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天风流史 第八章 调教刘姐
    小天在张怡身上得到满足以后,马上去付了钱,拿到车后,马上回了公司,因为很多东西小天还要适应,要学习,小天行程很多,比较忙,小天吃好以后,先让妈妈去报一个大学,有些东西小天还是要学习的,而大学对南宫继承人来插生,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小天又驱车来到公司,要对公司内容熟悉,然后彻底了解,才能掌控,还要派人调查黑虎帮和那个害大哥的人,如果南宫家不能报仇,会对自己的商业不利,让南宫家失去威望。

        经过几天到公司的了解,小天对人事和公司运作方面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这天小天来到公司,对爸爸以前的秘书说:“刘姐,你进我办公室一下。”

        刘姐,高级白领,小天早注意她很久了,又一个美女天仙!今天穿着洁白的职业白领装,衬托得一付美艳绝伦的面孔,柳眉凤目,瑶鼻桃腮,红红的嘴唇略微宽厚,却更添性感,仿佛香港明星性感诱惑,丰满高耸的酥胸,把裙子撑的鼓鼓腾腾,深深的乳沟惹人遐思,纤细的腰肢,丰腴的美臀,凸凹有致,虽然将近三十出头,却保养的白嫩娇美,好象花信少妇,眼角的隐约可见的鱼尾纹,不仅没有影响她的美丽,反而更显丰韵,乍看文静贤淑高傲冷艳,但眉目流转顾盼生辉,别有万众风情。

        小天拿出一份资料,对刘姐说:“刘秘书,你自己看下吧。”

        刘姐扭着香臀,来到办公桌前,拿起资料,只看了一张,就脸色发白。

        颤声对小天说:“董事长,对不起”

        “对不起,你冒用董事长莶名,盗得公司67万人民币,一句道歉就行了吗?”

        刘姐急道:“董事长,我不是有意的,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哦,苦衷,什么苦衷,说来听听。”

        刘姐以为机会来了“董事长,我已经离婚,一个人带着女儿,女儿在上学,我公公今年突发恶症,我前夫没有管他们,但是我公公婆婆待我不错,我不能不管啊,手术费要好几十万,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会尽快还上这些钱的。”

        “没想到刘姐是这样贤惠,但是你还钱,你拿什么还,有钱吗?还有你这件事是犯法,如果报警,要住牢的,知道不?”

        “我知道,都是我不对,请董事长原谅我这一次,千万不要报警,如果我住牢,我女儿和公公婆婆都完了,求求你了。”刘姐说着,已经泪流满面,要对着小天下跪求饶了。

        小天连忙站起来,拉着刘姐的小手,扶起刘姐,在刘姐娇嫩的小手上边抚摸边说:“你是一个贤媳良母,我也不想逼你太过,只要你以后听我的,这件事情我替你掩下去。”

        刘姐被小天抚摸的有点脸热,但是又不敢挣扎,听到小天话回路转,知道有希望了,紧张的反抓小天的手:“董事长,真的吗?你说的真的,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只要你不报警。”

        小天看到自己的计谋达成,淫笑声对刘姐说:“你说的,什么都要听我的哦”。

        小天顺势把刘姐的玉手握在手里轻轻抚摩着笑道:“刘姐还是叫我小天好了!董事长董事长的,我可不习惯!”

        刘姐想要抽回玉手,却怕太让小天难堪,心里想到有求于他,就让他抚摩一下玉手也没有什么大碍,但不禁粉面绯红,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小天看着刘姐娇羞动人的模样,中年美妇如此羞涩,更是别有风情。他柔声挑逗道:“小天今天想要刘姐,不知道行不行啊?!”说着,他的食指在她的手心轻轻划着圈。

        刘姐想要抽回玉手,轻轻抽了几下没有挣脱,只好任由小天握着,她却不敢看他的眼睛,羞涩地小声说道:“不行,小天,这怎么行,我已经可以当你妈妈了!”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又不敢太过抗拒小天。

