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9 娇艳欲滴
    “大家好,今天是2004年我是主持人苏念嘉,首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2008年国际奥委会投票的城市产生了,那就是中国北京……”

    方小山睁开眼睛,不可思议的的长大嘴,脑海中出现了电视台节目?而且还是2004年的?现在可是才99年啊……

    方小山一时间缓不过神儿,坐在那里又愣了半响,忽然看到电视机上正播放的江华都市频道,突然生了一个惊人的想法:难道自己可以接受未来的电视信号!!!这个猜测太过大胆荒唐了,但瞬间就占满了方小山整个思想。此刻他心里面的震撼简直无以复加,头皮甚至都有些发麻,想到事情的诡异,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解释才好。

    方小山坐在病床上愣楞发呆,自言自语道:

    “难道真是自己被电了之后产生了幻觉?那些信息都只是自己的臆想?”

    正想着病房门打开了,接着展一个娇小的身体就奔了过来叫道:

    “哥哥。”

    方小山一愣,回过神来,发现正是自己的妹妹方小芮【rui】,不由一愣,看看时间眼睛是晚上八点五十了,她怎么一个人从村里来到县城的?当下道:

    “小妹,你怎么来了?妈妈呢?”

    “哼,人家是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妈妈说你没事了,叫我用心复习功课好中考,可是不来确定一下哥哥的情况,我怎么能放心。”

    方小芮嘟着小嘴,看到哥哥似乎没有什么伤势也放下心来,方小山不由摇头道:

    “,这样偷跑出来妈妈要担心死了,还有路上遇到了坏人怎么办?居然只穿一件睡衣就跑出来了。”

    “嘻嘻,放心吧,哥哥我柳了字条的,我不是为了不让妈妈发现吗,还有不用担心我遇到坏人,我是搭小玉嫂子的车子过来的,小玉的嫂子是个的姐呢,特意从县城把我接上来的。”

    “小玉?恩,原来是她,你同座,你说含羞草的那个,不过这丫头太大胆了,也太会折腾人了吧。”

    说道这里不由丫头,这个丫头胆子大,性子野,当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出来,不等方小山说完,小丫头就一溜烟的转进了被子道:

    “哥哥,小玉的姐姐已经走了,你总不能让我这么回去吧,今天我就睡在这里了,嘻嘻,你最好把门锁上,不然被护士进来就糟了。”

    方小山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怕了起来,随手关上门后,却又反锁上,不知道怎么回事,脑海中出现那个电视台后,身体动弹起来不再是犹如电流还残留的感觉,相反四肢血气都很是充盈,如果不是妹妹在身边,他几乎要打一套拳来消耗自己多余的血气精力了。

    方小山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妹妹,只见她穿着一套白色的素纱睡衣,松垮垮的衣服将她那逐渐发育的完全包裹着。但是薄薄的衣衫实在难以遮掩内里的,紫色的乳.罩束缚着她胸前的一对玉兔,虽然没有妈妈那种丰挺的程度,但却也是初具规模,不容小觑!

    似乎是方小山的目光实在太过灼热了,方小芮感到自己好象完全赤.裸地暴露在哥哥的眼前,这让她这个未经人事青春少女感到一阵心悝,一颗芳心怦然跳。她连忙扯过丝被遮掩着自己的娇躯,羞红着可爱的俏脸,娇嗔道:

    “坏蛋哥哥,你看什么呢!”

    方小山慢慢的走近大床,笑道:

    “好象是你自己闯进来的吧?现在又不让我看,那你想要我干什么?你不要忘记了哦,你现在躺着的大床还是我的呢!既然小羔羊自己送上门来,那我这个大灰狼也不客气了!”

    说完便一个虎扑跃上。

    “啊——大色狼啊!救命啊!”

    方小芮被方小山按在床上,可是她的表情却没有一丝害怕,反而笑得那么甜,她的粉拳不停地落到了方小山的胸膛之上。方小山也没有跟她疯下去,而是抱住她的娇躯躺在床上,道:

    “找哥哥怎么了?”

    方小芮在哥哥的怀中缩了缩身体,腻声道:

    “人家当然是来看望你了,?再说……再说……人家……”说到这里,方小芮却是羞愧难挡,她嘤咛一声便埋首于方小山的胸膛之上,像个害羞的小媳妇一般。

    “怎么不说了?”

