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一柱擎天
    在家休息了两天的丽心,怀着戒慎恐惧的心情来到学校,除了偶尔下体传来隐隐的撕裂伤,提醒她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外,她的外表已经恢复过来往日的风采了。

    回到学校后,当她走进教室里头授课,还像以前一样,是个受人尊敬的好老师。直到第三堂,是三年七班的国语文课程,丽心强掩着心里面的不安,走向这个班级,因为这个班里头有两个恶魔,曾经占有她的身体。

    「老师好!」

    「同学们早!」

    一开始上课,丽心先偷偷瞄向坐在最后一排的阿辉跟小刘,只见他两人不怀好意的打量自己,吓得她都不敢走到后面去,只能站在讲台上给自己壮胆子。

    丽心略显失常地上完今天的课程后,松口气准备离去,这时小刘赶上她,递给她一个信封袋子,摸起来还蛮沉重的。

    「老师,这是我的一些私人收藏品,请您找个地方看一下。」

    小刘说完就转头离去,留下有些错愕的丽心呆在一旁。

    虽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花样,但是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她进去导师办公室的女厕所里面,撕开信封一看,里头夹着一片小纸条,要丽心下午上完课后就去体育馆找阿辉,如果她不来的话,就要散布这些照片给全校的师生看。

    里面厚厚一迭照片,看了差点让她晕过去,全部是她衣衫不整的模样,还有她闭着眼睛手淫的动作,及她的下体阴户被剥开来的近照,张张清楚的显示出她的脸孔模样,让人完全无法抵赖掉。还没有看完照片,丽心就开始掉泪,马上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境界。

    (哇~~我完了……我的一生全给毁了……)丽心绝望的倒在地上,痛哭失声了。

    刘惠玲听见丽心的哀号声,赶紧跑过来看看,当她看到丽心手中的照片时,就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连老师,来,别哭了,等会儿还要给学生上课耶,先擦干眼泪再说。」

    「刘老师,他们这样欺负我,哇哇……我该怎么办才好?哇哇……」

    「不瞒您说,我也被他们拍了些照片拿来威胁我。唉!我们都是苦命人。」

    「怎么办?他们是要干什么?为何这样的对待我们?」

    「我不知道。唉,先擦干眼泪再说,我们再一起想办法。ㄛ……」

    在惠玲的扶持下,丽心勉为其难地收拾眼泪,整好服装仪容为学生授课,但是一颗心悬在哪儿,让她提心吊胆得静不下心来,无心给学生授课。

    上完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丽心犹豫着是否要依约过去,经过几番内心挣扎,她还是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体育馆。才刚到体育馆门口,马上被一只大手给拉进里头,把她摔在地板上。

    「连老师,怎么现在才来?害我们等了好久喔!该罚。」小刘轻挑地对着恐惧不已的丽心说。

    「砰!啪!」阿辉对着丽心娇嫩的脸庞用力地甩了一个耳光,顺便向着她的小腹用力地踢了一脚,把丽心打得痛苦地萎缩在地上,胃里面的酸液都流出来。

    「别打了……阿辉,求求你……别打她了……」在一旁的惠玲跪了下来,开口向阿辉求情。

    「好啊,那妳就过来帮我舔鸡巴。快!」

    「嗯……」惠玲乖乖地爬到阿辉的面前,主动地帮他解下裤腰带,脱下他的内裤后,扶着一根粗大的肉棍前端,张开小嘴就去含住大龟头,「唏唏苏苏」地套起他的阴茎来。

    「喔……真她妈的爽耶!」

    还倒在地板上喘气的丽心,看到惠玲这样子,吓得全身发抖。

    一根粗大的紫黑色阴茎,在惠玲的口舌拨弄下很快变得巨大得吓死人,阴茎上面的肉筋一条条浮现,毛绒绒的粗毛下面,还有一颗像是垒球一般大的卵蛋。

    「肛门顺便也舔一舔,卵蛋也要含一下。」

    惠玲马上照着做,她扳开他的后臀,舌头从臀缝中间伸进肛门屁眼的地方,仔仔细细地舔一遍,卵蛋也放进嘴里头吸吮一番。

    「好了,老师做得很不错,可以脱衣服啰!」

    惠玲在众人面前自己脱光衣服,赤裸裸的身体骑上阿辉下体,她身体一上一下地起伏,下体阴道套着大鸡巴,表情淫荡地发着娇憨。

    在一旁的小刘看得血脉贲张,忍不住对着丽心动起手脚来,对着她的胸脯摸摸捏捏,品头论足一番;趁她无力反抗的时候,他的大手也伸进裙子里面,在下体的阴户耻丘附近抚摸着。

    「呜……喔……」丽心的肚子还在翻搅不停,摀着小腹痛苦地呻吟。

    「好啦,妳去小刘哪儿。喂,连老师,换妳来。」

    阿辉推开了惠玲,像老鹰捉小鸡般的把丽心拉到面前,扬一扬下体粗黑的鸡巴,把丽心泪流满面的脸孔给推到自己的下体前面,一股恶臭难抑的腥臊味,直冲丽心的脑门,让她恶心到胃酸都快冲出口了。

    「嘿嘿……快帮我含进去!」完全不理丽心的感受,一把拧着她的长发,径自把她的脸压到阴茎上面,火热的阳具贴在她的脸上滑动着。

    「快舔!」阿辉狂吼着,「啪!啪!」看到丽心不肯张嘴,阿辉又赏了她两个耳光,打得她鼻血都流出来了,再次将阴茎抵在她的嘴边。丽心无奈的闭起眼睛,小口小口的吞着阴茎前端。

