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覺醒三
    心靈被行動影響,被行動改變成習慣,如果每天都在做相同的事,必然會形

    成習慣……不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但林冰瑩深刻認識到這句話的正確性。

    紅色的狗項圈被她愛若至寶地裝在一個做工精美的紅木盒子裏,平時放在大

    門旁的鞋櫃裏。她回家打開大門,一伸手就能拿到盒子,就能把她最愛的狗項圈

    第一時間套在脖子上。

    自從參加了蛇女的母狗繩縛學院,林冰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便是拿起狗項圈

    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哪怕有很急迫的事等著她做,她也雷打不動,一進家門就戴

    上狗項圈已經成為了她的習慣。

    現在林冰瑩固定的主人有三個,分別是國王、調教師、蛇女。每天白天,她

    竭盡全力地工作著,而到晚上,她便快樂地登錄恥虐俱樂部需找她的主人們,在

    一條條淫穢的命令下虐辱疲憊不堪的身體,這是她這段日子唯一恢復體力、充沛

    精力的方法,她也由衷地認為這是最好的方法。

    在她的放縱下,潛伏在她身體深處的繩縛快感結束了蟄伏期,以勢不可擋的

    勢頭復蘇了。

    雖然自縛與被他人緊縛的美妙感覺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哪怕她再用力,縛緊

    的力度也比不上被車浩捆綁時那連骨頭仿佛都嘎嘎作響的大力,不能令她完美地

    品嘗到真正的緊縛快感,但只是在這種低程度的緊縛下,肌膚被麻繩勒緊、摩擦

    所產生的舒暢感受就令林冰瑩的陰阜控制不住地流出愛液,帶給她陣陣強烈的刺

    激、巨大的興奮和超爽的快感。

    今天下班,林冰瑩又懷著激動興奮的心情,風風火火地往家趕。打開大門,

    她蹲在地上從鞋櫃裏取出狗項圈套上,然後也不卸妝,急忙來到衣櫥,取出幾套

    吊襪帶和長筒網襪蹙著眉仔細端詳,考慮今晚穿哪套才好。這是蛇女下的命令,

    要她今晚光著上身,下身穿著吊帶襪和長筒網襪接受自縛調教。

    她的衣櫥裏有很多性感內衣,都是名流美容院以公司的名義為她購買的。不

    只是化妝團隊,連陳君茹都給過林冰瑩建議,內衣是彰顯女人美麗、令女人更有

    魅力的必須品,鼓勵她穿一些例如吊襪帶、t字褲、網襪等性感、新潮的內衣。

    陳君茹說,通過女人穿什麽款式、能達成什麽效果的內衣,能看出女人對自

    身的態度,看出她的品味,看出她是不是個懂得美的真女人。那種外表打扮高雅

    時尚,但對內衣不作要求的女人,哪怕長得再美,打扮得再靚麗,也不是真正的

    女人,徒然浪費了造物主的青睞。

    而那種哪怕外形上要差一些,哪怕還沒有男人,但能時刻思考在高檔雅致的

    時裝下,穿著怎樣的內衣才能吸引男人、令男人血脈賁張而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

    下的女人,以男人的評價做為衡量自己魅力、制約自己舉止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女

    人、懂得美的女人、成熟的女人。

    陳君茹的這番話令林冰瑩心頭升起頓悟之感,認為以前的光陰都虛度了,感

    到以前的她什麽都不懂,真是妄為女人,她在內心中非常感謝魅力十足的陳君茹

