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王夫人的风情
    “你要干什么??”

    王夫人感受到武龙下身的变化,还有他眼中火热的**顿时心中一颤,武龙邪邪一笑道:

    “当然是‘安慰’夫人。”

    武龙看到王夫人玲珑的身材,更是心痒难忍、爱不释手,忍不住**的冲动,伸手抚摸王夫人的脸蛋。王夫人挣开连步退后,王夫人不料武龙竟然如此轻薄,一时又惊、又怒、又羞欲转身躲避,那知武龙手快一把就抓住王夫人,双手环抱着王夫人柔腰,强行亲吻王夫人香腮。

    王夫人扭动的挣扎,不但未能脱困,反而更刺激武龙,让武龙感到王夫人胸前的团肉似乎弹手有力,扭动的磨擦让武龙的小龙以昂然立起。那俏丽娇艳的面容、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精緻小巧的桃红小嘴,确实可以称得上是国色天香了,她身材苗条秀美,裙子衬托下的双臂和双腿更加显得白皙动人。

    “王夫人,陪我共度良宵如拉何”

    现在太阳高照,那里来的良宵之说,由于打斗只见王夫人一头如云如瀑的秀发披散下来。更增几分风情,显得王夫人的妩媚,王夫人面似桃花含容,体如白雪团成,眼模秋波黛眉清,十指尖尖春笋。

    “王夫人,还是从了老衲吧~!”

    武龙故意淫笑道,欣赏着王夫人愤怒中的惊恐神色。王夫人拥有绝美的美貌,迷人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娇嫩鲜红的樱唇,雪白的肌肤,全身上下充满着美,她高雅气质,走路微微摇晃的纤腰彷佛仙女不堪一握,但与纤腰极端的隆臀,充分显示成熟饱满,上衣下完全不能掩饰的丰满**,彷佛要撑破上衣一般,剎时,武龙下身的小龙也狠很地撑起来了……。

    “闭嘴,你这个混蛋。”

    逃无可逃又完全没有胜算让王夫人又是惊又恐,武龙也不生气,仍注王夫人,见她眉若远山瑶鼻樱唇,明眸皓齿雪颈玉白,肤光洁亮极是幼嫩滑润,风吹生红,仿佛碰一碰就会挤出水来,美艳不可方物的王夫人又急又羞,气极的她那美绝人寰的娇靥正泛红晕,线条优美柔滑的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白的亵衣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

    一对丰满挺茁的趐胸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武龙不由得在脑内想像着亵衣下那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所在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嫩无比的挺凸之物┅┅王夫人的的亵衣下摆紧紧地收扎在裙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那一双线条优美至极的玉润小腿在武龙如狼似虎的盯视着,武龙不禁想像王夫人裙下那没有一分多馀脂肪的平滑小腹以及小腹下,大腿根之间┅┅那真的是令人血脉贲张、诱人犯罪的深渊。

    武龙一伸手,就把王夫人重新抱住道:

    “你逃不掉的。”

    王夫人挣扎几下,不禁粉脸赫然,但不敢高叫,任那武龙箍的如铁桶一般。王夫人慌乱之下已无章法,抡起粉拳便擂鼓似的击打武龙。武龙笑嘻嘻的任她击打,随手一指,已点中王夫人软麻穴王夫人只觉全身一震,便软软的瘫在武龙身上,梦寐以求的极品美女终于投入己怀武龙心喜若狂,眼前的王夫人,乌黑的披肩发柔顺地披散在脑后,雪白纤细的脖子无力地偏向一旁,秀美的容貌越发的美丽动人了,上衣完全掩盖不住她挺立椒乳成熟完美的形状。

    武龙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他的双手已经按在王夫人美妙的胸前轻轻的揉搓了起来,他的双手开始在王夫人的身上游移,细腻嫩滑的晶莹肌肤让他爱不释手。他将王夫人温软的娇躯横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双手怜爱的轻抚着王夫人柔顺的长发,然后低头亲吻起柔软娇嫩的樱唇来。

