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节
    郑家军与海龙联合攻占神州国最南方的天涯海角,对当时生在的乱世人来说,现在可说是没有足以留下任何深刻记忆的印象,仅只是又一场战役。但是对那些以天球霸权,或眼光气量少一点,只以神州国为目标,进行天下争夺的人来说。这意味着郑云仙及癸的海龙夺得神州国沿海的制海权,除东洋大陆的伊罗巴殖民地,他们将是掌控东洋的最强海军。

    谋定而后动的青霞,派出了代表前往高句丽、邪马台帝国、暹逻、安南、德全占领下的蓬莱仙境。利用各种政治、外交、贸易和情报活动做手段,组织一个针对自己妹妹的海上攻守同盟。姐妹之情,青霞还是有的,问题是青霭是否愿意配合自己。否则妹妹虽可以身免,青霞却会将海龙消灭于萌芽之中。要经营一个多国组成的同盟绝不轻易,这些国家必然各怀异心,而要策动他们的行动,最少得几个月,何况诸国距天涯海角,近者数百里,远者二千里以上,加上之后动员远航。这样的大军集结,不是短时间可以成功的。

    随着一艘艘或带兵将或带财宝的使节船驶离龙家的大本营一舟岛。青霞预感妹妹绝不会轻松答应自己的条件的,如此一来,为防龙家本岛一舟岛受到攻袭,一场直卷全东洋大陆诸国的海上争霸战的来临,只是早晚的问题。她不能等妹妹挥师迫近才动手,在敌人磨剑备战时,从背后踢对方入烘炉中,才是龙家屹立千年不倒的原因。

    而另一个有所行动的人,就是首当其冲的多尔衮。听到郑芝龙兵败身死,孔伪率仅余百艘的战船回归时,他先是狂怒。但是接下来却暗喜,心中跃跃欲试,期待再次驰骋沙场之日来临。

    无敌是最寂寞的,面对腐败的神州国,当年追随在父、兄手下时,神州国还有一些一代名将能与他们争雄。但是,纵然能和新金国打个平手,这些名将莫不败于神州国那些庸碌的文官之手,被这些外行人以作战不力,或中新金的离间计,被杀被囚。近十年来,多尔衮在战场上未逢敌手,充其量是能多撑一点的对手。

    郑云仙的出现,使他看到在无能的敌将之中,出现一颗发光的星,现在这颗星变成旭日,盖过她父亲的余光。但是自己现在正是如日中天,新金国百万雄师制霸于神州国上。多尔衮相信自己还是会必胜的,可是能会一会郑云仙这对手,让他雄心大发。无敌是最寂寞的,十年的寂寞后,他终于可以碰上能与己有一战之力的对手。

    在多尔衮修正南下计划时,他还没注意到癸与旗下海龙的存在。只以为那是郑云仙手下的一支杂兵。

    对多尔衮和姐姐这两个人类对手,青霭也构思着对抗他们的方法,只要是人类就有弱点。多尔衮和姐姐也一定有,问题是自己能找出来吗﹖还有若从这弱点下手,以己方目前的实力就能击败他们吗﹖一个小孩,就算明知武林高手的弱点,还是无法打败对方的。

    作为神州国日月皇朝的残余势力之一,云仙本想推举日月皇朝皇族中数名有少年英杰气度的成员作皇帝。但在青霭全力反对,加上云仙手下君莫辞的相同意见下,她还是放弃意愿。没有必要捧一个空有皇族血缘的人骑在自己头上的,所以依青霭之意,立了日月皇朝东海皇之女,朱霓旌作女帝。她的家人和父母大半已在战乱中死于叛军或新金国之手,余下的远亲也被青霭派血莺给他们灭族。皇帝没有必要有强大的外戚,女帝也不忧有宦官之祸。女帝朱霓旌今年未满一岁,刚出生五个月。

    到底是有皇帝之名的人物,为免将来造成大患。青霭反对云仙教她帝皇学的建议,以让女婴有一个幸福童年为名,接了到旗舰上养育,顺道作众姐妹的练习对象。因为青霭在后宫中秘密约定,在能自己照顾之前,不可以生孩子。而现在有了根据地,负责嶀隤瑶悀k,就有照顾孩子的能力。

    云仙的政治思想虽然颇守旧,但她战斗的目标是让祖国再次走上太平盛世之路。如果要如此做,就算非得要日月皇朝灭亡也无不可。在青霭以解除联盟相迫之下,只有一再妥协了。

    智者千算,也不是神仙,人力还是有不可及之处。

    在一个孤岛的地下秘密宫殿之中,森罗接到了由桃花总结报告多次刺杀行动的结果。不只没能杀死改名为癸的卡尔,他的实力壮大之余,更得到几件自己手下兵卒的武器。

    看着跪在下面,一身性感忍者打扮的桃花。森罗脸上并无怒色,但是心底间却是怒潮汹涌。不过现在自己早已不是人类,更不是当年的小孩,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类主宰者。