    如此青睞她、教會了她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

    用自己的魅力去征服異性,這是動物的本能,當然女人也不會例外,每個女

    人都會有這樣的潛意識,只是有的女人能意識到,而有的女人則意識不到。自從

    加入了恥虐俱樂部,林冰瑩越來越認為,女人的魅力不在於她長得是否漂亮,當

    然也不能太難看,凡事都有個限度,也不在於會不會打扮,而在於擁不擁有真正

    的女人所必須具備的素質——媚和弱,在於會不會用這些素質去打動男人。

    現在的社會是講究個人價值、提倡男女平等的社會,由於歷史的原因和男女

    生理方面的不同,男性在社會上仍然占據主導地位。這就導致有些女人為了體現

    個人價值而越來越男性化,於是比男人還男人的女人變得越來越多。

    林冰瑩認為這樣的女人完全喪失了女人的美感,真正的女人應該是媚和弱的

    統一體,不能表現得太強勢。她看到一些獨斷專行的女強人在電視上接受記者采

    訪時,刻意板起臉擺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像犬吠那樣叫囂著什麽現在已經是

    女性的時代,女性的魅力在於脫離男性……對這些只是長著女人性征的女人,林

    冰瑩為她們感到悲哀,在心中告誡自己絕對不能成為這樣的女人。

    在與陳君茹探討過真女人的問題後,林冰瑩便徹底摒棄了俗氣的連褲襪以性

    感的吊襪帶、長筒網襪做為代替。的確,吊帶襪、長筒網襪沒有傳統的襪裝穿著

    舒適、方便,但自從林冰瑩穿戴起性感火辣的內衣後,以前那種直線、略顯僵硬

    的動作便消失了,走起路來圓潤的翹臀輕搖,纖細的柳腰微擺,自然而然全不刻

    意做作,舉手投足間盡顯真女人綽約的風姿。

    登錄msn後,林冰瑩發現蛇女已經在裏面了,於是,她連忙發了句問候過

    去,等待蛇女的回應。

    馬上就要開始了,好緊張,好興奮……掛上耳麥、點下msn的音頻連接請

    求後,林冰瑩的心臟便控制不住地怦怦劇跳起來,感到大異往常的興奮和刺激,

    當然緊張和不安也是必不可少的,因為這次是她加入恥虐俱樂部以來的第一次音

    頻聊天。

    自縛教室不支持音頻聊天,蛇女命令林冰瑩今晚登錄msn,用msn的音

    頻來對她進行自縛調教。本來蛇女要求視頻的,可林冰瑩拼死不從,磨了蛇女很

    久,好不容易才讓蛇女松口,答應以後再用視頻,今晚暫且使用音頻。

    “林冰瑩,教導你們這些母狗真的很累啊!這下好了,用音頻通話可以讓我

    不用打字打到手疼了,也不用等你慢吞吞的回應了,而且,嘿嘿……這對你也很

    有利,你的手可以倒出來了!你可以把它用在你的身體上,那樣不是更爽嗎!”

    連接建立了,從耳麥裏面傳出蛇女的聲音,林冰瑩感覺蛇女的聲音冷漠而尖利,

    充滿了嘲諷和蔑視,腦中不禁浮出一個面容瘦削、臉若寒冰的刻薄女人形象來。

    今天午休時,林冰瑩跑到公司附近的電腦城,買了一個蛇女指定類型的帶話

    筒的無線耳麥。晚上回到家,林冰瑩把無線耳麥的u盤插進手提電腦的usb接

    口裏,再安裝好驅動程序,然後,她便把耳麥掛上耳朵測試下效果。耳麥裏傳出

    的聲音非常清晰、保真,沒有一點雜音,話筒也是如此,效果比有線的還好。

    蛇女命令林冰瑩先把兩根長度6米的麻繩各以50毫米的間距打結,然後再連

    接起來。

    林冰瑩剛打好一根繩子的繩結,耳麥裏便傳出蛇女不耐煩的訓斥聲音,“利

    索點,別像頭蠢豬似的慢吞吞的!”

