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6章婚前忧虑症
    整个河谷村这几天的气氛都是喜洋洋的,自从云逸回来开办起河谷酒厂之后,村子里可以说是变化巨大,先不说物质方面,就是村民们的精神头儿也大不一样了,年纪大的村民们思想上可能转变不是太明显;可是像云逸他们这样年纪的年轻人,变化那是相当的大的。

    现如今云逸、姚凯他们几个同时即将大婚,这可是大喜事儿,高兴的不仅仅是河谷村里的人,就连在公司里面工作的员工们也是心中欢喜,归其原因还是几个老总提前给员工们发了喜钱红包,虽然红包中的喜钱不多,可是员工们全都喜笑颜开的。

    “小逸啊!准备的怎么样了?车辆都安排好了么?”眼看着日期越来越近,一起吃完早餐之后,云老爷子开口问了起来。

    “放心吧爷爷!都安排好了,除了我们自己的车外,还在市里租了一部分,完全够用了!司机也安排的都是自家人,能保证安全!”云逸一边收拾着桌子一边回道。

    “嗯…!安排仔细点,别怠慢客人!”听到云逸这样说,云老爷子也没再多问,只是再次叮嘱了云逸一句。

    “知道了爷爷!我会让陈明再检查一遍的!”云逸说道。

    其实要说老爷子百多岁的人了,什么场面没见过呢!按道理!说已经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才是;可是能看到云逸结婚这一天,老爷子心里边的欣喜别人还真的无法体会到。

    原以为自己这一生也就是孤独终老于深山老林的命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三清祖师还能给自己赐下这一段缘分,让自己同云逸结下了这一世祖孙情分。

    由于这是在河谷村举行婚礼。唐雨他们得提前从s市赶过来,而落脚的地方就选择了县城里面最好的四星酒店。

    之前云老爷子已经同唐老爷子两人商量过了。等云逸和唐雨在河谷村举办过婚礼之后,回到s市,还得再摆一次酒宴,毕竟唐雨那边的亲戚,大部分都在s市以及国外,而且都有工作,想要全部来河谷村参加两人的婚礼也不太现实。

    因此两位老爷子这才商量出来了这个方案;先在河谷村办一次,然后两人再回s市办一次。一来免得孩子们三天两头儿的奔波,二来也不用耽搁孩子们的工作。毕竟他们可没有老爷子们这样悠闲自得。

    虽然这样会稍微麻烦一点。也铺张浪费了些;不过这点对于云逸和唐雨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而且这也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是。

    既然娘家的人要住在县城酒店,那么用到车就是不可避免的了;而且为了能够统一迎亲队伍,姚凯、李牧以及王涛也同自己岳父岳母商量好了,新娘子以及娘家人全都统一住进县城酒店,等到结婚的当天,迎亲队伍这才一起把四个新娘子以及其家人一同接回河谷村。

    这也避免了分开迎亲,时间上无法统一,到时候显得凌乱。

    而县城唯一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早在几天之前。王涛就亲自过来预订下了顶层整整两层的豪华套房,一共五十来个房间,毕竟四家人的亲友团那可是要来不少人的。

    涂震和蕾蕾提前抵达了河谷村,这家伙。一见到云逸就嘟噜过不停,除了第一句话是恭喜之外,后面的话可就是把云逸埋汰得不行了。

    这就是损友。地地道道的损友,还是那种狗皮膏药一样的损友。粘上了就甩不掉的那种。哪有这样埋汰兄弟的呢!不过云逸倒是能够理解,谁让他结婚这事儿走到涂震前面去了呢!

    原本涂震和蕾蕾也是准备国庆的时候结婚的。可是当时正好遇到涂震在升迁的紧急关头,这不,两口子的婚期也就拖延了下来。

    不过双方的老人倒是挺开明的,虽然还没举行过婚礼,倒是让他们在国庆节的时候去民政部门领取了结婚证;现在两人已经住到了一起去;只是婚礼的事情估计得拖到开年之后去了。

    奚落着云逸,无非也就是涂震这家伙心里面羡慕嫉妒恨而已,可是回头看见蕾蕾一脸幽怨的神情,涂震只好赶紧逃跑闪人了事。

    不过玩笑归玩笑,这两口子到是真来帮忙的,这不早早地就开始帮着云逸忙活了起来,俨然成了半个主人的派头。

    “芋头啊!是不是紧张了啊?”丢给云逸一根烟,涂震自己也点上一根后一脸神秘地问道。

    “紧张…?紧张什么啊…?”云逸问道。

    看了涂震一眼,云逸愣了一下子才反应过来涂震话里的意思,不过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变化。