    武龙寻上王夫人香唇,使劲地吻她,抚摸她柔若无骨的香肩,用尽他的热情、力气。在武龙阳气的引导下,王夫人一被他碰到就**大气,王夫人娇躯不堪刺激地强烈抖颤,不片晌嘴唇变得灼热柔软,抽出玉手搂上他脖子,沉醉在他的热吻里这梦幻般的热吻足足持续了数分钟之久,武龙的嘴巴一刻不停地吮吸着王夫人的柔唇,他不觉裆中之物,挺挺然呼之欲出,腾出双手,游走於王夫人全身。

    一手伸於王夫人胸前,隔衣摸王夫人胸前那对白嫩细滑之白玉杯,上缀小小樱桃,硬硬如实,每一抚,王夫人**兀自跳个不停,武龙不住捏弄,把握揉搓,一手陈仓暗渡,直取王夫人,隔衣摸住肉鼓鼓牝处,爱不释手。他的手指在凝脂一般莹白光滑的肌肤上颤抖着,慢慢地插到王夫人两腿之间抚摸着。随着王夫人**的张开,短小的内裤越发的显得性感撩人了。

    灵活的手指挑起了白色的小内裤,紧贴着凝滑的雪肤深入到了王夫人美妙的伊甸园内。一阵温热的感觉从指尖传来的同时,武龙的手已经贴在了那鲜嫩如珍珠贝般的**上。

    武龙迎住王夫人双唇,堵个正着。武龙双唇紧裹王夫人玉唇,舌头向其口中乱顶,王夫人紧咬牙关,不让其进入,武龙只得在外亲咂,觉那王夫人双唇如柔嫩光滑,甘美爽口,王夫人口中清香不时传人武龙鼻中,沁人心脾。

    王夫人被武龙亲咂得哼哼唧唧,不停晃动娇躯,感觉口中被堵个严实,气儿亦喘得不畅,武龙那舌儿在王夫人口中乱冲乱撞,如撒泼之兔儿一般。过不多时,王夫人终于败阵,启开玉齿,王夫人感觉武龙那滑溜溜舌儿立即伸了进去,在口内四处探试。王夫人那甘美之香津亦流了许多於武龙口中,甚是甘甜,如那久酿之蜜儿一般,遂吞下几口於肚中。

    王夫人口儿原不甚大,被武龙这一个舌头送时,就把个小小樱桃口儿塞得个满满当当。

    王夫人感觉那舌儿在自己口中翻飞,着力勾弄自己那舌头。王夫人待了一会,自己的舌头被武龙所俘,也将自己舌尖吐在武龙口里,那舌尖刚往武龙口中一伸,遂被武龙舌头紧紧搭住,着实吮咂,啧啧有声。良久两人分开,武龙道:

    “夫人的嘴真甜。”

    “你下流,你无耻。”

    王夫人生气的模样更显得楚楚动人。只是说话已经没有先前的凶悍,王夫人十几没有接触过男人身体,如今被武龙**紧抱,顿时有如触电。两人缓步移动,肌肤相亲,来回磨蹭,武龙那火热粗大的小龙,早已坚硬翘起,紧紧顶在王夫人腿裆之间。

    感受到男性的悸动,王夫人只觉阵阵趐麻,心中不禁一荡。武龙环抱颈部的双手突地松开,但却顺势下移,搂住了王夫人的纤腰。王夫人“啊”的一声轻呼,只觉全身暖烘烘、懒洋洋的,竟是骨软筋麻,无力抗拒。武龙轻柔地抚摸着她滑溜绵软的丰耸香臀,指尖也灵活的沿着浑圆的丰臀,轻搔慢挑,上下游移王夫人只觉痒处均被搔遍,舒服得简直难以言喻;她春潮上脸,禁不住轻哼了起来。

    武龙见她桃腮晕红,两眼朦胧,小嘴微张,呼呼急喘,知道她已情动,便放出手段,尽情加紧挑逗。武龙握住王夫人腰带扣子,王夫人感觉无力挽回,此时王夫人亦只能半推半就,浑力娇弱无力,微微娇喘,任凭武龙做活。武龙一把搂住王夫人,心花怒放,淫心顿起,抱起王夫人就往床上走去。

