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刑墙
    哎,這一個個真是漂亮的大屁股啊。"

    屬國塞拉尼亞,曾經的女王之都城在王國淪陷的時刻就變成了另外一個名字。

    娼都之城,塞拉尼亞曾經的城衛柯林隊長,此刻正拿著水桶在一堵大墻邊上巡視。

    這是一種名叫女刑墻的特殊墻體,幾乎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個光著的美麗大

    屁股從墻的另一邊露出來,並且都雙腿叉開站著,一對對修長赤裸的美腿也被迫

    保持著這樣羞恥的姿態。這些美腿上,很多都穿著高跟鞋的絲制襪子,表明她們

    以前的身份,同時充分暴露著女人們的隱私部位。

    這種女刑墻本是遠方傳來的一種淫具,但征服了塞拉尼亞的帝國二皇子——

    凱魯將其用在了懲罰娼都的娼民身上。娼民一旦觸犯了新制定的娼管法案,其中

    之一的刑犯就是必須被關在這種女刑墻內,為所有的公眾進行公益服務,在此期

    間她們所有的勞動是沒有任何娼幣所得的。

    柯林一邊走著,一邊努力回想著眼前這些美麗誘人的大屁股,以前都是屬于

    哪些趾高氣揚的女人的。曾經這些人控制在整個國家,穿著最華貴的禮服,享受

    著一切的浮華,現在卻被打回原形,成為了最下等的娼民,想到這裏柯林就嘆了

    口氣。評心而論,以男人的角度,新的攝政王對被占國的男性待遇還差是不錯,

    很多人都重新擁有了工作,以及一定程度的尊嚴,至少比白沙的女王執政時期好

    多了。

    現在正值日落之際,女刑墻的公開服務活動也已經結束。走在墻邊,柯林可

    以看到每一個雪白的大屁股上都紅腫不堪,肉穴大大地向外開著,不斷流著男人

    的精液,甚至還有小便什麽的。在女刑墻上的娼民,任何人都可以不支付任何費

    用來做幾乎任何事情,所以每天這種女刑墻邊總充滿了男人,他們多半是收入低

    下的階級,即便是現在的屬國塞拉尼亞,他們平時也很難得到女人,所以這堵墻

    成了他們最好的發泄。

    雖然娼民們的地位低下,但終究美貌女子總算是一種資源,所以現在的柯林

    每天所做的,就是維護這些娼民。他和其它娼衛一樣,拎著水桶走到哪一個屁股

    邊上,然後拿出毛刷在這些被幹著淫水直流的屁股上洗刷。柯林先是用冷水從她

    們的屁股上方澆下去,然後拿出刷子在臀部周圍開始慢慢清洗,保證這些雪白的

    大屁股被洗得幹幹凈凈地,以便得第二天的順利工作。

    "啊~~~"當柯林用刷子在一個非常漂亮的屁股上刷拭的時候,墻的另一邊傳

    來女性的呻吟聲。這種墻其實是兩面的,這一面是女性的下半身,另一面是上半

    身,所以通常一個女性可以同時供兩個男人來使用。並且互不關聯,被關在墻一

    邊的女性,她根本就無法得知自已的下半身,什麽時候,會有什麽人用什麽方式

    被玩弄,這對于女性可以說是一種折磨。

    這個女人顯然也是這樣,她沒有想到自已的下半身會突然受到刺激,下意識

    的做出反應。看起來她才在這裏剛工作,從柯林這邊,可以很明顯地看著一個外

    形美麗的雪白大屁股,在墻上無助地扭動,雙腿發出顫抖,可愛極了。讓柯林忍

    不住伸出手,在那柔媚的大屁股上揉了又揉,享受著那屁股因為刺激而引起的輕

    輕震顫。

    柯林洗完所有的屁股之後,就開始進行下一項工作。這時候周圍還留有很多

    男人,雖然使用時間結束,但這些男人還留在這裏等待下一項表演。衹見柯林拿

    出一根像是水管一樣的東西,然後是注射器。在帝國法爾特本國,強大的文明讓

    這個古老的國度很早就掌握了優秀的衛生係統,攝政王將其用于娼都之內。

    接下來就是內部清洗,其實就是一種浣腸。柯林和其它娼衛們分別用注射器

    將清水注入這些屁股那兩個被無數男人插過的肉洞裏,然後用手抵在她們的腹部

    感受腹中的水量。因為中間身體被墻內隔開的關係,水壓的擠壓讓女人們一個個

    都變了形,她們痛苦地扭動著身體,從外面看就是一個大屁股和一雙美腿地無助

    顫抖。

    接著柯林和其它娼衛就為每個屁股的兩個洞分別塞上木塞。接下來,那些在

    一旁看著的男人就有了樂趣,他們分別在下面下注猜測,哪個屁股會堅持最長時

    間。

    "這個,中間的那個,這女人曾經可是什麽夫人,看以前那狂的樣子,一定

    能撐很久。"

