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sexy loop
    星期五的下午,秋如结束了一天累人的课程,正準备要返回学校附近租借的住处。骑著摩托车的她,提著买好的晚餐,準备要回去好好享用休息,毕竟累积了一整个星期的疲劳,正是需要一个悠閒的周末来好好补充体力的时候。

    刚回到住所楼下,停好了摩托车,手机却意外的响了起来。

    「喂?我是秋如,你哪位?」

    秋如电话裡的声音一样甜美迷人,正如她今天的打扮一样。简单的马尾,略施淡妆,加上短版的细肩带,短短的牛仔热裤露出了迷人雪白修长的大腿,加上过膝的长筒黑色丝袜,配上绑带的凉鞋,又性感又清纯迷人,让学校的男生们都无法抵抗。

    「宝贝!是我!」电话裡传来爽朗的声音。「妳还好吗?」

    「啊!是阿仁吗?」秋如兴奋的大叫,原来是在当兵的男朋友阿仁打来的。

    「你放假了吗?怎会有空打来呢?」

    「对呀,周末休假呢。我晚点会坐车去找妳的,到了车站再联络妳唷宝贝。

    要来接我呀!」

    秋如连忙答应。

    许久没见面的两人。想到了男友入伍进了海军陆战队,原本就不错的体格变的更黝黑强壮了。难得的是爽朗的个性并没有因为入伍而改变,反到是有点大男孩的个性转变的比较成熟了。

    秋如除了有点心痛男友辛苦的操练之外,也有点暗自窃喜男友的转变,毕竟女孩子还是喜欢成熟点的男生吧。想到了许久没见面的男友,会一放假就想来找自己,因该不会只是吃吃饭、看看电影这麼简单打发吧!免不了会有些激情的场面出现,秋如想著想著,突然害羞脸红心跳了起来。

    「讨厌,我在想什麼。」秋如不好意思的喃喃自语,不过,心中也在盘算著要如何打扮準备一番,让男友好好的惊喜惊喜。

    秋如打开房门,随手关上。回到房间,先痛痛快快的洗了澡,把头髮吹乾,全身赤裸的在落地镜前思考怎样打扮。

    秋如缓缓的拿出了一件紫色的马甲式、吊带袜的整套性感内衣,这件内衣是好朋友舒慧送给秋如的,但个性相对舒慧来得保守的秋如,害羞的从来没穿过,今天可是第一次试穿,为了给男友一个惊喜。

    秋如慢慢的把这套性感的马甲吊带袜整套内衣穿上,把腰带蕾丝和裤袜扣起来后,再把马尾轻轻的放下来。对著镜子看,秋如发现和平常清纯的学生打扮完全不同,散发出诱惑性感的女人滋味。

    真不愧是性感、艷丽出名的舒慧的眼光,她在送这套内衣给秋如的时候还说了:「紫色可以把女人的肉体衬托的更性感唷!!」

    这套内衣的剪裁加在秋如身上,可以完全的把她不为人知、性感的一面也表达出来,这身打扮要是给平常在学校的男同学看到,可能眼珠子都会凸出来吧!

    秋如自己看了也觉得不好意思,双颊潮红,芳心窃窃。

    正在秋如端详自己在镜中的打扮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秋如心中纳闷,会是谁呀?想想会不会是男友已经到了呢?於是,秋如急急忙忙的套了件白色t恤上衣,裤子也来不及穿,下半身只有紫色的丝袜、吊带雷丝边和丁字裤,就跑到客厅去了。

    透过门孔朝外面看了看,奇怪,没有人在门外呀?可是明明有听到电铃的声音。

    秋如忘记了自己衣衫不整,急忙打开了房门的锁链,把门打开走出去看,突然,一双大手,拿著一块布从秋如后方快速的掩住了秋如的口鼻,让秋如叫不出声音来,秋如吓了一跳,正要挣扎的时候,双手突然被反翦在后,被一捆胶布快速的缠绕绑住,秋如还想要挣脱出不明男子怀抱的时候,鼻中传来刺鼻的味道,秋如一震昏眩,就倒在男子的怀中,男子脸上露出了得意的淫笑。

    秋如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床上,全身上半身被脱光,只剩下半身的紫色丝袜和吊袜带而已,上半身被脱的赤条条,还被一条红色的sm绳索五花大绑,全身被捆的像个肉粽一样,绳索绕过秋如的脖子,还把秋如的胸部挤压的更丰满,双手被绳子捆在身后,牢牢的固定在接近腰部上方的位置。

    秋如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脖子上又被戴上了一个项圈,加条锁链固定在床头,一动也不能动,秋如惊恐的想要大叫,突然,门口进来了一个全身赤裸的男子,胯下挺著一根巨大直挺挺的肉棒走了近来。

    秋如吓的想要挣扎大喊,男子却先开口了:「不要害怕,小秋如,是我呀!

