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平行空间的另种结局
    我一直相信有平行空间,我在过这种生活,而另一个我在过我羡慕的生活。

    特意取这样一个标题,平行空间的另种结局。其实正文结局已圆满,但这个结局也曾是我想要的,当满足自己,画蛇添足地写下来吧。

    (故事情节大约可以从正文的126章开始接起)

    丁唯一走出医院门,秋末的天气特别阴冷,如同她的心情。

    打开白色车门,她突然笑了起来,所谓的爱情痴恋只能维持在她的退让及生活正常的情况下,一旦发生变故----比如他的宝贝儿子梓睿受伤,他们之间的矛盾就显示出来。

    凌家人会对她冷言冷语她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料到凌瀚竟也真如她担心的那样怨上她,言语虽未提及,可他眼里的冷清她看了出来,他以为自己见到是事实。

    是的,她不喜欢凌梓睿,那个夺走她一切的孩子她实在无法当自己儿子看待,可她没狠心到会去推他。心就那样降到冰点,爱情真的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在他儿子与她之间,他再次选择了儿子;她难过,却也释然,她的等待、她的犯傻终于可以结束。

    几天后,她带着丁君昊回到d市。

    临走前,她找凌瀚冷静地谈了一次。她没有冲动,她不是逃避,而是看清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爱情她不知道有没有先来后到,但心中谁更重要肯定有个排序,当年她不是最重要,如今她仍然不够重要,凌瀚没有错,只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东西太多,她没有能力与精力与他共对未来。

    说这些话时丁唯一很平静,眼里爱意情意恨意怨意皆无,像个卸下重担的人,虽然累到几近散架,终于一身轻松。

    对凌瀚的解释与挽留,丁唯一叹息后微微一笑:“你是幸幸的生父,这点永远不会改变。有时间可以来看我们。”

    得知丁唯一回d市,阳凤英又是诧异又是惊愕,这妮子的感情世界她还真是不解,之前与冯斯看着感情正好却不吭一声的去了g市;眼见和凌瀚修得旧好却再次一声不吭回来了。

    不解归不解,她没有多问,惊讶过后恢复嬉皮笑脸的模样,无语地说以后再也不管其的感情之事。

    冯斯再次见到丁唯一是在阳凤英婚礼上,穿着白色小西装的丁君昊和个洋娃娃般的小女孩欢快地跑来跑去,而丁唯一一脸温柔坐在宾客席;冯斯挨着她坐下,颇好奇地左右看了看,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

    “冯医生来啦,最近忙么?”未及开口,丁唯一保持着距离,漫不经心地问。

    近一个月未见,丁唯一气色好了很多,白皙脸蛋透着红润,气定神闲,怡然自得;看来她说的最迟明年结婚的话不是让他死心的借口;冯斯心情变得黯然,语气中全是失落:“挺忙。”

    丁唯一似是听不出他的低落,恍然道:“噢,难怪。我还说这几周你都没约幸幸去玩呢。”

    气氛顿时冷却,冯斯停了停,找话:“他没陪你来么?”

    “他怎么可能再陪我呢,我们现在又没有关系。”丁唯一淡淡道。

    “嗯。”冯斯心不在焉应着,半晌,突然反应过来,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你说。。。你是说,你们?”

    冯斯惊诧的模样把丁唯一逗乐,她眨着水汪美目道:“你之前说的不错,他弃我们这些年不闻不问,我是不该轻易原谅他。”

    冯斯糊涂:“不轻易原谅?可,你刚刚不是说没关系了么?”

    “哈哈哈。”丁唯一忍不住笑出声来,大大的眼睛里闪着调皮“那么你想要的答案是哪个呢?”

    ------------

    半年后,阳凤英生了个白嫩女儿。

    丁君昊极为兴奋,对着宝宝小脸亲了又亲;见着丁君昊爱不释手的高兴模样,阳凤英打趣:“幸幸,让冯叔叔快点努力为成你爸爸,然后妈妈就可以给你生个妹妹啦!”

    “妈妈说,那是大人的事,不许我管。”提起这个,小家伙似乎颇不开心。

    “丁丁,你看幸幸都有不满了,你对我的考察还没有通过么?”冯斯趁机凑在丁唯一耳边小声嘀咕。

    半年前丁唯一说不想那么快投入一份感情,怕这种感情不是爱情,而是冲动的产物,她提议让两人相互了解一段时间,做段时间朋友;为免他不是因为新鲜感,还说要相互发现对方的缺点,一直拖到现在他都只是她男朋友,而且还是未同居的男友!