        小天却慢慢从背后轻轻揽住她的纤细的腰身,依然紧紧握住她的右手,淫荡地轻声说道:“刘姐,的嘴里虽然在说谎,我可以刘姐的眼睛和面容的羞涩都说了实话!刘姐和老公离婚这么久,一定想再找个男人做爱了吧?”说着,小天已经温柔地搂住了刘姐的柔软的小腹。

        “小天,不要这样!”刘姐害怕娇羞地小声说道,想要挣扎着摆脱他的搂抱。

        “那刘姐就说实话,到底需不需要,说了,我就放开你!”小天紧紧搂抱住刘姐柔软平坦的小腹,可以闻到她的玉体出奇的芳香宜人。

        “我是女人,我也有需要的时候。”刘姐无奈地说,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感觉小天的粗大的手掌按在她的小腹上火热地炙烤着她的腹部,一丝浑身酸麻的反应,她从来没有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如此搂抱在怀里,而且抚摩着小腹,近乎羞耻地哀求道,“小天,你就放开我吧!”

        “刘姐,你说出来,需要什么,我就放开你!”小天轻轻抚摩着她的光滑平坦的小腹,嘴唇贴在她的白皙的耳垂上淫荡地轻声说道,“刘姐的皮肤好白啊!身体好香啊!小天就喜欢刘姐这样有情有义的熟女,而且在床上又懂的怎么照顾男人,真的女人中的极品。”

        “不要啊!你放开我吧!小天,我求求你了!”刘姐被小天抚摩得浑身颤抖,她第一次被丈夫之外的男人搂抱在怀里调戏挑逗,把柄抓在董事长手中,她又不敢反抗,又不敢拒绝,何况前夫好象从来没有这样和她调情调笑,她已经难以确定此时她内心深处是羞辱还是刺激,只好屈辱地哀求着。

        “刘姐姐,你是不想说呢?还是喜欢我这样你才故意不说呢?”小天的色手开始向上转移,抚摩着她的丰满浑圆的酥胸,淫荡赞美道,“刘姐,好大好柔软好有弹性啊!”

        “我说我说!”刘姐无力地抓住他的色手,羞于启齿道,“我经常想要一个大肉棒,能插我们小穴”说完,刘姐宝羞的低下头,想不到自己在这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小的董事长面前,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刘姐的乳房被小天抚摩得开始膨胀,酥麻刺痒的感觉,也分不清难受还是舒服。

        “我用手在摸刘姐呢,看来刘姐很享受我的抚摩哦!”小天继续他熟练的抚摩揉搓,舌头却在刘姐的柔软的耳垂上舔了一下。

        “小天,不要啊!没有,我没有享受啊。”刘姐的乳头已经不可控制地勃起挺立起来,内心深处少有的渴望在可怕地萌动,敏感的耳垂更是被舔得几乎呻吟出来,竟然情不自禁地扭动着头想要耳垂靠近他的嘴唇。

        “真的没有享受吗?刘姐的小穴是不是已经湿了?”小天紧紧贴在刘姐美臀的坚硬突然顶动了一下,淫笑道,“刘姐有没有感到我的巨大?等下一定让你很舒服的。”以前就想自己见惯了丈夫的东西,她还以为男人的都是这样的,没有光凭感觉想到小天的肉棒比丈夫的粗大了何止一倍,小天的肉棒居然就顶住她的美臀上,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摩擦,刘姐的胴体深处开始有了反应,内裤里面开始有些湿润,,难为情地告诫自己,绝对不要潮湿哦!她害怕而又害羞地哀求道:“小天,求求你放了我吧!!”她却不知道越是这样说,反而越是激起小天的色狼欲火。

        “我知道姐姐以前是有丈夫的,可是,我也知道他根本不能带给你快乐高潮,是吗?而且刘姐已经离婚这么多年,小穴应该很寂寞了,今天就让小天好好满足你吧。”小天更加娴熟地揉捏着刘姐的乳房,淫笑道,“姐姐以前一周几次做爱?一次做爱有几次性高潮?他有多大多长?他能坚硬多长时间?姐姐说实话,你以前快乐幸福吗?”

