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8章【抢妻】第009章【峨嵋玉女】第010章【峨嵋玉女2】
    “我说相公、蓝蓝,你们这一顿午餐到底有完没完?”不知何时,沈雁冰出现在了凌峰和蓝凤凰的面前。

    蓝凤凰没有吃早餐接连应付凌峰几次猛烈攻击,好不容易等到凌峰主动放弃进攻,却被凌峰要求赤裸着做在他的怀中享受午餐,这赤裸裸的吃午餐,要多荒唐就多荒唐,此刻沈雁冰从外边进来,蓝凤凰真是羞涩不已,恨不得在地上找一个地洞钻下去。

    凌峰微笑的道:“沈姐,莫非我跟蓝蓝一起你吃醋了,也好,你也一起来陪我们吃吧!”

    沈雁冰伸出玉指,狠狠的拧了凌峰一把,道:“我才不要,不管你了,坏蛋。”说着,还真作气鼓鼓的样子离开了。

    凌峰抱起蓝凤凰要追去,蓝凤凰却坚持要先把衣服穿上。等二人把衣服穿好的时候,沈雁冰早不见踪影了。

    “走,找沈姐去,让她跟你术一起陪我,反正也不急着回华山。”凌峰打趣的说道。

    正说着,突然只见一名魔教女弟子急匆匆的闯进来,见到凌峰和蓝凤凰,喘着气道:“圣女,柳一刀的儿子柳雄飞带着一帮武林人士要铲平凌府?”

    蓝凤凰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弟子道:“他们说柳一刀是我们害死的,要报仇!”

    蓝凤凰道:“如果是我们魔教害死柳一刀,这跟凌府有什么关系?”

    那弟子道:“这个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柳家的人说凌卿老爷被救,一定是凌府的人做的,开始他们并不是要铲除凌府。而是要把……”

    “把什么?!快说!”蓝凤凰见她吞吞吐吐,于是追问的道。

    那弟子道:“柳雄飞说只要把沈夫人交出去给他做妾氏,凌府的事情柳家一概不追究。柳雄飞分明就是冲着沈夫人来的。”

    “岂有其理!?”凌峰听完当即愤怒的站起了,猛的一拍桌子,顿时化作了粉碎。哼声的道:“我不找他柳家麻烦,他们倒是找上门来的。既然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蓝凤凰道:“相公,我看这个事情还是由我们魔教去处理,柳家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如果你跟他们纠缠斗争,那只会让你在江湖上落个坏名声。”

    “什么江湖名声!我才不稀罕。”凌峰气愤的道:“我已经看惯了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所作所为。点苍山真阳子是名门正派了吧?四大世家是名门正派了吧,我还不是一样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他们抓我父亲,杀我凌府百人,现在还要……还要我的沈姐!!岂有其理,我就是把他们柳家的人杀光,江湖上的人也不会哼半句。更何况他们居然欺负到我头上来,我岂能咽下这口气,江湖事,江湖了。蓝蓝,你让魔教的弟子全部回避,我一个人去收拾这些混蛋。”

    蓝凤凰见拦不住凌峰,只能吩咐魔教弟子躲藏起来,不要出面,自己则带着面纱跟着凌峰去大门外,只见近百名柳家弟子和一些武林名士集中在凌府的大门外,喊杀声响彻云霄。柳家弟子一个个披麻戴孝,看得出是刚刚把柳一刀埋葬了就来凌府算账的。

    沈雁冰听到有人来捣乱,她带着白菱最先赶到门外,结果被柳家弟子团团包围在大堂中间。

    “沈雁冰,你乖乖的投降跟我走吧!”柳雄飞对着沈雁冰大喝的道,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竟然还不住的看着沈雁冰的娇好动人的身段,看得出全场的男人都忍不住盯着沈雁冰看,毕竟她举手投足之间实在太美了。无论在哪里,沈雁冰的美色都是最受瞩目的焦点。

    沈雁冰经过凌峰的双修之后,不但内力已经恢复,而且增加了一倍多,因此应付起柳雄飞,还是绰绰有余,只是敌众我寡,被包围其中。

    “你们柳家欺人太甚!!杀我凌府百条人命,抓走我家老爷,现在又上门来闹事,这天下还有公义吗?”沈雁冰凛然大气的说道。

    “公义!?”柳雄飞哈哈大笑,道:“公义?!我告诉你,谁有本事谁就掌握公义。你们凌家派人暗杀我父亲,我现在是给你一条活路,只要你从了我,我柳雄飞既往不咎,荣华富贵你享受不尽,你以为现在的凌府还是江南首富吗?你留在这里做寡妇,不如从了我……”