    "不,我喜歡這個屁股,那個門邊的,我記得這個屁股,以前是個女性衛隊

    員呢。"

    "我賭那個最白的屁股,記得她以前可是大富豪的女兒,我可是一直衹敢在

    旁邊留口水的,嘿嘿。"

    男人的淫語不斷,而大屁股們的顫抖則越發厲害。柯林滿意地看著一個個屁

    股,其它無論哪一個,總終都會噴出來的,衹不過所受的痛苦哪個更少點而已。

    很快,就有第一個木塞伴隨著木塞的噴射,獲得了解放。第二個,第叁個……這

    其中,柯林一直將目光盯著那個剛被送來工作的屁股,這是一個四等娼民的屁股,

    前幾天因為沒有在規定的排尿場所,或擁有尿膜的男人許可下自行排尿被人舉發

    的,而舉發她的人,卻好是另一個四等娼民,她曾經的朋友也因為這個,從四等

    娼民變成了叁等娼民。

    柯林還記得,這個屁股是主人以前是個多麽高雅的才女,她叫米婭,阿塞尼

    亞一個女貴族。曾經的王都,如今的娼都'萊雅',像這樣女人的悲劇每一在都

    在重演。米婭顯然很不習慣這堵女刑墻的折磨,可憐地女人的浣腸液的灌輸下,

    下半身每一處的肌肉都在抽搐。雖然曾經努力,屁眼的塞子被排了出來,但那塞

    在肉穴裏的木塞卻怎麽也排不出來。無助地女人發出求助的聲音,但立刻就是一

    個巴掌的響聲。

    那屁股還在擅動著,所以明顯地看到臀肉在收縮,汗水從肌膚上滲出。米婭

    無助地搖動下半身,但怎麽也擠不出那木塞。看到女人的窘樣,下面的男人歡呼

    聲不斷。

    "哈哈,看這個笨女人擠不出來了,多可笑啊。"

    "不,應該說是淫蕩吧,說不停她很喜歡被浣腸的樣子呢。"

    男人的玩笑聲讓女人更急了,墻的另一邊甚至不聽另一邊娼衛的警告,不斷

    發出求助的呼聲。終于柯林鄒了鄒眉,將木塞插了出來,畢竟,娼衛的職責就是

    保護每一個娼民,但這個保護是意義其實是維護,讓這些娼民的肉體隨時處于可

    使用狀態。

    等女人解放之後,柯林走上去,然後伸出手指,在女人被清洗過的兩個洞裏

    反復扣挖,確保其中的幹凈。他伸出手,不斷扣挖,被玩弄的米婭發出呻吟聲,

    在馬上就是高潮之際,柯林鬆開了手。

    晚上,是這些娼民的休息時間,勞累了一天的女人們,突然被以同樣的姿勢

    關在墻裏面。但至少她們可以休息了,柯林和其它娼衛的任務,就是讓這些屁股

    得到充分的休息,畢竟以正常男人的眼光來看,這些赤裸的屁股太誘人了,如果

    沒有守護的話,估計她們沒有一刻能休息的吧。

    當然,萬事總有餘地,一個青年模樣男人就趁著月色,來到柯林面前。青年

    朝柯林說了一番話,給了他一些金幣。然後指了指米婭小姐的大屁股,柯林點了

    點頭,青年就走到米婭的屁股邊上。

    青年變態地笑著,伸出手不斷在米婭那誘人的屁股上摸索,玩弄。柯林衹記

    得這個青年叫古拉,他似乎挺有錢,而且對米婭抱有恨意,但具體就不清楚了。

    米婭正在熟睡中,下半身傳來的刺激讓她一下子睡了過來,女人發出呻吟聲。

    "記住不許射,不然得多加一倍錢。"柯林指了指,然後打開墻中央的門,

    自已則轉過另一邊,將驚惶失措的米婭嘴巴堵上,可憐的女貴族頸圈上挂著還代

    表著娼民的小牌子,"呆呆忍著吧,不許影響其它人。"

