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3番外4
     

    安城文化产业园

     

    宝韵周年庆,白天的庆典活动选在高新区的新公园举行嘉年华,这里有座巨大的人工湖,上面可以跑快艇,今天不止有快艇,还可以坐直升飞机玩。

     

    当年帮周达他们拉过横幅的飞机师,孩子都上小学了,现在也是如宝如珠儿童书画班的学生,停机坪上,他整着帽子,看到远处岸边,人群忽然热烈起来。

     

    一艘不算小的游艇乘风破浪,由远及近,慢慢在人工码头位置靠岸。

    客人们都围了过去。

     

    临水位置搭建着大舞台,等会演唱会用的,游艇一停稳,大家都以为是演唱会的明星到了,谁知道,穿白制服的年轻小伙子扶出一位,竟然是乾世礼。

    围过去人更多起来……一个小童从里面被扶出来,四五岁大,身上竟然是和乾世礼一模一样的打扮,随即,一个男子单手抱着一个一岁多点的小宝宝,从里面出来,大家看他们顺着码头的实木长条舢板路过渡到旁边的舞台……

    一字排开的祖孙四人站在那里,身上都穿着浅色格子的西装,领口系着领结。一水20年代美国纸醉金迷时期的摩登款,乾世礼,乾启,还有他们家的两个小宝贝。

     

    那样子,可爱到不忍直视,众人惊叹之后顿时笑做一团。

     

    连宝珠和乾夫人都不知道他们有这打算。被人推到前头,隔着十几米望到那四个活宝,乾夫人捂着嘴,“他们怎么打扮成这样?”

     

    宝珠看着老公公,这人,这两年越发年轻了,又看着自己老公,他正望着自己笑,最后是两个儿子,大儿子领口露出红色的格子围巾,精灵中带着萌萌的表情……小儿子也被穿得一模一样,却因为年幼,嘴里还嚼着奶嘴儿,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只管努力地吸允着,使劲,一下一下,好像全世界最辛勤耕耘的就是他。

     

    那黄色的奶嘴和淡黄格子的西装,还有一种奇异的协调感,墨黑的双眼,圆鼓鼓地一下就找到了宝珠,眼神痴情,努力地吸允奶嘴儿,又很专一……没有抬手,也奋力地表达出“要抱”的意图。

     

    乾夫人简直爱的不行,对宝珠说,“我一看到我两个孙子呀……就觉得连气都喘不上来了。简直比小启小时候还可爱。”

     

    宝珠说,“还是妈妈您有眼光,挑上爸爸,基因这东西还是很强大的。”

     

    旁边向诚的妈妈听到,心里想,这可真会说话,一句话把一家人全夸了,怪不得婆婆喜欢的不得了。

     

    乾夫人侧头来对她说,“我昨晚做梦,梦到小宝一直追着我问,为什么哥哥叫乾宝,他要跟着叫乾小宝。我说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可以改个别的,可他偏偏说要哥哥改。”说着她就笑了起来,“向诚什么时候要孩子?”

    向太太立时头疼,“谁知道。”

    宝珠知道,向诚的太太不想太早要孩子,因为她现在的事业在上升期,说是一要孩子,就得耽误两三年,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

     

    正好那边人有人过来说,“乾先生请您过去照相。”

    “妈妈——”宝珠扶着乾夫人过去,宝韵每次的周年庆都要照全家福,这已经是传统。刚上台,裙子就被揪住了,她低头,毫无意外是小儿子。他右手扶着奶嘴用力的吸允着,左手揪着她的裙子……两眼天真无邪地望着她,宝珠蹲下拿掉他的奶嘴,“别吃这个,嘴型将来都吃坏了。”

     

    他也就不说话,也不哭,还是痴情地望着妈妈。

     

    宝珠被望的顿时心软,又把奶嘴塞回给他,“好了好了,再吃一会,顶多到明天,一定要把这东西戒了知不知道。”

     

    小宝宝奋力地继续吸允,攥着她的的裙子,墨黑的双眼,让看到的人,心软地可以滴出水来。

     

    乾夫人说:“让他吃吧,那么乖,从来都不闹人,就是爱吃个奶嘴。”她蹲下,“就是爱吃奶嘴是不是?哥哥一天都没有吃过,给他就吐出来,怎么你这么喜欢这东西?”