    “呸,柳一刀的死与我凌府何干,倒是你们杀我凌府百余条人命,我家老爷至今不见下落!!”沈雁冰一口咬定没有从柳家救走凌卿,这看似一个狡辩,但是在江湖险恶的环境中,这种虚虚实实往往能让自己站在更有利的位置之上。

    “我看你是非要等我出手才罢休……”柳雄飞说着,顿时伸手直扑沈雁冰而来。

    沈雁冰根本没把柳雄飞放在眼里,一个冷笑,随即轻轻一闪,便躲过了他的爪。同时伸出一脚,“砰”的一声,正好在柳雄飞的屁股上踹上一脚。

    柳雄飞整个人飞起,因为惯性所致,整个人都撞到了墙上。

    “少爷……你没事吧?”众柳家弟子纷纷围上来的关心问道。

    “岂有其理,给我抓住这个婆娘!快!!”柳雄飞咬牙切齿的恨声命令道。顿时柳家上百个弟子一拥而上。

    凌峰这个时候恰好赶到,见到此景,冷笑一声。“白菱,借剑一用!”说着,只听“铿”的一声脆响,白菱手上的长剑如银龙舞天,破空而起。

    凌峰乘势一握,从长剑在手,只见他手腕一第y文学首发抖,竟将长剑拄在地上,也没见他如何作势,只见长剑落地之处,起了一阵波动,从他身前三尺开始,每一块嵌在土地里的青石地砖板块全都翻飞而起,像是被无数只无形的手挖了起来,然后向柳家的弟子飞去。

    全场俱惊!!

    这不是凌峰第一次用此招,对付真阳子的时候就用过,但是柳家的人却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让一旁的沈雁冰和白菱看的目瞪口,她们听说过武功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可以隔空取物,和凌空剑气攻击。可是现场亲自目睹,还是让她们感觉到一阵不可思议起来。

    大堂上所铺设的长方形青石砖板,每块约长两尺、宽一尺,一排平铺五块,每一块大约有十五、六斤重,这回陡然之间翻飞而起,带着泥沙飞腾射出,在阳光的照射下,映着闪烁不定的光芒,自然会给人一种诡谲怪异的感受。

    围攻的沈雁冰的柳家弟子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见巨石翻飞而来,只有纷纷躲避,躲避不及的,就被巨石砸伤压死,沈雁冰和白菱身处他们当中,竟然第y文学首发无一受伤。在这么狭窄和亲密接触的战斗中,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伤人及救人,简直就是使了仙法一样。

    这种使人惊凛的异象,不仅沈雁冰看了觉得吃惊,柳家所有弟子更是觉得怪诞离奇。

    “你……你是谁?”柳雄飞有点颤声的问道。

    凌峰这才踏步而上,冷声的道:“我凌府死了一百二十八人,今天你们也要赔上一百二十八人。”

    “你吓唬谁!!”柳雄飞身边的一个大弟子仗着自己这边人势众多,重新站出来嚣张的道。

    “嚓!”的一声,那个大弟子的话刚刚说完,现场所有的人当下就听到了这么一声脆响。

    武功高强一点的,还可以看到一道银白的光明,由凌峰手中的长剑划出。

    但破体的寒冷和刺骨,却是现场每一个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

    剑气。

    杀气。

    “啊!”那大弟子惨嘶一声,手中长刀脱手飞前三丈有余,一股鲜血从他脖子处狂冲出来,飞溅当空。而那颗头颅却在半空中飞旋,身体轰然倒下向第y文学首发后的一瞬,头颅也重重的跌落在他身体的一旁。

    还没有人看清凌峰如何出剑,那弟子便当场身亡!所有的人心里都充满了胆颤和恐慌,没有人不被眼前的情形说震慑。如果说刚才翻飞的巨石只是一种壮观花俏的显示,那么现在柳家大弟子的死,就是血淋淋的警示。

    “峰儿,不要滥杀无辜!”沈雁冰看不得这样血淋淋的场面,虽然她也觉得柳家的人可恨,可这毕竟已经过去,死去的人没有必要让活着的人继续受罪。更何况这些柳家弟子并不都是柳家的人,很多也是贫苦百姓家的孩子。

    “还有谁不服?”凌峰冷冷的问道。

    “我!”

