漠,谢谢你和银珠对我的信任……”

    “我靠,这小子是不是以为我在忽悠李银珠啊?!”通过苏蓉地同声传译,康猛觉得李民哲好像对他有些看法,急忙摆手说道:“李先生,刚才我都说了,这件事,完全是你们的家族的内部事宜,跟我丝毫扯不上什么关系,我也是看在她们兄妹已经撕破脸皮的份上,才为银珠出此下下之策,如果你们李家能够正常滴接纳银珠和他哥哥,我想他们,她们也不回为此大动干戈地……”

    “不不不,康先生,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李民哲笑着说道:“对于我们那个所谓李氏家族的态度,我跟银珠一样,可李民灿毕竟是我亲生大哥,我有些不忍心……”

    听得李民哲的话语,康猛笑着与李银珠对视了一眼,那眼神中的含义不言而喻:“剩下的事儿就得你搞定了。”

    李银珠满是自信的点点头,转变话题说起其他事情来,四人说说笑笑边吃边聊,将要结束早餐之际,李民哲忽然说道:“康先生,我昨晚看了张小姐最新的检验报告,看来他的前景很乐观……”

    李民哲说道很乐观之时,康猛才从苏蓉地翻译中听到张小姐的检验报告,满脸吃惊地站起身子,急切地问道:“你……李先生,你刚才说张小姐的检验报告,是……是什么意思?莫非小晴她……她病了?!快告诉我,她得的是什么病?”

    “唔?原来你不知道张小姐的病情啊?怪不得昨天你还能打她,我也为此质疑你地人品呢。”李民哲的脸上挂着恍然神色,看着康猛那焦急地面孔,说道:“张小姐曾经患过子宫内膜癌……”

    “什么!?癌?她是什么时候患病的?”

    “从她地病历上看,她是三年前在美国做的子宫切除手术,她和我地一个病人,就是昨天被康先生摔在地上的那个汤普森先生,都是美国一所抗癌中心的成员。”李民哲边说边做出手势,示意激动之中的康猛坐下来,“康先生,你先坐下,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你。”

    如此骤然的惊闻,把康猛弄得脑袋一片空白,痴痴愣愣地站在那里,半晌才出言问道:“李先生,小晴现在住在几号房间?她现在会不会有危险?”想到张小晴患上的是可怕的癌症,康猛顿时手足无措起来,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猛子,你先别激动。”站在康猛身旁的苏蓉,轻轻拉动着康猛的衣袖,温言说道:“李先生是医生,是专家,咱们先听听他的,再去找张小晴也不迟,你说呢?”说罢,她双手稍稍用力,把康猛拉坐在椅子上。

    “康先生,子宫内膜癌,在医学上被称为女性的第三号杀手,是妇女科常见的恶性肿瘤,它真正的发病原因迄今不明,多发于女性绝经期后,但也有百分之二十的患者发病在张小姐这个年龄段……”看着康猛脸上的不安,李民哲脸上挂着安慰的笑意,说道:“幸亏张小姐的病情发现得早,及时得到了治疗……看了她最近的检验报告,我基本可以断定,她已经痊愈了!”说到这里,李民哲给了康猛一个肯定的眼神,“张小姐这次来巴厘岛,就是想让我给她复查一下,本来他要跟我回法国区复查的,可昨晚他……”

    “她怎么了?”康猛迫不及待的追问道:“她不想去法国了?”

    “唔。”李民哲点点头,“昨晚张小姐来找我,说有急事要回美国,知道了你们之间是情侣关系后,我觉得,张小姐大概是想躲避你……据我所知,她定了下午返美的机票,现在应该在她的房间中吧,房间号是1309……”

    不待李民哲说完,苏蓉已经拉起康猛跑出餐厅……

    第六部第七章团聚2

    面色苍白,伊人憔悴,彻夜无眠的张小晴,手里捧着康猛的照片背靠着床尾坐在地毯上,自昨夜与汤普森互道晚安回到房间后,她一直做在那里回忆着与康猛度过的所有快乐时光,尽管这回忆历经了千百次的重复,可每当回想一次康猛的音容笑貌,都会为她增添一些战胜病魔的勇气。