    方小山轻轻地抱着她,一手在她的秀发上轻柔的抚摩着。方小芮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她的一双玉臂环住了方小山的颈项,俏脸依然贴在他的胸.前,用那细弱蚊虫的声音说道:

    “人家说过……要……要当你的老婆的……”

    听到妹妹的回答,方小山忽然有一种哑然失笑的冲动。妹妹对他有着三种不同的感情,第一种是妹妹对哥哥的爱,那是纯洁的兄妹情。第二种是女人对男人的爱,方小芮情窦初开,每天面对这么一个高大帅气的哥哥,怎么不让她动心呢!剩下的一种便是女儿对父亲的爱,父亲丢弃妻女,彷徨无助的小女孩突然发现自己曾经依靠的肩膀已经出现在自己的哥哥身上了,她自然是将自己的感情转移到方小山身上了。

    只是,不知道她对方小山的感情到底是哪一种在主导着而已。

    “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你不喜欢小芮了?”方小芮见方小山并不搭理自己,心中一酸,几乎就要哭出来了,那模样让人忍不住要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好好怜惜着。

    方小山伸手刮了刮她的琼瑶小鼻,道:

    “不哭不哭,小芮这么可爱又美丽,哥哥怎么会不喜欢呢!”

    “可是……为什么你都不理会人家呢?”方小芮仰着小脑袋问道。

    方小山笑道:“哥哥这不是沉浸在得到像小芮这样温柔可爱的老婆而高兴吗?”

    “哥哥讨厌啦!”听方小山这么一说,方小芮反而害羞起来,不过她还是抑制着羞意,道:“哥哥说的是真的吗?哥哥真的那么喜欢小芮吗?哥哥不会骗小芮的吧?”

    方小山搂过妹妹的娇躯,大手八用力一巴打在了她的小臀.部之上,顿时“啪”的一声闷响。方小山装作恶狠狠地模样,道:

    “哪来这么多问题!再敢怀疑我的话那就打你进冷宫!”

    小屁.股虽然被打得有点痛,但是方小芮的心里却是无比的高兴,她的双手搂住了哥哥的虎腰,整个娇躯几乎要融合进他的身体里面了,她轻轻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无意之间却使自己的胸.前的玉兔重重地挤压着方小山的胸膛。“哥哥真狠心!打得小芮好痛!”方小山可是血气方刚的强壮男人啊,现在被这么一刺激,他可能没有反应吗?只见他身体一翻,压在了妹妹的娇躯之上,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按在了她的螓首两侧,邪笑道:

    “那要不要哥哥帮你揉一下?”

    方小芮嘤咛一声,娇羞的别开头,道:“哥哥真坏,就知道欺负小芮,就知道占小芮的便宜!”

    “啪!”又是一声闷响,方小芮另一边的小屁.股也遭受到了池鱼之殃。她的俏脸已经通红一片了,宛如天空之上那火红的云团,娇艳可人。用一双水灵灵的媚眼看着压在了自己身上的哥哥,方小芮心里感到了十分的幸福,不过,她却瞪了方小山一眼,道:“你再欺负人家我就不理你了哦!”

    方小山笑道:“哥哥这不是在好好疼你吗?”

    “讲!”方小芮的双手抱住了方小山的脖子,微声道:“你要是疼人家的话就不会打人家了!”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是疼你呢?”

    方小芮鼓起勇气,望着方小山道:

    “那你要亲我!”

    说完便害羞地闭上一双可以滴出水来的眼眸,微微向前嘟着樱桃小嘴,一副等待爱人亲吻的小女生的样子。方小山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自己身下的妹妹,她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迷人,娇艳欲滴,那小嘴儿好象有什么神奇的吸引力在拉扯着方小山,让他逐渐地低下了他的头,大嘴巴慢慢地靠近了妹妹的朱唇。

    匣刻,兄妹两人的嘴唇紧紧地相互抵触着,方小山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唇,将妹妹的樱唇含在嘴中,舌头伸了出来,抵住了她的牙关。

    方小芮忽然睁开双眼,羞涩地看了看自己的哥哥一眼,然后又幸福地闭上,她的牙关慢慢地张开,迎入了哥哥的舌头。

    他们像两个情侣般热吻着,方小山将妹妹的丁香小舌吸到自己的嘴里轻轻的吮.吸着,舌头又缠了上去,舌尖在她的舌头上慢慢地画着圆圈。

    “嗯……唔……”

    方小芮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灼热的气息从她的小鼻子之中喷出,深深地刺激着方小山的情.欲。良久,直到他们有点呼吸困难之后才相互放开对方。

    “哥哥,你真好!”