    陆达明那厮总利用女儿与幸幸喜欢一起玩的理由在接近她,虽然她挺喜欢自己,可没结婚总是不安全,而且她从没说过爱他。

    冯斯的话让丁唯一轻拧眉“可我以前答应过你母亲不会与你纠缠。”

    冯斯一听有些急,拉她走出房间“我已明确告诉父母和你的关系,并肯定自己的想法。你要嫁的是我,不许你再因为这个理由拒绝我。”

    “至少也要见过你母亲之后再做决定不是?”丁唯一扬起手机,是冯母之前约她见面的知信,她因为今天没空,约定明天上午见。

    “我和你一起去,有什么事我跟她说。”冯斯笃定。

    丁唯一亦坚定“不,冯斯,你不但不许去,还不许打电话阻止你母亲去,这些事我们终要解决,让我去吧。”

    隔日,冯斯下班便迫不及待往家赶,打开门见到厅内摆着几道他爱吃的精致菜肴,与之相伴的还有一支红酒,两个高脚杯;发愣间,听到房门轻响,冯斯抬眸,只觉眼前一亮:丁唯一穿着一袭合身的红色长裙走了出来,鲜艳夺目的颜色和柔滑的质地将她衬着肤白肌嫩、明艳动人。

    见着立在原处的冯斯,丁唯一婉尔一笑:“傻啦,过来吃饭。”

    “幸幸呢?”冯斯实在吃不准是个什么情况,强装镇静问。

    丁唯一给他布菜“我爸说想他,就接回去了。”

    冯斯没心情吃饭,紧张问:“今天和我妈谈了些什么?”

    丁唯一不急不忙“吃完饭再说,我都饿了。”

    饭后,丁唯一打开音乐,对冯斯张开双臂:“听说你舞跳得不错,陪我跳一段。”

    “丁丁,我妈到底说了什么?”冯斯急切。

    丁唯一伸出手指“嘘。跳支舞再说。”

    冯斯搂上她柔软腰肢,闻着她身上的馨香,脚下一定,捧起她脸颊不许她动,认真道:“丁丁,说吧,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

    丁唯一定定地看着他明亮星目,突然主动吻上他那好看的嘴唇,冯斯想制止她却不打算放弃,最终他反客为主将她吻得气息不匀。

    情动的两人倒在身后沙发,冯斯微颤地撕开她的裙子,以不常有的强势进入;轻曼的音乐加上动情的呻吟形成一道最好的催qing之药,他与她抵死缠绕,仿佛今夜之后就要别离一般缠绵不舍。

    最终大汗淋漓的两人同时到达顶峰,不顾丁唯一反抗冯斯用想将其嵌入体内一般的力度搂住她,脑袋贴在她脖颈,喃喃:“丁丁,我爱你,别离开我。”

    “我。。。”

    丁唯一刚张嘴,冯斯又吻了下来,在她感觉临近窒息时他松了她,眼里有着湿意:“丁丁,我知道你不够爱我,我知道你没有和我一起共同进退的决心,是我做得不够,是我给你的安全感不够。。。我不会做任何承诺,可我爱你,真心爱你,往后任何时候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弃你们不顾,你有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丁唯一眼泪落了下来,柔声道:“傻子,你知道我做了什么决定?”

    她的表现与之前想离开他一样,冯斯脸色暗然:“知道。你答应我妈离开我。”

    “对,我答应了她。”见冯斯眼里有了更深的痛意,丁唯一到底不忍心再逗他“我答应她,如果你不同意再生个孩子我就一定会离开你!”

    冯斯显然没那么快反应过来,片刻后大吼一声咬上她娇艳双唇“以后不许无端端对我温柔,我害怕!”

    被冯斯温柔怜爱的丁唯一想起上午她对冯母说的话。

    “阿姨,冯斯已是成人,他不需要您的事事庇佑,他懂得分是非黑白;万一他选择错误那也是他的选择,他能承担起后果。当然,我会尽量做到让他感觉选择正确,虽然我不是最好的,可我会努力让他开心快乐,您也希望看到一个快乐幸福的儿子不是?”