    “嚓!”的又是一声。

    这一次,现场所有的人连凌峰手动的姿势都没有看见。没有剑光,没有破体的寒气。可是却有鲜血狂喷,头颅凌空,身体倒地。

    “如果不想死的,马上给你滚!”凌峰冷冷的道。“但是柳雄飞必须给我留下,剩余的,包括这些尸体,都给我搬走。回去告诉你们家主人,要赎回柳雄飞,就给我在全武林公开道歉认错,并把我父亲交还!!”

    第y文学首发

    如果不是沈雁冰的劝说,凌峰真的不会手下留情,在他看来柳家的人都应该死光,何况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因此对待敌人,就应该像寒风吹落叶一般,风卷残云。凌峰的逍遥心经越是修炼深厚,他的杀气仿佛就越强,就像无法控制的力量。特别是受到刺激,越是如此。

    面对如此强大的凌峰,谁敢争锋?当喽啰的不过是想混迹江湖,为名为利也好,混口饭吃也罢,谁都不想把小命赔进去。

    滚,飞快的滚,就恨父母少生了两条腿。所有围攻沈雁冰的柳家弟子,就像一窝蜂般,以最快的速度飞离凌府。

    不到一瞬间,围攻凌府的柳家弟子一个不剩,就连尸首也被扛走,一个不剩。

    第二卷第009章【峨嵋玉女】

    凌峰把柳雄飞抓到大厅,问道:“柳雄飞,我问你,你柳家前晚为什么要夜袭我凌府?”

    “哼,小子,别仗着自己有点武功就以为天下无敌,知趣的就把我放了,要不然我娘来就让你好看!”柳雄飞居然一点不知悔改,反而威胁凌峰说道。

    凌峰见过狂妄的,没见过柳雄飞这样自大无知狂妄的,于是道:“别说你娘,就是你死去的老爹复活,也就不了你这败家仔。”

    “哼,我爹算什么,我娘才是厉害。”柳雄飞说道。

    凌峰还真是有点疑惑了,道:“你娘厉害?你娘是谁?我看你们柳家都是草包的多。”

    蓝凤凰一旁的说道:“柳一会刀的妻子名叫罗玉清,人称玉清夫人,她是峨眉派弟子。二十年前与华山沈雁冰、魔教圣女及玉月湖清瑜并称江湖四大美女。据传她是峨眉派百年来最出色的剑手和俗家弟子。自从嫁给柳一刀之后,就很少过问江湖之事。罗玉清为柳一刀生下一男一女,女儿柳诗芸,现年二十二岁,嫁给西门世家二当家为妻;儿子就是眼前这位,柳雄飞,二十岁,草包一个。罗玉清十五年前因为不满丈夫所作所为,从此离开柳家,在碧月庵带发清修,算看小说请到是半个出家人。据说她的峨眉剑法远在柳一刀的刀法之上,甚至江湖传言,柳一刀的刀法也是从罗玉清的剑法中修炼演变而出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娘这么详细的情况?!”柳雄飞惊讶的看着蓝凤凰说道。

    凌峰踹了柳雄飞一脚,道:“靠,你娘这么好,居然被你那老爹气到出家,看来你爹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为什么要偷袭我凌府?”

    柳雄飞一副傲气公子,视死如归的模样,就是不说。

    凌峰一把抓起他的手臂,突然一甩,“咔嚓”一声,柳雄飞痛苦的“啊~~”一声惨叫,整个手腕就脱臼了,疼痛不已。“说,为什么偷袭我家?”

    “我说……”柳雄飞疼痛不已,不敢再傲慢,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只是我爹吩咐下来的。前晚偷袭,除了我们柳家弟子,还有很多没见过的人,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

    “我问的是你们家为什么要偷袭我凌府?!”凌峰气愤的问道。

    柳雄飞道:“我爹说,凌少侠你抓了我姐夫,实乃奇耻大辱,所以要把你爹抓来当人质进行交换。”

    凌峰道:“就这么简单?”