    只是想来找妳玩玩游戏罢了。」

    熟悉的声音,秋如定神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前男友国良!!

    这一下可让秋如大为惊讶:「死国良,你干什麼?快把我放开呀!!」

    国良死皮赖脸笑嘻嘻的看著秋如,说:「小秋如,别这样吧。我好想妳唷,这个周末,让我来陪妳好好狂欢狂欢好吗?到星期一就好了。」

    秋如胀红了脸说:「你这个无赖,小心我告你强姦呀!」

    国良笑了笑,用手搓弄著秋如的胸部,说:「我们发生了这麼多次关係了,怎麼今天翻脸不认人呀!小淫娃?还穿那麼性感的衣服帮我开门、放我进来,妳想我会停手吗?」

    秋如被国良那粗糙的双手揉上了酥胸,不由自主的扭动身子挣扎,无奈前男友除了抚弄自己胸部之外,还腾出一隻手抚弄耳垂,秋如不断的挣扎但是无用,前男友非常熟悉自己敏感的地方,秋如担心再弄下去自己又要失去控制了,秋如著急的哀求前男友:「我求求你,住手呀!拜託你。这星期我男友放假,他就快要来了,求求你放我走呀。过了这礼拜,你要几次我都给你,拜託不要呀!」

    国良听了更加不是味道,双手加快了动作,在秋如耳边吹气说:「原来是这样呀!难怪妳今天穿这麼下流的衣服,就是想要让妳男友狠狠弄妳是吗?这样一来我更不可能放过妳了,妳只有两条路,一就是取消约会,妳乖乖的把这个週末好好的给我,不然,就是让妳男友进来看妳怎麼给我玩的。」

    秋如不断扭动,无奈前男友国良不知道哪裡学来的sm捆绳技术,把秋如的上半身稛弄得动弹不得,加上脖子又项圈锁链固定住,完全无法反抗。

    国良这时候更无耻的吻上了自己的樱唇,把秋如的淡妆口红弄花了,还不断的伸舌头进来自己的嘴裡,不断的被刺激全身性感带之下,秋如一点一滴的失守了,张开嘴和前男友缠吻在一起,两人的舌头交缠的交换唾液。

    国良看秋如呼吸渐渐沉重,深知这个女孩,就快要渐渐的陷入情慾中,进入自己的掌握了。

    一阵激吻之后,国良把秋如的绑带丁字裤鬆掉,全身只剩下腰间的雷丝吊袜带和大腿的丝袜,国良缓缓的把秋如的大腿打开,拿出一罐润滑液,涂满双手,缓缓的用手指抽送著秋如的嫩穴。

    不愧是前男友,非常了解秋如的肉体,没两、三下就把秋如弄得娇喘连连,裸露的酥胸不断的随著呼吸一上、一下,嘴裡不停的「啊啊」哼叫。

    前男友不断的加快速度,秋如的嫩穴开始喷流出代表性慾的洪流了,这时候秋如的理智快要丧失了,前男友趁这个时机问秋如:「小淫娃,妳说,妳这个周末要给谁呀?让妳的小男朋友看到不好吧!嗯?」

    秋如喘著气说:「我……我不知道,他、他就快要到了!你……住手呀!」

    国良突然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秋如受不了了,呀的叫出声音来:「停……停手呀!我要尿出来了,我……我不行了。好国良……好老公……不……好哥哥,亲哥哥,我给你,我这个周末给你,我全身都是你的,求求你停手呀……快不行了……」

    国良听到秋如这麼说,得意的笑著,说道:「这可是妳自己说的唷!一言为定。」

    刚好这时候,秋如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国良拿起来一看,银幕显示「亲爱的……」,知道应该是秋如男友打来的,於是放在秋如的耳边,按下了通话键。

