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运河儿女终享团圆
    两骑红尘自远处飞奔而来,来到宋礼等人面前,两名太监翻身下马,说道:“圣旨到——,宋礼等人接旨!”

    宋礼下跪。

    太监打开圣旨,读到:“命工部尚书宋礼速回北京,督建紫禁城。钦此。”

    宋礼叩头说:“臣领旨。”

    中官太监又说:“潘叔正接旨。”

    太监读到:“敕封潘叔正为济宁州知州,并赐诗一首:‘潘卿去浚河,功多怨亦多,百年千载后,功在怨消磨。’钦此。”

    潘叔正叩头致谢:“臣谢主隆恩!”

    周长着急地问道:“公公,皇上他老人家没提我的事儿吗?”

    太监说:“周长接旨。”

    周长高兴地下跪,说:“皇上圣明,他老人家还想着我呢!”

    太监读到:“都督周长督造运河,劳苦功高,然煽动造反,罪当该诛,功罪相抵,死罪免除,削职为民。钦此。”

    周长惊得一下子坐到地上:“啊,怎么是这样?末将什么时候煽动造反了?”

    太监说:“圣上说是你在瘟疫流行时,曾煽动造反,有锦衣卫上报。”

    周长悲愤地说:“臣领旨谢恩。”

    宋礼、潘叔正都来劝慰他。

    周长说:“我这才理解了,白先生不愿做官,只想当布衣百姓的原因了!我是个直爽的人,不适合做官,也罢,还是回我的老家,当我的乡民去吧!”

    大家都为他的遭遇唏嘘不已。

    周长和大家拱手作揖,含泪离去。

    宋礼过来摸摸大牛的头,问:“大牛,你怎么样啊,是留下来,还是跟我和你娘、妹妹一起去北京?”

    大牛跪下,说:“儿子不孝,就不走了,给干爹,不,是岳父白老人守陵,看护运河,您就当没有这个儿子吧。”

    宋礼慢慢扶起他来,说:“哪里的话啊?你是我的好儿子,也是白老人的儿子,还是大运河的儿子!等我百年之后,也要埋在这运河边上,我们还会相守在一起。”

    宋礼和百姓们拱手致谢,骑马随太监而去。

    永乐十五年,皇帝下令,废除海运,兴建北京城的物料,全部经运河漕运,送往北京。

    大运河岸边,杨柳吐绿,大地返青。大运河里,南来北往的船只来来往往。大批的砖瓦、沙石、木料通过大运河运往北京城。

    清明节。汶上彩山村村外的官路上,克俊全家正准备去给父亲白英老人烧纸祭拜。

    克俊媳妇说:“孩子他爹,你看看谁来了?”

    克俊说:“今天是清明,家家户户都要给先人上坟烧纸,你管人家干嘛?”

    克俊媳妇扭着他的耳朵,生气地说:“我的话也不信了,你睁开眼看看,那边来的是谁?”

    克俊仔细一看,宋大牛挎着一个大篮子,白秀兰抱着一个小孩儿,后面还跟着小运河,正在向这边走来。

    克俊高兴地说:“原来是妹妹、妹夫一家来了,我们等一等,一起去给父亲烧纸吧。”

    说话间,大牛就和秀兰来到了眼前。克俊媳妇要抱抱秀兰怀里的小男孩,说:“南旺,你娘抱着你走一路了,让你娘歇一歇,让妗子来抱抱!”

    小男孩把嘴一撅:“不嘛,我要让娘抱——”

    宋大牛说:“南旺,像哥哥那样,下来自己跑。”

    小运河拉着小南旺的手,说:“来,弟弟,咱俩一起走。”

    他们结伴来到河边一处坟前,坟前立着一方石碑:乡官老人白英之墓。

    克俊和媳妇、大牛和秀兰分别从各自带来的篮子里拿出祭品,一一摆好,一起给白英老人的坟墓磕头,烧纸钱。

    永乐十八年(1420年),北京皇宫落成。北京皇宫以金陵皇宫为蓝本,而规模更胜一筹。新修的北京城周长四十五里,呈规则的方形,符合《周礼》中理想的都城形制。

    永乐十九年的春节,北京紫禁城奉天殿前,摆了上百桌酒宴,永乐皇帝大宴群臣。

    在太监的引导下,在黄伞的遮盖下,在文武百官的万岁声中,永乐皇帝缓缓来到主桌前,他高声说道:“今天,我和诸位臣工一起过年,在这里祝贺迁都和北京奉天大殿落成,我们这座北京城是一座从运河上载来的京城,修造大运河,兴国利民,功劳齐天。”

    百官欢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棣继续说:“从今天起,我大明国将正式迁都北京,正式改金陵应天府为南京,改北京为京师,但在金陵也保留中央六部等机构,称南京六部。”

    百官欢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宋礼、陈瑄来到永乐皇帝面前,下跪禀告:“启禀皇上,有乡官老人白英为修造大运河贡献神思妙想,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实为我大明王朝之荣光,请予以封赏!”