    柳雄飞点点头,道:“大概就是如此。”

    凌峰道:“那你爹是怎么死的?”

    柳雄飞道:“抓你爹回来之后,我爹就对他进行拷问,具体问什么我不知道。出来不久之后,我爹就在房里死了,而且是全身面目全非腐坏。我们认为是令尊对我父亲施加了毒手,于是我们决定要令尊血债血偿,就当我们要将令尊的人头砍下祭拜我父亲的在天之灵,没想到令尊却被人救走了。凌少侠,知道的我都说了,你饶了我吧?”

    凌峰听柳雄飞这么一说,感到事情很蹊跷,道:“这么说你爹死的时候,你们根本没有办法看到他的真面目了?”

    柳雄飞道:“虽然认不清面目了,但是我却从衣服和配饰上可以确认那就是我父亲,尤其是柳家的掌门令牌和他的佩刀,从来没有离开他一步,但是都在他尸体的身边!”

    凌峰道:“那你今天来是为了替父亲报仇的?”

    柳雄飞道:“是的。”

    凌峰一脚踹向他,道:“那你为什么要调戏我沈姐?”

    柳雄飞哭泣求饶道:“凌少侠,我该死,只怪沈夫人太漂亮了,我一见之下鬼迷心窍。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对不起,你饶了我吧?”

    凌峰道:“饶了你?你还是等你娘来救你吧。”说着,让人将他带走。

    沈雁冰道:“峰儿,我觉得柳一刀的死有点奇怪。怎么会好端端的就腐化了呢?而且还是面目全非,这分明就是掩饰。”

    凌峰问蓝凤凰道:“蓝蓝,据你所知这世上有没有一种这样腐化人的武功或者毒药?”

    蓝凤凰道:“武功中只有化尸掌和化骨绵掌可以做到,但是那种武功都是在击打对手最快也要三个时辰之后才可能爆发腐化,没有那么快就可以腐化的。至于毒药方面就多了,最常用的就是化尸水,只要一滴就可以将人的整个身体腐化。”

    凌峰道:“这么看来,柳一刀的身亡应该是化尸水所致?”

    蓝凤凰道:“相公,我倾向沈姐的说法,这个柳一刀根本就是冒牌顶替的,真正的柳一刀不可能这么轻易被人化尸!”

    凌峰道:“不管怎么样?你们回去休息一下吧,等一会还要一场恶战等着呢?”

    蓝凤凰道:“相公,你说的是罗玉清?”

    沈雁冰道:“我也听说了,这个罗玉清虽然跟柳一刀关系不好,但是对两个儿女还是很关心,逢年过节都会跟儿女一起过。”

    凌峰微笑的道:“我只对她的美貌感兴趣,你们不是说她是二十年前的四大美女吗?能跟清瑜和我师娘并称的美女,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

    蓝凤凰微笑的道:“相公,你不会又是想……”

    凌峰哈哈一笑,道:“有些东西不能光靠想,等见到了罗玉清,才会知道我要与不要。”

    “坏蛋!!”沈雁冰听到凌峰这么说,小嘴一堵,小脚一垛,上前就是捶打凌峰。

    凌峰抱着沈雁冰,哈哈的笑道:“沈姐,我的好娘子,你是不是吃醋了,如果是这样,不如我现在陪陪你如何?”说着,就要吻上她的香唇。

    “才不要呢!!”沈雁冰想推开凌峰,却被凌峰紧紧抱住。

    凌峰的眼中此刻可是泛着青光,沈雁冰自然明白这个青光代表着什么,顿时脸上泛起了红晕,低下了头道:“峰儿,你坏蛋……饶了妾身吧,今天我真的不行了。”

    凌峰抓住她的小手,道:“不行你还要勾引我?”

    沈雁冰大呼冤枉的道:“我哪里有勾引你?冤枉啊……”

    凌峰嘻嘻一笑,道:“你跟我顶嘴,不就是勾引我咯!”

