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二
    「我先去洗澡──」我带上大门便往浴室走去,根本没有想过拿替换的衣服。

    「爸……你生我的气吗?」

    我回头一看,只见小妹双手紧紧相握,神情不知所惜,在雨衣下的衣服还在滴着水,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就是再狠心,我也难再撇下她不理了。我匆匆在浴室取来一条毛巾,替小妹擦脸和头发,再将毛巾搭在她的肩上给她保暖。

    「你先换了衣服……」我柔声说道,但这当儿小妹的泪珠已滚滚而下了。

    「爸……你不喜欢刚才我……那个吗?」小妹呜咽地说。

    「不──不对……」一时说溜了口,我急忙补救说:「爸爸不会生你的气,但你做的事是不对的,知道吗?」我跪在地上,双手搭住她哭得抖震的肩头。

    「那二姐呢?」

    我心念一转,居然想说:「二姐不是我和你妈妈亲生的。」虽然词穷理屈,我也没有胆子撒这个谎。看着她纯真的眼睛,我彷佛就在教堂跪在圣母像脚下忏悔一样。

    「二姐……我们没有做那个……」这个不算是撒谎,我和幼薇着实没有在山上做过爱;当中的意思,她在这个状态也不可能一时间想象得出来。

    对着女儿玩弄这种文字游戏,想来实在有点儿卑鄙,但我总不成直认不讳,让她再纠缠下去吧?虽然我只用了最隐晦的字眼,说出了自己的罪过,但心里还是顿时稍觉好受。

    「那个是不对的,知道吗?如果说出去,大家都会很伤心……」我拭去小妹的眼泪。「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妈妈。好吗?」

    「这个叫……乱伦,对不对?我……在新闻见过……我知道那是甚么,也知道所有人都不接受那个,不过我只要……爸爸……」

    我闭目点头,说:「就是因为谁都不会接受,所以你不可以做,也不可以说啊。」

    小妹擦一下眼睛,突然眼里露出一丝神采:「要是我们都不说,那么──」

    「不可以!我们已经做错了一次,怎能再错一次?」我说得斩钉截铁。「别再胡思乱想了。」

    咖啡店最隐蔽的一角厢座,坐着三个罪人。男的托着头、呷着威士忌,对面坐着两个女的默然不语,因为想不到说甚么。

    「唉……你趁小妹洗澡跑了出来也不是办法啊。我先和小丽回去,看一看小妹吧。你们谈一谈,不要呆那么久啊。」

    我还是闭着眼,再浅酌一口酒;苦苦涩涩,和心情相仿,似乎是为伤心人而酿的。

    我借故外出,不为甚么:太苦恼了,我须要找一点精神上能依靠;只是我首先想到的,居然是青楠!也许跟一个知道一点内情的人说家中的事,比向亲人更容易,不过嘛,我还不想向她承认自己是个彻底的变态。

    终于,还是要找女儿,但我已虚怯得连面对小丽也不敢;要不是她睡着了,我想我连用最隐晦的说法也吐不出口。

    「别再喝了。」幼薇从我的手中取过杯子,握住我的手;原来她已坐在我的身旁。

    「你说该怎么办?」本来用手支着头的我,一下便栽到幼薇的肩膀上。男人嘛,有时候也跟小孩儿没有两样。

    「唉……」幼薇幽幽地叹了口气。她就像母亲一样轻抚着我的头发;小女孩居然也有成熟的时刻。

    「我也不知道啊……其实嘛,我想……爸爸你逗人欢喜时,也是蛮会叫人误会的……」

    「怎么说?!」我听罢马上弹了起来。「真的假的?!我可从来没有──」

    「是的是的,」幼薇轻拍我的手背说:「所以我说是误会啊。」

    虽然如此,她这样说还是证实了这是我的问题。我心里郁闷,只想在被窝里躲起来。

    「幼薇,你说啦,我们回去怎么办?」

    幼薇默然,我也不想说甚么,周围除了一点音乐和微弱的交谈声,似乎天地之间只有我们俩──天啊,那该多好!