        “我快乐幸福!现在真的不行。”刘姐口非心是,丈夫根本不解风情,烂赌成性。新婚的时候,做爱就是粗暴插入,发泄出来就倒头大睡;有了孩子之后,就例行公事,草草了事,从来不管不顾她的感受,不要说什么甜言蜜语,不要说什么花言巧语,不要说什么调情挑逗,更不要说什么高潮快感了,每次,她还在山腰甚至山脚下徘徊的时候,他已经从山顶上一头就栽了下来!可是,此时此刻,她能怎么说,现在自己已到如狼似虎的年龄,为了自己和女儿的名声,只能苦苦忍耐,实在不行了就用玉指安慰一下自己的小穴。!

        “那好!如果三分钟,刘姐能够面对我的挑逗,而没有反应的话,我就相信你的话是真的,我就立刻放了你!”小天的舌尖开始不断轻砥着刘姐的耳根,包括刘姐仿佛垂滴下的玉般通透晶莹的耳垂,仅仅一会儿时间,刘姐就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一股热涌,在周身上下快速地跑动数圈后,便不住刺激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

        “你说话一定要走算话呀!小天,三分钟,你就要放了我!”刘姐无可奈何地呢喃着,其实,她的心里也没有把握,可是,她努力告诫自己,你一定要坚持住,三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我一定会坚持住的!

        小天搂抱着将刘姐转过身来,淫荡地盯着她的眼睛,用手抚在刘姐背上,御女真气透过小天的手掌传入刘姐体内,突然用牙齿咬啮着她的耳垂,亲吻着吮吸着,刘姐立刻娇躯颤抖着,几乎瘫软下来。小天解开刘姐的衬衣的纽扣,推开黑色性感的蕾丝乳罩,伸手握在手里,娴熟地抚摩着揉搓着,丰满硕大雪白的乳房在小天手下变幻着各种形状,她的乳房已经膨胀,已经充血勃起,娇喘开始急促起来。最让刘姐羞愤的是,小天正无耻地把整个身体斜倾靠到她身上,除了鼓胀的乳房被他用宽厚的胸膛有意地压迫挤磨外,更羞人的是她被撩开的裙角下,隐藏在小天下面灼热坚硬的部分已经开始侵犯到她裸露的大腿内侧,而且正非常有技巧地隔着她的蕾丝花边内裤,由下而上沿着她禁区的那条缝隙一次次轻轻揉动着。刘姐近乎羞辱地提醒自己,千万要坚持住啊!可是身体却开始不听话地起了反应。“不要啊!小天,不可以这样!”

        小天却不管不顾地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她的乳房。刘姐不可遏抑地低声呻吟了出来:“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小天趴在她的雪白丰满的乳房上,亲吻着,吮吸着,吞吐着,舌头舔弄着樱桃一样的,色手却撩起短窄裙到腰身上面,上下其手,抚摩着她的肉色丝袜包裹的浑圆白皙的大腿,丰腴柔软的美臀。

        刘姐没有想到小天的吮吸抚摩如此熟练,具有如此的魔力,顷刻之间,她的自信和自尊就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她的耳垂

        敏感异常,她的充血勃起,她的大腿美臀,沟壑幽谷相继遭受小天的色手的抚摩揉捏甚至抠摸挖动,内裤已经潮湿,幽谷已经泥泞,天哪,我应该怎么办呀?刘娟呀刘娟,你怎么这么快就对这个小坏蛋的挑逗动情了?三分钟,很快的,一定要咬牙坚持住啊!可是,她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轻轻地揽住小天的肩膀,酥胸挺起来方便小天更加动情的吮吸,刘娟,你在干什么?

        刘姐这时感觉到小天沿着她的性感内裤的底边,手指居然插入进去。“不要啊!求求你了!你饶了我吧!”可是她的哀求根本没有阻止他的手指的前进抽插,进进出出,蠕动律动,抠捏摩擦,一个,两个,她浑身无力的喘息着呻吟着。刘姐暗骂自己,自己实在太淫荡了,这么快居然已经春心荡漾了!刘姐全身已是火热,绽出淡淡红色,平添娇媚,欲望已烧至顶峰,刘姐双眼迷离,心理上的防线慢慢开始崩溃。