    “蓝蓝,救命啊,没见过这么霸道的相公!!”沈雁冰大呼的时候,蓝凤凰已经退避三舍了。

    凌峰不管沈雁冰如何挣扎,低头凝视向她,天姿国色,容光焕发,一双眼睛光彩夺目,此刻的她全身散发着无穷的妩媚和韵味,不由心中一动,慢慢托起了她的脸。

    沈雁冰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缓缓地闭上眼睛,软若无骨般地斜靠在凌峰身上,一颗心也狂跳起来。

    见沈雁冰这种娇羞的表情,凌峰更是心中大动,慢慢地便向她红唇亲了下去。

    沈雁冰闭上杏眼,芳心微微跳动着,温软嫣红的香唇任由凌峰吸允着,凌峰只觉沈雁冰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湿润,还富有弹性,让他有一种咬她一口的冲动。而且沈雁冰呼出的热气带著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沈姐,真甜。难怪人家都说是甜蜜的吻……”凌峰舔着沈雁冰嘴唇的问道,赞叹的说道。

    “你嘴巴最会说了,你……”沈雁冰张开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话没有说完,凌峰的大嘴又一次封上来。沈雁冰支支吾吾一下,两条柔软无骨的粉臂搂在了凌峰的脖子上。

    凌峰用力吸沈雁冰的红唇,然后把舌尖用力送入沈雁冰充满暖香、湿气和唾液的芳口中。

    凌峰的舌头先是在沈雁冰嘴里前後左右转动,时时与她湿滑的舌头缠在一起。一会儿,凌峰感觉舌头有点儿发麻,刚从沈雁冰嘴里抽出来,她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却伸出来钻进凌峰的嘴里,舌尖四处舔动,在他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

    凌峰紫菱不甘示弱,热烈地回应沈雁冰的爱,和她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著。

    沈雁冰玉体颤抖,更用力的和凌峰的舌头纠缠,追求无比的快感,嘴对嘴的吸吮对方嘴中的唾液。

    凌峰含住沈雁冰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啊,沈姐你的舌头真好吃,就像棉花糖般柔软,却永不融化……”凌峰如饮甜津蜜液似的吞食着沈雁冰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人腹中。

    沈雁冰亮晶晶的美目闭得紧紧的,洁白细腻的玉颊发烫飞红,呼吸越来越粗重,玉臂将凌峰抱得更紧。

    凌峰因而开始明显感到沈雁冰挺挺的饱满涨鼓鼓的一对玉峰上下起伏,在胸脯上磨擦不已。他心神摇曳,禁不住更用力愈加贪婪的吸吮着沈雁冰湿滑滑柔嫩的香舌,吞食着香舌上的津液。似是恨不得将沈雁冰的丁香妙舌吞入肚子里。

    凌峰有意将胸脯贴紧沈雁冰涨鼓鼓的富有弹性的玉女峰极力挤压着,弄得沈雁冰心慌意乱,春兴萌发。当凌峰继续用力吸时,沈雁冰感觉到疼了,丁香妙舌在凌峰嘴中挣扎着直欲收回,但是无济于事。沈雁冰看凌峰不停止,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又用手抓拧凌峰的后背。

    凌峰张开嘴放她舌头来,沈雁冰傲挺的酥胸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气,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凌峰脸上,凌峰感觉很是舒服。沈雁冰白嫩的香腮晕红艳丽迷人,深邃清亮的媚眼异彩闪耀凝视着凌峰,娇嗔道:“峰儿,你吸得妾身舌头疼死了。”

    凌峰似仍沉醉在沈雁冰丁香妙舌的美味中,失魂落魄意犹未尽地央求地道:“沈姐,谁让你嘴巴里面这么甜……”

    沈雁冰羊脂白玉般的玉靥隐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娇媚的看着凌峰道:“我嘴里又没有糖,那有什么甜味?”

    凌峰神情陶醉地道:“沈姐,你那比塘不知好吃多少倍,你的唇儿和舌头柔美软润,芬芳甜蜜,更有一种无法比拟的温馨的味道,亲着,就像慢慢啜饮浓醇又不失清怡的美酒,晕淘淘,火热热,又轻飘瓢的,连心都醉了。”

    沈雁冰见凌峰如此说,芳心感觉无比的甜蜜。她顾盼生姿的明眸娇羞的一看心爱的情郎,腻声道:“你呀,就是会骗我,如果我是甜的,怎么我自己不知道。”

    凌峰笑了笑道:“沈姐自己没有尝过自然是不知道。”

    沈雁冰娇声道:“人家说不过你,不来了……”

    “那就让我再亲一次,我的好娘子。”凌峰央求道。

    沈雁冰欺霜塞雪的香腮粉红恍如桃花绽放,娇羞地微闭秀目,仰起脸将嫣红的樱桃小嘴送上。这一次可就吻的比上一次要悠远长久。沈雁冰任是呼吸迫促,香舌酸疼,脸儿酡红,小鼻扇儿急速地张合,她却丝毫也不作挣扎推拒,就那么温顺的配合着爱郎,任由他紧紧的拥抱着,任他吮吸着,她要让凌峰亲个够,吻个足。

    好一阵子,凌峰才满意地将嘴唇移开,沈雁冰情意绵绵地看着他道:“亲够了?”