    「其实我想问,」隔了好一会,幼薇以很犹豫的语气说:「唔……你……

    有想过──不,应该说,有没有一瞬间接受过跟小妹……那个?」

    在昏暗的光线掩护下,我勉强地点了头。其实在小亭里,我的理智的确是给肉欲冲倒了。不然,她才抓住我的老二时,我就该制止她了。

    「那么,也许你还不是太抗拒吧?」

    「甚么话?!」我压低声线说。「一宗罪犯了两次啦!还要再来?我才──」

    幼薇摇摇头说:「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想,便不要做;你不抗拒,我也没有意见。」

    「没有意见……?」我瞪着幼薇。

    「爸爸是大家的爸爸,妈妈啦,小妹,姐姐,我不能独占。」在泛黄的灯光下,幼薇一脸红晕还是盖不住。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她低头轻声说:「我想说,如果我是小妹,我也会……不,应该说是……很想分享爸爸……」

    「怎么可以……」我的声音也不由自主颤抖起来,也许我其实是想有人能阻止我,甚至是想神能抹去幼芳对我的幻想。幼薇的「宽容」,令我又害怕、又失望。

    幼薇轻轻把我抱住,柔声道:「我只是告诉你女儿家的想法,你自己决定就好了;你决定就好,我会支持你……」

    这时候手电响起,看一看显示,是幼梅。看看时间,原来已出来一句多钟。

    我向幼薇扮个鬼脸,说:「要捱骂了。喂~」

    「爸,小妹不在家!」

    「啊!」由于咖啡店颇静,幼梅又说得大声,我和幼薇都听到了,不禁同声叫了出来!

    「我……我到街上找找去──」

    「不,你带着孩子不大好,你留在家等,说不定……她只是去买点甚么东西,对吧?我们去找,就这样吧。」

    我和幼薇慌忙结账。其实也不一定有甚么事,不过经过今午,我们全家的心绪都乱作一团,一不留神,零钱包掉在地上,结果幼薇和两个侍应都蹲在地上帮忙捡零钱。

    手电又响了,是青楠!我似乎已预感到她会帮得上忙,心情像是找到救星一样。

    「青楠!青楠!」

    「叔叔,我有教过你家的女生当我这边是收容所吗?」

    「谢天谢地!我早该猜到了!小妹到你那边去了吗?」幼薇看见我一脸喜色也宽心了。

    「呸!」青楠装出君临天下的语气道:「她哭着来我这边,我跟她闲聊之一会,给她做了美容面膜,现在她睡得昏昏沉沉了。快谢谢我吧!」

    「你可真有办法啊……」

    「没办法,三天半月便要替你家的孩子做辅导。叔叔,你啊……没有对小妹做过甚么吗?」

    我登时脸红面赤,说道:「怎会!」

    「我看总有点不妥啊。唔?」

    我也不懂对答了,只好转个话题:「我现在就来。」

    拨过电话通知幼梅,便和幼薇一起去接幼芳。青楠看见我们一同来到,装出一个古怪表情,问道:「你们一起来,是想小妹在我家住下吗?」

    青楠这个鬼灵精,就是不停开玩笑,弄得我和幼薇也不好意思了。我在她头上打个爆粟,说:「胡说甚么?你爸在吗?」

    「下星期才回来,不过小妹今晚最好还是回去~」我作势再打爆粟,她马上笑着闪开,说道:「先喝杯咖啡吧,小妹睡得正酣。」

    坐下来才呷了一口咖啡,我还没有机会赞赞她的手艺,青楠已单刀直入问道:「叔叔,幼薇,在坐都不是外人了,发生了甚么事,不妨跟我说。虽然小妹甚么都没有说,只是哭,不过我看还是──」她用两个指头分别指着我和幼薇说道:「老-问-题。」