    「喂!?宝贝吗?我到车站了,方便来接我吗?」

    秋如横了前男友国良一眼,颤抖著说:「阿仁吗?仁哥,这……这个星期我恐怕不太方便。」

    「为什麼?刚刚不是说好的吗?怎麼了吗?妳声音怎麼支支吾吾的呢?」

    「我这星期刚好有朋友要来,是、是……」秋如看了看得意淫笑的前男友,不知道怎麼回答,前男友忍不住笑了一声。

    「谁?谁在那裡呢?秋如宝贝,妳说谁要来呀?」

    「阿,没有啦。这星期刚好我有一个哥哥要来找我啦!!」秋如紧张的看了前男友一眼,恳求他不要出声音,「刚刚是他的声音啦。他从南部乡下上来,要借住我这裡。」

    「妳什麼时候有个哥哥呀?我怎麼不知道呢?」男友阿仁疑惑的问。

    「就……就……反正就是这样。我……我改天再打给你,对不起啦仁哥,是我不好。改天补偿你!!」秋如快要辞穷了。

    国良使眼神告诉秋如别说太多话,要掛掉了。

    秋如赶忙说:「仁哥,先这样,掰掰!」说完,国良就把秋如的手机掛掉,并且关机。

    国良对著秋如说:「这下子好了,妳这两天呢,就是我的了,要好好听我的话知道吗?现在开始,不准妳接电话手机了。妳要专心的陪著我玩。知道吗?」

    秋如偏过头去,害羞的不敢看前男友,国良用力的把秋如的脸扳回来,对她说:「知道的话,就回答我呀,小淫娃!」

    秋如瞪了国良一眼,没好气的说:「好的,知道了,哥。」

    秋如特别把「哥」字的尾音拖长,显得娇媚又黏腻,前男友听到了,胯下的肉棒就更坚挺了。

    国良喝了一口红酒,过去亲吻著秋如,把嘴里面的红酒餵给秋如喝,喝了几口之后,秋如突然觉得全身有些燥热,每次国良的舌头和自己交缠的时候都有种异样的感觉,下体开始麻痒不堪,起初还扭动著身子,到后来渐渐的越来越难以忍受,全身微微的渗出汗来。

    前男友的手游过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让秋如向触电一样,让秋如忍不住娇淫出声,被慾望侵袭,原本清澈的双眼渐渐变的朦朧,秋如觉得不对劲,喘著气问国良:「你……哥哥你,哥你给我、喝了什麼酒?妹……妹我,觉得不对呀……

    啊……好痒呀……好热呀……哥……」

    国良舔著秋如的耳垂,说:「好妹子,哥哥给妳在酒裡面下了两人分量的春药,等一下我要不要好好的给妳一顿饱,就要看妳自己的表现了。」

    秋如药性发作起来,最后的理智羞耻已经被前男友挑弄的情慾完全掩盖了,什麼无耻的话都可以说出来了:「哥……拜託你……妹求你,妹什麼都给你,求你帮妹止痒……快……我受不了了……干我……」

    国良看到了秋如这股媚态也吓了一大跳,和他所认识的秋如根本像是两个人一样,不禁感谢起卖药给他的人,不知道哪弄来这麼强猛的春药。

    国良这时候也故意挺著鸡巴在秋如洞口搔痒,只弄的秋如身体不断扭动却不干进去,看著秋如脸上渴望的眼神,悄悄的插进去一点又抽出来,整治的秋如几乎崩溃的哭求:「干我……狠狠的干我,哥,求你进来,我要你的大鸡巴,我要你狠狠的插我……插死我!」

    国良见时机成熟,话不多说,马上狠很的干进去,秋如被干的香汗淋漓,阴道不断的收缩,国良觉得肉棒被吸吮快感连连,加上药力关係,秋如的淫水像是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不断涌出。

    国良看著平日清纯的秋如脸上充满了性慾的渴望,平日的女大学生样子完全看不到了,只剩下欲求不满的淫荡女人,国良得意的用言语羞辱秋如说:「小淫娃,喜不喜欢哥哥的肉棒呀!!」

    秋如说:「喜欢……弄死我了……呀啊……我好喜欢呀……哥……」

    「那之后要不要哥哥常常来干妳呀!?」

    「天天干……秋如要哥哥天天来干我……」

    「那妳的男朋友怎麼办!?」

    「哥……哥哥优先,我……我是属於哥哥的……随时来……干我……弄死妹妹……啊……我……我快要尿出来了……哥……救我……」

    国良持续抽差了好几分鐘,觉得秋如阴道越收缩越快,突然,阵阵的抽蓄传来,一股淫水喷了国良的肉棒,知道秋如已经洩身了,只见到秋如不断的娇喘淫叫,国良这时候也觉得下快要射了,狠狠的抽插了衝刺,拔出来,扶著秋如的头就往秋如脸上射出。

    一股又浓又白的精液就这样铺设在秋如那秀美的脸庞上,谁知道国良积了多久,那股腥臭的精液味道很重,但是高潮过后洩身的秋如好像不在乎似的,被射的满头满脸,还用舌头舔著在嘴唇四周的精液。

    高潮过后的两人,躺在床上,不断的喘著气。

    已经洩过一次身的秋如恢復了一点意识。回想起刚刚经歷的激烈性爱、还有自己许多的无耻的言语,还说自己这週末都要奉献给前男友,羞红著脸,侧过头去不敢看国良。

    国良喘著气,看著被自己征服过后、满脸精液的美女大学生,不由得十分得意。轻轻的抚摸著高潮过后的秋如的秀髮、酥胸,还有比例完美的大腿、雪白肥美的臀部。

    国良摸著摸著说:「秋如妹妹,妳真美。以后我就当你的乾哥哥好了,哥会时常来看妳的。」

    秋如害羞的不敢看国良,轻轻的说:「哥,你怎麼老是爱弄人家。外面女生这麼多,嫂子不也是很漂亮吗?怎麼老爱缠著我。」

    「小秋如,别傻了。妳看看妳,天底下哪有一个男人不想狠狠的扒光妳,把妳压在床上,狠狠的征服妳呢……妳学校别说男同学了,我看就连老师上课上到一半,也想把妳给上了呢。」