    凌峰笑道:“那会够,这一辈子也亲不够,沈姐你的舌头真甜,以后你还能这样吻我吗?

    沈雁冰粉腮热红,媚眼含春点点了头,轻柔道:“嗯。”她蓦然看见凌峰挺翘若帐篷的裤子,芳心羞得砰然跳动,娇靥涨红,立转身颤声道:“不过你要听话,尤其是今天不能对我再使坏……”说着,一个转身疾步离开!

    在沈雁冰离开的一瞬间,凌峰居然闻到看小说请到了那一股诱人的体香,哈……沈雁冰现在一定是泛滥成灾了,难怪会跑这么快,是怕自己禁不住诱惑吧。

    凌峰一阵哈哈大笑,道:“好姐姐,今天不是坏,但是今晚例外哦!”

    “不理你,羞死人了!!”听到凌峰的叫声,想起方才那一幕,沈雁冰犹芳心砰砰直跳,娇靥滚烫发热,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少爷,外面有一个道姑想见你!”白菱走近来对着凌峰说道。

    凌峰会心一笑,心想该来的人还是来了。不由诡异的一个微笑,问道:“这道姑漂亮吗?”

    白菱接连点头,神采飞扬的赞许道:“少爷,我还没有见过这样出尘脱俗的道姑,不知道还以为她是一个仙姑呢?”

    凌峰听了,心里一阵狂喜,对他来说,最具吸引的应该就是美女了,二十年前的四大美女,怎么能不让他心动。于是他两步并成一步的往大厅赶去……

    “玉清道长,你稍等,我们少爷就快出来!”丫鬟们很有礼貌的劝说了罗玉清说道。

    “如何可以,最好让他放了部我的飞儿,那他不出来见我也可以。”罗玉清娇脆的声音里,充满了霸气,很强的硬,根本不像是一个出家人的口气。

    “如果我未能见玉清夫人一面,只怕终身都会后悔的。”凌峰迈步而出,看着罗玉清欣喜的道:“玉清道长,恕在下鲁莽无礼!”

    抬头一看,罗玉清脸如皓月,肤如凝脂,眼似深潭。线条优美至极的桃腮给人一种秀丽无伦的感觉。她的身材也是婷婷玉立,盈盈仅堪一握的看小说请到细腰如织。尽管清新的白色道旁在身,一双玉乳却傲然挺突俏耸,还有一双嫩滑玉润的修长美腿。而她那如梦幻般清纯如水的气质,让人倍生爱怜,让人不禁会佩服造物主的神奇,要造就这样美女都不知要耗费多少心血。

    如果说凌峰不动心,简直就是骗人的谎言。

    罗玉清也忍不住的打量着从内堂走出来的凌峰,她惊讶于凌峰的年轻帅气,但更惊讶的是他年轻英俊的外表下,居然表现出大宗师的气质风范,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王者的气息,这样一个少年,绝对是未来的武林旗帜性的人物。

    “想不到凌少侠如此年轻有为,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罗玉清轻声的感叹。

    凌峰吩咐下人端上茶水,亲自倒了一杯清茶给罗玉清,随即吩咐所有的人都退下离开。

    罗玉清接过清茶,微微的道:“凌少侠,我知道柳家跟府上有点误会,但是飞儿是无辜的,请你放了他。”

    “无辜?!”凌峰冷笑的道:“杀我凌府一百二十八条人命,抓走我父亲,还想强抢我母亲做妾,这还能算是无辜吗?玉清夫人,我敬重你是武林前辈,但是你如此包庇自己的儿子,这未免说不过去吧。君王犯法都与庶民同罪,难道你儿子比君王还要高级不成?”