    朱棣点点头,叹了一口气,慢慢说道:“乡官老人白英身处岩穴,心怀天下,功在治河,利在漕运,然天不假岁,英年早逝,真是悲天悯悼,呜呼哀哉!朕敕封白英为功漕神!”

    永乐皇帝给白英的封号传到了老百姓那里,都觉得拗口,直接称呼白英为“白大王”

    后来,漕运总督陈瑄来到济宁督办漕运事务,已经是济宁州知州的潘叔正出城迎接,二人相见,分外亲热。

    傍晚,潘叔正拉着陈瑄到运河边上的一家酒楼去喝酒,找到一张临窗的桌子,二人坐了下来,慢慢品酒。

    喝到酒酣之时,潘叔正感觉有点儿热了,就顺手打开窗户,只见运河里一河夕阳,碎金万点,号子声声,百舸争流,好一番繁忙的景象!

    陈瑄高兴地说:“惟献兄,看到这大运河这般兴旺,足下有何感想啊?”

    潘叔正一边饮酒,一边吟诵:

    “千里运河万里船,

    千家血汗万家欢,

    功过千秋何足道,

    造福苍生万万年!”

    陈瑄赞叹地点点头,说:“说得好!本督武将出身,不会作诗,但是,心和你是一样的,这大运河是千百年来,百姓们心血和汗水的结晶,到了我们手里,不仅要疏浚好,还要管好用好,为黎民苍生造福!我已经奏请皇上,从江南杭州府到北京通州,在运河沿岸广植杨柳,设立四十个转运粮仓,便于漕粮转运。又在沿线设置五百六十八个漕运馆舍,维护河道,导舟避浅。”

    潘叔正说:“好啊,济宁位于运河之脊,位置最为重要,粮仓和和馆舍的事,本州一定办好。”

    陈瑄拱手道:“那就有劳了!”

    正是一个月圆之夜,陈瑄喝完酒回到馆舍,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掩上馆舍的门,在街上闲逛。他又来到济宁怡红轩门口,看到灯红酒绿依旧,想起与茅毛相识的一幕一幕,不住地叹息,自言自语地说道:月亮啊,您能不能给远在淮安的茅毛捎个信,就说我好想她啊!

    怡红轩的老鸨看到有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在门口徘徊,就走出来,想拉他进来,仔细一看,认出了他来,高兴地喊:“姑娘们,贵客来啦,快来侍候这位官员大老爷!”

    陈瑄扭头就跑。他来到运河南门桥上,倚在栏杆上喘息,却看到桥下停着一只花船,花船上,有一个年轻女人的身影,也在向自己这边张望,她的脸庞就像月亮一样,和月亮映在水中的倒影相互辉映,相互媲美。

    只见这女子弃船登岸,顺着台阶,慢慢走上桥来,他感到有些疑惑:这是谁呢?这么熟悉,这么像茅毛的身影?

    那女人在月光下轻盈地走过来,身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他揉揉眼睛,不错,正是茅毛!

    陈瑄高兴地跑过去,大声问道:“这是真的吗?茅毛,你怎么会在这里?”

    茅毛甜甜地笑着说:“总督大人,站在你面前不再是教坊司里的灵芝,而是一个真的茅毛,我自由了!

    陈璇惊奇地问:“你自由了?那你的乐籍呢?”

    茅毛说:大人啊,是你非知,原来在乐籍的都是罪臣之女,由于训练严格,技艺超群,声名显赫,许多大家闺秀、淑女名媛都争相加入乐籍,我被别人挤兑出来了!听说你要到济宁来,就跟着你一路从淮安赶了过来,如果你再不要我,我还是去济宁的怡红院算了!”

    陈瑄高兴地伸出双手,将灵芝紧紧抱在怀里:“我要你,当然要了,谁也不能和我争!”