    「影雀,替我在天球全图上加上海龙这一股力量,位置在神州国南方的天涯海角。」

    「是﹗」

    一名身穿仙界服饰,高大健美的女子得令后立时去执行。她的肤色和森罗一样白,白得碍眼到像带病一样。

    操作主殿内的一件法宝后,一个浮在虚空中的小型天球图上多了海龙的存在。那是一丈高的立体影像,犹如微缩的天球星。仙魔一族不只在肉体上有远超人类的力量,对比起他们的文明和智慧,人类的文明就若微尘一样。

    「影雀,调动一千名黑猩鸟给我护卫,我们出去散散心。」

    「可是……出动这样的大军……」名为影雀的美艳女子,一时为之变色。这样的大军,足以踏平一个国家了。

    「我去散散心罢了﹗至于偶然撞见不顺眼的旧识,顺道用他们替手下作实战训练,那完全是巧合。最多我们花点心机,打扫打扫,就像从来没有海龙存在过一样。」

    就在森罗嘴角浅笑之间,悬浮在半空的天球立体影像上,位于砂漏之洲上几个分属于不列颠和大伊比内的殖民地被抹去。海神统帅兰道夫正指挥大军在当地烧杀破坏,把属于伊罗巴在当地的一切全都化作飞灰。无论是人是物,只有毁灭。

    黑猩鸟有多强,和他们交战过的癸可是深有感触的。而过千名黑猩鸟正在一个无名孤岛上如同黑云升起一样,把太阳也遮蔽掉,朝着天涯海角前进,癸自然是不知道的。

    在察看完梨花背上光光滑滑,一点疤痕也没有之外。他感动得就在多香子面前爱不释手的摩娑其上,最后还吻了上去,让梨花羞急的大叫。癸因此而被多香子再叱责一番。

    梨花背上的伤可是癸心中一痛,当日因为自己好色,而差点被爱水暗算,幸得梨花所救。让他一直对之有惭,现在这心伤随着梨花的康复,也终于能愈合了。不过,看着这粉嫩滑美的裸背,癸不禁想起初遇梨花时她小溪出浴的样子。

    淫念一起,癸马上将之实行,把梨花带中岛上的边沿地带,要看她重演当日的情景。

    梨花自然是娇羞不依,可是癸如此着急她背上的伤势,早叫梨花大为感动,何况经不起癸口甜舌滑的一再要求,以及他上下其手的爱抚。细胆的梨花,还是羞着点头答应。

    而为了增强气氛,癸精心选了一个水最清,环境最幽静的小水潭让梨花在自然环境中展露她的胴体美。

    被癸相迫,梨花使出聚兔之术,弄来了一堆可爱的兔子助庆。

    「好了﹗兔子们,能够看到梨花小美人出浴的场面,都是沾了我的光,你们要好好静心欣赏呀﹗」

    虽然兔子不是人类,对自己的裸体不会在意。但被癸这样一说,梨花看着群兔的红色眼睛,竟感到意外的羞赧。

    「癸啊﹗不要那样说啦﹗人家会害羞的。」

    「我就是喜欢看妳害羞的样子,愈羞愈好。最好是在动情时将双腿张面看我,那时的羞耻表情最迷人了。」看着红得像火烧,一脸腼腆螓首低垂的梨花。癸下身小弟早起立致敬。

    「那么让我细心的欣赏好了。」

    癸就停在梨花二尺之外,心情畅快安逸的观赏梨花的表现。

    癸好坏﹗看着他色色的眼光,梨花心下埋怨,可是那样火热专注的视线,却让梨花心底感到暖暖的。虽然是很羞人,但世上还有什么比自己爱人的注意,更能让人欢喜的呢﹗虽然有点缺少自信,因为比起那些胸大腿长的美人姐妹,自己未免是太娇小了。论匀称和比例梨花虽不见得逊色,可是她就像很多女人一样,认为大就是美,而不注意平衡。

    心脏噗通噗通的在急跳,梨花感到面上热热的,恐怕现时面色真和红鸡蛋一样。脱去忍者的衣服之后,她很快就全裸了,因为忍者的衣服本就十分简便,身上唯一余下的就只有丁字裤。

    「等等﹗唔,有梨花的香味呢﹗」

    癸喝停梨花后,就把她刚脱下的衣服拿来嗅嗦。如果是莉亚娜黛,说不定会说出,我人都在这里了,癸你不闻我,闻衣服做什么,难道衣服比我还香吗﹖当然,梨花不是莉亚娜黛。想到刚刚还穿在身上的衣服,现在被癸拿在手中,会不会有汗味很难闻呢﹗一想到此,本已如微醉的双颊,更是多添了几分红色的娇艳。