        小天将她顶在墙上,将刘姐的一条雪白的玉腿高高架起,他释放出来分身顶住刘姐的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沿着性感内裤的底边就要顶进她的胴体里面。

        “不要!小天,绝对不可以进入的!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们不能这样!求求你,饶了我吧!”刘姐近乎屈辱地哀求乞求着,可是她已经春潮泛滥春情荡漾,胴体深处的酸麻刺痒难耐难受,内心却不可控制地强烈渴望着他来充实,渴望他的坚硬来满足,天哪,理智和欲望在激烈交战,羞辱和快感在反复交织。

        “好姐姐,我不会强行进入的!我要让姐姐自己吞进去!”小天淫笑着,更加高高地架起她雪白丰满的玉腿,用肉棒摩擦着刘姐的玉沟。

        “啊啊啊!不要啊!”刘姐的小穴如此毫无隔阂地感受着他的坚硬和滚烫,此刻的刘姐已经不知该如何自处,全身都不自在,一股股如火焰般的热力从心底蔓延出来。刘姐只觉得轻飘飘地没有半分力气,禁区内一阵阵的收缩和痉挛。随着小天的舌尖不停地舔磨她的颈项,他那细密的胡茬子也不时地扎在她柔嫩肌肤上,刘姐猛地绷紧了四肢,娇娇的喘息由间断变得绵密。紧接着修长的颈项以娇首为撑点,划作一道优美的外弧,完全暴露在小天的唇下,空出一大片任君轻薄的白和玉润。但还没等小天的唇舌占有整片领域,刘姐的娇躯止不住一阵强烈地抖颤,花心发颤,一声娇呼由心深处发出,化作低低浅浅的一声呻吟。刘姐没想到只是小天的轻薄下,没有侵入自己的小穴,就这么快就得到一次高潮,更不敢想象的是当她身下禁区经历了几度收缩后,激射而出的那股爱液,除了打湿了蕾丝内裤外,已经顺着大腿缓缓流下,不知是否会刺激到小天只隔一层裤料的那根大家伙。因为就在女人从绝顶的兴奋慢慢平复过程中,她依然处于极度敏感的身体通过薄薄的内裤,好象还能感应到来自那根大家伙的几次跳动。刘姐秀美绝伦的脸颊红潮未褪,眼泪却不由滑出眼眶。内心一阵阵的惭愧,又一阵阵的屈辱,甚至还有一阵刚从顶峰瞬间落下的短暂空虚感。她已经浑身酸麻难耐,酥软无力,玉体蠕动着,竟然不由自主地真的想要吞入进去,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胴体,紧紧贴住小天的强壮的身躯,雪白丰满的玉腿几乎已经动情地勾住他的腰身,双手已经紧紧地搂住小天的虎背熊腰,成熟的胴体在慢慢下落,啊!不要啊!刘姐已经不可抑制地吞入了小天的肉棒,啊!刘姐情不自禁发出强大满足又的呻吟。

        “宝贝,好姐姐,是你自己进来的,小天可没有强迫你,姐姐的穴好温暖,好舒服,夹的小天肉棒好紧。”

        小天说着突然搂紧刘姐的腰身,猛然挺动,凭借着她的汁水的润滑,顺势插入,居然一插到底!

        “啊!”刘姐又长长的一声呻吟,就被小天狂热地亲吻住樱桃小口,唇舌交加,吮吸纠缠,津液横生。刘姐已经动情地搂住小天,暗叫一声,自己终于被这小坏蛋破坏了自己的贞操!随着小天的抽插,抚弄,已经喘息粗重,呻吟连声,吐出香甜的小舌任他吮吸,纵体承欢,挺身迎合,这是刘姐从未有过的动情,从来没有的放纵,她狂野地享受着小天的坚硬的肉棒,他的粗大,他的持久,他的挺进,温静贤淑柔美娇怯的人妻美妇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变成了美目含春妩媚迷人的淫娃荡妇!看着身下素来端庄的刘姐此时淫入骨髓的模样,刘姐魂在虚无,玉颊酡红,小穴中随着肉棒的抽送而痉挛,玉乳随着小天胸部的摩擦,乳头已坚挺,刘姐只感觉自己的小穴越来越酸,越来越热,已到了情不自禁的地步,紧紧搂着小天的背部:“来了……小天……我要来了……泄了……好美……好美”。随着刘姐的淫叫,花心深处爱液随着高潮喷射而出,小天的龟头随着爱液的浇灌和小穴痉挛的夹紧。也已经忍耐不住,随着小天的一声虎吼,“好姐姐,你太好了!我要给你了!”龟头射出浓浓的精液,浇在刘姐花心之上,让刘姐一连声的娇媚呻吟,真烫的刘如无比舒爽,剧烈的抖动,甬道的痉挛,滚烫的岩浆喷射而出,灼烫得刘姐娇躯颤抖,紧紧搂抱着小天一起飞翔!抽动时淫水发出一阵阵“吱吱”淫糜之声,听在耳中更是如火添油,直盼这销魂一刻永不要过去了才好。

