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我最爱的妈咪
    「嗯,黑田,这期的稿子,拿去吧。」

    「谢谢老师。」只见穿著西装鼻挺的男子很恭敬双手接起打扮像家庭主妇的女子递给他的稿子。男子仔细翻阅手上的原稿,频频点头。

    「果然没错……那么我马上带去公司。」黑田说完之后对着老师弯腰成九十度以示尊敬说:「老师,辛苦了!」并转头对另一绑马尾的年轻女孩说:「真理子,谢谢。」黑田微笑离开后。工作室的两人都松一口气。

    「真理子,回房睡吧。」

    「晤嗯。」真理子趴在桌上勉强回答。带着眼镜,打扮像家庭主妇的女子熄掉手上的香烟。

    「我回去睡搂。」女子进房门后,趴在床上,听着闹钟滴滴答答的声音。她一直翻来覆去仿佛睡得不安宁。

    「啊……睡不着……」女子搔搔头无奈表示。

    「对了!」她仿佛想到好主意,跳下床。

    「良平。」她轻手轻脚来到另一房间,轻声呼唤。

    女子看到一年轻男孩,马上高兴抱住他说:「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男孩似乎被女子抱住有点不知所措,害羞道:「妈……妈妈!妳工作都做完啦?」女子身高多出男孩一个头,所以胸前两团乳房一直磨蹭男孩的脸颊。

    「你晚餐吃了什么?」

    「排……骨饭……还有沙拉和玉米浓汤。」男孩不好意思妈妈的乳房磨蹭他的脸庞,所以讲话吞吞吐吐的。

    「是吗?很好吃吧……」妈妈弯下腰,脸部贴近她儿子的脸旁。

    「不过呢?妈妈想跟你一起睡觉。」

    「妈。妈妈……?」男孩眯着双眼,满脸通红无奈的语气。妈妈贴近他儿子,手轻轻抚摸他脸颊,挑逗他似的。

    「你愿意像平常那样跟我一起睡吧?良平……(爱心)」

    良平打量站在他身前的女子,眼前正在高兴的脱掉衣服的是他的妈妈。她脱去宽松的衣服,全身上下的皮肤出奇的白晰,浑圆的屁股,虽然有点下垂,但胸前那两团大奶可是如木瓜般大。

    良平无奈看着全身赤裸的妈妈整理她长发。心中不由得乱想:「唉,不晓得其它的漫画家是怎么样的?为什么,我妈妈一有空性欲就特别强……」

    妈妈高兴的躺在床上,张开大腿,露出毛毛茸茸的阴毛,对着儿子说:「来吧,来吧。妈妈准备好了喔。」

    良平只能眯着眼傻笑,但动作可不马虎,迅速靠近他妈妈身子上,但心里想:「有时候还会主动跟我要求……当然我是无法违逆她的。」

    良平整张脸贴近母亲阴部,嘴里可没闲着,轻触淫穴,开始吸吻起来。但是少年的忧愁还是不减少,在想:「我虽然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可以的,可是……」

    良平想到着,肥厚的嘴唇舔舐更加用力,「她是独自一人拉拔我长大的妈妈。」

    良平双眼柔情注视着他母亲,心中确是波涛汹涌,想得尽是母亲的伟大,「我唯一能报答她的方法,就是顺从她的意思。」

    寂静的夜里,房间里,只有一种声音,舔食般的声响,使人觉得津津有味。良平抖动灵活的舌头,穿梭在母亲的淫穴中。

    良平坚定的眼神,想着:「不管妈妈要我做什么,我一定都会答应……况且我也很喜欢妈妈……就算她要求的内容跟方法是不对的。」良平舌头更加用力往淫穴挤进去,嘴唇吸着大阴唇,发出吸苏苏的声音。

    良平抬起头一脸幸福表情对妈妈说:「妈妈的这里……好……好香喔。」手指头覆盖住淫穴插入着。

    妈妈红红通通的脸颊的说:「是吗?你在说谎吧?妈妈都没有洗澡,哪里一定很臭才对,呵呵……(爱心)」妈妈还特意用手大大的扒开淫穴,露出深红的花径,似乎空气中藉由这动作,突然弥漫着一股成熟妇女的骚味道。