    ------------

    三年后。

    冯萌萌小朋友两岁生日,小可爱集中了她和冯斯的全部优点,长得水灵可人,特别是那双明亮有神的大眼睛,萌得所有见到她的人都想亲几口。

    两家父母离去后,冯萌萌小朋友跟在哥哥后头看他玩摇控飞机,冯君昊小朋友也极有耐心的教她一些按扭怎么操作;见着已读小学的儿子那爱护妹妹的模样,丁唯一放心的坐在电脑前玩起游戏。

    “萌萌,我们的爸爸很好吧!”冯君昊问。

    冯萌萌奶声奶气答:“好!”

    “这个爸爸可是我找到的!”冯君昊十分自豪。

    “哥哥棒棒!”小可爱声音又软又甜,发音并不怎么清析,乌溜大眼十分崇拜地看着哥哥!

    冯斯从卫生间出来正好听到两兄妹这段对话,亲昵的亲了亲儿子女儿,问:“你们的妈妈呢?”

    冯君昊朝书房努努嘴,一副小大人般的老成口吻“丁唯一太不像话了,萌萌要睡觉了也不来哄下。”

    冯斯忍不住失笑“那我去叫她?”

    “不,我要哥哥讲故事!”小可爱软乎乎的小手环住哥哥脖子撒娇。

    “可哥哥还想玩一会,让妈妈给你讲故事吧。”冯君昊有些不舍爷爷送他的新玩具。

    “不嘛,不嘛,我要哥哥讲。。。”小可爱的眼泪说来就来,粉嘟脸上全是不满。

    冯君昊像个大人一般摇摇头,恋恋不舍放下手中玩具,牵着妹妹“怕了你了,要听什么故事。”

    “白雪公公。”

    “是白雪公主吧。”

    “对,妈妈是大公主,萌萌是小公主。”

    “谁说的?”

    “爸爸呀!”

    “唉,爸爸真可怜。”

    冯斯见着一大一小回了房,去书房缠起玩得入迷的老婆“儿子哄萌萌睡觉了,让我也哄我的大公主睡觉吧!”

    “不要,我要玩游戏!”

    “老公陪你玩好玩的游戏”

    不顾佳人反抗,他将她轻盈柔软的身体抱了起来,怀中女人媚眼圆瞪,却是风情万种,冯斯忍不不住吻了下去。

    网上流传过一种说法:“我相信这世界上一定有另一个我,过着我想要的生活,爱着我想爱的人。”冯斯看过感触,即使真有另一个自己,那也一定是那个自己羡慕现在的自己,所拥有的生活。

    -----------

    数日后,凌瀚过来看幸幸。

    下午凌瀚送幸幸回来时脸色似乎不大好,丁唯一也没有在意,去房间瞅了眼午睡未起的女儿,待她从女儿房里出来,凌瀚仍未离去,她颇好奇,他平均三个月会过来看次幸幸,但每次他都会自觉离去,今天倒是有些反常。

    “怎么了,工作不顺心么?”近几年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似乎也越发忙碌,偶尔送儿子回来都会听他公务不断。

    凌瀚抬头看着比以前稍稍丰腴的丁唯一,脸上身上都散发出自然而然的安定幸福光芒,不得不说,这样的她比任何时候都动人。

    稍稍犹豫,凌瀚开了口:“你能相信么,我养了近八年的梓睿竟不是我的骨肉。”

    丁唯一愣住,手中的衣服掉在地上也不知。何其讽刺,一个冒牌儿子使得她生生受了四年苦,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冒牌儿子连他们重新在一起的机会都击掉了。

    到底是梓睿断了他们的缘份,还是他们原本就有缘无分?

    “你不是又来打幸幸的主意吧?”丁唯一突然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

    凌瀚自嘲又苦涩笑了笑,摇头离去;果然是曾经沧海,他在她心中竟变得如此不堪,如果他当初百分百信任她不会虐待梓睿,不知结果又会如何呢?

    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

    我们是不是还是深爱着对方

    像开始时那样

    握着手就算天快亮

    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

    我们是不是还是隐瞒着对方

    像结束时那样

    明知道你没有错

    还硬要我原谅

    我这里天快要亮了

    那里呢

    我这里天气很炎热

    那里呢

    我这里一切都变了

    我变的不哭了

    我把照片也收起了

    而那你呢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