    月亮害羞了,躲在了云背后。

    又是一个春天,山东汶上南旺运河分水处,鞭炮声里,鼓乐齐鸣。白大王庙建成了。方圆几十里的群众都来到南旺,奉上贡品,燃香放炮,山东梆子剧社搭台唱戏,高亢的唱腔响遏行云。

    一位农民在大声宣读捐款的乡绅百姓名单。人们欢声雷动。

    工部尚书宋礼、漕运总督陈瑄、济宁知州潘叔正一起出席白大王庙落成仪式。他们和官员、百姓们一起祭拜,祈求功漕神白大王保佑大运河漕运平安,保佑运河两岸风调雨顺。

    司仪高声唱礼:“请主祭官祭拜白大王——”

    宋礼走进庙里,跪在白英的塑像前,点上香,酹酒三巡。

    司仪唱道:“各位来宾,请一起向白大王行跪拜大礼!”

    庙前的月台上,陈瑄和茅毛站在第一排,潘叔正和宋小蛮站在第二排,宋大牛和白秀兰以及两个儿子站在第三排,后面是数不清的百姓们。

    随着司仪的唱礼声,大家一起下跪祭拜。

    祭拜仪式结束后,白秀兰拉着大儿子运河和小儿子南旺来到运河边,坐在镇水兽上,说:“运河、南旺,来,我给你们讲讲这条大运河,讲讲你姥爷治水的故事。”

    小南旺高兴地说:“哦,娘给我们讲故事了!”

    白秀兰开始给孩子们讲起爹爹和宋礼、潘叔正等一起重修大运河的故事,讲得那么深情,那么投入。

    最后,秀兰对两个儿子说:“运河、南旺啊,今天这故事难忘吧?”

    两个孩子都使劲点点头。

    后来,永乐二十年(1422年),担任大明王朝工部尚书十八年、掌管亿万工程营造资金的宋礼在任上去世,家中贫困,子孙无力发丧。同僚们却嫉恨其严厉,不近人情,诬告其子孙藏匿家产,皇帝派人清查,确实家贫如洗,拨款安葬。平江伯陈瑄亲自为其操办葬礼,并请求皇帝追加封号。宋礼被追封为“宁漕公”

    老百姓说他是有求必应,最为灵验,称之为“显应大王”

    陈瑄和茅毛结婚后,一连生了八个儿子,个个虎虎生物,有乃父的风采,在督办大运河漕运三十余年后,陈瑄也去世了,被宣德皇帝追封为平江候。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永乐皇帝朱棣死于北征回师途中,葬于长陵,庙号太宗,后改为成祖。谥号启天弘道高明肇运圣武神功纯仁至孝文皇帝。

    朱棣去世后,皇太子朱高炽登基,是明代第四位皇帝,次年改元“洪熙”在位仅十月去世,终年47岁。死后葬于北京昌平天寿山献陵。在位期间发展生产、与民休息,为仁宣之治的繁荣打下基础。庙号仁宗,谥号敬天体道纯诚至德弘文钦武章圣达孝昭皇帝。

    仁宗驾崩,汉王朱高煦阴谋再发动一次靖难之变,然而,阴谋泄露,靖难失败,朱高煦被废,禁锢于南京。接替仁宗朱高炽的是其儿子朱瞻基,是为宣宗。明宣宗念叔侄之情,去探望朱高煦,朱高煦使腿将其绊倒,宣宗恼怒,命人用大铜缸盖住高煦。朱高煦在缸内运力举起铜缸砸向宣宗。宣宗让人取来木炭,堆积在铜缸周围,把朱高煦活活烹死在铜缸内。

    至于那位满口阿弥陀佛的道衍和尚姚广孝,永乐十六年(1418年)先于永乐皇帝去世,追赠推诚辅国协谋宣力文臣特进荣禄大夫上柱国荣国公。但是,却被后世称为“黑衣宰相”

    后来,在汶上南旺运河分水枢纽的地方,在祭祀白英的白大王庙旁边,又建起了祭祀宋礼的宋公祠、祭祀潘叔正的潘公祠。在江苏淮安清江浦,百姓们也建起了一座祭祀陈瑄的陈公祠。一代治河功臣都成了护佑大运河的河神,接受老百姓千秋万代的景仰和祭拜。

    大运河畔,宋礼、白英、潘叔正、陈瑄等先贤们的塑像坐看运河里的帆船点点,神态安详,音容宛在。

    wwwcom</td >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