     

    乾启一把抱起他,递给宝珠,“就让妈妈抱一下,照相,爸爸抱哥哥。”

     

    小宝贝立刻搂上妈妈的脖子,宝珠自从上个月被验出有孕之后,反应有点大,乾启就让她少抱孩子。

    乾世礼站在中间,一家六口,定格在镜头中。

    一拍完,乾启立刻接过小儿子,乾世礼很高兴,本来只有一家三口,一直都人丁过于单薄,但现在隔两年就添人,家里倒是热闹了许多。

    他对宝珠说:“你不是说安排了游乐室,乾宝刚说要去玩,你让人带他去吧。”

    旁边的元青立刻走过来,“我带他去。”

    宝珠看乾宝走过去,元青拉着他,又叫远处的:“——赵晨。”赵晨是赵新的儿子,今年不到三岁,詹璐璐大着肚子,正坐在远处乘凉,赵晨的保姆领着他和元青离去。詹璐璐的旁边坐着元花,旁边的保姆怀里抱着个小宝宝,宝珠又看向元青,元青和元花结婚的时间差不多,但是元青还没有要孩子。

    现在她和老公都是拍卖行的高管层了,但是……宝珠又看向元花,元花嫁给周达后,就不再上班了,偶尔也是到博物馆来转转,接触的人和以前一个天一个地,谁也不知道,这女孩,曾经还去夜总会找过工作的。

    “想什么呢——”耳边传来乾启的声音。

    宝珠一看,他单手抱着小儿子,远处的台上,乾世礼依旧在充当背景板,和别人合影,宝韵外销瓷的业务以前就是以启世名下注册的,乾启精力有限,现在很多业务都干脆合并,宝珠挽上他,“咱们去那边的小花园转转。”

    乾启把儿子换了个手,反而拉上她的手,“走——带我老婆儿子逛花园去。”

    身后热闹的人群越来越远,宝珠柔声说,“有时候同人真是不同命,我刚才想到,元青和元花,元花当年性子没元青沉稳,总是没心没肺的,她们俩当时在一起,都是元青动脑,元花动口,但是因为嫁给不一样的人,这才过了两年,生活已经完全不同了。”

    “元青不也过的不错。”乾启说,“我听赵新说,薛利家在高新开发的那个楼盘,咱们公司很多人都在那里买房了,元青他们也买了。”

    宝珠摇头,“我也是今天才想到……你说,元青一直没要孩子,是不是也像向诚太太的想法,害怕自己在职场上受影响?”

    乾启沉思了一下,想到宝珠明明没有给元青什么职业压力,但或许……正是因为工作的环境好,反而被人看到无数的职业前景,推后了生活计划也说不定,他说:“人只要正经过日子,总能把日子过好。你别替别人操那么多的心。”

    “你说是不是年纪大了呢?”宝珠仰头撒娇说,“我不能不想呀,现在身边的都是妈妈,聊得都是幼儿园学校,向诚的太太上周……”

    “说她干什么?”乾启打断她的话,把儿子放地上,让他自己慢慢走,“别提她!你说这女人怎么想的,家里又不等她的钱开饭,美国人的公司,拼到顶上也是块天花板,你说,她在国外待那么久,怎么会不明白天花板效应,长着中国人的脸,到最后,也是会有隐性歧视,到顶又能怎么样?”

    “你怎么了?”宝珠侧头看他,“很少听你这样说别人。”

    面前一片不知名的小白花,像是桂花,小宝贝伸手去摸,嘴里还吸允着他的奶嘴,又怕掉了,左手还扶着,乾启想到向诚的牢骚,说道,“她和向诚昨晚吵架了,我听向诚说,公司最近有意调她去总公司,她真的打算去……你说说是不是离谱。”

    宝珠想了想说,“有人有自己准确的人生规划,人生伴侣,如果同路就会一直走下去,但是却不愿为了伴侣轻易放弃自己的人生目标和原则。她希望事业上有更大的发展,我挺理解的。毕竟……”她看向乾启,“如果我不是遇上你,相信我嫁给任何一个人也能过的很好,但是我却不会为他们改变我的人生设想。”

    乾启听的高兴,但还是满怀醋意,“你还想过嫁给别人?”

    宝珠抬头看着他,慢声慢气地说,“人生才开始的时候,不经意间,是哪一天将我一生改变……乾四爷,当年我说,感情,讲的是心甘情愿两情相悦,如果是我看上的人,就算刀山火海也会跨过去,我可曾食言?”

    天上响起直升飞机巨大的轰鸣声,他们望去,见直升飞机往远处飞去……一如当年,乾启抬手,轻轻把她揽进怀里,下巴挨着她的额头,“你是个不一般的女人,遇上你,才有今天的我们。”

     

    宝珠忽然说:“宝邸那房子,当年我多可怜,又没钱,住了四天就收了我六万,真是想起来就来气,以前我对物价没感觉,可是,四天,六万!当我冤大头吗——赵新不是说今晚要玩德州扑克……你给我赢回来。”

    “啊——”乾启磕巴着,“夫人,那钱是给我了呀!”

    “那也算他们头上。”宝珠说,“过去七八年了吧,怎么我想起来还和昨天一样清楚?哎——别忘了利息也要!”

    利息还要?!——你怎么这么记仇呀!

    番外(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