    罗玉清一愣,想不到凌峰的态度如此强硬,道:“凌少侠,你不必说这些正气凛然的大话。直截了当的说,你到底想如何?”

    凌峰丝毫不隐瞒的道:“爽快,我喜欢夫人你的性格。我的要求很简单:一,交还我父亲;二,柳家在武林上公开向我家道歉;第三,虽然我们家有钱,但是柳家的确做错了事情,因此必须赔偿凌府所有死去的人的抚恤金。”

    罗玉清脸色一青,道:“除了第三条我可以答应你,第一,第二条我都无能为力。再说了,刚才你不是也打伤打死我柳家弟子了吗?这算是扯平了……”

    凌峰冷笑的道:“他们上面捣乱惨杀无辜,我是正当防卫,这岂能混为一体。虽然这是武林纷争,如果你不同意的要求,我只能向官府报案。江湖不能了断的,官场上还一个公道。”

    罗玉清没有想到凌峰这么执着,道:“第一条之所以不能做到,是因为你父亲已经逃走。第二条的问题上,我不能做主,柳一刀是当家,他已经死了……”

    凌峰冷笑的道:“柳一刀死还是没死,你心里应该最清楚。既然你不能满足我的条件,那我只能送客了。”

    罗玉清看着凌峰,道:“你应该知道,我既然来了,就不可能空手而回。江湖上了结恩怨的方法很简单,但是我不希望那样。”

    凌峰道:“我父亲都被你们抓在手上,你以为我还会担心你把这个房子拆了吗?今天如果我被你打败了,只能怪我学艺不精,但是玉清夫人,你可要想清楚。没动手之前我是敬重你的,一旦你要动手,我们就是敌人。我凌峰对待敌人一向是很凶狠的……”

    “废话!”罗玉清很快就为自己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恨意的决定,她要拔剑,江湖上最简单的解决恩怨的办法。她不是狠毒的女人,可是为了自己儿子,作为一个母亲,她只能这样做。

    罗玉清是峨眉百年来最杰出的剑手,她的剑比柳一刀的刀还要快,更狠,也更准。这在一向温柔平和的峨嵋派是很少有的。当然,如果你以为峨嵋派是温柔善良的女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想想灭绝师太,想想周芷若,你就可以明白,峨嵋派有着光荣的火爆脾气和政治阴谋的传统。当然,峨嵋山的空气和水还是很养人的,峨嵋派的女弟子,个个都是顶呱呱的漂亮,因此自古以来,峨嵋派的弟子是淫贼们最喜欢捕抓的猎物。当然,峨嵋派对付淫贼的剑法也是最厉害的。既然是对付淫贼居多,那么峨嵋派的剑法就不会温柔缠绵到哪里去,而更多的是火爆,甚至出手便是绝杀。

    剑气,牵动剑起!

    罗玉清心念至此,头脑精神汇聚一点,寒剑直刺向凌峰面门刺来,奇快如电。

    绝杀。

    凌峰比谁都清楚这一剑的威力,可是他脚没有动,从容将头向旁一摆,即避过她锋利无比的一剑。

    罗玉清大惊,可以站立原地不动躲过自己这一剑的人,天下中屈指可数,甚至不会超过五人。凌峰如何能做到?

    容不得再想,罗玉清的剑气再起,这一次,她是横剑。

    刚才的一招落空,罗玉清即刻横剑挥扫凌峰的人头而去……

    冷剑一出,彷佛可以闻到一股血腥之气就会弥漫室内,剑风展至无限,天地间一片纯茫。

    罗玉清的剑法的确厉害,但是这并不是凌峰见过最厉害的,与静瑜比试之后,凌峰的眼里已经看不上任何的剑法。而且他对剑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这种高度是罗玉清无比匹及的。

    “当!”

    一声脆响。

    只见凌峰一双手指紧紧夹住了刺来的冷剑。

    说不出地挥洒自如,凌峰英俊的脸庞充满了男人自信的风度,不但眉目清秀,尤其那双炯炯有神又深邃明亮的眼睛,神采迫人,无论对男对女,均有种诡异的引诱力,却又带着一种洒脱的风姿。

    凌峰的眼神温柔无比,无论看什幺都带着一股怜爱之色。

    “何必!”凌峰轻轻的说了一句,准确的说是两个字。

    罗玉清不答他话,只是恨声的道:“你……你到底是谁?!”声音虽还是那样平静却也不由自主地透出些许担心,甚至颤抖。凌峰太强大了,这种强大已经超乎她的想象,她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凌峰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凌峰听罢微微一笑道:“我是谁?我是凌峰,不过一会儿之后,我会变成一只狼,一只专吃女人的狼!”

