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全文完
    “杨熙。”一把稚嫩的声音响起,冰冰凉透心凉的,很容易便让前方几步远的男人僵硬着身子停下了脚步。

    杨熙讪笑着转回身来,故作惊讶道“是小昀啊?什么事?”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皮肤白净,眉间的轮廓如同刀刻一般完美,只是略显稚嫩,而男孩英俊的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让人喜欢,至少,杨熙现在一点也不喜欢,虽然他这副猎豹瞄准猎物的表情像极了他爸爸。

    言昀站在长廊上,眯起眼睛一笑,那笑容端的是狐狸还狐狸“杨熙,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今天你似乎好像是应该给言暕上课的。”

    “呵呵,小昀对我的作息倒是很清楚嘛?”杨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想自己今天怎么就那么不小心碰上这个他在言家第三怕的人?至于前面两位嘛,咳咳,大家心照不宣啊。“今天你妈妈心情好,就放我假了,你看我不是正要回去么?”

    “哦。”言昀笑眯眯点应了一声,又道“可是妈咪今天早上才说等你来了要狠狠地教训你一顿来着。要不然,我去找妈咪问一下,是不是她弄错了?”

    杨熙心下恶狠狠地咒了一声,赔上笑脸“小祖宗,我服了你了,你妈哪里是那么好得罪的?我昨天就是做了那么一点点对不起她的事情而已,今天就”

    “这样啊。”言昀打断杨熙的话,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我也听说了,好像你在爹地面前说妈咪坏话了?好像跟冽叔叔有关系哦?”这该死的小兔崽子怎么连这都清楚?当然,这种话永远只能放在心里过过干瘾,杨熙悲哀地想道,脸上也的确是一副悲哀的表情,道“那都是别人瞎传的,你说,就你妈咪的脾气,你把胆子送给我,我也不敢说她坏话啊,更何况又是在你爹地面前?”

    言昀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道“也是,妈咪的脾气,除了爹地是没有人敢惹的。”当然还要算他和言暕一份

    杨熙松了一口气,寻思着这难缠的小东西是不是终于要放他走的时候,言昀又开口道“可是,爹地说,对敌人仁慈的话,最后自己一定会吃亏。所以,杨熙,你还是跟我一起去见妈咪吧?”

    杨熙头皮发麻地倒退一步,讪笑“我今天还有事,下次吧?”

    言昀眼珠一转,微笑道“可是,我不知道你还能不能撑到下次?”

    “什么意思?”杨熙被言昀天外飞仙的的一句话弄晕了,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这要问你了,你觉得能在我手中活下去么?”女人的声音从旁边冒了出来,清脆好听,这次却让杨熙出了一声冷汗,暗叫不妙。明明就要逃走了,却在这关键时候被言昀这小子抓住,结果!居然被司徒梦抓包今天看来是完了

    颤巍巍地转过身,杨熙正好对上司徒梦戏谑的眸子,虽然已经二十八岁,司徒梦的身材依旧完美,脸蛋依旧漂亮得晃人的眼,脾气依旧能把人吓死

    “真让我好找啊,杨熙。”司徒梦眯起了剔透的眼睛,慢慢道“原来你躲在这里。”

    “呵呵司徒梦,好久不见。”杨熙再次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第一千零一次地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认识言楚风。

    “是啊,真是好久不见。”司徒梦勾起了唇,微笑道“没想到,两天不见,你就送我个大礼啊。”

    “有吗?哈哈哈不用太介意啊。”杨熙摸着脑袋装傻,笑了几声道“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啊,不用送了。”

    “那怎么行?我总要请你好好喝杯茶吧?”司徒梦抱起了手臂,盯着杨熙的眼睛,抚摸了一下手腕上的腕环,只要她愿意,这就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还是说,你希望我亲自过去请你?”

    杨熙很没骨气地咽了口口水。他在言楚风和司徒梦结婚之前就和梁子骞等人一起悟懂一个道理,尊严是重要的,但是生命是更重要的,所以在任何时候,尤其是在司徒梦面前,永远不要自取其辱。所以他很没骨气地抬脚朝司徒梦走了过去。

    “啊,我正愁没人陪我喝茶呢。”司徒梦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杨熙走过来,转身走向另外一个方向,突然又回过头来点了点言昀,道“今天晚上我要考你对战技巧,如果过不了关,这个月没有零花钱。”

    闻言,言昀原本幸灾乐祸的笑脸就垮了下来,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家妈咪,希望能让妈咪回心转意,可是司徒梦明显不吃这一套,继续道“还有,今天晚上言暕也要一起过来,过不了关,从明天开始,他就不准吃饭。”

    似乎,从某个角落里,传来一声哀嚎。司徒梦摸了摸下吧,似乎又想到了别的什么,勾了勾唇角笑道“小昀,导师告诉我说,你学习很认真,所以我要表扬你一下。”

    “真的吗?那我可不可以拿到零花钱?”言昀闻言马上双眼放光地盯着自家妈咪,就差没留出口水来了。

    “可是你又在课上调戏女生。”司徒梦笑得很开心,很灿烂,只要是认识她的人,见到这个笑容,必定头皮发麻,言昀当然也不例外。他呵呵笑着往后退了几步,道“妈咪,你不是要和杨熙叔叔喝茶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我去找言暕练习!”说完,言昀就跑了开去,那速度,堪称一绝,杨熙敢说,就算放二十只饿狗在言昀后面,他也不会跑那么快的。

    这也太区别对待了吧?言昀对自己还是一副老大教训小弟的样子,在司徒梦面前地位就徒然降低成一个乖巧的孩子了?果然果然是有言家的基因啊。暗暗地想着,杨熙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言昀一口气跑出老远,发现自家妈咪没有追来,才敢停下来,支着膝盖拼命喘气。

    “啧啧啧,看来今天晚上的对战,你是过不了关啦。”另一个声音冒了出来,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你说得轻松,我可是差点被妈咪喀嚓了。”言昀直起了身子不满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另一个小男孩“言暕,你是不是故意让我见妈咪而自己躲在暗处的?”

