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单挑群殴随你
    英雄末路!

    虚空中,金戈铁马声久久不散。

    通体黝黑如墨的千军万马驰骋着,星宇巨震,山河失色。

    年迈的身影仿佛被整个世界孤立起来,显得有些寂寥。

    高渐离面无表情望着萧胖子,剑指微动,驰骋的千军万马变得更加恐怖。

    砰砰!虚浮的战马撞在身上,却如同实质一般,万马撞击,萧胖子如同遭受万雷轰击似的,整个人倒退而出。

    哗哗!鲜血狂溅,萧胖子双眼也变得暗淡无光。

    这些虚影虽撞在他的身上,实质上却撞在他的灵魂上,瞬息,他的灵魂就暗淡无光。

    脱手的傲世剑悲鸣着,笔直的坠落,插落在尸山血海之中。

    神剑通灵,傲世剑轻颤着,欲冲天而起,然磅礴的威压却让它动弹不得。

    “傲世!”面对那汹汹而来的虚影,萧胖子却轻笑出来:“我欲杀敌,却无力杀敌!”

    “生死轮回,若有来世,我依旧是武神之魂,势必要将你们这些天罡之人,驱除出武神!”

    猩红的鲜血至双眸处渗透而出,萧胖子漆黑的眼眸中再次出现数道瞳影,八道瞳孔渐渐重叠在一起。

    只是在八道瞳孔出现的刹那,萧胖子的双眼一片黑暗,再也看不清任何的事物,双目失明。

    高渐离微微摇头,纤细葱白的剑指轻轻点落在虚空中:“灵魂泯灭,再无来生,易水寒!”

    咔咔!寒意倒卷,瞬间,整片天地就变成白茫茫的世界,无论是萧胖子,还是那驰骋于天际的千军万马,此刻皆是被冻结住。

    冷!刺骨的冷!萧胖子见不到那漫天的冰雪,却感受到,全身的鲜血都被冻结住了,就连自己的思维和意志也是如此。

    “你的神通,很古怪,但是你我之间的差距,却非神通可以弥补的!”抬步向着冰层走去,高渐离眸光似电,直勾勾的盯着冰层中的萧胖子,眼中没有任何的不屑,反而是凝重。

    高渐离知道,若非此人已是强弩之末,若非自己得到墨家传承,今曰这一战,结果还是未知数。

    咔咔!高渐离踩着厚重的冰层上,一道道裂痕在脚下蔓延而出,无尽的寒意凝聚着,下方,数百万六国将领为之窒息,静静的望着这一幕,眼中浮现着狂热之色。

    “杀死他,杀死这下贱的武神之人!”

    “将之碎尸万段,杀死他!”

    死寂过后,震耳欲聋的冷喝声轰轰而起,一呼百应,直至最后百余万六国将士纷纷嘶吼着,就像斗兽场里的宾客,就要欣赏着一场血腥盛宴。

    百丈,五十余丈,三十余丈,高渐离不紧不慢的走着,他的步伐看似随意,但是每踏出一步,他的脚就好像踏落在萧胖子的心头似的。

    直至在他踏出第十步的时候,再也踏不出,在他的前方,那虚无的天地间,仿佛出现了一无形的大山,这座巍峨的大山,让他无法逾越半步。

    雪白的剑眉轻微一挑,高渐离呼吸瞬间变得急促起来,一股浩瀚无际的威压无声无息的呼啸而下,这股威压,让他感到心惊胆颤,正欲转身,其一道冰冷的声音如同寒风般,骤然而起:“荆轲死于我之手,又何必迁怒于他人呢?高渐离!”

    这道声音,高渐离熟悉无比,平静的眸子中第一次掀起了震惊之色,转身,目光直直盯着天地尽头:“你果然没死!”

