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我的十九岁
    我叫阿明,我要讲出来的艳遇,也许是很简单的。不过很可能其他的男人并没有经历过。这也可以说成是一种机会,或者有些正经的男人遇上了,也不会去把握的,不过我承认我可没有这种定力。那件事情就发生在我十九岁的时候。那时我已中学毕业,家里虽然不要我供养,但是也没有能力供我继续读书和进大学。所以我就找了一份工作。薪水不算很高,不过已经够我自己独立生活。于是我就搬了出来,租了一间小房间,自己一个人祝我并不是与家人吵了架,只是家里一向对我都是不如何关心,几乎就是属于让我自生自灭那类,总之有饭给我吃就算数,所以我能够自立,就觉得特别开心过瘾了。家里不表示赞成,也没有加予反对。房客与二房东有泄的故事并不鲜闻,而我正是其中之一。当时的环境,也似乎是对我甚为有利,我所租住的房子很大,是一座旧式唐楼。女房东马太太是一个二十来岁左右的少妇,虽不是特别美丽,但是也绝对算不得是丑,而且有几分娇媚,特别是微笑起来时很动人。她不是为了不够钱用而把房间租出去的,而是因为屋子大,这间屋只有她和一个女佣人居祝她认为多一个人住就不那麽冷冷清清,亦会安全一些。马太太的丈夫往往是一个星期都不回家一次的,由于他在外埠有生意,常常要过去打理。那时的我还没有女朋友,却已经开始对女人感兴趣了。我不知道马太太是不是对我感兴趣。她对我很好,有时也问候我的生活。事情是一步一步发生的。有一天晚上,因为天气太热了,半夜里我起身到浴室去洗一个澡,因为是深夜,我以为没有那麽巧会遇上人,就这样穿着一条三角内裤出去。这里的浴室晚间是长开着电灯,那是因为马太太不喜欢太黑暗。也因此我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因为并不是开了灯就是有人的。我走到门口,才看见马太穿着睡衣,正在洗脸,她的脸是向着门口的,因此我一出现她就看见了我。她只是对我微微一笑,我则是很不好意思,连忙逃回房间里。我的心跳得很厉害,暗地里只希望她不会怪我。马太太并没怪我,过了一阵,她轻敲我的门说:“阿明,你是不是要用浴室呢?”“是的。”我说道:“多谢你1我起身开门,这时自然已经穿上睡裤,不过她也巳经走掉了。我进入浴室洗澡,凭浴室里的气味,就知道了马太太是洗过了澡之後才打开门洗脸的。而且她也是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在浴室。这是等明天让佣人拿去洗的。我既然想入非非,行为就难免怪异一些了,我把这些衣服拿起来研究,看看闻闻,闻到了马太太的香气。原来女人是那麽香的!其实,这也是我没有经验之故。女人都是喜欢搽粉搽香水的,多多少少总有,这些都是有香料的东西,所以女人的身上和衣服上就必定有这种香味,其实不是肉香。我研究了她的乳罩,又研究了她的内裤,那麽动人的东西,内裤上还留下了两条卷曲的毛,这就更加使我想入非非,想像着这东西的原来生长之地是怎样的,不过实在甚难想像,因为这时是多年之前,裸女杂志并没有如今日那麽大胆,犯法的照片之类是有得卖的,我只是听到过而未看到过。所以我就很难找到一个根据去比较。也因此我特别希望看到。最不够香气的反而是那个乳罩。我听说女人是有乳香的,但是我知闻不到。倒是有少少的汗味。至于那条内裤,我却是迟疑了一阵,因为她是有丈夫的,假如她丈夫的东西流回出来,就是落在这上面了。不过我又想起,马先生已有一星期没回过家,不会有甚麽的,而且亦看不到有甚麽,照算就应该是没有甚麽了。于是我也拿起来闻一闻。这个可是没有那麽香了,有些身体的气味,不过也不是臭,而且也很轻微。也许这是因为天气热,她换的次数多。我在这些衣服上所花的时间还多过花在洗澡上的。也好在我可以洗一个冷水澡,否则我就不知如何可以睡着了。自从这一次之後,我就对马太太多了许多欲念,我不知道我在与她见面的时侯有没有表现过出来,假如有的话,就是她就没有看出来,或者是看出来了也没有表示。