    言暕的脸和言昀完全一样,因为他们是双胞胎兄弟。什么?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呵呵,这个问题,似乎他们从认识的那一天就开始在争吵,只是从来没有结果而已

    人家都说双胞胎不容易认出来,可言昀和言暕却能让人一目了然,因为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像他们的父母了!当然,言昀像爸爸,而言暕像妈妈,这一点,从言暕恐怖的身体素质上就可以看出来。其次,就是他们的表情。言昀永远是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好像总在算计人一般,而言暕永远是笑眯眯却依然好像总在算计人一般

    此时言暕竖起了一根手指摇了摇,道“你说这话就不对了。首先,我和你是同时出发同时到这里的,你累成这样子,而我还没有感觉,足以说明我和你的不同。第二,不是你主动提出说要整杨熙的吗?看你那么积极主动热情洋溢,我怎么好意思反对?我怎么好意思跟你争?”

    “我懒得跟你吵。”言昀顺着胸口的气,翻了个白眼,其实他的体质在同龄人中已经是好的了,只是言暕,他简直是个变态!“最重要的是,今天晚上的测试要是通不过,我的零花钱怎么办?”

    言暕眼珠一转,贼兮兮地朝言昀勾了勾手指,待到言昀半信半疑地靠过来的时候,再耳语道“妈咪不行可以靠爹地嘛!”

    “什么?!”言昀吓得跳开几步“你开玩笑?爹地怕妈咪怕得要死,怎么可能给我钱估计言楚风听到这话会气死?”

    “谁说要你去向爹地要钱了?”言暕翻翻眼睛,道“今天是谁给我们测试?”

    “今天是星期四,是妈咪。”言昀想了一下,答道。

    “换成谁,才有可能放水让你侥幸过关呢?”言暕一副神秘的样子,循循善诱着。

    “嗯”言昀眼睛一亮“舅舅!”

    “对了。”言暕点头表示赞赏,又道“那我们要怎么样让妈咪不能给我们考试,也不能来看我们考试呢?”

    两人相视奸笑一声,两颗小脑袋靠得愈加近,开始嘀嘀咕咕策划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若是杨熙在现场,一定会打个寒颤然后感叹一句说,果然是司徒梦和言楚风的优良后代啊!

    晚饭后。书房门前。

    门被悄悄打开一条缝,一颗小脑袋小心翼翼地探了出来,确定四下没人后,朝身后招了招手,小声道“好了没有?快点!”

    里面传来一声同样被压低的声音,道“马上就好了,你看着门!”

    又过了一会,门缝中又伸出另一颗脑袋,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从细小的门缝中挤了出来,轻轻地把门合上,然后悄无声息地沿着走廊溜走了,间或传来几句对话。

    “你确定爹地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喝那个?”

    “你忘记我以前被爹地留在书房里每天教育的时候了?放心吧,我已经确认过了,绝对没错!”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比如去找舅舅?”

    “没错!”

    声音逐渐变小,远去,消失。

    言楚风走进书房,皱着眉看了眼桌上堆积起来的报表,按了按眉,坐到了桌前。

    三十出头的言楚风,整张脸的轮廓就像是被造物主赋予了最完美的心血一般,因为成熟而更让人脸红心跳。因此,即使他已经成家,依然有无数的女人倒贴他,只为他那令人心醉神迷的俊庞,就足以让女人飞蛾扑火,只是,他的心,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了,哪怕是一点点。

    言楚风一边看着报表,一边拿起旁边的红酒抿了一口,因为这是欧阳的习惯,所以在欧阳死后,他也有一直保持这个习惯,为了缅怀某些东西。

    “今天的红酒,味道怎么有点奇怪?”言楚风微皱了下眉,正在端详那杯酒的时候,门再次被打开,这次走进来的是一道高挑美丽的人影。

    言楚风放下酒,微笑着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朝来人张开了双臂“我还以为你去找那两个小子了。”

    “今天是我给他们测试的日子,”来人正是司徒梦,她走到言楚风身边,很自然地便坐到了言楚风腿上,然后整个单薄的身子就蜷进了言楚风怀中“所以时间比平常晚半个小时。今天很忙?”

    言楚风苦恼地看着桌上险些高出自己头的报表,叹息“看来今天是睡不了了。”

    “没关系,我陪你。”司徒梦笑了起来,仰头在言楚风唇边一吻。

    言昀坐在一张椅子上,打了个哈欠,看着身边的男人道“妈咪怎么还不来啊?”

    男人的五官清秀,整张脸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很温柔,而他,也就是世界排名前三的钻石王老五之一,司徒家的家主,司徒然。

    他皱了皱眉,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过了一会,他走了回来,朝两张小脸一笑,表情却有些尴尬“今天你们妈咪有事,测试就由我来进行。”

    “啊,妈咪不在真是太可惜了。”言暕很适时地表达了自己的遗憾,然后趁然不注意的时候和言昀交换了一个眼神,奸笑了几声。

    这两个小鬼,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快乐。

    从此,一家四口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全文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