    方小芮娇羞得再次埋首于方小山的胸膛之上。“嗯?这是什么啊?怎么硬硬的?”忽然,她的一双小手抓住了抵在自己小腹之上的火热之物。

    “噢——别!千万别那么用力啊!”方小山痛得大呼起来,他的双手马上护住自己的要害,将那无敌神枪从妹妹的手中抢了回来,他瞪了妹妹一眼,道:

    “你想要了哥哥的命吗?”

    “啊?”方小芮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抓住的是什么!虽然她还没有见到过男人的身体,但是没见过猪跑总吃过主肉吧?像她这种年龄的女生也对男女之事有了点模糊的认知了。不过,她的玉手又慢慢地伸了过来,放在了哥哥的大手之上,柔声道:

    “哥哥是不是很难受?”

    方小山睁大双眼,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妹妹,道:“既然你知道我难受的话那你还不放手?是不是想要哥哥难受死呢?”

    “才不是呢!”方小芮红着一张俏脸,道:

    “要不要……小芮……帮你?”

    方小山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妹妹,他问道:“你只不知道你说出这句话的后果?小丫头,年纪轻轻的,不要想着那些事情!”说完。便弯起了两根手指在妹妹,诶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

    “哥哥,是你想着那些事情吧?要不然……要不然你那里为什么会突然……变大了呢?”方小芮断断续续地说道,“要不要……小芮用手帮你?”

    “嗯?”方小山双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妹妹,照理说她一个小丫头是不知道那些事情的,怎么她……

    方小芮看到哥哥的脸色有点难看,她顿时猜到了他的想法,于是便连忙解释道:

    “不是那样的……是……是……”

    “是什么?”方小山也知道妹妹是不可能做过那些事情的,最大的可能便是她自己偷偷看了有关的“教材”,不过,看到妹妹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方小山边忍不住要逗逗她。

    刻丝,方小芮竟然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之中流了出来。

    方小山可是慌了手脚,他连忙为妹妹抹去了泪水,柔声道:“怎么突然哭了呢!乖,哥哥知道你不会是那种坏女生,哥哥逗着你玩呢!”

    “坏蛋哥哥!”方小芮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竟然翻身坐在了方小山的虎腰之上。她的一双玉手……

    “噢——你干什么呢!惹毛了我就将你就地正法!”男人的“把柄”被妹妹握住了,方小山也不得不假装恶狠狠地要挟她说道:“快点放手,不要等一下哥哥真的控制不住会伤害你的!”

    方小芮一脸娇羞地摇了摇头,道:“小芮不怕!”说着,她的双手竟然扯在了方小山的睡裤边缘,正慢慢地往下拉,露出了他那蓝.色的。内.裤被内里的雄性力量撑得鼓鼓的,十分吓人!

    也不知道方小山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他嘴上说着“不要”,可是也不见他有什么阻止的动作,反而扭动起自己的屁股让妹妹得以顺利退下自己的睡裤。

    方小芮伸出颤抖的双手,一点害怕地摸上了哥哥的内.裤,她那如醉酒般嫣红的娇靥望向了躺在床上的哥哥,轻轻地呼唤道:“哥哥——”

    方小山也深情的凝视着她,柔声道:“你不会害怕吗?”

    方小芮点了点头,轻声道:“是有点怕!”不过说完她就动起手来,将方小山的一点一点地退了下来。

    “小芮知道哥哥是不会伤害小芮的。”

    说完,方小芮对着自己的哥哥俨然一笑,然后鼓起了自己最大的勇气,将哥哥的内.裤一下子脱到了脚裸处!

    “啊!”当方小芮第一眼看到哥哥下.身那个十分狰狞的长枪之时,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一双小手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