        小天盯着刘姐泄身后双脸的红晕,娇躯竟然还发出强烈高潮的粉红色,无不显出熟妇的迷人,坚挺在乳头迎风颤动,经过剧烈就潮的小穴,还在痉挛着,让小天的肉棒不经过休息,就慢慢硬挺,粗大起来,慢慢的在刘姐小穴中又抽动起来。

        “小天,姐姐小穴不行了!你太强悍了!你就饶了姐姐吧!啊啊啊!”刘姐求饶着道。

        “那小天就放了姐姐,姐姐小穴不行了,还有其它地方能满足小天啊”说着小天看着刘姐

        裸露在外那两个雪白浑圆丰满的乳房,紧紧盯在刘姐挺拔完美的双峰上了,那一双晶莹的玉乳骄傲地耸立在他的眼前,那么的丰满,那么的雪白,那么的柔和,那么的娇嫩;粉雕玉琢的半球上,两点细巧的宛如原野中雨露滋润后的新鲜草莓一样,让小天产生了咬上一口的冲动。刘姐那雪白的双乳,高傲地挺着,有着绝佳的形状。圆润的肩头尽显她的成熟丰姿。真是耀眼生辉,美不胜收。看得小天全身发热,肉棒更加亢奋。刘姐身上还时而传来馥郁的香气,更让小天春心荡漾,欲火高涨。

        “姐姐还有什么地方能让小天满足啊。”刘姐不解的问,

        “这里,就是用刘姐丰满的娇乳,帮我乳交吧。”小天色色的道。

        刘姐虽然听说过乳交,但是从来没有做过,好羞人,刚想拒绝,但是看到小天哀求的眼神,不由心中一软。

        只见刘姐身体后仰,一袭秀发随之向后飘洒。她一手勾住小天的脖颈,一手将小天的头按在她的胸口。小天将脸埋在双乳之间,呼吸着她令人陶醉的阵阵乳香,手握住她的雪峰,嘴唇在乳峰上游移,小天用力吮着她坚挺的,用牙齿轻咬她的乳尖。小天时而用舌尖如蜻蜓点水的动作在玉峰上捕捉,时而又从舌头到舌根让整个舌面在玉峰上面掠过,时而用手把她紧紧握住,企图把整个玉峰吞在嘴里,时而又抬起头深情的观看。

        刘姐喘息粗重,轻声呻吟,探手抓住小天巨大的肉棒,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挺立着,斗志昂扬,昂首挺胸。

        刘姐伸手握住了他的分身,刚好一手而握,开始上下套弄起来。刘姐的动作缓慢而轻柔,刘姐的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住他,整个手掌形成一个圆筒套在小天的上,感到温热柔软。刘姐套动的速度时而缓慢时而快速,这样小天开始感到全身一阵阵发热,发酥,发麻。