    “對,對不起,還差一根,我再快點。”林冰瑩的身軀不由一震,感到好像

    蛇女就在自己面前命令著自己,連忙應答一聲,同時加快速度打繩結。

    林冰瑩一邊打著繩結,心扉一邊蕩漾起伏著。跟以往那種文字的交流不同,

    對話沒有時間差,沒有閱讀文字信息的緩沖時間,能夠清晰地明了對方即時的情

    緒。比如蛇女現在不耐煩、發火的情緒就在她的訓斥語氣下清晰無比地傳到林冰

    瑩的心裏,在她腦海裏形成一幅嘴角勾出鄙夷的冷笑、鐵青著臉發火的映像。

    對話的效果是雙向的,不僅自己能明了對方的情緒,自己的情緒也能毫無遮

    掩地傳達給對方。當林冰瑩被訓斥後,下意識地用恭順的語氣、抖索著帶著顫音

    的聲音做出應答後,她便知道蛇女一定完全洞察了自己興奮、緊張、羞恥,還有

    些恥辱的心緒。不由的,在倍感興奮刺激的情緒下,她的身軀、手指顫抖起來,

    繩結打得越發慢了。

    林冰瑩的上身赤裸、只戴著一條紅色的皮質狗項圈,下身則是一套毫無遮掩

    作用、只是魅惑男人用的紫色蕾絲鏤花吊襪帶和長筒網襪。她蹲在客廳的沙發旁

    拼命打著繩結,在蛇女不停的催促下,訓斥下,她終於完成了,一邊嬌喘籲籲地

    向蛇女報告,等待她下一個命令,一邊在腦海裏憑空想象著蛇女的相貌,想著她

    是怎樣的一個女人。

    “你家的臥室和大門是在一條直線上吧?中間沒有障礙物吧!如果是這樣,

    你把繩子綁在臥室和大門的把手上!”

    “嗯,知道了。”方才被蛇女命令打繩結時,林冰瑩便猜出蛇女要自己做什

    麽了,而現在的這個命令則使她的感覺更清晰了。想到一會兒要做的事,林冰瑩

    不由興奮起來,感覺激蕩的心緒難以抑制,喘息聲不由變得愈發的急促火熱。而

    從耳麥裏,她聽到了不規則的喘息聲,頓時,她更加興奮了,忖道,蛇女也有感

    覺了,用繩索綁我、玩弄我,她也會興奮啊……

    林冰瑩把繩索拉緊、繃直,牢牢地綁在臥室和大門的把手上,然後,一只腿

    跨過繩索測試下高度合不合適。高度剛剛好,陰阜正好貼在繩索上,於是,她興

    奮地向蛇女報告道:“好了,我弄好了。”

    “好,那麽接下來你要做的就是上次我教你的,綁好乳房後,再把手反綁在

    身後,要比上次綁得還緊知道嗎?”

    “知道了。”林冰瑩瞧著客廳入口處的落地鏡,瞧著鏡子中自己那副曼妙無

    比的裸體,開始熟練地自己捆綁起自己來。

    “啊啊……啊啊……”林冰瑩一邊捆綁著自己,一邊瞧著自己被紫色的吊襪

    帶吊起的紫色網襪套裝系列裝飾起來的更加雪白、圓潤的大腿,瞧著在炫目色情

    的紫色下,自己那完全暴露在外、隆起來宛如一個熟透了的水蜜桃般的陰阜,瞧

    著自己脖頸上套著的、表示自己母狗奴隸身份的紅色狗項圈……

    色情的裝束、迫切需要慰藉的身體刺激了她心中的淫欲,控制不住的,林冰

    瑩不管不顧地呻吟起來,不管蛇女對她發出表示鄙夷、厭惡的冷哼和嘲諷,她的

    陰阜逐漸變得濕潤晶亮,粉紅色的細縫不住擴展打開,愛液源源不斷地從裏面溢

    出來。

    一邊仰著頭、瞇著眼呻吟著,林冰瑩一邊把自己已經捆綁好了的狀況向蛇女

    報告。

    “林冰瑩,是按我上次教你那樣綁得嗎?”

    “是的。”

    “綁得緊不緊?乳房是不是被繩子勒得東倒西歪的,很鼓很凸,像是要爆裂

    一樣?”

    “啊啊……是的,我的乳房要裂開了。”

    “好,既然這樣,今晚我就允許你泄身吧,嘿嘿……以你的淫蕩和不要臉,

    你應該知道我讓你綁上帶繩結的繩子是做什麽用的吧!你現在去臥室那端跨上繩

    子,一邊用繩結摩擦騷穴,一邊向大門方向走!林冰瑩,我這麽命令你,你樂壞

    了吧!嘿嘿……快去做吧,淫賤的母狗!”