过了一星期,我又有了第二次更加犀利的诱惑。这一次我也是半夜起来出去洗澡,因为实在是太热了,而我上次是因为走向浴室时有脚步声,所以她听到而转向门口看到我,这一次我则是连拖鞋都不穿,只是光看脚,这样她就不会知到我来,假如她在浴室里的话,我心里倒有一个相当渺茫的希望,我是希望她在浴室里面衣衫不整,这样她没有听到我来,就不会拉好衣服。可是,她并不在浴室里,不过浴室中知有她用过而留下来的气味。我似乎是来迟了一步了。但是,我随即看见了她的房门是开了一线的,正透出灯光。我的心大跳起来。我知道今晚马先生又是不在家,于是我就壮起胆子过去窥看一下。这一看,使我热血沸腾,也一跃而进入了极度兴奋的状态。因为她原来正在房中用一条毛巾抹身子,上身是赤裸着的,可惜她是用背对着我。不过,假如她是面向着我,她便会立即看见我了。灯光之下,马太太的皮肤是那麽嫩白和滑美,简直像是面粉做的,诱人的程度非常之强。我呆在那里看着,见她把自己的身体摸了一阵,就拿起一乳罩套上,又伸手到後面把扣子扣上。回到自己房间里後,我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我想像着马太太身上未被我见到的神秘部份,却想不出甚麽头绪。从此之後,我老是心思思,想一睹马太太肉体的秘处,但是,巾来巾去总巾不到机会,这种事情确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一天晚上,我还未睡着,在房间里看书的时候,马太太却是不请自来了,她来敲我的门,我去开门时,就立刻吻到一阵浓烈的酒气,她是饮过了酒。她娇笑着说道:“你不必担心,我并没有醉1我听说醉了的人最喜欢强调自己不醉的。也许她不是醉到不知自己干甚麽,但是她的确是有几分酒意了。我说道:“哦!我不怕的。”马太太说:“那麽我可以进来坐坐吗?我很怕黑。”她说怕黑并非没有道理,因为佣人突然辞工走了,还来不及再请一个。这个时侯,女佣人已是不容易找了。马先生又不在家,屋里只有她和我两个人。马太太一进来,就坐到我的床上。她幽幽地说道:“我那个老公,假如也像你那样喜欢我就好了,他在那边有个女人,他回来也不和我同床。你知道他巳经多久没有和我亲近过了吗?”这一问,我是很难回答的,到底那是她的夫妇间事,我总不便加以置评的嘛!她又说:“看你多麽好,你没有女朋友,都不乱找女人1“我┅┅”我张大嘴巴只是一个洞,我跟她实在是没有甚麽好谈的,平时招呼两句还是很自然,坐在一起,却是谈不出甚麽来了。好在马太太自说自话,我才不会太不知所措。她靠在我的床上,我坐在床尾,她竖起了一条腿。她是穿着一件长到大腿中段的睡袍的。这个长度,人一坐了下来,衣脚就已经升得很高,再一竖起腿子,其下的春光就尽露在我的眼底,所谓尽者,即是说她在里面穿甚麽就可以看见甚麽。此时我是看到她穿着一条白色内裤,与我在浴室中所见的一样,这束西的中段是双层的,所以虽然其他部份的透明程度虽然很高,这段部份却是并不透明。但是周困仍然是十分之动人的,尤其是那腿肉的嫩白,与及不透明部份的掩掩映映的黑色。我的下体立即就反应强烈到要把腿子交叠起来了,假如要我站起身,那我是必然会丑态毕露的。马太太就这样闭着眼睛靠在那里,一时之间又不再讲话了。我则是真想挨上前去把她拥祝但是我又不敢如此做。我对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缺乏经验了,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入手才是对的,假如做得不对,那就很不妙了。过了一阵,马太太又张开眼睛对我说:你这里真热,我不能穿这麽多衣服。”她说着就站了起来,竟然把那件睡袍拉上去,拉过头而脱了下来。我看得为之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