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0章真相本书结局
    朱自强让王志力和刘刚果在楼下,独自上楼,洛永在吴飞办公室里。见朱自强进门后,两人脸色古怪,特别是洛永,显得特别激动,还有一丝隐怒。吴飞要好些,但眉宇间掩不住忧愁。

    朱自强坐下,接过洛永递来的茶水,他己经意料到了什么。洛永看看吴飞,有些焦急地叫道:“说跟跟自强说啊说”

    吴飞点点头,拍拍洛永的手背,示意他不要激动,转向朱自强,苦笑道:“查出来了,那些照片就是李碧叶弄的。”说完,他有些艰难地看着朱自强,这种事情谁他妈受得了?被自己的女人出卖,而且是不择手段。

    朱自强反应不像两人想的那样激动,很平静,—连眼睛都未眨一下,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没事。”

    洛永拍打一下桌子:“干!这这种女女啊女人”

    朱自强挨过去,搂着洛永的肩头:叫、永,没事!真的没事,你想想,是我先对不起她,人家帮我生儿子,甘愿做小,心里有点怨恨很正常,不是吗?好了,你别激动,还有正事要办,李碧叶这儿先不管她,看在儿子的份上,她不会太过分。”

    吴飞哦了一声,接口道:“胖哥那边传来消息,关键在于猪肝的身份,如果二嫂过去,只是接触外围人员,倒不用担心,但是猪肝太敏感了,国安不敢轻举妄动。不过,胖哥出了个主意,有个旅美台商最近来彩云寻亲,他是彩云省大雄人,原国民党空军飞行员,四八年赴台前在春江结婚,有一个儿子。退伍后经营一家食品公司,七三年移民美国,一直未婚,他手里的资产也不多,而且己经立下遗嘱,除非找到自己的亲生骨肉,不然就全部捐给希望工程,经过我们的调查,他的妻子在文革中病死,儿子下放到曲高,九九己经病逝,儿媳妇也于去年车祸丧生,只有一个孙女,长期>吸>毒,我们在曲高戒毒所找到她,己经垂危了。这是华侨办转过来的资料,你先看看,而且,他是回族。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来操作。”

    朱自强接过资料,照片上是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双眼深陷,脸骨突起,显得棱角分明,看得出来,年青时候是非常有个性的军人。读完资料,朱自强问道:“可以肯定他的身份吗——?

    吴飞点头道:“可以肯定!”

    朱自强弹弄着手指道:“他孙女多大?”

    “27岁。一直没结婚,但私生活很不检点,在戒毒所被检查出患有多种性病。”

    朱自强脸色凝重,考虑了好一会儿,他才点头道:“行,你先去操作,然后派人跟他接触一下,二嫂那边,你尽快整理好身份材料,要让她经快熟悉。”

    吴飞想想,还是问道:“如果他把二嫂带回美国,而不是回台湾,怎么办?”

    朱自强比出两根手指说:“第一,二嫂不贪图他的钱财,尽量说服他回台湾,本身他的家人遭遇的磨难太大,想必他得知实情后,会对亲人产生一种歉疚心理,从而补偿孙女的要求。咱们可以利用这点;第二,先去美国,这是必然的,到了美国如何转回台湾,就要看二嫂取得什么样的信任。我最担心的是二嫂个人安全,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吴飞笑道:“这个不用担心,美国和台湾那边我们都有人在那我马上开始动手,碧叶那儿,你还是跟她好好谈谈。”

    朱自强点头道:“我明白,小永,你多抽点时间照看八斤,从现在开始别让他跟李碧叶单独在一起。”

    洛永狠狠地点头,朱自强这么安排也是不得己,因爱生恨发狂的女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谁也吃不准,为了防止李碧叶带着儿子跑,朱自强只好让洛永监视。

    洛永突然笑道:“都啊都是鸡吧惹的祸!”

