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烧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兰翊舒走到外面的时候,那管事的公公见苏心漓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头都不敢抬,直接跪在了地上,兰翊舒牵着苏心漓,走到他跟前的时候,转身指向苏心漓方才呆着的那间屋子,看向地上的太监,冷然的命令道:“给我烧了。”

    颜睿晟看着他们两个人,想到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苏心漓说的那些他听不懂的话,他忽然意识到,苏心漓的世界,就只有兰翊舒进去了,她也只让兰翊舒进去,他被排除在外,或许,所有的人,包括定国公府的人,都在她的这个世界之外。

    兰翊舒笑了,紧握住了她递过来的手,朝着外面的方向走了出去,每一步,他都走的很慢,两个人,手牵着手从颜睿晟的身边经过,兰翊舒看向颜睿晟,投去了感激的一眼,苏心漓满是泪花的眼睛则还有些空洞,像个木偶似的跟在了兰翊舒的身后,极为的乖巧,全然都是兰翊舒的信任。

    兰翊舒担忧的看了苏心漓一眼,依着她的意思将他放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坐了太久还是因为情绪的缘故,苏心漓的脚一直都在发抖,但她依旧站的很稳,然后将自己的手递到了兰翊舒跟前,“你牵着我走吧。”

    兰翊舒是知道苏心漓的自制力的,但他还是担心苏心漓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守在这里的太监就算了,但是颜睿晟还在呢,那些事情,他不能也不放心让她说出来,兰翊舒将苏心漓搂在怀中,然后将她抱了起来,他都还没走到门口呢,被他抱在怀中的苏心漓已经将眼泪擦干了,她扯了扯他的衣裳,然后低声说道:“你放我下来吧。”

    “嗯,我知道,我都知道,漓儿,那些已经过去了,有我在,现在我在呢。”

    苏心漓越说越激动,兰翊舒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不希望也不愿意上辈子的那些记忆纠缠着苏心漓,但是他掌控不了,也改变不了,就像苏心漓一样,她决定不了,如果可以,她应该也不愿意被那些记忆纠缠着吧。

    “兰翊舒,我听到玉儿的哭声了,他不停的哭不停的哭,和狗的叫声一起,他说让我救他,兰翊舒,他说让我救他。”

    苏心漓的情绪激动,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颜睿晟看着那相拥的两个人,苏心漓的声音不小,他也听到了,他有些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但是知道,兰翊舒是知晓的,他疑惑好奇的一切,兰翊舒他那里都有答案。

    “兰翊舒,就是这个地方,我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兰翊舒轻拍着苏心漓的背,感觉到她在自己怀中哭泣,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苏心漓很少像今天这样。

    “我在的,我在的。”

    苏心漓一遍遍的叫着兰翊舒的名字,在他的怀中哭出了声。

    “兰翊舒,兰翊舒。”

    他不喜欢皇宫,并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有很多让他心痛的回忆,同时也住着让他憎恨厌恶的人,还有苏心漓,因为这里有苏心漓和颜司明的回忆,还有,他知道,苏心漓心底也不喜欢这个地方的。

    他在宸安殿等了那么久,一直没看到苏心漓回来,心里十分的不安,就想去坤宁宫找他,半路的时候遇上了去宸安殿找他的小太监。

    她的一双红红的眼睛泪雾弥漫的,那口气,可怜兮兮的,有种说不出的脆弱,兰翊舒什么都没想,直接将她搂入了怀中,苏心漓也伸出了自己冻的发僵的手,紧紧的搂住了苏心漓。

    兰翊舒快步上前,看着冻的面色苍白,嘴唇青紫的苏心漓,伸手就要将身上的衣裳解下来,苏心漓握住了他的手臂,然后摇了摇头,“兰翊舒,你抱着我就好了,你抱着我,我就不冷了。”

    兰翊舒觉得自己的眼眶儿也有些红,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现在的苏心漓,就像是被这段了翅膀的鸟儿。