    良平点点头,「嗯,是很臭!」

    听到儿子这样老实回答,妈妈反而害羞起来,「啊哈!真的?」

    「可是,我最喜欢这种味道了!」良平鼻子贴住淫穴,似乎百嗅不腻。

    「也舔我的乳房,好吗?」妈妈一手摸着胸部,觉得不过瘾。

    「嗯。」良平双手抓着像木瓜般的肥乳,搓揉着肿大的奶头,白泡泡的胸脯留下鲜红的手印,良平的脸摩擦着肥乳,贴近母亲跃动的心,感受妈妈真实的存在。

    「来……亲妈妈一下……好不好?」妈妈的手指摩擦着儿子柔嫩的嘴唇。母子俩的双眼仿佛从对方看到自己深爱的身影,两张嘴,温柔的、缓缓的靠近。

    良平看着母亲害羞的样子,嘴巴吸阭母亲的嘴唇,心里想:「我很喜欢亲吻……小时候开始,我就常常亲妈妈。真正教我接吻的……也是妈妈……」

    良平吸阭着妈妈的舌头,并渡过口水进入母亲的口腔,两人仿佛在比谁的口水多,互相把唾液放去对方口里。妈妈早已闭起双眼,享受儿子柔情的伺候。唇分,母子俩的口水拉出一条长长的白丝。

    「你接吻技巧……很棒喔!良平。」妈妈意犹未尽的赞美儿子。

    「这都是妈妈教导有方啊!」良平低下头,嘴巴舔着乳房说着。

    「是吗?」良平右手大力挤抓着乳房,舌头灵活巧妙的舔动肿大的乳头。

    「晤……啊……再……再下面一点。」良平听话的大嘴渐渐往下移动,舌头沿着白晰的身躯慢慢舔舐着。

    「哇塞!你湿得好厉害喔!妈妈。」良平手指拨弄着妈妈的淫穴,里头布满着淫汁。

    「啊,是啊!」妈妈不好意思的回答。良平一口气用力往淫穴舔去。

    「噗滋!噗滋!」「啊!啊!」良平小嘴咬住柔嫩的阴唇。妈妈忍不住娇喊一声:「啊晤!」

    良平吸了半天,满脸口水抬起头说:「妈妈的这里……味道好浓厚喔!」

    「哦……是吗?讨厌啦!哈哈!」良平看到红嫩嫩的阴蒂,忍不住用力吸住不放。

    「噗滋滋!」「啊啊啊!」

    妈妈满身大汗双手用力握紧,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妈妈的阴唇中的淫汁股股流出,虽然被他儿子吸干,但淫穴确知道小主人需要,一直供应不停。

    良平的嘴没有停止休息一刻,吸苏苏不停。手挤捏屁股,小指滑入褐色的肛门,带给他妈妈不同的感受。妈妈已经娇喘不止,儿子在她的阴部舔舐得令她情动不已。

    「呼呼!差不多……可以插进了,良平。」正低着头卖力在妈妈底下奋斗的良平,听到之后停止构工。

    他带着有点无奈表情说:「不……不可以用舔的就好了吗?」

    「不可以。」妈妈脸色铁青的说。

    「呵呵!你的肉棒不也这么硬了吗?」妈妈手用力抓住他儿子的肉棒。

    「啊!好硬喔!」妈妈挺满意儿子的肉棒,点点头微笑赞美。

    「快点!快把你粗硬的肉棒插进来啊!」

    妈妈躺在床上,双脚大大张开,双手用力扒开充满淫汁的骚穴。良平跪在母亲身旁,无语看着妈妈淫荡的表情,不过底下的粗硬肉棒高高举起,随然龟头没有完全露出包皮,但一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肉棒渐渐靠在淫穴上,龟头慢慢的摩擦阴唇。并不是良平蓄意挑逗他母亲,只是他在想着:「每次我插入妈妈的淫穴里时,心脏都会跳得好快。」

