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八 完
    第一次在办公室偷情的倪美云想起那次和男人在车里做爱的感觉,有着一丝紧张,更多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坐在他的怀里反手搂住颈部怯怯伸出香舌被男人含入嘴里吸吮起玉津,一边和方致远热吻着,一边被他撩起内衣半握着自己丰满的乳房,在粗鲁的揉弄下乳头很快充血硬了,下体也不受控制的潮湿起来,“啊别摸了门没锁”倪美云不安地扭动着屁股。

    方致远起身把门反锁上,一把抄起媚眼如丝的她放在办公桌上,掀起裙子露出肉色的三角内裤,内裤中间有一块潮湿的印子在扩洇着。“这么快就湿了。”“别说了”被方致远灵活抚弄的下阴传来一阵阵酥麻,让倪美云轻微地呻吟起来,配合地翘着屁股让他把内裤扒了下来挂在脚脖上。

    白白净净的阴部像个雪白的馒头散发着雌性的体香,让方致远忍不住俯下身在上面吮吸起来,舌尖挑开光溜溜的两片阴唇,由下至上地滑动着,时不时的含着那珍珠般的阴蒂,时不时刮荡着阴唇内壁。

    “别别.弄了,痒”倪美云抬起上身用娇媚的眼波望着眼前这个让她魂不守舍的男人,眼波中充满爱意和欲念,还带着一丝祈求,

    “来进来吧”边说边伸手解开男人的裤带,掏出那根令她迷恋的阳具来。

    “今天怎么这么浪啊”方致远调侃着用阴茎在唇边挑荡着,“还不是你弄的,非要在这干。一想到大白天在这就,我是不是像个荡妇?”“就喜欢你做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荡妇”方致远的话让女人越来越淫靡,“哎呀快点进来啊”“还让不让别人干你?”“不就让你一个人干我,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你快点啊啊啊啊”

    在方致远阴茎插进去抽动的同时,倪美云张着娇嫩的小嘴发出阵阵时而低沉时而高亢的呻吟声,轻轻摆动身躯把屁股更近地凑了上去,两条修长的玉腿紧紧地箍在他的腰间,脚上的高跟鞋不知什么时候甩到哪里去了,穿着丝袜的纤柔白嫩的小脚交错缠在一起踢荡着。

    看着妇人在身下紧咬手指压抑着呻吟的浪荡模样,方致远男人的自信心得到满足,更加强自己熊熊燃烧的欲望。手撑在办公桌上垂下头在布满红晕的脸蛋上耳垂边亲吻起来,湿淋淋的舌头含住那挺立的乳头轻咬着,摆动自己的腰际把阴茎慢慢拉至洞口在慢慢地推进去,象护士推针管般的挺进让倪美云阴道内每一处凸起都清晰体会到阴茎那无与伦比的坚硬和火热的摩擦,这紧密的摩擦令倪美云浑身毛孔舒松,从头到脚传送着快感,简直要人命般的愉悦。

    方致远逐渐提高着频率,由一分钟二十抽转为三十四十,随着转速的提高,一次次被击打的子宫口花蕊开始紧缩,蚂蝗般吸咬着男人的龟头,倪美云夹紧缠住腰部的双腿,淫荡地扭动着香汗淋漓的酮体,紧咬下唇发出低沉的淫语。“呜快再.快点嘶嘶舒服真舒服痒痒死人了”倪美云突然间浑身绷紧,死死搂住方致远的头按在深深的乳沟中,下躯向上抬起,被雨点般击打的花蕊猛地绽放,喷出汩汩爱液浇灌着龟头。

    正当方致远也准备把精液喷发出去时,办公室响起阵阵叩门声。“谁啊?”方致远把阴茎停插在高潮而痉挛的阴道内,不耐烦地问道。

    “是我,方县长。我是老秦”“哦,你等一下”方致远拔出阴茎提起裤子,倪美云连忙起来穿起耷拉在脚脖上的内裤,“我的鞋呢?”

    “你到办公桌下面躲起来”方致远把鞋踢到桌子下面,倪美云看办公室里空荡荡无处躲避,只有伏在桌下的空当里。

    开开门的方致远回到办公桌前,招呼老秦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好在桌子前面是全封闭的,老秦倒也看不见倪美云。“这几天忙着陪省纪委的同志处理事情,你那边进度如何?”方致远和老秦说着话,一边从裤子拉链中掏出阴茎放在倪美云嘴边。

    紧张的倪美云还没来及享受高潮的余味就慌忙躲在桌下,见方致远的举动,跪在两腿间凤眼迷离地望着他含住那根沾满淫液硬邦邦的阴茎慢慢地舔起来。

    老秦激动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把方致远吓一跳,眼角余光见桌上还有着一滩倪美云的淫水,连忙拿公文盖在上面。“方县长,我是来报喜的,还有两天就能全线通车了。”“你坐下别激动,慢慢说”“路桥公司把所有设备力量全部投入,经过日以继夜的努力。最多只需要两天时间就能全面竣工。方县长,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在你要求的期限内完成任务。”