    抱住王夫人贴着薄薄的衣裤,他清晰地感到她的**是那样的丰腴,那样的火热充满了无比的芳香。王夫人心知不妙,欲待挣扎,但穴道被点,一筹莫展。武龙将王夫人双手反绑放到自己的床上。再解开王夫人周身大穴。着武龙开始动手解王夫人的衣服:“王夫人,脱光衣服会很凉快。武龙解开王夫人上衣的第一粒纽扣,“啊!啊!啊!”由于被捆绑而失去了反抗能力,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失去抵抗能力的王夫人只有挣扎。

    武龙肆意地抚摩着王夫人雪白的腰部,享受着玩弄带来的快感。王夫人刚想喘一口气,突然,整个身体被武龙按住。武龙道:“我说过,王夫人,把你的上衣剥去后一定美丽无比。

    我正要看看,像你这样武功高强、贞洁、被绑着的美女在被剥光时会有什么反应。”

    说完,武龙把王夫人的上衣领子上的三粒钮扣全解开,使王夫人雪白的颈项一览无遗,高耸的前胸随着呼吸的节奏而不住的起伏着,双睑微微合上,王夫人鼻翼也在轻扇着,她的双颊绯红得如同天边飞来的一抹彩霞了,她纤细娇嫩的颈项,柔美圆润的双肩,象牙玉雕般的双手全都裸露,领口的根部,可以看到王夫人玉雪般微陷的乳沟。

    那一双晶莹雪白、温软光滑的**,饱满浑圆的线条一览无遗,连尖尖乳峰顶的两点都似乎隐约可见,奶罩上缘使双峰的上缘更是挑逗似的袒呈在外,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武龙可以清晰的看到**柔和迷人的圆弧和两峰之间令男人疯狂的浅沟,只要从胸前扯开奶罩,王夫人那一对柔软浑圆的雪白尤物就会乖乖地落在自己的手中。武龙淫笑着,抓住两边领口,王夫人已经料到了武龙要做什么,自己的酥胸就要暴露了,王夫人急得香汗淋漓拼命地晃动着身体,试图挣脱。

    “放开我,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没有用的,夫人!”

    说完,武龙双手用力一分。只听到衣服破碎的声音和由于羞耻而发出的呻吟声,王夫人的上衣竟然被撕成两片,王夫人**的上身则出现在了武龙的眼前。“啊!畜生!”

    王夫人那令武龙渴望多时的酥胸终于展现给了武龙,王夫人的破碎上衣顺着她的香肩、玉臂滑了下来,一会就被剥离了她的身体,王夫人的上身只剩粉红色的胸衣了,而胸衣下正是令千万男人梦寐以求的第一美妇王夫人的**啊。

    武龙把王夫人的身体扳直,仔细地欣赏着王夫人的身体体。王夫人肩头圆润,腰部纤细,洁白的腹部平坦,身体曲线柔美,像丝缎一般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瑕斑。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并不是紧身的,显得有些松垮,于是从各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一部分王夫人那贲起的晶莹胸肌。胸衣又很薄,一旦贴住身体,就可以清晰地在胸衣上看到王夫人胸前的两点尖端和美妙的乳峰曲线时由于双手被反绑着,胸肌更加贲起,性感无比。

    武龙盯着王夫人肉红色的贴体肚兜。她钗亸鬓松,红香散乱,粉臂光洁,**轻扬,纤腰扭动,象一幅绝顶妖姣的美女思春肖像,又象个狐媚魔道的小荡妇。

    随着她手脚的曼妙舞动,胯下胸前春光四泄。

    “不……”王夫人大叫,混杂着难受与刺激。

    她的娇躯是如此玲珑浮凸,透明的乳罩紧贴在同样高耸挺凸的玉峰,玉峰上的樱桃已经屹立,反而比一丝不挂更煽动欲火。那柔和曲张的线条不自觉的流露出她的诱惑和性感来。

    胸衣半遮掩着她丰盈的胸脯,两个浑圆的雪峰几乎要从胸罩的两侧滚出来,小蛮腰上的肚脐是那样的小巧可爱。

    王夫人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只能发出羞耻的呻吟声。

    武龙淫邪的手伸到了王夫人露出的胸肌上,王夫人感到自己的胸部正被人触摸,大声叫道:“住手!畜生。

    我早晚会杀了你的。”