    强烈蹦蹦的心脏声,良平特别感受到异样的情绪。良平忍着心里的悸动,肉棒大力一下子进去他母亲的淫穴中。

    「噗滋滋!」

    「啊啊啊!……啊啊!」母亲感受到肉棒温热,满足的娇喊出来。

    「晤啊!啊!妈妈。」良平肉棒卖力在母亲底下冲刺,只觉得人生最快乐莫过于此。母子俩欢乐的性爱着,肉体交缠的快感刺激着两人的脑海。

    良平心想:「虽然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可是妈妈的淫穴真的让我好舒服。」

    「用力啊……良平……!」

    「是,妈妈。」

    「啊啊!噗滋滋!噗滋滋!」良平抬起妈妈的脚靠在他肩上,粗硬的肉棒更加用力插入妈妈的淫穴里,「啪啪!啪啪!」

    「呼呼!不行了!」妈妈尖叫的喊着,跟着良平只觉得肉棒收到阴道强烈的紧缩,一股热流烫着肉棒舒服不得了。

    「妈妈……我要射了!」

    良平肉棒以最大力气插入妈妈的淫穴中,只见妈妈表情一脸压抑快感的表情,似乎接受到儿子滚烫烫的精液。良平颤抖的把最后的精子残渣射入妈妈的体内,就这样疲惫不堪的身子压在妈妈身上,享受性爱快感的宁静。

    良平休息片刻撑起身子说:「妈妈。」

    「什么……这么快就睡着了!」良平看着妈妈熟睡的脸孔,一脸安详的表情,温情充溢着良平的心中,「晚安了!妈妈。」良平说完之后,温柔的亲吻母亲的脸颊。良平替母亲盖好被子,静悄悄的离开房间。他小心关上房门后,满脸倦意就想回房间好好睡觉去。

    「啊!真理子!」良平吃了一惊,原来真理子竟然就在旁边。

    真理子满脸通红看着良平,小声说:「良平……你这样不行喔!」

    「啊……哈……哈……」良平尴尬的支支吾吾,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真理子。

    良平心想:「呜呜,居然被真理子发现了……呜呜!……好惨啊!」

    (四)月光夜话

    「太突然了。」

    「居然会发生那种事。」

    「听说是闪避小孩,车子才撞到分隔岛。」

    「唉……吉田先生怎样好的人想不竟然发生这惨事啊!」

    吉田家里,来来往往的人与吉田先生有交情的人朝他灵位祭拜悼念,但人群总是会谈论闲言闲语。吉田先生的儿子,就坐在灵位旁的桌子,充耳不闻身旁的闲言。一名神情肃穆的中年人,朝吉田先生灵位容重祭拜一番。

    中年人看着身旁的年轻人说:「你应该就是章吾吧……?」

    「是的。」本来漠不关心的章吾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勉强答话。

    「一看就知道了。」中年人看着章吾的脸孔,神情更加伤心。

    「你跟你爸爸长得太像了。」

    「简直就像他活过来似的。」中年人悲伤的说。

    「嗯……」中年人收拾悲哀的心情,自我介绍自己是石桥,与章吾的爸爸是同公司的同事。

    「你们今后日子难过了,只剩你跟你妈相依为命。」石桥严肃的说。

    「你现在还在念大学吧?」

    章吾面无表情的说:「不……我现在正准备重考,可是突然间发生了这种事……」

    「你们不考虑搬回娘家去住吗?」章吾无语回答。

    石桥关心说:「要是你决定就业的话,我可以帮你喔。」

    「我会考虑的。」

    「真的很感谢你,百忙中还抽空来。」

    「不会!只是我无法相信你爸居然……唉!」石桥仿佛一下子老十岁般,对于好友突然的过世,打击他很深。

    「对了!你妈妈情况如何?」

    「啊……她到现在还没阖过眼。」章吾无力的说。

    「是吗……那也难怪,他们夫妻俩毕竟生活那么久了。」

    「章吾,你妈妈是个很纤细的人,你要代替你爸爸,好好安慰她。」石桥拍拍章吾的肩,叹气的回去了。

    章吾看着石桥先生的背影,突然间觉得心里很难过。章吾走回和室,往灵堂走去,看着妈妈依旧跪坐在灵位前。

    「石桥先生已经回去了。」

    章吾心中难过想:「妈妈一直穿著丧服,坐在爸的祭坛前,拒绝接见任何人。」

    章吾不由得想起石桥先生的话,好好安慰妈妈。但是,我好沉重!要我独自一个人安抚如此悲伤的妈妈,我实在力不从心。况且爸爸过世,也让我心情变得很混乱。章吾躺在床上,心情反复不定,睡不着觉。八月的天气,还是有点炎热。

