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结章
    已是深秋时节,门外忽然下起了一场杏花雨。纷纷扬扬,如雪如絮,散落在整个灵界。我出来并未像预料中那样看到朝羽,却也不敢再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冲到我的面前来,狠狠将我推到墙上。我怔忪地回过头。一双冰蓝眼眸,竟是无弦。他指着灵宸宫,一字一句道:“立刻回去。”

    我摇摇头:“不行。”无弦拽住我的领口,眯眼看着我:“你和朝羽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你回去看了主上的手卷,就会知道你有多愚蠢!”我依然怔怔地看着他。

    他一拳打在我的脸上:“听到没有?赶快回去!”我捂着自己的脸,忙转过身,走了两步又想问他为何会知道,可是一回头,却惊得后退一步。

    灵宸宫飞来杏花雨,杏花香飘,浓郁芬芳。无弦的身体开始慢慢发光,碧蓝长发在空中飞舞。我愕然道:“你怎么了?”无弦平淡道:“这是灵界的咒,倘或把内部消息传出去,就会被碎石。”我冲过去,抓住他的手道:“怎么解,快告诉我。”

    无弦苦笑道:“你不希望我死么。”我急道:“不要问这种无聊的话,你是灵界的主神,如何能死?”无弦仰起头,一阵轻风拂过面颊,海天一般的眼轻轻合了起来:“如果我能变成你,我一定不会让他痛苦。”

    下一刻,光芒四射,刺眼到使我无法睁开眼。

    “希望转世后,我能成为窗台边的一只鸟,或是一只蝶,能时时看着他,时时伴他左右。”

    百里琼楼,千载烟云。话音刚落,光芒渐渐消失。蓝水晶在空中破碎,碎片落了满地,黯淡无采。一道秋风吹过,卷着碎石,穿过长空,飞越沧海。

    我赶忙冲进了灵宸宫。神玉正坐在地上,伏在床边,双目紧闭。我立刻冲过去将他抱起,捡起地上的手卷,飞速扫了一遍。前面的内容与灵界内政有关,大概内容如下:

    对花界发动兵变,实为捉拿内奸。此人原乃花界护法,魂寄于将军朝羽肉身。盗灵界之禁药,扰众神之焚修,致使灵界内部风雨飘摇,甚嚣尘上。因其肉身属前战功臣,不可处以极刑,亦不可放龙入海,经元老院通判,择日与花神商榷。

    原来朝羽的行踪早已被神玉控制。我竟然还傻乎乎地听他的话,把神玉伤成这样。

    神玉趴在床头,唇色已与脸色无异。他慢慢睁开眼,虚弱道:“我很疼。”我点点头,用力抱住他。神玉抬头看着我,指着自己的胸口:“我这里很疼。”

    我哽咽道:“我知道,我知道。”神玉漆黑的眼蒙上一层泪雾:“紫苏,你答应过我,不会不要我。”我扁了扁嘴,声音已带哭腔:“要,怎么不要。”

    神玉抱住我的腰,头用力埋入我的肩窝:“可是你说你喜欢别人。”我将他抱得更紧了些,嗓音沙哑:“我骗你的。”神玉按住自己的胸口,面容憔悴。

    我立刻把他放到床上:“你先睡一会,有事起来再说。”神玉抿了抿干涩的唇,眼眶发红:“紫苏,我知道你不想再看到我…可是,你再陪我一会,好不好?”

    我慢慢靠过去,覆上他的唇,紧紧抱住他。他抓住我的手,闭上眼,安然入睡。

    等他睡着了,我立刻给他治疗伤口,换被子,杂七杂八,折腾得满头大汗。忽然,看到手卷后还写画了一张图。端详后,方见图中的人杏眼弯弯,黑发若云,朱丹薄唇,手握紫罗兰,玉指如葱,笑靥如花。

    看着花中的人,我忍不住笑了。大概能猜到他作画时的表情,温柔且顽皮。兴许还会对画中人皱皱鼻子,说画你真麻烦,除了我没人会画你。

    再看看躺在床上的人,心中忐忑不安。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地给人告白,等他起来以后,还非得示爱不可。我喜欢你?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想起来就觉得别扭。就像他说的,老夫老妻了,还说什么肉麻话。

    我躺在神玉的身后,紧紧抱住他的腰,坠入梦乡。窗外有一道火红的身影闪过。我咬牙闭上眼。从那以后,我未再见过朝羽。

    次日清晨,神玉还在睡觉。我反复看着那张图,才发现那张图下写了十六个字。口吻调侃,简单明了的十六个字:吾妻紫苏,绝代风流。花前一笑,绿尽芳洲。

    我将手卷收好,伏在他的胸前,微笑道:“流景,起来了。”

    <center>---全文完---</center>

    纸牌诅咒法:看完这章还潜水的,出门定会踩大x。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