    看着前面动人的玉体,癸真的是赏心悦目,纤细的臂弯,小巧可爱的乳房,袖珍的岭上双梅,平坦娇嫩的肌肤,比例恰到好处的一双长腿。以及那条在下腹部,窄小的丁字裤,把神秘的花唇口封闭着,从后方看,陷入股间的臀沟处的丁字裤,更是让人遐想不绝。

    「真是一对可爱的屁股蛋。」

    癸把温热的面孔贴上去磨蹭,感受着梨花羞愧的颤抖,整个人欲火焚身。

    「好香﹗」

    几下嗅嗦之后,癸对着香腻的屁股蛋又舔又吮的,让梨花难为情到双手掩面。接下来他用牙咬着丁字裤,将之撕扯下来,然后直往口里吞。

    「不要﹗癸,别吃。好脏的﹗」

    梨花大急的扯着被癸吃下一半的丁字裤。

    「可是有梨花的味道。」

    一轮挣扎之后,癸还是把带满少女浓郁芬芳的丁字裤全吃进口中,大嚼大舔一轮,才吐出来。自然梨花是不可能再穿了,单是想象回程时,在下摆极高的忍者服下,梨花连丁字裤也没有,癸就觉得是最佳前戏。

    捉紧梨花双手,不让她本能的遮掩身体,癸的色眼,细心的流连于梨花身上每寸肌肤。从背后的粉颈起,到微突的肩胛骨,弱柳一样的腰肢,弹力十足的小屁股蛋儿。光滑雪白,以往难看的伤痕再没留下一点。

    而转到正面时,癸鼻端喷出的热气,刺激得梨花春情如火,特别是当癸细心的在检查注目梨花的花唇时。两片雪白滑腻的花唇,触之如凝脂一样,打开之后可以看到微微突起的小红豆,它真是粉嫩可爱,色泽新鲜,而小花唇的颜色同样是少女的粉红色,形状色泽也极之优美。

    看着点点爱液从中一点一点的渗出,女体动情的反应彻底展露。癸真的大为感动。这种景象可是难得一见,虽然替后宫众香口交的机会不少,她们潮吹的样子也不知亲眼目睹多少遍。但是,不论保守还是豪放都好,也不会有这样静心细看的机会,通常没看完已做起来。是梨花这种小可爱,才会忍着羞耻任癸摆布。

    忍着让梨花用口替自己肉棒把精液释放出来的冲动,癸让梨花步入水潭中沐浴,享受她羞涩为难的表情,一颗颗清澈的水珠滑过动人美躯,引起无尽意淫的妄想,还有从碧澄可见潭底的水中,观看若隐若现的花唇,雾里看花的不真切感,更触发癸的情欲。

    罗衣半解的女子,固然有含羞答答之美。但是,癸总想将之剥个精光。比起那种心痒难耐,还是这样子寸褛无存的好。水波中掩映的胴体,让人饱览之余,只要自己喜欢,还可吩咐梨花站上来让自己看个够。然后才让她再走进水中。

    这种纯粹视觉欣赏也不错﹗

    癸心想,大鱼大肉惯了。偶尔青菜萝卜也不错。和以一敌数,肉欲横流的床上大战比起来。现在这样也别有一番诗意。

    就在癸享受够视觉满足,接下来准备触觉享受时。天上倏然多出了一个太阳,其光亮度比之真正的太阳竟不逊色,只是少一点而已。随着这太阳下降,强光渐淡。转变为耀目却不刺眼,当中出现的正是天河仙子。

    此时在涯城半岛上的海龙和郑家军,虽然多数人已参加过与仙魔的战斗。但是如太阳一样降下的女神,还是使得他们大为震动。尤其从天河身上发出的一股正气,竟让数万兵将自然的跪了下来。

    神迹﹗

    逐渐降下的女神让人心间不由得斗志昂扬,心底浮升起强烈的善念。士兵们在心中想着,今后追随着这位女神的战斗,将不止是人类历史新的一页。而是会成为世代传颂的神话之战。

    感受到天河的正气,梨花跪在水中祈祷。虽然得到癸的爱滋润,但被半藏占有始终在她心底凝成一个结。被眼前的圣光所照,她觉得身心所有的污浊都被洗涤净尽。

    面对这种从身上流露出的仙光普照,而且不是自然流露,是天河刻意为之。癸也不能不受到影响。和莉亚娜黛用歌声魅惑人心一样,只是其规模百倍以上。

    看着金光耀眼,女神下凡的天河仙子。癸预感到她背后的黑暗,世间任何生物都有天敌,天河的敌人既然能令她要依赖自己,那必然是强至无法猜度的力量。今后为了踏上成仙之道,追求那能让华香起死回生的力量。癸无可避免的要为天河而战。比起士兵们神话之战的预感,癸有一着说不出的感觉,那恐怕会是一场,不止赌上天球霸权,甚至赌上人类命运的大战。这种神圣的光线,让癸感到不好的预感。有神必有魔,而这魔的力量恐怕比起至今为止,交过手的魔界战士还强千百倍。那一刻,癸距离探明敌人的真面目还有很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