    「今天的月亮好圆啊。」章吾看着窗户的月亮感叹道。

    睡不着觉的章吾起身往楼下走去,他看着灵堂的还有亮光。且有些微声音传出来,不由得好奇的藉由门缝往里面看。发现母亲躺在塌踏米上前面正对着父亲的灵位,妈妈依然穿著黑色丧服,只是章吾透过门隙,看见母亲的手在下体摆弄,丧服的衣摆掀起,露出洁白的大腿,令章吾不自觉吞了一口水。

    章吾不能相信眼前所看的事实,母亲在父亲的灵堂自渎。母亲手指激烈的抽插着肉屄,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甚至一手扒开阴唇,四只手指激动的抠挖淫穴。

    「啊啊!老公……老公……」章吾耳听母亲淫荡的嘶喊着,双手不禁握起拳头。此刻,章吾激动的心情是可想而知。

    「晤……晤……啊啊……」母亲贪婪的吸吮沾满淫汁的手,一副享受美味的表情,令章吾心里颤抖一下,心脏不争气的急跳。

    此刻,在章吾面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女人敞开衣领,半垂的白晰乳房,渐如垂暮,似如妇女的青春一般已不在,但这时的她,反而有一成熟的美感,浑身充满淫靡与败德的气息。成熟妇人,双手摆放各自敏感部位,挤抓着胸脯,抽扣着毛茸茸淫穴。

    「啊啊!」「晤啊啊啊……啊啊啊」「老……老公……啊!!」伴随着最后一声,妇人的高潮也随即而终。妇人浑身颤抖不停,「呼……晤啊……」

    清醒的妇人,坐起来,微微看着章吾偷看的方向。章吾躺回床上之后,脑海里一直都是母亲的身影。根本无法入睡,更何况底下的鸡巴涨得惊人,右手的套弄也没效果。

    「沙沙……」章吾的格房门被拉开。章吾心里一跳,睁开双眼只敢看着眼前的墙壁,透过墙壁看到一人影。

    「章吾……你看见了吧……」平淡不带有一丝情绪的声音响起。

    「你看见妈妈淫乱的样子了,对吧?」章吾的心脏,噗通,噗通,躲在棉被底下的他,听到母亲响起的声音,一点也不敢答话。只不过抓着鸡巴的手更用力了。

    章吾的母亲一步一步走近,直到跪坐在儿子的身后。章吾感受到母亲大腿碰他的腰部,双眼挣得极大,但脑海里一片空白。母亲的手缓缓的贴在儿子的大腿上,沿着往上抚摸,直到手深进章吾的裤子里。

    「妈妈……」章吾触然一惊,极快抓住母亲的手腕,停止她在动作。

    「你到底再想些什么啊?」激动的章吾紧着着母亲的手腕不放。

    「给我住手。」

    章吾的母亲,另一手握住被紧抓的手腕说:「难道……」

    「你也不要妈妈了吗?」

    「你是不是不要妈妈?是不是?」悲伤的母亲,怅然的落泪,以一种心碎的口气,质问她的亲儿。

    「你要丢下妈妈,自己跑去外面是吗?」极度伤心的母亲,用力抱住自己的儿子让他靠在温软的胸脯。

    「我绝不让你那样做。」母亲仿佛立下决心般,坚定的眼神,看着章吾,令他无从适好。不知是被母亲气魄给吓倒,还是章吾已经脑海里不能思考运作。现在的他,只能任由他母亲摆布。

    慈爱的妈妈温柔的褪下亲儿的内裤,庄重的亲吻儿子早已翘起老半天的肉棒,母亲纤细的手如在爱护不懂事的小弟弟,轻柔指弹间,令章吾只觉得鸡巴被妈妈摸过,舒服透了。

    「啾啾!啾啾!」她柔嫩的舌头舔遍黑得发亮的龟头再加上唾液更显油光。

    「咕啾!咕啾啾啾!」

    她整张小嘴将大鸡巴全吃进去,「晤!噢……噢。」章吾只觉似乎顶到喉咙,鸡巴舒服极了,看着母亲勉强的表情,似乎挺难受的,内心感动不已。

    「呼呼……」章吾母亲的小嘴慢慢离开粗黑的肉棒,小嘴上的口水一直滴往龟头滴下去,此时黑的发亮鸡巴沾满无数白稠唾液。

    只见章吾母亲满嘴唾液,媚笑看着她儿子,跨起身子横坐在章吾身上,章吾只觉母亲肉嫩嫩的屁股坐在自己胯下,鲜艳的肉屄,浓密的阴毛尽在自己眼前。章吾母亲双眼温情的看着儿子,右手一抓儿子粗壮的鸡巴,就往自己肥沃的淫穴塞了进去。