    朱自强苦笑,甩了洛永一拳,然后跟吴飞告别。上车后,朱自强一直沉默不语,回到家里,单独躲进书房,先跟苏南遁了会电话话,林华真说得对,趁现在盖子还没有揭开,尽快离开春江。再出门,这次是洛永开车,直奔省政府,找苏维埃。

    直到晚上才回到家里,杨玉烟指指二楼的阳台:“碧叶在上头,说有事跟你谈。”

    朱自强暂时不想让杨玉烟了解真相,脸上不动声色,悄然上楼。李碧叶穿一件紫色的毛衣,一条紫色毛呢裙,头发用一块紫色带碎花的方巾挽起来,白色的躺椅和遮阳伞,窍窕的身影,朱自强看得一怔,一丝伤感聚上眉间。

    “碧叶。”

    李碧叶转头,微笑,如春花烂放,白嫩的脸上洋溢着喜悦:“自强回来了。”

    朱自强径自走向另一边,躺坐下去,凝目看向碧湖水,湖畔老柳发新芽,三两个孩子亮堂的笑声远远传来,李碧叶歪歪头,声音脆美:“从初中开始,我就一直在期待成为你的妻子,跟你长厢斯守,读书养儿,茶香清谈,你看这一刻,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的世界只有你和儿子,你的世界呢?有太多世俗的东西,还有玉烟我一直认为玉烟比我好,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否认过。可是我努力了,尝试了,甘愿活在阴影里,可是什么也得不到。为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朱自强微闭双眼,一丝泪光悄然隐现,脸色苍白,两条长长的眉峰显得格外清秀,他能回答吗?说什么呢?

    李碧叶冷笑道:“我知道你爱我,你也爱玉烟,你爱所有的家人,你尽了最大努力保护身边的人,但是你更爱权力,更爱官位!如果有足够的利益,你会舍弃一切去争取!我没说错吧?”

    朱自强摇摇头,他现在觉得特别艰难,被李碧叶压上这么重的骂名,压得他直不起腰,抬不起头,他想起马达,马哥,我能坚持吗?

    “碧叶,我亏欠你们的太多太多,你为了生下八斤,吃的苦,遭的罪,我都只能看着,你不计名份跟我在一起,我知道那有多难,有多苦。可是,你真的只想得到我吗?不管什么样的我?快乐的朱自强?颓丧的朱自强?你希望我成天无所事事,混吃等死?你觉得我除了现在的工作,能做什么——”

    李碧叶还是冷笑:“你说的很重要一对,你天生就是个当官儿的,你天生就是为了政治活着,可是你为什么要利用我伤害我?为了整倒你的政敌,你连我都能牺牲,那么,我在你心目中究竟算什么东西?”

    朱自强长长地叹口气_望着碧波荡漾的湖水,,他有些发怵,敏感地意识到李碧叶处在暴走状态,眼里的疯狂让他不敢面对。

    果然,李碧叶的声音透出一股凶狠:“你既然可以不在乎我,那我又何必在乎你?儿子我替你生了,小老婆我也认了,可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侮辱我的爱!那些相片是我照的,够精彩吧?哈哈哈,我就是要你身败名裂,让你一无所有!把你从高高的位置上掀翻下来,让那些被你蛊惑的人看看你的丑态,看看市委书记,党的优秀干部在床上是怎么一付模样!”

    朱自强的泪水夺目而出,如果那些爱人间的秘密被人利用,如果夫妻间的隐私被人攻击,那么,作为当事人的李碧叶,她的内心己经扭曲成什么形状?朱自强悲伤不己,她喜欢的姿势和动作,竟然拿来当作伤害情人的利器。

    朱自强伸出大拇指,揩去泪水,悲哀地看着这个发疯的女人,他的声音无比嘶哑:“好吧,东西还在我的书房里,你拿去完成你未了的心愿,我成全你。之后,你想去哪儿都行,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宣言也好,发泄也罢,我累了,很累。”

    李碧叶呆呆地看着朱自强,她以为今天的爆料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会给她带来无比美妙的快感,可是当朱自强眼角泪光闪烁的时候,她就己经意识到不妙,可是她没有放弃,依然坚持,她想看到朱自强发疯发狂发怒!