    “好,那个倪美云呢?”正在卖力吮吸的倪美云一愣,旁边办公室的小李跑来过来,“方县长,倪美云可能去送文件了,什么事?”“给秦主任泡杯茶”听方致远说要和老秦长聊,倪美云索性下身歪坐在地上,把手伏在方致远的腿上,头埋下去细细品味着肉棒。

    “老秦,你把门关上。这件事完成得很好很及时,冲淡了对县委县政府这次事件的负面影响。我说过的只要你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就要给予奖励!至于奖励的具体内容么,你感觉政府办主任的位置能不能胜任?”“那杜?”“徐祁连出了问题,我打算让杜月玲同志去县委办担任主任,或者让你去县委办,至于你想去哪个位置,我想征求下你的意见”“我还是跟着方县长干事情有劲头”“这样啊好吧回去准备一下材料,写个总结交给我。就在大后天搞个竣工庆祝大会,到时候我请省里面的领导出席,这件事你也安排布置一下。”

    等老秦出去关上门,倪美云幽怨地翻了他一眼。“吓死我了,你还有闲心泡茶聊起天来”“你不是也有事情做么?现在技术可是越来越娴熟了,我刚才差点射出来,来吧宝贝,继续”

    二十九

    三天后的上午十点十八分,竣工通车仪式正式开始,省委副书记方云卿带队参加典礼。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热闹中,方书记剪断红绸宣布正式通车,并且亲自颁奖给战线上的劳动模范。庆祝大会结束后一行人来到县委招待所用餐,方致远拉着雅兰村长向方书记介绍“这是上水现在的村长,这次能够把道路疏通,她的功劳可不小”方云卿看见雅兰一下惊呆了,雅兰也用奇怪的眼色看着他。搞得方致远很是纳闷,连忙拉着他们入席,“致远,你先去招呼下其他同志,我和雅兰同志单独谈谈”

    看方书记表情严肃的样子,方致远没有多想,招呼其他省里地区来的领导,顾不得一边忙于和其中几个人嘀嘀咕咕的冯德远脸上那诡异的表情。

    饭后方书记一行没有多停留,临上车的时候接到个电话,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带着一丝无奈的眼神看着站在车边的方致远,“我先走了,致远,有什么事情千万要”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影,方致远想着方书记的话,会是什么事情东窗事发牵连到自己?除了当初王冀北的事,可以说自己一直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为什么方书记脸色会那么难看?一旁站着的冯德远入伍新兵般真诚地微笑着,“致远啊,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昨天就忙了一整天了”“好,我送下雅兰村长”

    “雅兰,方书记问了你什么?”“没什么”“他就是香香的亲生父亲吧”“你你怎么知道?”从方书记见到雅兰的第一幕,方致远就知道方云卿书记就是雅兰当初说的那个干部了,因为方书记对上水情况很熟悉而且在交谈中不经意表露出自己去过那里,加上今天两人相见时的神情,很容易把二者联想起来。

    “方书记问了你什么?”“还能问些什么?我把香香的事情告诉他了。他是孩子的父亲,有权力知道一切”“连我你也说了?”

    “没,方县长。我只是说香香是个哑巴快结婚了”“是严龙么?”“是啊,香香不愿意嫁给他,说和他像是兄妹,其实这孩子心里一直没有放下你。”“哎,什么时候你把她带到县城,我陪你们一起去省城检查检查,上次问过一个专家,说这种情况有可能治好,但如果是小时候造成的,现在靠药物和简单的手术恢复是比较困难,好在还有一些残余的听力存在,建议我去最好的医院进行检查诊治,也许会有一丝希望呢”“我们哪来那么多钱去看啊,香儿小时候如果不是家里穷就不会这样了。刚才香儿的爸爸也说想想办法”“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一切由我来承担”

    方致远心里对纯洁的香香有着无比的歉意,也知道女孩爱着自己,可和香儿结婚是一件永远不可能的事情,既然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只有想其他办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雅兰感动地流出泪水,”谢谢你方县长。这孩子小时候命苦,现在总算熬出头了。”

    送走雅兰后,方致远疾步向宿舍走去,想到正在家里等着自己的小荡妇倪美云,憋了几天的身体蠢蠢欲动,阴茎已经开始有些微微勃起,下午好好的爽一把,再美美睡上一觉,连续几天在工地操劳的疲惫立刻会烟消云散。

    走到宿舍巷口的方致远见一辆挂着省城牌照的桑塔纳2000停在那里,心里有些奇怪。这是哪个单位的车子?上午没见到啊。再说方书记一行已经离开富源了。正当他走近车子,车门打开了。

    “你好,是方致远同志吧”“恩,我是方致远,请问你是?”“我们是中纪委下派来省里的专案组,现在有些问题请你和我们回去配合调查。这是我们的工作证。”“县委办知道么?”“已经通知了富源县委有关部门。请你准备些换洗衣物和我们一起回省城吧”

    在中年男子陪同下,方致远收拾几件衣服,对倪美云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把文件交给方书记,转身离开房间坐上车回到省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