    有甚么可以逃出得她的法眼呢?事已至此,我只好三言两语简单交代了事情;幼薇握着我的手,一边听,一边叹息。

    「幼薇,你认为怎么?」青楠呷着咖啡,一派轻松自在,果然像个辅导员。

    「爸爸想的话,我不反对,」我猛地瞪了幼薇一眼,但她毫不理会的续道:「毕竟我没有资格反对。」

    「叔叔你说不可以,那为甚么跟幼薇又可以?」平淡的一句,青楠已教我语塞了。我正待再说甚么,身后郄传来一把阴沉的声音:

    「你骗我。」

    「小妹!」坐在我对面的青楠也给吓了一跳,当然,最吃惊的是我和幼薇!

    我们对望一眼,一回头,只见幼芳脸上还贴着白色面膜,当真把我们吓着了!

    她咬住下唇,眼眶满是打滚的泪珠。紧握的拳头,彷佛就要在我身上招呼一样;不过如果她真的冲过来,我倒也甘心任由她打。

    「小妹……」幼薇站起来,想过去安慰她;青楠也想调解调解,说道:「小妹,来,先给你做完美容──」

    「你今天跟我说甚么?你骗我!」幼芳的眼睛像老鹰般盯着我,她一手撕下面膜,露出她胀红的脸和哭得抽搐的嘴角。

    「你跟二姐干甚么都不怕,连青楠姐姐都知道!跟我郄诸多推搪!!」这下她直的冲过来了,在我的胸膛上猛打。幼薇、青楠连忙把她拉开。

    居然弄成这样子,我完全不懂反应了。幼芳给拉开后没有怎样挣扎,只是委顿在地,问幼薇道:「二姐,为甚么?他嫌弃我甚么?」幼薇答不上来,只是抱住她,陪着她哭。

    青楠眼眶也红了,但郄几个箭步跑过来,一手抓住我的衣襟,便往她的卧房拉,再摔在床上。她用力关上门,回头大骂:「窝囊!」这时她也流出眼泪来了。

    「你到底怕甚么?不是要你强奸她,她在求你啊!你敢跟幼薇干,现在怎么不敢干小妹?你对小妹公平吗?」

    「我如果所……小女儿都那个,似乎……」险些儿说了「所有女儿」!

    「第一次跟再多一次,也是罪!为甚么现在才来卫道了?」她瞪了我一眼,便着手脱我的裤子。这一刻彷佛她才是长辈,我郄像个婴孩搬任由摆布。

    三扒两拨间,我已给脱剩内裤,青楠也不打话,便到房外去;半晌之后推开门的,是……身无寸缕的幼芳!

    「叔叔,看着你的女儿,」青楠说着,和幼薇一起推着小妹到我跟前。「她爱你,想和你做爱,你呢?别说谎,看着她,由你的身体做决定!」

    全身赤裸的幼芳,就在我身前一尺;如此赤身露体在三个人跟前,她羞得脸上发烧,闭着眼睛。我坐在床沿,正对着她的胸脯,低头郄看到她腿丫那丛稀疏的黑色幼毛。

    我不敢看小妹稚嫩的娇躯,只好望着她身后的青楠和幼薇;青楠用眼神示意要我看下面,幼薇则笑着给我一个飞吻。

    我吞着口水,把视线降到幼芳的脸上;刚巧她也偷偷看我,她马上闭上眼睛,双手胹腆地想遮掩住胸脯和阴部,但快要掩着便停住了。

    她的左手横在胸前,把本来不怎么样的两个小乳房推起;右手则垂在大腿前,手指头轻轻探入阴毛丛中,两条大腿也紧紧夹在一起,一副少女欲拒还迎的姿态……

    小妹是决定要我看吗?还是想诱惑我?无论如何,她也成功了。我从她微尖的双乳看起,沿着她的右手、经过那没半点剩肉的腰肢,顺着一层薄毛下的浅沟,找到一双苗条又诱人的腿,令人不期然想沿着它们去找夹在中间的小阴户。