    冰层中,萧胖子双眸中的瞳影渐渐消散,冷酷的脸上也罕见的泛起了狂喜之色。

    唰唰!下方,数百万六国将士也纷纷望去,各个剑眉紧锁,猜测这道声音主人的身份,而有些人则是露出骇然的神情,冷汗直冒。

    “嬴政断言你已经陨落,呵,谁能会想象的出,高高在上的嬴政也会有猜错的一天!”高渐离冰冷的眸子像是野兽一般扫视着天地尽头,企图见到今生最难忘的一道身影。

    “因为他太高估了自己,太小觑了本座!”平淡的声音在虚空中悠悠而来,其无尽的雷霆在尽头处疯狂的掀起,撕开虚空,一只千丈生死蛟龙游动而来,其上,一道身影负手而立,虽不高大,然挺拔的身形却给人一种天地浩瀚的感觉,见到这道身影,死寂的万军之中,终于泛起了阵阵惊呼声:“是五代月神!”

    五代月神,这个称呼仿佛是诅咒般,在场之人,皆是脸色煞白。

    这可是比拟天罡诸尊的存在,就算是六国的将领,此刻身形也是剧震,眼中再无先前的凶狠。

    这可是狠人,昔曰赵尊都陨落在他手中的狠人。

    “为了这一战,我已经苦等了三年!”冰冷的眸子中泛起磅礴的战意,高渐离身形也是轻颤着,并未畏惧,而是激动。

    “消失了这么多年,倒是让你们担心了!”叶晨却未理会高渐离,平静的目光,落在冰层中的萧胖子身上,其黑色的眸子中,一点点寒意渐渐涌现出来,一眼,他就看出,萧胖子如今的状态可有些不妙,若是他来晚半步,或许萧胖子早已陨落了。

    杀意汹涌,星宇倒卷,四周翻腾的雷霆立即死寂下来,一股可怕的杀意在黑色眸子中缓缓而现,叶晨抬步而出,目光锁定高渐离,瞬间变得冰冷无比:“你想要为荆轲报仇?”

    “今曰,本座给这机会!”顿了顿,叶晨目光扫过下方的数百万六国将士,淡淡道:“是要群殴,还是单挑,本座随你!”

    一人挑数百万武者,此举可谓是狂妄,就算先前,对叶晨心有畏惧的六国将领,心中隐隐约约间有怒火蔓延,这五代月神太狂妄了,此举无疑是藐视他们。

    高渐离眼神冰寒,听到这句话,他的嘴角却掀起一抹笑意:“我选择后者!”

    “以我一人的实力,对上你,我只有三成把握!”高渐离冷声道,旋即对着下方观望的众人,低吼道:“动手!”

    “五代月神又如何!数年前,他曾与嬴政一战,那一战,嬴政断言五代月神已经陨落,而如今他再次出现,恐怕他当初侥幸逃脱,瞒过嬴政!”

    “三年前那一战,他必然遭受着极大的伤势,这三年以来,他恐怕在一直疗伤,甚至身上还带着伤势!”

    “诸位,今曰我等联手,就不相信他能够以一挑如此众多的武道境!”

    一道道低沉有力的嘶吼声在下方响起,旋即一道道身影徒然暴掠而出,森冷的剑器晃动着,犹如匹练般的剑光席卷而出,带着一股惊人的波动,闪电般的向着叶晨笼罩而去。

    几十名武道境,加上数万名灵武境,密密麻麻的剑光充斥于这片天地间,山河失色。

    高渐离在六国将领出手的瞬间,就坐在冰层之上,解下他身后背负的古琴,古琴有五弦,却已断开一弦,然在高渐离将这古琴摊开的刹那,一股腐朽沧桑的气息在古琴上弥漫着。

    “荆大哥,今曰渐离就为你报仇!”高渐离轻声喃喃道,那双让女人都为之嫉妒的双手,轻轻按落在琴弦上,正欲拨动琴弦,其数道凄厉的惨叫声却在远处泛起:“啊!”

    鲜血哗哗而落,叶晨在虚空中迈步,一柄规则之剑被他握在手中,长剑挥洒,那璀璨夺目的剑光好似飞流直下的瀑布,在虚空中奔腾着,直接将冲在最前方的数名武道境碾压。

    剑光寒九天,其中一名凝聚出本源之身的将领,还未冲到叶晨前,就被那似滚滚长江而来的剑光洞穿,拦腰斩断。

    剑芒如虹,叶晨好似闲庭漫步走在天地间,随手挥剑,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些武者压制住,完全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后方,生死蛟龙和肥鱼两人,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足久之后方才轻吐道:“牛逼!”

    (未完待续)q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