    「贱人!就是皮痒欠打。给老子好好出一次,知道吗?」

    湿淋淋的阴茎上面,布满惠玲原先的下体分泌物,再加上马眼吐出的黏液,显得又臭又黏,吃在嘴里真是痛苦不堪,频频流泪。

    而阿辉对于丽心的斯文动作很不满意,他用双手握住丽心的后脑袋,用力往下压进去,让阴茎能更深入喉咙一点,他就这样捉着她的后脑来套自己的鸡巴,拿丽心的小嘴来打手枪。

    「啊……喔喔……爽啊……喔喔喔……爽……真是舒服……喔喔啊……」

    经过大约五分钟左右的往复运动,阿辉越来越快地摇着丽心的脑袋,终于在声嘶力竭的低吼叫中,对着丽心的喉咙深处喷出一大口精液。

    「喔……真是爽啊……全部帮妳老子吞进去……喔……爽……」

    已经被摇到晕头转向的丽心,嘴里突然被灌满臭腥精液,迷糊当中就吞进肚子里头了,然后体力不支的晕倒在地上。

    而旁边的小刘,已经把惠玲压在地板上面,奋力地抽插着阴道,惠玲的双脚被架得高高的,下体的阴户全开,两片蛤蜊肉片吞着肉棒,周围全是湿糊糊的黏液,在小刘的猛力抽送下,发出阵阵肉体拍打声。

    「喔……我的亲亲……大鸡巴哥哥……喔喔啊……姐……姐解真是舒服……喔……」

    惠玲完全抛弃老师的尊崇,现在就像个淫娲一样的放荡呻淫着等到小刘这一对办完事情,阿辉垂软的阴茎又恢复生气,「连老师,连老师……起来啊!别给我装死。」阿辉提着丽心娇小的身躯,把她脱到软垫上面:「自己脱衣服,不然我把妳撕得精光,让妳光着屁股回家喔!」

    身心受到惧创下的丽心,迫于阿辉的淫威下,只有认命地脱下衣服,两只色狼虎视眈眈地看着美丽的女教师,在转瞬间成为赤裸裸的维纳斯。

    「哇!真是好身材啊,老师皮肤真是白嫩极了!」

    「对啊!她那对奶子又翘又尖,啧啧!屁股又白又圆,摸起来不知怎样?」

    两个人对着丽心的身体摸来摸去,还不时出声批评一番。

    「听说老师会搞同性恋喔,现在就表演一下给我们开开眼界吧!」

    阿辉一说完,小刘就把惠玲推过去:「妳们那天怎么搞,今天就做一遍吧。快点!」

    想到那天的事情,二女都不敢直视对方,低着头不敢吭声。

    「连老师,妳……妳先躺下来。」惠玲首先打破尴尬,拥着她的身体轻声地对着丽心说话。

    丽心跌坐在惠玲怀里,让惠玲从后面抱住她,惠玲一手在前握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就压在她下体的阴户上抚摸着,主动地挑逗她。

    「嘻嘻……真有趣啊!」

    被人这样取笑着,丽心不禁羞红了脸。

    身体最敏感的部位都被人舒服地抚摸着,很快就有了反应,乳头马上发硬,下体的阴道里面立刻湿漉漉了。惠玲的手指沾着淫汁揉着阴核,在哪儿画着圆圈圈,微微触电的舒痲感,让丽心痛快得想要呻淫吶喊出来。

    阿辉跟小刘两人在一旁看到都快喷出火了,急忙靠上来,两人四只手就分别摸起二女来。丽心的双乳分别被两人吸吮着,一个含啜另一个夹咬,两种完全不同的手法,让她陷入了不可自拔的情欲当中。

    「来,把腿张开来。」

    丽心双脚被人架得开开的,潮湿多水的阴户张了开来,露出粉嫩的唇肉,男人着急地分别把手指探进去摸索,用前后不一的速度,在阴道里面抽插起来,让丽心左右为难地摇摆下体,阴道紧紧的吸吮着手指,再也放不开了。

    「哇!连老师的小穴真是会夹人喔!流出好多水喔……」

    「对啊!马上就高潮了耶,真是骚喔!」

    丽心同时被二男一女夹在中央,尽情地取悦挑逗她的身体,让她无法控制的身体,被引诱到高潮连连,愉悦的畅快感如狂潮般涌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喔……喔喔……啊啊……喔啊……啊……」丽心长长地吐出一口长气,晕了过去。

    「哇!老师爽晕了,真是会享受啊!来,我们一起干吧!」

    阿辉说完,自顾自地拉开丽心的大腿,把一根又热又粗的鸡巴挺进她的阴户里面,奋力地搅动着阴道唇肉。

    「啊……啊……」下体被巨大的阳物刺穿进来,下体湿热的膨胀感,让她忍不住呻吟起来,小刘趁机将阴茎推入她的小嘴中,让她两面被受煎熬。

    下体被巨大的力量撞击着,尤其是大龟头猛烈地刮搔着阴道,敏感的阴道嫩皮在强烈的磨擦下,让丽心在涨痛中又有舒畅快感,嘴里又含着粗热肉棒,身心都被引发强烈的性快感,让她的在夹击中尝到高潮的滋味。

    「呜……呜喔……喔……啊啊……」

    「换你来。」阿辉挥着肉棍,在她的阴道里面冲刺了几分钟后,又把目标放回惠玲身上。他抽出湿润的阴茎来,对着早摆出像是母狗姿势的惠玲,用力地对着雪白的屁股插进去,开始一趟活塞运动,两对师生就在教室里面的软垫上,不时交换着对手,演出激烈的双人春宫运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