    朱自强如此平静,而且透出一股悲伤,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因为她一直想要得到朱自强的爱,偏偏自以为没有得到。

    朱自强是个很少落泪的男人,性情无比刚硬,这点李碧叶相当清楚,从认识朱自强十几年以来,亲眼见到他流泪不超过五次,像今天这样的悲伤,让她当场震惊,无声的眼泪,不多,只有两滴,轻轻地涌出,悄悄地揩拭,语气中心灰意冷,也许从现在开始,朱自强对她才算真正的毫无爱意。

    李碧叶失魂落魄地走了,朱自强一直坐到晚上,吃饭的时候玉烟送了一杯牛奶上来,她听了不想听到的内容。

    朱自强就像一尊雕塑,悲伤染遍了黑夜里的每个角落,玉烟搂着他的脖子,她能理解男人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她甚至想象如果自己这样对他,会不会将朱自强打倒在地,从此一蹶不振。

    第二天,李碧叶没有向任何人辞别,悄然回到功勋。发生的一切,也许只有让时间慢慢沉淀,至于将来李碧叶没敢想太多。

    这一天走掉的人不止一个,猪肝婆娘也跟着垂垂老者离开,玉烟紧紧拉着二嫂的手,叮嘱有空打电话,发邮件,注意身体,不要如何如何二嫂的眼角有泪花,频频点头,这时,玉烟是姐姐,她就像妹妹,不论如何,猪肝,我的爱,我来了!

    三月一号,中组部发文,任命朱自强同志担任江北省委副书记兼汉江市委书记。免去其彩云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春江市委书记职务。

    三月十五号前到任,朱自强拿着调令,心里感慨万千,一直以来他都扎根于彩云,从乡到县,从县到市,如今总算走到了高缓领导人行列,离开彩云,走向全国,也许这一走,到老到死都不会再定居彩云,将来也只能是路过,出差等等。

    朱自强想起自己才到县委办当小秘书时,看着那一连串的公务员等缓,副科、正科、副处、正处、副厅、正厅、副部他今年三十一岁,十七岁参加工作,这样算下来,平均每两年升一缓。

    年少有为,意气风发,在副部和部级之间,最少要徘徊二十年,朱自强有些怅惘,若有所失,别人用一生都不一定登上的高峰,.他仅用了十四年。当初的少年,看着如此可怖的缓别,虽有雄心却无信心,如今己在峰顶,凡番悲欢离合,几番离别愁多,几番人事更替

    看看守在身边的洛永,寓进去的嘴吧透出一股子得意,笑在眼里,朱自强拍拍他的肩头:“准备吧,咱们到长江去游泳!”

    再转头,玉烟!娴静的俏立在那里,不出声的静美,不笑己醉人,一路相伴的佳人,一生忠诚的妻。

    再看向八斤,心里一痛,张开双臂:“来,爸爸抱。”八斤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嘟起小嘴,叭地亲了他一下,好响。小子又转向玉烟:“妈妈也要!”叭!又是一声响亮,朱茵背着手,头上扎着麻花辩,皱起鼻头问:“八斤,姐姐呢?”说罢仰起小脸,粉嫩嫩的煞是可爱,结果两大一小三张嘴凑过去,笑声沿着碧湖散开。

    行李上车,飞机还有两个小时,朱自强要先回狗街,今年正月还没去父母坟上拜年,付雷和吴飞联袂而来,一左一右出拳,轻轻击打朱自强的肩头:“准备好武昌鱼!”付雷转向洛永:“洛管家,朱首长的私人安全交由你全权负责,呵呵,来,永哥,咱们拥抱一个,真舍不得你走。”

    朱自强默默,兄弟间的温馨发自内心,玉烟看着他们,儿时的玩伴,如今都己进入中年,看着这些壮硕的汉子,想起当年,关于分辩那个“鸡日”和“狗日”的小孩,想起那个瘦弱双肩却承起生活重担的少年,想起第一次被爱人征服的瞬间玉烟脸微红,嘴角抿起一丝幸福。朱自强惊艳,什么时候玉烟己经变成熟妇?体态丰韵,而风情岂止万千?

    全书完,请大家继续关注脸谱后记,有些情节要特别处理,望谅解!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