    三年前,憧憬着半年后即将身披嫁衣的张小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康猛温暖的怀抱,独自回到美国去完成最后半个学期的学业。

    “小晴,没事儿时不要到处闲逛,咱可不能让洋鬼子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白占了便宜,呵呵……”

    即将通过登记安检闸口时,康猛那嬉笑的话语,至今犹自回响在耳畔,伸出小手抚摸着照片上康猛那很是阳光的笑颜上,大颗晶莹的泪珠悄然滑出张小那双美丽的大眼,“猛子,谢谢你还记得我,你知道吗?能在这里看到你,犹如在梦里一般,若不是那记耳光……臭猛子,你也太狠了,打了人家,还说了那么难听绝情的话……”

    正在思念间,房间的门铃骤然响起来,张小晴应了一声,由于长时间坐在那里,阵阵麻痹袭上她那两条修长的粉腿,费了好大力气才堪堪站起身子,她一瘸一拐地渐渐走近门口,却忽然似有感应一般,而砰然心动:“是猛子!”

    “小晴,是我!”

    听得那令她魂牵梦绕的声音,张小晴身形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门里,怔了一瞬,猛地冲进卫生间,微微颤抖着拿起梳子,弄了好半晌才算梳理好那一头如云的秀发,“幸亏最近两年没有做过化疗,要不然,猛子肯定会很伤心的!”一边想着,张小晴一边快速地洗脸、涂唇膏……

    站在门内深吸了一口气,抑制了一下怦怦狂跳的芳心,下意识地整理了一番衣着,张小晴这才扭动门锁,再次看到令她朝思暮想的情人,“猛子,你……”若不是她强行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早已扑进康猛的怀抱。

    早已等得不耐烦的康猛,几次都想用脚踹开房门,而今终于看到了他那噬骨夺魂的初恋,反倒阵阵怯意袭上心头,一时间,竟然手足无措起来,“小……小晴,我……”

    眼见康猛和张小晴这一份尴尬,苏蓉悄悄地一推康猛地腰身,挂着甜美的笑意,轻盈而去……

    “小晴,你真坏!这几年你可折磨死我了!”只有用力地抱着张小晴,听着张小晴因感身子痛楚而发出的呻吟声,康猛才有真实的感觉,“小晴,李民哲已经跟我说了你地一些事儿,快,你快告诉我,把一切都告诉我!”

    身子被康猛用力搂抱,那骨头间成传来的痛楚令张小晴蹙紧了眉头,可那俏脸之上却幻出幸福的神情,“猛子,你轻一些,人家好痛。”

    温润地身子,娇滴滴的声音,为了这一切,苦苦找寻和等待了三年之久,倍加激动的康猛稍一松力,欠身抄在张小晴微颤的膝弯……

    那久违的热吻,那宛若梦中的缠绵,刺激得张小晴的俏脸早已潮红,一张小嘴更是嘶吟不断,“猛子,猛子,嗯……人家想死你了……”借着香舌搜刮地间隙,张小晴断断续续地述说着心中地思恋,知道呼吸难耐之时,方才恋恋不舍地收回香舌,猛地一用力,滚到康猛身上,任凭秀眼中热泪奔放,两片樱唇如雨点般洒向康猛的脸颊。

    “小晴,小晴,你太狠心了,太坏了!”康猛一边激烈地回吻心爱女孩的滚烫俏脸,一边用双手感受着那一份令人刻骨铭心地娇柔……

    “快点把你的病情告诉我!”**稍熄,康猛急迫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得知自己患病的?是去美国后吗?”

    “嗯。”张小晴侧过俏脸,乖巧地趴伏在康猛结实的胸膛上,“猛子,对不起!我不应该……”

    “别说那些没用的,赶快回答我!”说着,康猛扳动张小晴的肩头,想看着她的俏脸与她说话,可张小晴却死死地搂住康猛,不肯离开康猛的前胸。

    “猛子,你别怪我……”说着,几滴清泪打透了康猛的衣衫,“咱们……咱们的儿子没了……”说到此,张小晴哇的一声悲哭起来,张开小嘴狠狠地咬住康猛的前胸。

    “什么?儿子?张小晴,别哭,我只要你,有你就足够了……”

    劝慰了好半晌,张小晴才渐渐止住哭声,伴着轻轻的抽泣,讲述其自己在美国的患病过程:“猛子,回到学校后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想到再次相见时,我挺着肚子出现在你的面前,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

    康猛轻轻抚摸着张小晴柔弱的脊背,轻声说道:“小晴,你的病是不是因为怀孕才得上的?”