    柯林走過來的時候,變態的青年古拉早就在米婭無助的大屁股上開始了玩弄。

    "嘿嘿,果然越是高雅的女人,越是淫亂啊。"青年古拉笑著看著,兩個分

    開的手指之間的黏液連成了幾道亮晶晶的絲線。接著,柯從就看到古拉另一衹握

    著什麽,他攤開手才發現是一衹幼鼠,古拉將小幼鼠放到米婭那高高挺起的臀部

    上面,一放上去,那一邊的米婭就發出連續的嗚咽聲,美麗的屁股不斷搖晃。

    因為那女刑墻的關係,米婭被隔住的另一邊身體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可

    憐的女人衹感覺有什麽毛茸茸的小生物正順著自已的臀溝,一點一點地朝臀後面

    那兩個肉洞中爬。米婭簡直就被嚇壞了,她不住地發出嗚嗚聲,然後努力地,無

    助地掙扎。

    古拉繼續玩弄著米婭的屁股,等到小幼鼠猶豫在米婭的後門口的時候,青年

    可能覺得這裏不過癮,然後抓住幼鼠放到女人的肉洞口。立刻,小動物就一溜地

    鑽到米婭的肉洞之中,立刻那大屁股就像電擊一樣搖晃起來,修長的雙腿不斷顫

    抖

    柯林吹了一聲口哨,他對變態青年的游戲似乎頗為滿意。古拉的虐戲顯然沒

    有結束,那小幼鼠不斷在米婭的肉洞之中亂竄,弄得米婭嬌軀亂震,墻另一邊的

    上半身發出誘人的嗚咽聲。

    青年拉古笑著伸出手,在那雪白雙腿間那堆軟肉上一陣的揉搓,立刻米婭全

    身酥軟,也知道是不是快感的原因,米婭不斷地挪動豐碩的屁股,想要去躲開青

    年的玩弄。從外面看起來,米婭那可憐的屁股扭動得格外動人。

    拉古的戲弄還沒有結束,同時他伸出手在米婭已經驚恐萬分的肥美臀部上繼

    續摸索,一衹手伸在米婭的後門,另一衹手則觸到女貴族那雙腿間那敏感無比的

    陰蒂上,然後就是輕輕一捏,立刻那雪白的下半身就是一陣繃緊。

    那肉穴中的小幼鼠被突然而來的緊壓弄得慌了神,尖叫著在米婭的肉穴裏亂

    撞,更是引得貴族小姐一陣亂顫。

    "看起來挺有趣的。"柯林聳聳肩,然後又繞到米婭在墻另邊的上半身,被

    木枷卡住的女人正含著淚盯著娼衛。不過柯林也並非善類,娼衛的職責是守護娼

    民的安全,這其實是一項苦力活,但也同時有著任意享受叁等以下娼民的權利。

    于是柯林走到米婭眼前,然後伸出自已的肉棒,拔出口塞,換成了一個必須

    張開嘴含住的中空圈。這樣,就很輕易地插了進去,前後兩個洞分別被玩弄的米

    婭,感受到了莫大的痛苦,柯林的大肉棒像攻城錘一樣撞擊著她的口腔。不一會

    兒,米婭就被插得口水直流。

    另一邊,下半身的刺激就更為痛苦。這些毛茸茸的小動物本來就是女子的天

    敵,更別說將這些小東西放到陰道內了。米婭對身後的情況一無所知,正是這種

    對末知的恐懼,讓女人幾乎瘋狂。

    米婭的下半身已經在變態青年的玩弄下開始流出淫水,那美麗的雙腿還在發

    顫,粉色的肉洞中淫水直流。而那卡在肉洞中的小幼鼠竟然喜歡上了米婭肉洞裏

    的淫水,小家伙在女人可憐的肉洞裏狂歡的舔食著。弄得貴族小姐肥美的屁股不

    斷亂晃,看起來誘人極了。

    拉古就這樣玩弄著,看著以前他眼裏高高在上的米婭小姐,在自已惡意的玩

    弄上那個高潮痛苦的模樣。曾經很長時間,這個變態的青年就一直幻想著米婭的

    倩影而手淫無數個歲月,終于,情況有了逆轉,憑著家中小小的富有,拉克將目

    標緊緊地盯在了米婭身上。

    看著因為高潮和刺激而無助地晃動著那肥美臀部的米婭,其它的娼衛也好奇

    地圍了上來。這些男人被青年的游戲來了性趣,紛紛掏出自已的肉棒,在其它周

    圍的屁股上開始了發泄。

    夜晚,女刑墻邊上,盡是女性沉悶的呼聲和男性歡悅的低哼聲。離天亮還有

    一斷時間,一旦天亮,早一輪的侍奉活動又將開始,對于女刑墻上的女人來說,

    這將又是漫長的一天。

    柯林終于在米婭口中射完了自已的精液,自已一個人走到附近的休息所。娼

    衛正準備休息的時候,一個尖刺的銳利抵在柯林的要害處。

    "很久不見了,柯林。"一個冷艷的女聲出現在他耳邊,"收聲,乖乖地配

    合我們。"

    柯林回過頭,發現幾個勁裝高佻的美艷女性,她們個個體態倩麗,神色充滿

    英氣。而這些女人的腰畔,都配著一柄引殊的細劍。比起西方刺突用的細劍更長,

    更尖細,就好像蜂的尖刺一樣。而這種武器的名字就叫'蜂刺'.

    她們則是塞拉尼亞女王最精銳的護衛,女王護衛,人們叫她們為'女王蜂騎

    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