    “苏心漓。”

    他以为,过去的事情,她已经淡忘了,兰翊舒知道,苏心漓自己心里也是那样认为的,但是现在,他发现,并没有,他忽然意识到,那个他以为很勇敢,事事都可以无所畏惧的女孩儿,不但善良的要命,事实上,她也很胆小,就像她怕黑,也害怕付出感情,看着这样的苏心漓,兰翊舒心痛的同时生出了无限的感动,他的小心心,那样害怕受到伤害而女孩儿,还愿意给他机会,敞开她的心门,让他住进去。

    她轻轻的叫了一声,那声音,说不出的柔软脆弱,还有说不出的受伤绝望,兰翊舒看着她苍白的脸,被咬破的嘴唇,还有红红的眼睛,尤其是那眼睛透着的黯然,心好像被扎了一般,他看了四周一眼,忽然想起上次在白马寺回来的途中他和苏心漓二人同时遇险,苏心漓那晚上告诉他的事情,她说,她是一缕幽魂,上辈子,她最后葬身的地方就是在冷宫,被苏妙雪摧残了求生的意念,然后由颜司明亲手了解了她的一切,她说,她的心,曾经被人从身体里生生剜出来,然后扔在地上践踏,所以,从他决定和她在一起的那一刻,他就决定小心细心地呵护她那颗千仓百孔的心,不让她受到丁点的委屈和伤害,他真的有很努力在践行,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他事事以她为先,倾尽所有的一切给她安全感。

    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苏心漓都还没说话呢,门就已经从外面被推开来了,她抬头,视线模模糊糊的,她眨了眨眼,觉得自己似乎隐约看到了兰翊舒的影子,她没看到他的脸,但是那一身墨绿色的斗篷是他今日穿的,苏心漓动了动唇,觉得嘴唇干涩的厉害,她想要站起来,却不愿意动,“兰翊舒。”

    苏心漓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她的心,由一开始的心惊肉跳到麻木,其实也没有完全的没有知觉,就是好像已经被冰冻了一般,她努力努力让自己适应这种畏惧,今后,来皇宫的次数还很多,皇后说不定还会像今日这般将她召到坤宁宫,说不定还会有人将她引到冷宫,苏心漓固执的觉得,下一次,下一次她绝对绝对不能像今天这样的失态。

    苏心漓闭着眼睛,她感觉自己听到了狗吠的声音,她忽然想起,上辈子她的玉儿就是来冷宫找她的时候被狗咬死了,她那时候就呆在这里,他们距离的那么近,她却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保护好他,他还那样小,长的粉雕玉琢的,苏心漓就一直呆在这里,手脚冰冷,浑身上下都好像结冰了一般,但是她一直都没动,但是她的眼睛却蓄满了泪水,那种绝望到悲凉的心境再次浮上了心头,悲凉到觉得人生没有任何乐趣,想要结束自己的性命,离开那个充满了悲伤和凄凉的世界。

    门被关上后,屋子里的光线,瞬间黯然了许多,苏心漓抬头看着四周,眼泪终于流了出来,从进入这个地方的那一刻,她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连拳头都握不紧,她很害怕,尤其是现在一个人坐在这里面,她觉得四周很黑,其实她以前并不是那么怕黑的,就是因为那些记忆才会如此,现在她就算和兰翊舒在一起睡觉,也会用夜明珠照明,因为四周围一暗,她就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心里也不踏实,极为的不安,她现在还是这种感觉,背靠着这里,就觉得手脚冰凉发麻,浑身都在颤抖,如坐针毡,苏心漓紧咬着唇,觉得自己的最皮都被咬破了,她尝到了咸涩的味道,她很害怕,害怕到一分一秒都不想呆在这里,但是她却固执的不肯离开,她要挑战克服这种畏惧。

    她的态度坚持,可说出的话,却染上了几分哀求,颜睿晟到底受不了她这个样子,亲自将门关上,然后叮嘱一旁的奴才让他去通知兰翊舒,而他也顾不得这里是干净还是脏,直接在门口坐下了。

