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卷 花满昆仑 【069】春
    赵雪儿心想:“事已至此,只有先顺着他,再徐图脱困。”

    赵雪儿当下红着脸道:“你说话可要算话,只要我忍得住,你就送我平安离开?”

    君天邪闻言大乐,哈哈大笑道:“师姐,我虽然不是好人,但几时说话不算话?你放心!只要你忍得住,我保证不用强,送你平安离开,嘿嘿——”

    “可是,这总要有个章程啊,你总不能无止境的歪缠吧?”赵雪儿羞道。

    “嘿嘿,师姐说得有理。咱离们就来个约定。两个时辰为限,我会问你三次,如果你三次都说不要,那就算我输了,我二话不说,恭送六师姐你平安离开。”君天邪语气严肃的说道。

    “师姐,师姐,在那里啊,师姐,你答应我一声啊。”

    张少羽在草丛中胡乱搜寻一阵,毫无所获,不禁急得乱叫了起来。他武功虽高,但年纪轻,江湖历练又少,平日除了练武,根本不涉世事。此次赵雪儿携其同行,主要用意就是想要他增长些江湖阅历,谁知出门头一遭,就遇上了难题。

    “小子!你别嚷嚷啦!要找师姐,就跟我来!”

    张少羽乍闻此言心中大喜,抬头一望之下,却又满心疑惑,只见来者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师姐。”神秘人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说完神秘人带着张少羽七弯八拐,走了约摸个把时辰,来到一处庄园。他两手抱拳一揖,随后向座黑黝黝的圆形小屋一指,转身便一溜烟的走了。张少羽心想:“既然师姐在此,他走就走吧!”

    他近前一看,只见那小屋无门无窗,便如覆碗一般毫无缝隙,若说里头有人,那人又从何而入?上当的怒气充斥,他气得举掌猛击小屋,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他平日那碎石裂砖的手掌,竟险些当场震断。他再仔细摸摸敲敲,原来小屋外壳竟是生铁浇灌而成,由敲击声判断,其厚度起码也在一尺以上。张少羽气急败坏,正无计可施之际,方才那人竟拎了个小板凳,又走了回来。

    “少主方才忘了交待,你坐在这,慢慢仔细的瞧。”神秘人说着化作一道阴风消失不见。

    那人将板凳放在圆屋旁,要张少羽坐下,然后不知在那按了一下,那圆顶屋竟然现出一个窥孔。张少羽强忍怒气依言而行,他心想:“要是再遭作弄,非当场劈了这家伙不可!”谁知他凑眼一瞧,眼睛就像黏在窥孔上一般,可再也难以离开。原来这窥孔视界良好,室内一切皆可尽收眼底,首先进入他眼帘的,竟是身躯的一男一女。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

    地那男子翻身而起,笑着不知对那女子说些什么,张少羽一瞥之下,不禁大吃一惊道:“天啊!这男的竟是龙啸天!难道这女的——,竟是师姐!”事实证明了他的想法,那横陈,全身的女子,正是他视如天仙,敬爱有加的师姐赵雪儿。这突如其来的震撼,简直将他打蒙了!他作梦也没想到,平日端庄威严、妍雅的师姐,竟会被裸的绑在床上!

    要知赵雪儿在华山派,那可真是一言九鼎,人人钦羡。她人美、武功高,是掌门的亲传弟子,夫婿又是未来承接掌门的不二人选。她既是师姐,也是师嫂,更是未来的掌门夫人,华山派上上下下,无不亲她、敬她、爱她。在这种背景下成长的张少羽,又怎能不将她视为心目中的女神呢?偶像受辱,孰何能忍,张少羽剑砍、掌劈、脚踹,朝着小屋就是一阵猛打,但剑断掌痛,臂酸脚麻,小屋却分毫未损。他无计可施,又放心不下,只得死盯着窥孔,朝里面猛瞧。

    在知道那女子是赵雪儿后,张少羽心中产生复杂矛盾的变化。多年培养出对赵雪儿敬爱、仰慕的崇拜感,使他有一种非礼勿视的心理束缚,但初次目睹嫩白女体的震撼,却又使他产生欲罢不能的冲动。平日衣衫整洁,容颜端庄的师姐,除了一双纤手外,何尝多露过一寸?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

    “好吧。”赵雪儿羞道,妩媚的白了一眼君天邪,缓缓的闭上两眼。

    君天邪哈哈一笑道:“师姐,咱们这就正式开始吧!”语毕便朝赵雪儿身上一趴,赵雪儿被他强健的身体一贴,立时觉得搔痒难耐,骨软筋麻。赵雪儿满脸通红,羞涩忸怩的道:“七师弟,你——你——还没将我手脚松开呢!”

    君天邪闻言,顺手在她白嫩【】上捏了一下,调侃道:“师姐!你等不及啦?”

    君天邪边说边封住赵雪儿聚气的经脉,替她解开手脚软索。如此,赵雪儿虽可活动如常﹐但却和普通女子一般﹐已不能对他构成威胁。

    赵雪儿此时真是进退维谷,她方才答应君天邪,乃是不得已下的从权之计,如今束缚已除,若是还配合他亵玩,那岂不是与通奸无异?为了维护看小说v请到端庄的形象,为了自己女性的矜持,虽然她的已被挑起,但她还是不得不竭尽全力,拼命反抗。实际上,她的内心却是充满矛盾的!如果现在趴在身上的是另一个男人,她为了保全清白,很可能就会咬舌自尽,但君天邪却使她少了这股节烈的狠劲。因为自始至终,她从来就没有真正恨过,这个对自己一片痴情的七师弟。

    当初君天邪虽然假冒四师兄意图她,但他不顾一切的痴情,却也让赵雪儿深受感动。其后他被逐出师门,浪荡江湖,赵雪儿心中更隐隐感到一丝歉疚,毕竟七师弟是为了自己,才会落的如此下场啊!她回想往事,百感交集,但趴在身上的君天邪,可片刻也没闲着。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快考快快快快快快快】

    </div>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