    幼芳似乎也发现我盯住她的大腿根,不由自主微微扭动屁股,右手一个个纤细的小指头不安地蠕动,虚掩着下体……

    「叔叔投降了。」青楠指着我的胯下笑道。我也知道老二顶起了裤裆;面对一个青春又优美的胴体,我实在没有办法分辨那是不是亲生女儿。除了杀人放火,还有其它分不清楚男人、野兽之别的时候。

    说真的,青楠和幼薇不会不知道这弱点,这个「测试」分明是请君入瓮;我不反对,一来是被小妹雪白的裸体迷惑,二来……我没有那个决心。

    她们料定我抵受不住诱惑,所以便制造这个场面,把最后的隔阂给消除掉。

    事实上,在三个女孩面前对着女儿挺起老二,面子已不是问题了(糗死了)。

    在这种气氛下,我再也没有反对的意志……

    「啊!」突然传来幼芳一下尖叫,她的身体向我面前跌倒!我还没来得反应,她的胸脯已扑面而来!她赶紧用手撑着我的肩膊站起,身后的青楠和幼薇哈哈大笑。一定是这两个小鬼推她吧!

    「嗳唷,还害甚么羞啦!」青楠说着走到床前的小柜,取了一个小包抛在床上。一看之下,果然是……

    「斜纹的,草莓香味,还要的话自己找。幼薇,我们逛街去!」她拉着幼薇的手便走;幼薇在门外回头,装出沙哑的声音道:「爸爸,小妹,加油!不过别吵得让邻居都听到啊!哈哈哈!」

    大门关上的声音传来,床前郄一片寂静。幼芳僵立不动,手足都紧张得发抖。

    她一定是在等我的手……

    「小妹,」我轻轻握住她的右手,手指擦过她的幼毛,不禁心神一荡,一股热流猛地注入老二!小妹也浑身一震,本能反应地缩开。我再握紧她的手,把她拉近身边,让她横坐在我的大腿上。

    我从后轻搂她,另一只手搁在她的大腿上。接触着粉嫩的肌肤,手指头不禁要来回抚摸。我想这是男人的本能,也许是女人皮肤幼滑的缘故吧……

    「小妹……有点像造梦,对吗?」我苦笑着,抬头望幼芳,只见她眼眶儿都红了。

    「对,我旅行时一直在想,如果能像现在一样,跟爸爸贴紧……便太好了!

    我好高兴……」说着她的泪水便滚滚而下,而且双手捧着我的脸颊,用力亲我的嘴!

    她的鼻子呼出阵阵湿润的热气,跟她主动探出的小舌头同时刺激着我。我觉得浑身发热,忍不住轻吮她柔软的舌头,一手紧搂着她,搓弄她的小屁股,另一只手迂回地向上爬,在她的乳房外围抚摸。

    「唔……」从未有经验的幼芳,紧张地扭腰想避开,但我把她抱得紧紧的,令她无法退避。随着我的手继续向乳头续寸进发,小妹的胸口起伏愈来愈快。

    小小的乳头已胀得挺起,在姆指的揉搓下,就像按掣一样令小妹娇喘连连。

    「爸……你也是这样子……弄妈和二姐的吗?」

    「不是,这个只给你,」其实只是因为小妹的胸脯太扁平;遇着大一点的乳房,谁都会想整个拿在手中,不会像我一样将手规规矩矩放在她的肋骨上!当然我不忍心老实说出来啦。

    「舒服吗?」

    「嗯……舒服……唔……」小妹又兴奋、又害羞,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

    我看着她,心中只想满足她小小的心灵,也算不清这是不是父爱了。我伸出舌尖,从下而上轻舔她的粉颈,每一下都令她兴奋地低吟;她把身体后仰,伸展着颈项,我也不客气地把每一寸都舔得湿漉漉。