    「不……不可以啊!妈妈!」慌张的章吾还在做心理挣扎,但也感受到肉棒进到湿热温软的地方。

    章吾只觉母亲的身子缓缓的压下,自己睁着眼看妈妈肥厚的淫穴,慢慢的塞进自己的大肉棒。母亲似乎承受不了自己粗长的铁棒,淫穴一点一点的挤进去。

    「不可以这样。」章吾只能口头抵抗,但肉棒上的感受,可是无从拒绝。

    「啊!啊啊!」妇人欢愉的娇喘。硬梆梆的肉棒感受到母亲的温暖潮湿的肉屄,章吾心底的滋味不免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感叹。

    「噗滋滋!」「啊啊啊!」「咕啾啾啾!」

    沉浸于肉棒的成熟女人,一波波的激烈运动,男女肉体交合发出使人害羞的声响,肉屄流出无数的淫汁,促成温柔的润滑剂。一直趋近于疯狂主动的妇人,强烈在拥有肉棒的男子需索,阵阵的快感使被动者男性快举起免战牌。

    「晤!别这样!快助手啊!」

    「咕噗噗噗!咕噗噗噗!」

    「我……我不行了,晤啊啊!妈妈。」章吾受不了母亲饥渴的热情。

    肉棒已经到临界点,滚烫的热精,已蓄势待发。咦?这是……章吾惊觉脸上有水滴下,以为是母亲挥动的汗水,但睁眼仔细瞧,披头散发的母亲,脸上沾满的都是泪水,沿着脸颊滑落胸脯滴在我脸上全都是泪水吗?

    「晤……晤!」哭红双眼的母亲似乎发现我再看着,眯着泪水低下身来瞧着我。此时的母亲露出白晰的胸脯,肿胀的褐色奶头,泪水沿着下垂的乳房滴入我的眼前。母亲的泪水仿佛不曾停过,咸咸的汁味,使我百感交集。

    「老公……老公……你在哪?快出来啊!」

    「求求你……我求你……老公……」

    「不要丢下我不管……」

    「妈……妈妈……」章吾也已哭红了双眼,母亲此时的伤心模样,这辈子他想是休想忘怀。

    「晤哈!晤!」放松心情的章吾,身子颤抖一番,将滚烫的精子全射进母亲体内。

    看着已经哭得忘然自我的母亲,嘴里还直念着老公,章吾哀伤的瞧了母亲几眼,握住了发泄过的肉棒,似乎不得有亵渎母亲思慰父亲的情绪而离开一旁。

    「妈妈……」

    桂月十五,满月的月夜,吉田家有些甜蜜。

    「我回来了。」章吾一脸神精气爽,连蓄了很久的长发也剪个精干上班族发型。

    「啊!你回来啦……」章吾妈妈神情爱慕看着她的儿子,一副妻子欢迎丈夫的模样。

    「如何?晤晤……」章吾妈妈愉悦的蹲在儿子身前,替他换上脱鞋,双手熟练的拉开裤子拉炼,掏出儿子的大鸡巴。

    「石桥先生帮我说了好话,下个月我就能去上班了,你在听吗?」

    「晤……」章吾妈妈吸舔儿子的大龟头,发出啾啾声,对于儿子的问话,勉强点点头。她灵活舌头啾噗的含着鸡巴,儿子那一整天工作没有洗澡的臭味,她最喜欢舔了。

    「呼呼……」章吾妈妈洗吮鸡巴有如宝物般神圣。

    章吾爱煞看着母亲舔自己肉棒,心里想:「看哪,你在看吗?爸爸……」

    章吾粗硬的黑鸡巴猛烈的插进母亲肥嫩的淫穴,母子俩的淫汁如白色泡沫般沾满两人的身体上,仿佛爱人一般浓情蜜意。

    「你放心吧!妈妈没事,有我在……妈妈还是可以很幸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