    苏心漓的声音颤抖,凉凉的,就和冰锥子似的,颜睿晟想要迈进来的脚步顿住,看向苏心漓,柔柔的叫了一声,现在的苏心漓,让他极为不放心,苏心漓依旧抿着嘴唇,目光中的寒意一点也没褪去,她用有些执着的声音说道:“我只想一个人待会。”

    颜睿晟也想要走进去,苏心漓抬头看向他,她那双漂亮的媚眼儿一片森寒,就像结了冰一般,有种说不出的阴沉,“把门关上吧。”

    苏心漓的声音有些哽咽,颜睿晟见状,越发的奇怪,苏心漓的眼神,有一种沉痛的怀恋,就好像她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很久一般,苏心漓才一进去,就觉得那些痛苦的记忆铺天盖地的全部席卷而来,她的指尖一点点温柔细心的抚摸着自己的脸,那光滑细腻的触感让她有一种想要痛哭的冲动,但是当着这些人的面她却又哭不出来,上辈子临终前发生的一幕幕,她再一次,有种身临其境之感,苏心漓只觉得心生疼,绞痛的厉害,让她再次有种生不如死之感,她一步步往里走,然后在自己死前被撞的墙角坐下,那些她试着想要放下的心理再次因为这些记忆被冲淡,那些满是仇恨痛苦的记忆让她想要将那些伤害她的人生吞活剥。

    “不用了。”

    苏心漓闭上了眼睛,她的手摩挲着通往内院的拱形门的墙壁,墙壁上有水汽,那快要掉落的石灰就好像结冰了一般,可她却觉得自己的手更冷,闭上眼睛的时候,听觉就十分的敏锐了,她听到了那些疯疯癫癫的女子的笑声,那样热闹的声音,苏心漓睁开了眼睛,然后走到了上辈子一直关押着自己的房间,那个屋子,是僻静的冷宫最偏僻的地方,阳光下,那木质的门有一层厚厚的灰,苏心漓上前,推门走了进去,任由那灰尘落在她乌黑的发丝上和雪白的都碰上,苏心漓浑然未觉,可那管事的公公却心惊胆战,偷偷的看了颜睿晟一眼,心中好奇,不是说苏丞相已经要下嫁给兰翊舒兰公子了吗?这个时辰,她怎么会和太子殿下出现在这个地方?那公公心中虽然极为好奇,却是不敢问的,头朝着苏心漓的方向歪了一下,很快,就有太监去拿洒扫的东西去了。

    苏心漓看都没看他一眼,迈步朝着内院的方向走了过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她有些退却了,停下了脚步,向后退了几步,可还是选择继续往前走,颜睿晟看着她这个样子,越发肯定苏心漓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他再次重重的叫了一声,苏心漓猛地回过神来,一双眼睛盈满了水雾,她吸了吸鼻子,朝着内院走了进去。之前,就只有两个小太监当职,苏心漓到了后,那两条狗叫的特别特别的厉害,很快就惊动了冷宫的管事,比起之前的两个小太监来说,那管事看起来明显胖了很多,他现在正在睡午觉了,被狗给吵醒了,心情不爽的他自然骂骂咧咧的,看到苏心漓和颜睿晟,吓了一跳,能混上个管事的,就算是冷宫,也是有几分管事,苏心漓和颜睿晟自然是认识的,他像是见了鬼一般,向苏心漓和颜睿晟请安,然后因为担心苏心漓和颜睿晟会因为他之前失言怪罪与他,不停的赔罪,连着打了自己好几个巴掌。

    “苏心漓!”