    “謝謝主人,啊啊……啊啊……我樂壞了,淫賤的母狗林冰瑩這就去完成主

    人的命令。”林冰瑩媚眼迷蒙,心中鼓蕩著巨大的興奮,蛇女冷冽、羞辱的言辭

    令她又覺羞恥屈辱又覺刺激爽暢,使她感到被虐玩,被淩辱的強烈快感,情不自

    禁的,她綿軟嬌膩地連呼蛇女為主人,就差“汪汪”地學狗叫了。

    林冰瑩來到臥室門口,單腿跨上繩橋,腰腹微微下沈讓有如男人大拇指般大

    小的繩結抵上已經變得發燙、酥癢難耐的陰阜,然後慢慢地挪動小步,朝著大門

    的方向走去。

    “啊啊……啊啊……這樣走好刺激,啊啊……啊啊……我好興奮啊……”凸

    凹不平的繩結摩擦著敏感、嬌嫩的陰阜,向一小步一小步地向前挪動腳步的林冰

    瑩傳遞著快感,令她控制不住地哼出熾情的呻吟,發出淫亂的浪叫。

    “走到頭後不許轉身,反著往回走!”

    “知,知道了,啊啊……”林冰瑩挪到大門口,然後向後邁著小步,開始向

    臥室的方向倒走。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好美的感覺,我的騷穴要化

    了……”正走摩擦的主要是陰蒂,而倒走則是摩擦著陰唇和肉縫,前者帶給她強

    烈、不勝刺激的快感,後者則把柔美、舒暢的美妙感覺傳遞給她。林冰瑩品味著

    與正走不同的快感,呻吟浪叫了一路,也淌了一路愛液,倒走回臥室門口。

    從臥室到大門,再從大門到臥室,林冰瑩往復走了5遍。在走的過程中,欲

    情越來越高漲,快感越來越強烈,她那變得越來越火燙越來越敏感的身體在等待

    著、期盼著隨時會出現的高潮。

    “這次正走到繩子正中間,在有繩結的位置上停下!”

    “我到了,不是……”林冰瑩意識到有歧義,連忙解釋,可是……

    “蠢女人,什麽到了又不是的,別把話說得不明不白的,你的騷穴被繩結磨

    著,你的淫嘴裏也有繩結嗎!我問你,你是到高潮了還是到繩子中間了?”蛇女

    不等林冰瑩把話說完,尖銳著嗓子劈裏啪啦地一頓搶白。

    “對不起,啊啊……還沒到高潮,我到繩子中間了,啊啊……啊啊……”林

    冰瑩被蛇女罵得臉一下子紅起來,心中羞慚、屈辱之意大盛,而這時,她突然感

    到陰阜深處開始傳出令她的靈魂都要禁不住顫栗的絕美超爽快感,穴心開始無規

    則地收縮,高潮的前奏已經到來了。

    “嘿嘿……聽你淫蕩的呻吟聲,你好像要泄身了,林冰瑩,我命令你給我忍

    住,現在絕對不能泄!否則你休想我再來調教你。你現在落下腰騎在繩子上,讓

    你的騷穴把繩結吞進去!”

    “啊啊……啊啊……吞進去了,啊啊……啊啊……主人,好辛苦,我要忍不

    住了,啊啊……啊啊……要泄了……”在繩橋中央,林冰瑩屈著雙膝,宛如蹲馬

    步那樣騎在繩橋上,帶結的繩索深深地陷進她的陰阜裏去,繩橋繃得緊緊的,形

    成個v形。

    “林冰瑩,你是我見過的最騷的母狗,不行,我不許你泄,現在你給我拼命

    地搖屁股扭腰,用最大的勁兒摩擦騷穴!”

    “啊啊……啊啊……主人,那怎麽行,會泄出來的……”

    “笨蛋,你不會咬嘴唇嗎!哪怕你把嘴唇咬下來我也不許你泄,明白嗎?”