    “你……你想干什么?”罗玉清大惊,因为从凌峰的眼里,她看到了平日自己诛杀那些淫贼一样的神采,凌峰眼中里透出来的东西,比那些淫贼更强,更咄咄逼人。

    “干什么?你们女人真是奇怪,明明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却还是要问,难道不觉得多余吗?”只听凌峰继续柔声道:“我知道你会反抗,所以我做好了强暴你的打算!”说话之时脸上还带着一种颇为不耐的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气,好似眼前的决战,是小夫妻的打情骂俏一般,很明显他早已将罗玉清视为了囊中之物,只等他取走罢了。

    试问天下谁可以做到这一点,除了凌峰之外,再无人可以出其左右。

    ※※※※※※※※※※※※※※※※※※※※※※※※※※※※※※※※※※※※※※※※※※※※※※※※※※【《娇娇师娘》翠微签约作品◎09年重点作品推荐◎】※※※※※※※※※※※※※※※※※※※※※※※※※※※※※※※※※※※※※※※※※※※

    ps:感谢大家能支持正版订阅,我知道其中肯定也有盗版订阅混在里面。我这段文字就是写给盗版转帖的人看的,我只想对那些盗版帖的人说,在河蟹的今天,请你们遵守职业道德,遵照作者修改的洁本进行发布。否则在河蟹整顿的结果大家都不愿意看到,因为其结果不但是《娇娇师娘》被封杀,甚至你们盗贴网站也会遭受河蟹封杀的厄运,当年的《娇x江湖》就是很好的例证。另外作者创作是很艰辛的,付出的劳动是巨大的,的人流量很有限,订阅的读者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这里的作者收入其实很低微。我不能阻止盗版的泛滥,但是希望你们盗贴发布更新最好能在原创发布三天乃至一个星期之后,就算是给原创订阅一个缓冲也好。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大家都看盗版了,谁还愿意花精力时间去创作。不要以为是悚然听闻,我所知道的很多作者,就是因为这样而放弃了创作。本人的《我是武松》为何半途而废,很简单的一个原因就是,订阅极低,一个月的订阅收入都不够我付宽带和购买眼药水、护肝药的钱都不够(为什么要买护肝药?或许有读者认为我是在哭穷,可是我可以很认真的说,很多作者都是熬夜创作,肝脏负荷很大。不隐瞒的说,本人就是乙肝大三阳,因此什么行政单位、教师职务,公务员都与我没有关系,其实我也想当公务员上行政班,谁愿意想狗一样没尊严的打工?有肝病的人熬夜创作,如果不吃药维持的话,后果……想知道的读者自己百度去)。当然,订阅不好也可能有写得不好的原因,但如果写得好了,却因为盗版而没有了订阅,作者一样可能半途而废。

    因此希望盗版者稍抬贵手,给自己一条后路。感谢那一些一直支持正版订阅的读者大大,你们的一直支持让我有坚持的动力,请相信看小说请到清茶淡饭一定会一直为大家奉献精彩的小说,但愿本人只有《娇x江湖》、《我是武松》两本逼不得已的太监作品。

    另外还要再说一个就是之前发布错误的章节已经恢复了,订阅并得到补偿的读者应该发现其中的不同。其实错误章节是逼不得已的……很多东西其实不想讲太明白,相信大多数读者都能明白。不幸的是,就是这样的错误章节也被举报了,所以根据网络管理员要求,已经对错误章节进行更正并重新发布。

    至于以后一旦还发生错误上传的章节,我都会在标题中注明。如果这样换是有读者不幸订阅了错误章节,那么恭喜你,因为你将会得到特别的补偿!^_^

    再一次感谢读者和盗版商们的支持,以上都是出自清茶淡饭的肺腑之言,感谢你们把这一段文字看完,并最好能接受提议做到,尤其盗版商们!这一段文字占去了大家2个翠微币,后面本人会做出适当补偿方法。再再一次的感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