    颜睿晟觉得苏心漓像是陷入了某种他不知道的世界,他试着叫了一声,但是苏心漓并没有答应他。

    “苏心漓。”

    颜睿晟走到苏心漓的身边,和颜睿晟比起来,苏心漓的脸色也好看不到那里去,因为一路跑了太久,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喘,她紧咬着嘴唇,双手也紧握成了拳头,情绪极为不稳定,和平日里那个淡然从容的女子完全不同,这是第一次,他看到她情绪失控,之前接二连三的出事,她的表现太过的淡定,他一直以为她不会有这样的一面的,似乎在极力的压制住什么爆发,她的眼睛,布满了水雾,眼眶也是红红的。

    苏心漓说话的声音很大,片刻的功夫,一直在她身后紧追着不肯放的颜睿晟走上前去,他边走的时候就边咳嗽了几声,他一旁的太监见状,已经隐约猜出了颜睿晟的身份,越发的小心伺候着,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旁伺候着,颜睿晟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苍白的脸瞬间红润了起来,那颜色一点点变的艳红的,就像是一滴血,滴落在了雪上,一点点慢慢的晕染开来,开出了极为美丽的花儿,说不出的羸弱,但是却极为的娇艳。

    杀了也好,放了也罢,她不想在皇宫,尤其是冷宫看到这样凶神恶煞想要吞人一般的狗。

    “我说处理掉!”

    苏心漓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很轻,轻到那小太监几乎没听到,抬头满是疑惑的看向了苏心漓。

    “处理了。”

    被恶狗咬死了,皇宫之中,哪里会有野狗,就是这两条不知道从哪来的大黑狗,咬死了她的孩子,苏心漓紧咬着唇,目光森寒的看向了它们,而那两条狗也极为的通人性,很快察觉到了苏心漓的恶意和憎恨,大声的吠了起来,那两个小太监并不知道苏心漓的身份,但是颜睿晟却是多少猜出来一些的,毕竟是在宫里面混的人,颜睿晟是追着苏心漓来的,苏心漓的衣着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他们自然不敢怠慢,那狗一叫,就有一个太监立马拿了条棍子跑了上去,他先是向苏心漓赔罪,然后用棍子指着那两条狗呵斥它们不要乱叫。

    苏心漓的脑海不由浮现出了苏妙雪对自己说的这句话,甚至于她对自己说这句话的神情,她都还能想的出来,那样的恶毒,让人生恨,而几乎同时,苏心漓的脑海就浮现出了那恶狗咬住她的玉儿不肯放的画面,甚至她还模模糊糊的看到它的嘴巴里叼着他的手臂,她的孩子,才五岁,颜司明为了昭示对她的宠爱,并没有让奶娘带他,那孩子,一直都是她自己带的,所以苏心漓对他的感情,比一般的母亲还要深,虽然她憎恶颜司明,但是对那个孩子,每每只要苏心漓想起,就会觉得心痛如绞。

    “小皇子在来冷宫找你的路上,不知被哪来的野狗生生给咬死了。”

    苏心漓正失神的瞬间,忽然听到了犬吠的声音,在这样冷清的午后说不出的刺耳,苏心漓顺着方向望了过去,看到了两只被栓在角落的大狼狗,他们浑身都是黑色的毛,一双眼睛黑黑的,苏心漓看向它们的时候,他们刚好舔了舔嘴角,露出了尖锐又锋利的牙齿。

    苏心漓一脚跨进冷宫的大门,那双漂亮的媚眼儿就红了眼眶,这个地方,还是和她记忆中的一样,冷冷清清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死寂,而且和其他的宫殿一样,院子很大很大,只是这个地方,几乎没有贵人会来,所以这里的太监总偷懒,院子里有很多的杂草,这一到了冬天,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荒凉,让人的心都透着凉意,过了这座院子,后面就是那些失宠犯了错的女子呆着的地方了,一开始,她被打入冷宫的时候,还可以在这个地方活动,可很快的,她就被苏妙雪关在了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颜睿晟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闭嘴,然后长长的吸了口气,只觉得两边的太阳穴都是涨疼的,他才迈脚走了进去,就听到狗吠的声音,极为的凶狠,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苏心漓正在那两条狗的跟前站着,他抬头看着在阳光下依旧灰暗的两个大字——冷宫,四周的一切,就和这名字一般,清冷异常,让人生寒,只是苏心漓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的,如果她一路奔跑的目的地就是这个地方,她是怎么找来的,据他所知,她不但进宫的次数少,冷宫更是从来就没有到过。