    「爸……这样好难受,喔……你抱紧我……」小妹扭动着身体,像八爪鱼般紧紧缠住我,小腹变成不断挤压我的老二,不一会已教我如箭在弦。

    我急忙拉开她,放在床边,轻轻掰开她的双腿。她虽然情欲高涨,但还是不禁要用手去掩住小穴口。

    这大概就是男人最爱的镜头了。我笑着俯身,逐一轻吻她的指头,然后用舌头钻进她的指缝中,一边拉开她的手。

    当然,现在我的脸便给两个粉嫩的大腿夹得紧紧的,但还是尝到了又膻又香的蜜汁。

    「爸爸!你好脏!喔~不要~啦……啊啊……」反对不足十秒,幼芳便只能娇喘着扭动身体。我捉住她的大腿根,只管用力的舐,这才不致被她甩开。

    她一边向上避开,我便一边紧贴而上,一直抵她到了床中央。

    「呀!呀!呀!爸爸!我~啊呀~」舐了两分钟多,小妹的屁股用力往上顶起几下,然后一阵抖震,激烈挣扎几下,便整个软瘫下来。少女的高潮,实在来的容易。

    我跪着看着小妹兴奋失神的样子,老二硬得发痛。待小妹回过神来,看见我高高挺起肉棒指着她,羞得掩面叫道:「爸!怎么这般盯着我啊!」

    「因为你可爱啊。」这句可是由衷之言。幼芳没有答话,但露出的嘴角郄带着笑意。

    沿着她的手往下看,一对小乳房给手肘挤起来,虽不丰腴,郄有另一番风情。

    我的老二又再扎动一下,提醒我它也等得不耐烦了。

    我抓着小妹的足腕,提起两条幼弱的美腿;小妹也是郄拒还迎,一双小手在阴阜上稍为掩盖一下,便生硬地挪到身旁,压在小屁股下。

    这一来显示了她决心要我进入,二来便把水汪汪的小穴口向我展示出来。

    我心头一热,把她的双腿往肩上一放,右手握住老二,左手便撑开小妹的肉瓣,想要直往里面插──但我才一碰她的小穴,幼芳已紧张得整个猛震。

    「紧张吗?」还好她这样一震,否则我险些儿便捣坏她的嫩穴了。天杀的!

    好一个色鬼!

    「爸……安全套……」

    「啊!」差点便闯祸了!我尴尬地挪到一旁去戴上安全套。从稍远之处看去,幼芳胸口急促地起伏,两个小乳房一下一下挺起,平滑的腰腹,线条虽不丰满,但郄有其特别的美感。

    安全套徐徐卷下,更觉老二胀得硬挺。我急急又跪着移到小妹两腿之间。双手才碰到她的膝盖,她已猛地一震。

    我在她的大腿来回轻抚,从她轻轻扭动的身体和禁不住收缩的屁眼,已知道她除了紧张之外,身体肯定很期待和我一起尝试第一次。我扶着老二,在洞口挑动她的肉瓣,初经人道的幼芳不禁低吟起来,娇嗔道:

    「唔……爸爸,你欺负我!快……」

    看到这般情景,我也兴奋得发颤!于是一边我把龟头从洞口下端向上滑去,一边向前挺,来回几下,小妹兴奋得屁股摆舞之余,龟头前端已滑进了小洞之内。

    「爸,好大……会很痛吗?」小妹双眼紧闭,身体僵住道:「不过不要紧……

    我不怕……」

    我看着幼芳,心里又是温暖,又是难过。她只要得到我,甚么也都放得下;我可没有那份勇气(还是傻劲?)。

    有机会把老二插进女儿的身体,也不知是艳福还是罪孽。刚才乘着冲动一股作气,我几乎连安全套都没有便直捅进去了;这下面对幼芳柔弱的胴体,娇怯怯的表情,我才起了怜香惜玉之心。

    难道我真的要破她的处女之身?我毕竟是她的亲爹地啊!我不忍叫她痛楚,也不想她因为这一刻对我的迷恋,在身上留下一生不灭的印记。

    只是我们此时不仅是玉帛相见,而且彼此私处只有一片橡胶膜分隔着!我又如何抽身,又令幼芳不失望?