    秋如听到国良这样讲她,娇嗔的说:「乱讲,你以为全天下的男生都和你一样吗?才不会呢。还说我们老师也想……也想弄我,人家才不会咧。」

    国良听到秋如这样讲,突然鬼主意又来了,对著秋如说:「妹子,妳不信?

    好我们来做个实验。」

    秋如瞪大眼睛,看著前男友走出房门,把秋如的笔记电脑搬进来放在桌上,然后插上网路线,连上了网路。接著,把秋如脖子上的项圈锁链解开,但是仍然维持把秋如五花大绑、双手反绑在身后,抱著秋如坐在电脑前面。

    「哥,你要干嘛?」

    「别问这麼多,妳等著看。」国良连上线之后,用秋如的帐号了msn聊天程式。

    秋如双手被绑在身后,坐在前男友的怀中看著电脑银幕,看到了国良迅速的在自己的好友名单上搜寻,终於在自己好友清单分类上找到了一个学校教授的帐号,那是秋如专题的指导老师,因为要时常讨论专题报告,所以那个教授留了帐号给学生们作为讨论之用。

    国良不怀好意的笑著对秋如说:「我们就来试试看妳这个专题老师吧!」说著就在银幕上打上了「老师,我好想要」几个字,按下了传输键。

    秋如看到了大吃一惊,扭动著身体抗议说:「不要呀!!不要,糟糕了!」

    过几秒之后,银幕传回来:「……秋如同学,妳想要什麼……」

    国良不理会秋如的抗议,继续打:「老师,我最近很寂寞,……我想要你!

    真的!」

    「秋如,妳怎麼了?有什麼问题可以和老师说说看。」

    「老师,我每天上你的课,都不自觉得会幻想和老师做爱……,老师,我想要你!」

    秋如看前男友越说越不堪,羞红著脸不敢看荧幕,但是又忍不住继续看著前男友如何假冒自己和老师调情。

    「秋如同学,妳是认真的吗?」

    「是真的!我想要老师把秋如压在床上,扯烂我的衣服,狠狠的征服我。」

    「秋如同学,妳这麼年轻,又漂亮,老师已经结婚了,妳还愿意和老师在一起吗?」

    看起来这个老师也渐渐的上勾了,毕竟这麼漂亮的女孩子主动献身,没几个人抵挡的了。国良见时间成熟,就更进一步下去。

    「老师,你要是不相信我,那我就传我的裸照给老师,这样、老师你就相信秋如了吗?」

    秋如看到了国良要传裸照给老师,吓到不断哀求,国良不理会,把秋如抬起来,从身后把肉棒狠狠插进秋如的嫩穴裡,秋如哀叫一声,国良说:「安静点,妳忘了妳说过这週末都是我的吗?看下去吧。」

    隔了好久好久,教授传送过来讯息:「那麼,好吧。」

    国良就把数位相机拿了出来,对著秋如猛拍几张,秋如吓的偏过头去,国良说:「别挣扎了,乖乖给我拍吧,不然,等一下我开视讯给妳教授看我当场操妳就更不好了吧?」

    秋如听了只好乖乖的给国良拍了几张上身被綑绑、脸上还黏著精液的照片。

    国良果真把照片传送给教授。

    过了约五六分鐘后,教授传来讯息:「我真想不到,妳平常上课那样清纯,竟然私下这麼敢玩。这几张是sm的照片吧,是妳男友拍的吗?」

    国良继续羞辱秋如。

    「不是,这是我和不认识的男生做爱时候拍的,他喜欢凌辱我,秋如只好乖乖听话!老师只要你喜欢,我什麼都可以配合。」

    秋如这时候已经羞愧的快要流泪了,真不知道要怎麼面对老师。

    最后,老师传送一句:「那麼,请妳星期一上课结束后,来老师的办公室找我,我们再深入研究研究,照片我会好好收藏的!秋如,那就星期一见啦。」

    国良看到了,得意的对秋如说:「看吧!看来妳们的老师下星期就会来找妳了,看来我们可爱的小秋如一「砲」而红囉!」

    秋如恶狠狠地瞪著国良说:「大色狼,变态,你会有报应的啦!」

    国良看著生气的秋如,胀红了脸,更可爱了,於是把秋如扶起来、趴在电脑桌上,也不顾秋如的抗议,又从后面狠狠地抽送起来……

    这个週末,看起来会很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