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一、完】青年袁承志大玉儿传奇【外一章4】
    皇后见袁承志腼腆害臊的模样,不禁起了作弄的心理。她嬝嬝婷婷的到了床边,一侧身便坐了下来。

    袁承志心想:「这贵妇不知到底是何身份?既能将我从大牢中放出,又能将我安置在这深宫大院。瞧她行为举止,端庄中略显轻佻,妩媚时又不失威仪,真是让人猜不透啊!」

    他心中正在胡思乱想,那丽人却悄悄伸手入被,一把就握住了他那怒耸坚挺的是非根。袁承志大吃一惊,忙道:「夫人,妳……快放手!」皇后笑咪咪的望着他,狐媚的道:「什么呀?我抓到你哪儿呢?你要我放手?我要是不放呢?你打算拿我怎么办?」

    袁承志被她夹七夹八,装疯卖傻的一扯,竟是一句话也答不出来。此时那软棉棉的小手,忽松忽紧的捏着他的肉棒,他只觉全身毛孔紧缩,血液急速向下体汇聚,勃发的慾情几乎无法控制。他慌忙闭上双眼,暗使静心法门,一会功夫,果然心情平静,头脑清明。

    要知他所惧者,乃是皇后天生狐媚的音容笑貌,至于直接的肉体侵袭,静心法门素有奇效,他反倒能泰然处之。棉软的小手抚弄着下体,带来舒服的感觉,也唤起他过往的回忆。脑际电闪之下,红娘子、温仪、安大娘、若克琳等一干女子,和他欢好的影像,瞬间同时重现。

    他只觉甜蜜、温馨、喜悦、怅惘等各种不同的情绪,齐上心头。迷惘中他彷彿重临过去欢好的现场,众美女正竭尽所能的刺激挑逗他的情慾。他急思回报,不知不觉便使出了旷世奇功──大阳诀。

    皇后握着袁承志火热粗大的肉棒,心中自然产生许多淫秽的遐想。肉棒在她手中不断的颤动,那股桀骜不驯的劲儿,透过手心迅速扩散,使她心房都悸动了起来。此时,手中的肉棒忽然急速的胀大,并且像蛇一般的扭曲转动了起来。

    她吃了一惊,吓得松开了手,心中不禁暗惴:「我明明握的是他那话儿,怎会突地像蛇一般,长大扭曲?难道被窝之中,真的钻进一条长虫?」她手中仍有余温,但又怀疑是自己的错觉,因此猛的一下,便掀开了被子。立刻,前所未见的怪现象,出现在眼前。她目瞪口呆呐呐的道:「这……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原来袁承志本属正常的阳具,如今竟胀大粗长了一倍多,并且灵活的在那扭曲旋转。那龟头部位更是一胀一缩,有如皮球吹气一般,不停的颤慄抖动。她忘情的趋近观看,俏丽的脸蛋,几乎碰触到那巨大的龟头。

    袁承志回过神来,见她震惊的模样,心中忍不住暗暗得意。他心想:「这满人贵妇既然再三挑逗,若是不投桃报李,岂不是有损我大汉天威?」他轻轻一带将她扯入怀里,紧接着就施展《御女密要》中的催情法门,在她柔若无骨的躯体上,缓缓搓揉抚摸了起来。一阵若有似无的低微呻吟,自丽人口中流洩,丰美的娇躯,整个的瘫软了下来。

    皇后经久保养的身体赤裸裸的呈现在袁承志眼前,那种柔美、细腻、嫩滑、洁净的美感,使得袁承志暂时停下了女体按摩,专心的凝神欣赏。只见那:酥胸洁白浑似雪,耸翘挺立如山峰;峰顶镶嵌晶莹玉,恰似樱桃一点红。

    视线滑过平坦洁白的小腹,来到芳草萋萋的溪谷。但见那风流宝地:饱满肉丘微隆起,中有溪壑泛春潮;恰似仙蚌吐甘露,幽穴深藏嫩且娇。袁承志越看越入迷,只觉其胴体之美,远胜过以往所识女子。

    其周身肌肤细滑柔嫩,犹如完美玉雕;非但无丝毫疤痕,就连颜色都浑然天成,无浓淡之差异。一般女子身体隐蔽的死角,易生厚皮肉刺之处,如股沟、膝盖、脚跟、足趾等,她也同样的细致润滑,毫无瑕疵。

    荡漾在催情按摩下的皇后,原本已陶醉得闭上了双眼,但因袁承志停止了动作,她也随即睁开了秀目。她见袁承志直盯着自己的裸身发愣,便伸出纤美绵软的玉足,轻点袁承志的下体。袁承志陡然醒觉,立刻尽展神功,取悦这位有如天仙般的丽人。

    他运起灵舌功,舌头忽地长了一倍。灵活有如蛇信的舌头,顺着细柔圆润的脚趾,刷过光滑洁净的小腿,迈上丰腴柔软的大腿,直逼鲜嫩湿滑的肉穴。可软可硬的长舌,舔、刷、钻、探、吮的在皇后嫩白的身体上,到处下功夫。