    颜睿晟跑了一路,已经十分难受了,他原本就苍白的面色一片惨白,他到底是跑不动了,慢了下来,不过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抚着有些发疼的心尖继续往前面走,前面的苏心漓也停了下来,他快步跟了上去,很快就有两个小太监慌里慌张的走到苏心漓的跟前,苏心漓却没有搭理他们,继续走了进去,不过这次的速度慢了许多,颜睿晟提了一口气,追了上去,那两小太监看到颜睿晟,看着他身着的衣裳和配饰,吃了一惊又吓了一跳,忙在他的跟前跪下,“奴才给——”

    “苏心漓,你去——”

    颜睿晟不知道,苏心漓的目的却很明确,她朝着的是冷宫的方向,现在才是一月,还是天寒地冻的,尤其是到了这一片,才下过雨地上像是在打滑,苏心漓看着两边倒退的风景,熟悉的仿若刻在她的脑海,那些遥远模糊的记忆再次浮上心头,而苏心漓也觉得那稚嫩却让她心疼到肝里去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苏心漓觉得,自己就像是魔怔了一般,她脑海里一遍遍响着的全是玉儿呼救的声音,她很清楚的知道,那些只是上辈子的事情,就像是一场虚幻的梦境,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包括她的玉儿,她心里一遍遍的这样说服着自己,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还有跳的越来越快的心,就算她知道她的身后跟着颜睿晟,那个目光锐利,轻易就可以洞悉一切的男人,苏心漓觉得心痛,胸口的地方,像是被生生剜了一块。

    颜睿晟跟在苏心漓的身后,越跑越觉得不对劲,因为苏心漓跑的位置,越来越偏僻,到最后,不单巡逻的御林军没看到几个,就连来往的太监宫女都没几个,四周围冷清的厉害。颜睿晟虽然从小到大一直都呆在皇宫,但他小的时候,因为担心他出事,身边都是有很多宫女太监守着的,后来,因为一场意外,身体变成这个样子,他很少出冷宫,活动的范围也不大,对皇宫并不是很熟悉,所以他也不知道苏心漓想要跑去的地方是哪里,一开始,他以为苏心漓是乱跑,但是现在,他却觉得苏心漓是有目的地的,只是像她这样不愿意进宫又难得进宫的人,怎么会知道这样的地方。

    苏心漓跑的很急,而且越跑步子就越是慌乱,她似乎是漫无目的的,好几次宫中的婢女太监看到是她,都停下来想要行礼,苏心漓直接撞在了他们的身上,她一句话都没有,然后继续往前跑,看的那群宫女太监一脸的惊诧和慌张,颜睿晟因为身子不适,跑的也不是很快,不过一直在距离苏心漓身后数丈的距离跟着,虽然没有看到苏心漓的脸,但是颜睿晟觉得她的脸色一定是苍白的,而且从她紊乱的步伐中,他也察觉出了她心情的紊乱和慌张,颜睿晟跑的气喘吁吁,根本就没时间去思考,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一贯沉稳淡然的苏心漓变成这个样子。

    苏心漓走在前面,因为身上披着长长的厚厚的大衣,她并不能跑的很快,经过的地方,近乎拖地的大衣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痕迹,颜睿晟惊呼了那一声后,坤宁宫的那些婢女太监还有皇后康大海都听到了,纷纷跑了出来,见颜睿晟慌里慌张的跑了出去,也都跟着追了出去,颜睿晟见苏心漓的样子很不对劲,下意识的不想让人跟着,让康大海还有皇后那些人全部回去了,就他一个人跟着苏心漓。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