    迟疑了一刻,反倒叫灵台清明。我抽出龟头,把肉棒放在肉瓣上,再整个上半身压下去。

    「爸,怎么……」

    我也不打话,屁股挺动一下,整根肉棒便在小妹的穴口滑过。她一阵娇喘,屁股也迎合着我,翘得高高的,双腿也往我的手臂猛夹。

    「小妹,我不想捅破你的……处女膜……」

    「我不怕痛──」

    「我知道,但爸爸……你现在还小,虽然你现在很想和爸做这个,但是爸爸爱你,不想你将来后悔。」

    「不会,我不后──」

    我俯身将咀印在小妹的唇上。她犹豫了片刻,便闭上眼睛享受我的吻。

    「这个……爸爸应承你,你长大以后,只要你还想,爸爸……还是你的。

    不过爸爸想你有时间想清楚,因为爸爸爱你。好不好?」

    能说出这番话,我也觉得挺自豪;一是我还有这种理智,二是说得大方得体,三来还留有后着──不,我说的时候没有想过这一步,而是真心真意,希望她将来不会后悔。大概这是我这头离兽的最后一点慈悲吧……

    「爸……好,我依你……」小妹含着泪微笑。我在她的额上轻吻,然后缓缓抽动老二。

    小妹的蜜汁丰沛,抽送不是问题;而且此刻老二紧紧压在她的肉瓣上,每一下也直接摩擦她的阴蒂,她的兴奋可想而知,我也感觉蛮舒服。才一两分钟,小妹双手便用力捏住我的肩膊。

    「爸,我……快……啊呀……」说着她双眼反白,屁股一阵摆动,猛烈得连我的体重也压不住她,抖动了一阵子,整个人便软瘫下来。

    幼芳喘息了一分钟多,这才发觉我盯着她微笑。她一阵娇嗔,叫道:「不要这样看人家嘛~」

    我轻轻在她的鼻尖一吻。她甜蜜地一笑,然后用手在我的老二一戳,道:「它还是那么大……」

    「对,没那么快。」

    「那……继续吧……」幼芳主动翘起屁股,让我摆正老二;我们又回到刚才的体位。

    我再始抽动,她郄用小手在老二的前端圈成一个小隧道,说:「我也要你舒服……」

    我心头一阵暖意,随着用力抽送。果然,龟头受到挤压,刺激强烈得多,我也更加起劲,小妹也是娇喘连连。

    「爸……你要……射出来吗?……我想接住……你的……」

    「还没有……」

    她这一句话实在令我觉得非常刺激,也令我想起自己把精液身在幼梅身上那一次,老二也感到一阵发热。我稍为停下,把安全套褪到仅包住龟头多一点,让老二直接感受小穴的湿润和热力,然后使劲猛攻。

    「呀啊……爸……我爱你……我长大了……一定会……那时候……

    我可以不用手接住……你可以射在……里面……好不好?……啊……」

    我不敢答她,但郄用更快、更用力的动作响应她的话。听到这种淫荡的说话,那有不兴奋的道理?尤其是我知道这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而是一个纯纯的、深爱我的少女……

    「爸!啊啊……」随着高潮来临,她全身僵住,双手不由自住握紧,安全套也给她从龟头上抓下来了。

    小妹的屁股往上抵了几下,双腿把我紧夹十多秒,便随着身体发软而掉在床上,但小手郄还套在老二上。我也放松心情,加紧抽送数十下,然后射在小妹的手中。

    从指间滴到她身上的精液,沿者腹肌中间的凹纹,缓缓流到肚脐。幼芳双手也放到床上,一边透着大气,一边满足地微笑。

    看着她,我也笑了。我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些。也许,我也为自己的一点良知高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