    “明白了。”無可奈何下,林冰瑩只好應承,她反縛著雙手,前挺著被繩索

    縛緊的雙乳,騎在繩橋上用力地搖擺屁股,扭轉腰肢。看她癡狂的動作,像極了

    發情的母獸,可誰知她的內心卻是膽怯無比,生怕抑制不住在身體裏劇烈躥動的

    強烈快感而泄身,惹得蛇女大怒以致以後不來調教她。

    林冰瑩時而緊緊咬著牙關,時而用力咬住嘴唇忍耐著世界上最難忍耐的事,

    在她緊閉的嘴縫間,抑制不住的呻吟聲連綿不絕地擠出來,形成一波波誰也聽不

    懂的沈悶聲浪。

    “真那麽難忍嗎!看你發出的都是什麽聲音,連貓發情都沒你那麽賤,不許

    再叫了,給我忍住!你也配做女人,我真為女人中有你這樣的變態感到臉紅。好

    了,我不想再聽你那種淫賤至極的叫床聲了,我允許你泄,不過,嘿嘿……你要

    求我,求我允許你泄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主人,饒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淫賤至極

    的母狗林冰瑩想泄出來,求求主人讓我泄吧!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要

    泄出來了……”林冰瑩艱難地忍耐著隨時會噴發出去的快感,一邊尖聲浪叫,一

    邊不顧廉恥地去求蛇女。

    “賤貨,母狗怎麽配說人話!6號,你忘了你是什麽身份嗎!給我大聲叫!

    讓我看看為了淫欲你的臉皮有多厚!”

    “對不起,我忘了,我是6號母狗,我是淫賤至極的6號母狗,汪汪……汪

    汪……”林冰瑩開始學起狗叫來,不停歇的狗叫聲隨著她心中的屈辱、羞臊越升

    越高。

    “哈哈哈……你這只下賤的母狗,你就一邊汪汪叫一邊泄吧!哈哈哈……哈

    哈哈……竟然有人不想做人卻想去做狗,你的臉皮可真厚啊!你真是太賤了!哈

    哈哈……哈哈哈……6號,當你泄身時,我準許你說人話告訴我,這是多大的恩

    寵啊!要記得向我感恩知道嗎?哈哈哈……哈哈哈……”

    “汪汪……汪汪……我泄了,泄了,謝謝主人讓我說人話,啊啊啊……我到

    高潮了,啊啊啊……好刺激啊!啊啊啊……”在繩橋的中央,林冰瑩那副自己捆

    綁自己、被繩索緊緊捆住乳房的赤裸身體誇張地反仰著,就像被高壓電流擊過那

    樣,無比激烈的快感令她抽搐般地劇抖著、狂顫著,不住尖聲浪叫著迎接高潮的

    沖擊。

    “林冰瑩,我和調教師都沒有看錯你,與其做人你還不如去做狗,你是個會

    說人話的母狗,天底下最淫亂、最下賤的母狗,哈哈哈……”

    在蛇女極其羞辱人的嘲諷、哄笑下,伏在地上不住喘息的林冰瑩從朦朧的意

    識中清醒過來。蛇女的話她不強辯,她覺得在虛擬的網絡上做一只下賤的母狗沒

    什麽不好的,至少模擬現實的屈辱體驗能滿足她的受虐心,能令她嘗到美妙無比

    的快感。

    “淫亂的母狗林冰瑩,今晚爽夠了吧!好好享受高潮的余韻吧!哈哈哈……

    我們下次再見,哈哈哈……”蛇女狂笑幾聲,下線了。

    “蛇女,謝謝你,下次見。”林冰瑩喃喃自語著,等到體力恢復些許,她便

    掙紮著爬起來關掉電腦,然後解下浸潤著愛液的繩子,拿到浴室去洗滌。

    林冰瑩洗完澡、晾上已洗滌幹凈的繩子後才從浴室裏出來。當她爬上床時已

    經是淩晨2點了,她蜷縮在柔軟的被子裏,很快便進入了香甜的夢鄉。跟以往一

    樣,每當她在繩縛下到達快樂的極致,她就睡得特別香甜,而哪怕不做淫事,但

    每晚擺弄一番繩子後再睡已經成為與她一回到家就帶上狗項圈一樣的生活習慣之

    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