    “被剥成这样还这么刚强,凌辱这样的美女真是痛快。”

    武龙一把将半裸的王夫人抓住,用双手在她裸露的身体上又抓又捏,肆意凌辱,随后又一边吻着她的圆润的肩头,一边隔着胸衣,按着她胸部高高凸起的两点尖端。

    武龙强行把她请选择http;//的头扳了过来,看着王夫人由于羞耻而显得更为性感的脸。

    武龙把手放在王夫人那轻轻起伏的胸前,认真的阅读着王夫人光洁的脸蛋,那弯弯的秀眉、小巧的鼻子、完美的樱桃小嘴,构成了一副摄人心魄的清秀面容,配合着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和雪白细嫩的脖子,简直就像天使一般的美丽。

    王夫人的面颊是那么的光滑娇嫩,双唇是那么的柔软甜美,武龙俯身不停地亲吻着,连胯下的小龙也挺立了起来。多么刚强的表情。太性感了!”

    他的手迫不及待地火热地抚在那如丝如绸般的雪肌玉肤上,他爱不释手地轻柔地抚摸游走。他完全被那娇嫩无比、柔滑万般的稀世罕有的细腻质感陶醉了,他沉浸在那柔妙不可方物的香肌雪肤所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美女体香之中。

    他的手用力地搂住王夫人娇软的香肩,将她紧靠着椅背的柔若无骨的娇躯轻轻抬起,王夫人在迷乱万分、娇羞万般中,犹如一只诱人怜爱的无助的羊羔一般柔顺地由他将她那娇软的**抬起,大眼睛紧紧地合着,羞红着小脸,一动也不敢动。

    武龙的魔手在王夫人腰腹间四处肆虐,嘴唇更是逐渐下移,从她秀美的下巴,莹润的玉颈,雪白的胸肌,一路爬上了王夫人只有湿透胸衣保护的雪山玉峰,轻轻用牙齿咬住玉峰上鲜美的樱桃。

    王夫人觉得自己全请选择http;//身心都化了,化成了那沸水一样,在蒸腾与翻涌之中,享受着那最最**的快感。除了刚开始被那绝强的力道按倒,浑身衣衫尽数被撕成条块,然后被那强大无比的龙头以威猛无铸、君临天下的气势,强行突破自己的防线,带给自己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以外,她后来感觉到的,便是那狂风暴雨不断的洗礼,在这洗礼当中,她身心渐渐融化,化作那翻涌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的翻腾着,嘶吼着,疯狂着。

    两具**交缠着,翻滚着,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

    王夫人在巅峰上不断起伏,上去了又落下来,落下来了又上去,她完全沉醉在那种极度疯狂的快感里面,渐渐沉醉,沉迷,迷乱下去。

    而她怀中的那具拥有似乎永远也不会枯竭的爆发力量的强健躯体,正不断冲撞着她,让她不断往更高处攀登,不断陷入那种令她灵魂出窍的**与狂暴当中。

    ……

    王夫人吃力的睁开眼,下身的肿胀疼痛正不断的提醒她刚才的疯狂。

    武龙伏在她丰满诱人的躯体上面颤抖了许久,方才舒爽的呼出一口长气,然后感觉浑身仿佛充满爆炸性的力量,陡然抽了出来,站起来,看着光洁溜溜,香汗淋漓,饱受摧残,周身红红的王夫人。

    王夫人被那目光请选择http;//扫视全身,竟然有一种无比受用的感觉,令她原本的羞愤欲绝全部消失不见。她惊愕之际,想要挣扎起来,却忍受不了那就跟新婚之夜破瓜一样的疼痛,只得娇哼两声,躺倒在地上。

    她的身下,是撕成了条块的罗衫,床单已经湿透。

    王夫人最终还是受不了,悲愤的骂道:“你个畜生,辱没我清白,我,我不要活了!”

    话虽如此,她却根本没有力量动上一下,更别说去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