    这让原本想看云逸笑话的涂震失落不已。

    “别装了!紧张就紧张吧!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呢!你这是婚前忧虑症的典型表现!哥又不会笑话你的!”涂震没好气地说道,其实心里还是想看看云逸的糗样。

    “真没紧张!”云逸耸耸肩膀轻松地说道。

    其实要说云逸心里没一点紧张那是假的,不过也只是一点点而已,而且在涂震这个家伙的面前,云逸只好硬崩下去,要不然只要给这家伙一点机会,又得埋汰自己半天了。

    其实对于云逸现在的心情涂震很是能够理解的,自己之前同蕾蕾定下国庆婚期的时候还不是紧张过,只是后来因为工作的事情拖延之后这才稍好一点。

    不过涂震也是想着,等新年之后,自己也该给蕾蕾一个正式的婚礼了,没看这丫头今天看自己的神色,差点没把自己给幽怨死了。

    这次涂震的任务可是很不轻松,因为云逸是主角儿,很多事情都不可能让他亲自去操持,这不,当兄弟的涂震就成了云家的临时大总管,而且还是云老爷子亲口御封的大总。

    就连云逸也得受到节制,请了尚方宝剑,涂震这家伙可是得意得不行,陈明以及被叫回来帮忙的几个手下被涂震指挥得团团转;就连蕾蕾也被安排了不少活儿呢!

    “云爷爷,这河谷村这里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啊?”蕾蕾趁着给云老爷子泡茶的空闲,很是好奇地问道。

    这不怪蕾蕾见识少,而是在西南地区,杂居的少数民族非常多,各个民族的风俗和习惯都有很大的不同,有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说法。而且随着汉族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的相互影响和兼容,很多习俗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改变。

    对于打小就生活在城里的蕾蕾来说,她所见识到的,大部分都是西式的婚礼比较多;而对于这些传统婚礼以及农村的风俗习惯还真的知道的不多。

    “呵呵呵!要说这河谷村的婚礼啊,同其他地方还真的有所不同;不过也只是一些小地方而已,大的方向和传统婚礼也是差不多的。”老样子笑呵呵地说道。

    “那你老一定见过很多不同的婚礼了?”蕾蕾好奇地问道。

    “嗯!你这倒是没说错;这边靠近少数民族集居地,婚礼的方式可有很多的特色的,每个地方的习俗都不一样。有些地方在举办婚礼的时候,女方的父母是不能在场的。而有的地方还得至亲姐妹送嫁,反正各式各样的。”云老爷子放下茶杯说道。

    待轻轻吹了吹茶碗上浮起的茶梗,老爷子抿了一小口茶之后,这才再次说道:“我们华夏的民族太多了,各个民族的婚礼习俗也都不同。还记得民国的时候,那会儿结婚得用花轿抬着去接新娘子,正妻的规格是八抬大轿,至于姨太太这些,有的用四台花轿,有的呢就不用花轿了,直接叫女方的哥哥或是弟弟背过门儿就行。”

    “啊…!还有这样的风俗啊?”听老爷子说,蕾蕾显得有些吃惊。

    “呵呵呵!那都是旧社会的事情了!现在国家是不允许这样的!”老爷子笑道。

    听了老爷子的话,蕾蕾其实准备反驳老爷子的,可是想想也就算了,跟老爷子抬这样的杠,一点意义没有。

    而且现在的社会风气,虽然国家行文立法的一夫一妻,可是暗地里还是有很多有钱有势的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而且最近网上不是在说,什么小三儿扶正了!小四、小五闹腾了等等!

    “那这次芋头哥他们是准备按河谷村这里的风俗习惯完成婚礼吗?”蕾蕾问道。

    “这倒是不用,随小逸他们去安排吧!呵呵呵…!小丫头你别看爷爷老了,可是爷爷并不是老顽固啊!什么样的婚礼仪式其实并不重要,只要他们年轻人能和和美美的,这比什么都好,老头子我这把岁数了,这些东西早就不在意了!”云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

    “嗯…!还是您老通情达理,我爷爷就太老顽固了,什么都得按规矩来,也不知道他那来的那么多规矩!”听了云老爷子的话,蕾蕾心里愤愤的嘴里还嘟囔着自家爷爷的不是来。

    “哈哈哈…!”蕾蕾的话,引得老爷子开怀大笑。

    云老爷子可是耳聪目明,虽然蕾蕾嘟囔的声音不大,可是又怎么能逃过他的耳朵呢!(未完待续……)i1292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