    皇后真是痒到了骨子里,爽到了心坎中;她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舒服,无一处不爽快;极度的舒畅,使她全身颤抖,春水直流,卧房中顿时充塞着一股,如兰似麝的奇特异香。袁承志一闻此味,益发兴奋,他皱起鼻子猛嗅,欲探其源。

    此时皇后呻吟道:「袁公子……别嗅了……快进来吧!……呆会……我会告诉你的!」

    袁承志见她脸儿红,鼻儿皱,小嘴张,眼矇矓;雪白大腿左右开,嫩肉瓣儿迎宾来,一副情急饥渴的模样。当下便挺腰将龟头顶住那娇嫩的阴户。皇后只觉下体一阵酥麻酸痒,体内无比的空虚,她迫不及待的一耸丰臀,只听「噗嗤」一声,淫水四溅,瞬间肉柱已然直捣黄龙,底定了中原。

    袁承志粗大的阳具,撑得那娇嫩的小穴密实实、胀澎澎的毫无空隙。他一面开始抽插,一面抚摸皇后丰耸棉软的双乳;穴内的嫩肉紧裹着阳具蠕动,袁承志只觉似有七、八张小嘴,在同时吸吮着阳具,那种酥爽的感觉,简直前所未有。

    此时,穴内的吸吮力道益发强劲,抽动轻些,阳具竟然拔不出来。袁承志心想:「既然如此,那乾脆就顶紧了暂缓抽动。反正运起「鼓」劲「旋」劲,阳具会自个扭转。」于是便趴下身子,紧拥着皇后亲吻。

    在神功运使下的阳具,不停的扭动旋转,磨擦着皇后的花心,皇后只觉体内酸软酥麻,快意直钻心房。她张着口,似叹气,又像喘息,阵阵的幽香迎面扑向袁承志,袁承志被香味一袭,顿时神魂颠倒,意乱情迷。

    皇后穴内的层层嫩肉,蠕动愈益快速,也愈益有力。袁承志只觉穴内七、八张小嘴,从四面八方齐聚阳具之上。或吸龟头,或进逼中段,或紧吮根部,感觉各异,舒爽则一。

    皇后此时娇喘愈速,呻吟愈急,她粉嫩的玉腿高高翘起,双手也紧搂着袁承志的脖子。袁承志见已到紧要关头,于是运足了功劲,开始快速抽插。舒适感愈来愈强,皇后飘飘欲仙,感觉自己似乎成了翱翔天际的快乐仙女;她越飞越高,越飞越高,终于进入了虚无飘渺的梦幻天堂。

    心满意足的二人,赤裸相拥调笑;皇后娇憨的道:「你不是要闻香嘛?试试这儿吧!」说罢,将袁承志的头按向自己腿裆处。

    袁承志一嗅之下,果然异香扑鼻,忍不住便伸出舌头舔了起来。皇后舒服的赞道:「你还真识货,皇上也最爱舔我这儿……」袁承志闻言一惊,急忙问道:「妳说什么?皇上怎么会舔过?妳究竟是什么人?」

    皇后笑盈盈的道:「皇上舔过又有什么了不起?我是大清朝孝庄文皇后,皇上难道舔不得皇后?」

    袁承志惊讶的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前的贵妇,竟然是当今大清王朝的孝庄文皇后,而他竟然和皇后……他越想脑中越乱,茫茫然竟以为身在梦中。

    皇后见他那惘然若失的模样,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袁公子,皇后也是女人,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刚才表现的很好啊!比皇上能干多了!你在那儿学的功夫啊?」她边说边笑,自然安祥,丝毫不因全身赤裸,而有所忸怩腼腆。

    袁承志心想:「我刺杀皇太极不成,却和他的皇后茍且。这要是传出去,不但自己身败名裂,还要损及父亲一世英名;别说没脸见师父,就是青青那……也过不了关……」他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害怕,真想一头撞死,也免得面对这些可怕的后果。

    冰雪聪明的皇后,见袁承志失魂落魄的模样,她眼珠一转,立刻猜到袁承志大概在耽心些什么,她赤裸的身躯,往袁承志身上一靠,柔声的道:「袁公子,你就别耽心啦!我不说,你不讲,不会有人知道的。」

    袁承志获悉她皇后的身份后,震惊万分,也无心再从事风流勾当。如今皇后又往他身上靠,他吃了一惊,便欲起身迴避。但大玉儿皇后,神机妙算,洞烛机先,早就一把抓住了他那话儿。

    袁承志动弹不得,无可奈何,只得长叹一声道:「但愿如娘娘所言!」

    其后,明亡,闯王败,清人入主中原。二人皆守口如瓶,未尝洩漏,此事亦无人知晓。袁承志远走海外,未积极抗清;一方面,是对大环境深感失望「详见金庸碧血剑原着」,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顾念与大玉儿皇后的这段奇缘。

    【《情色碧血剑》全篇告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