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七章 路上
    第七章

    路上

    往东南方向行走的路上,两辆车,一辆是之前林非租的越野车已经被直接买下,另一个辆则是一亮皮卡,主要用来运载林非的棺材。

    曾远和小延庭留在了后面皮卡上面,因为两人随时默念道门和佛宗的心决来减缓金棺里面林非彻底尸变的程度至于前面,小乐无,陆成,和安康一路上都是沉默的行进着。

    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往东南方哪个方向走,陆成和安康只有等着小乐无的开口,此刻的他成了一个导航一个一路上连话都不说半句的导航。

    “这孩子到底怎么了?”

    副驾驶的安康对着驾驶座的陆成小声嘀咕道:“为什么一说要去找神医小华佗,他就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陆成透过后视镜看了小乐无一眼之后,也是无奈的摇摇头,没人清楚此刻的小乐无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能让一个话痨的此刻变得如此的不话痨,显然是很重要的问题

    难道真的如同安康猜测的那样,小乐无和神医小华佗之间有什么过节吗?毕竟一个叫小乐无,一个叫小华佗,两个都是小字辈分的,同辈中人有矛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

    但会是什么呢?

    安康眼珠子转悠了一圈之后,这才想起来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除了知道小乐无是昆仑榜排名第七的才俊之外,对小乐无其余信息的一概不知,都相处这么久了,完全不了解对方的底细那还行。虽然林非肯定是了解的,但是林非现在已经挂了,万一这小家伙有个什么隐秘怪癖,就好比是西方传说中的狼人,在月圆之夜就会变成狼人,那个时候他们没有一点的准备,岂不是分分钟要被这家伙给咬死!

    就在安康分析到这些的时候,一个臭鞋子直接从后面扔了过来砸到了安康的脸上:“你脑洞也太大了!”

    回头一看,看到小乐无光着一只脚,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安康笑嘻嘻的问道:“既然现在你开口了,那就顺便跟我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吧?”

    “我没有一脸不情愿!”小乐无说道。

    “还说没有!”安康指着小乐无的脸说道:“你现在的表情就是一张大写的不情愿!”

    小乐无哼了一声之后,闭嘴。安康赶紧换话题:“好!好!既然你不愿意解释你为什么不情愿,那跟我说说你的过去吧?咱都认识那么久了好歹让哥哥知道一下你的底细吧?”

    “你的过去呢?你的底细呢?”小乐无反问道。

    安康笑道:“我可是良民,过去吗?很简单的,就是出生在一个官宦之家,然后从小被放在金盆里面,大了一些之后,被美女包围”

    “好了!好了!”小乐无挥手制止道:“我懒得听你吹牛逼!”

    “既然懒得听我吹牛逼,那换你吹吹呗!”安康笑道。

    沉默许久之后。

    小乐无双眼看着窗外:“我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没有过去呢?”安康疑惑,不相信的看着小乐无。

    小乐无双眼继续看着窗外,眼神当中的带着一脸哀伤的回忆着:

    我只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受过一次伤记得那时候差点连命都没了,然后就遇到了我师父,是我师父就走了我带我回了昆仑山,帮我治好了病,教了我一些本事。

    很小的时候受过一次伤?

    问题是小乐无现在年纪也不大吧?那时候得多虽然简单的故事,但总觉得故事的背后藏着别的事情。尤其是那伤是怎么回事?

    小乐无听到安康的疑惑之后,摇摇头说道:“很多事情我也忘了,我记得,我受伤后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万丈深渊下面”

    “万丈深渊下面?”安康震惊,甚至连陆成也是极其震惊的看着自己。

    关于自己的过去,小乐无只跟林非详细的说过,现在跟陆成和安康只是略微提及了一些。

    “所以我很庆幸”小乐无苦笑一声:“在那种情况下面,我竟然没有死,而且还活了下来,更是碰到了我师父!”

    “万丈深渊,你是掉下去了吗?”安康言道:“你是怎么做到没有被摔死的!教教我呗!”

    安康这句话刚问完,那陆成当即瞪了他一眼:“安康!!!”

    安康及时收揽自己的好奇心

    小乐无则是继续苦笑着看着窗外,脑海中出现了一老一少两道身影,那身影小乐无至今还记得记得他们的身高,记着他们的长相

    “师父,我们就把他扔到这里不管吗?”

    “你知道他是谁吗?追杀他的那些人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得罪不起的!”

    “可是师父,我们总不能看着他就死在这里吧?”

    “这世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师父!”

    “混账!为师的话都不听了吗?他死不死关你什么事情!!!”

    “”

    那模糊的记忆下,那模糊的对话

    小乐无绝望的双眼当中出现了那渐渐远去的身影,他绝望的躺在那里,等着死亡随时降临冰冷的深渊底部,寒冷正在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身上每一寸肌肤。他弱小的身躯在绝望当中渐渐闭上了双眼直到这个时候一双带着温暖的温度的双手抚摸到他的额头

    绝望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注入他体内的真气。

    “你是”

    “我是你师父!”

    “我师父?”

    “对!从现在起我就是你师父,从现在起再没有人敢这般伤害你”

    后文来自实习日记:

    那一年,小乐无多少岁,我不清楚。只是在后来偶遇到游方老人,也就是乐无师父的时候,听到提到过小乐无七岁那年的大劫,想必,那一年的小乐无刚刚七岁吧!

    但一直让我没有想明白的是到底是什么人会对一个七岁的孩子下手呢?更是把他扔下万丈深渊,这是一个谜!

    一个我虽然好奇,却不想去查清楚的谜题!未完待续。

    ...

    (实习小道长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