        刘姐慢慢蹲下身去,小天神魂颠倒的注视着这一双完美无瑕的性感尤物丰满雪白,用双手握住刘姐的娇脸,将那个轻轻地顶在刘姐的鼻孔上,在佳人的鼻孔时重时轻地撞击,刘姐羞涩地闭上眼,玉峰高高挺起,刘姐感觉到小天的肉棒在一路下滑,脖子、乳沟,很快玉峰上的蓓蕾传来坚挺压迫的感觉,刘姐的脑海浮现出那个被肉棒蹂躏蓓蕾的情景,小天将她的红樱桃顶在那个沟部,小天能感受到刘如蓓蕾勃起的感觉,小天用肉棒在刘姐樱桃上来回摩擦,美丽的红樱桃被镇压后又倔强地弹起,令小天产生强烈的征服欲望,小天快速来回抽打她的蓓蕾,刘姐被刺激得娇声迭起,她的蓓蕾是敏感的。小天停止了抽打,顶在她的乳沟上用力下压,刘姐更高地挺起了她的雪峰,迎合着小天肉棒的挤压,小天放弃了对她红樱桃的征服,把肉棒放在她深深的乳沟里,刘姐悟性很高,乖巧地用双手压住自己的玉峰,刘姐能明显感受到小天坚硬的火热。小天试探性地抽动了几下,她的乳沟很滑,挤压感很强。

        “唔……,呵……”小天只觉得快爽死了,那是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剌激:刘姐却是绝对的不同的:她是公司的秘书,是贞洁的熟妇,她的形象她的气质是绝对不可能为人奶交的──然而现在,她却为小天做了,还做得那么甘心情愿、柔顺温婉……,这一切一切,叫小天怎能不剌激莫名、爽快欲死?小天满意地看着从她的乳隙前端探出头来,开始有慢而快地抽插,只感到在一团软肉里颤擦,其爽无比,被夹得热麻麻的,小天越来越快,刘姐闭上双眼呻吟着,乳隙越来越紧,经过一阵子的揉搓滑动,小天的分身已经弄得青筋怒涨,全根发热,膨胀壮大,面目狰狞。刘姐的手指动情在小天的上那种抚弄使他感到温暖滑润,舒服异常,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袭上小天的神经。刘姐春情荡漾,眉目含春,张开樱桃小嘴将小天的分身吞进嘴里,小天条件反射地挺动一下腰身,一下子捅到刘姐的喉咙。刘姐看着小天如此舒服爽快的模样,心里只觉得说不出的自豪和欢喜,她扶起那东西、伸出了香舌,在那硕大上舔咂了起来……如此一个高级白领长裙下露出肉色透明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如此一个少妇美妇居然正在为小天奶交甚至口交

        小天挺动下身,闭目体会着那欲死欲仙的快感。

        刘姐再从根部开始,用贝齿逐寸轻轻啮咬,微微的痛楚混合着强烈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小天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刘姐嘴角露出微笑,咬住轻轻拉动。小天不由就低身体,顺应着她的动作,心中更似要喷出火来。

        刘姐不再逗弄,双手抱住小天的后臀,张嘴含入用力吮吸。小天按住她的螓首,猿腰摆动,进进出出,刘姐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小天只觉得又痒又麻,刘姐的嘴上功夫了得,此刻她展开浑身解数,含、舔、吹、吮、咂、咬无所不到,片刻间上面粘满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

        阵阵瘙痒混杂着强烈的酥爽传来,小天不由呻吟出声,轻轻颤抖。

        刘姐知道小天高潮在即,张嘴含入吞吐了起来,双颊更因用力的吮吸而凹陷下去。强烈的快感包围了小天的,小天浑身一震,随着一胀,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火热滚烫的岩浆喷射了出来。小天大叫一声,浊白的精液急射而出。刘姐含住他大力吞吐,岩浆不住从她口中流出,流淌在梅玉萱的香峰、乳沟、脖子和脸上。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男性气息。片刻后他终于在她口中停止了跳动,刘姐的口旁嘴角全是亮晶晶的岩浆,刘姐羞涩娇媚地一笑,伸出葱葱玉指将白乎乎的精液全刮入口中,媚笑道:“小坏蛋,满足了吗?”。

        小天抱起刘姐:

        “好姐姐,小天好满足,今天好满足。”。小天有高潮的满足,有征服人妻的满足。

        “过二天,我过去姐姐家看望一下姐姐的公公和婆婆,代表公司去慰问一下。”

        刘姐抱着小天柔声道:“小天,你真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