    “不是,正是因为怀孕,反而发现了我的病情。”张小晴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绪,缓缓说道:“那时怀孕的第十周,我总感到有间歇性腹痛,心里害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妥,结果……去医院检查,却查出我患上了……”

    听得张小晴的话语,康猛用力搂了一下身上的女孩,半晌才说说道:“谢天谢地!我们的孩子,挽救了你的生命,那孩子真是个天使!”

    “我情愿自己死去,也不愿失去那个孩子,可是……”张小晴很是无奈地说道:“在诊断出我的病情后,我去了好多家医院,那些以上都劝我要打掉孩子,尽快手术,后来又发上许多事情,才……”

    “可你当时为什么不吧病情告诉我?而且还躲了起来?”说到这些,康猛的话语中夹杂着很多的委屈,“小晴,你知道这几年把我过得多辛苦吗?我去美国找你了好多次……”

    “我知道……”

    “知道你还躲!你把我看成什么了?你又把我们之间的情感视为何物?!”

    “我宁愿让你以为我失踪,也不远把那种死别的痛苦带给你。”张小晴缓声说道。

    第六部第八章结束?开始!

    “死别,小晴,生离与死别带给人都是痛苦……”

    “可生离毕竟还让人留有一线希望嘛。”

    康猛品味了好半晌,才说道:“小晴,你说的对,这几年我一直任务你并没有真的离开我……你懂我的意思?我常常盼望着咱们能再次相遇,果然……小晴,咱们终于又走到一起了,我决不能允许你再次离开我!”

    听得康猛的话语,张小晴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猛子,我……我还不能……我不配跟你生活在一起,因为……因为我已经有男友了……”

    “别胡扯了,那个汤普森吗?你们是病友吧?李民哲已经给我大略地讲了你们的情况,从咱们刚才那种就别重逢的激动就可看出,你对我绝对没有变心!”

    “可我……不,我不能跟你回去!猛子,作为女人……我一接丧失了做一个母亲……,再说,我的病……我不能拖累你!”尽管说得断断续续,但张小晴的语气甚是坚决。

    “傻瓜,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些。”康猛微微一笑,拍了拍张小晴的脊背,“小晴,李民哲说你已经痊愈了。”

    “这我知道,在美国时,医生已经诊断过了,这次来巴厘岛,不过是想再证明一次,李医生是这方面的权威……”

    “幸亏你来找他,幸亏我也来找他,听说你已经定好了返美的机票,小晴,你可真狠心!又要给我制造一次生离的痛苦。”

    “猛子,你还是让我回美国吧,一个女人,不能为其心爱的人延续生命,我是说不能生孩子,我现在如同一个废人一般,留在你身边还有什么意义?”女孩的言语中满是怅然。

    康猛摇头说道:“不要再废话了生孩子,不是一个女人的唯一!再说,现在咱家已经有了孩子,而且,能为咱家传宗接代的大有人在!”

    “这我知道……”

    “唔?”

    没待康猛发问,张小晴轻声说道:“这几年,我一直在暗暗地注视着你……”

    不待张小晴说完,康猛用力将张小晴从自己的身子弄下来,噌地坐起身子,看着仰躺在床上俏脸间满是歉然地女孩,“你真行!这么说,我当初像疯了一般到处找你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吧?”

    张小晴缓缓坐起身子,低着头说道:“嗯,当时我正在接受手术前的化疗,知道你来美国好多次,有几次我实在忍不住想去见你,可那该死化疗把我弄得很丑……再说我的并能否医好还是个未知数……”

    “行了,这些话以后再说吧,现在咱们去机场接洋洋,得知你患病,可把她急坏了!”

    “洋洋也来了?!”女孩那张满是泪痕的俏脸上,流露出感激的笑意…

    全文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