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全书完
    日军在占领了朝鲜以后,为了迫使清政府屈服,于1894年10月24日兵分两路对中国发动进攻,在随后的战争中节节胜利。当时以李鸿章为代表的清朝统治阶级和军阀,站在投降主义的立场上,不采取积极的抗战对策,一味地乞求欧美列强出面,迫使日本签订媾和条约。日军却乘机加速进攻,于1894年10月占领了大连、旅顺,到12月几乎全部占领了辽东一带,1895年1月占领了威海卫。

    1895年4月17日,清朝政府终于在亲日的美国政府的调停下,同日本签订了中国近代史上空前屈辱的不平等条约的《中日媾和条约》,即《马关条约》。李鸿章与伊藤博文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字。

    根据这个条约,第一,朝鲜在清朝政府确认朝鲜国为“完全无缺的独立自主国”朝鲜今后废止对清朝施行贡献典礼,从此朝鲜完全割断与中国的传统关系,在日本一步紧似一步的侵略之下,终于沦落为日本的半殖民地;第二,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第三、中国赔款二亿两白银,开放沙市、重庆、苏州、杭州为通商口岸等等。

    19世纪未叶的最后一次陆海大战,最终以中国的失败画上了句号。中国的国际地位从此一落千丈,国势颓微,财富大量流出,人民更深地陷入半殖民地的悲惨境地。日本则一跃成为亚洲强国和暴发户。日本根据《马关条约》控制朝鲜,割占辽东、台湾和澎湖,严重打破了东亚的均势格局,它不仅引起中国人民的强烈反抗,亦招来国际干涉和东亚局势的严重动荡。

    日军在朝鲜战场上取得胜利,引起了列强的警惕。英国担心战争进一步发展会导致中国的分裂,危及中英贸易,向德、法、俄、美等国提议联合劝告以实现中日停战。因德国反对和美国拒绝,英国的联合劝告未能实现。

    俄国政府也一直严密地注视着战局的发展和朝鲜半岛事态的变化,并采取了某些试探性的行动。中日战争期间,俄国政府多几三次召开特别会议研究对策。在日本节节获胜之时,俄国表示坚持干涉的决心。

    因此,《马关条约》的签订立刻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反响。1895年4月17日,条约签字的当日,俄国外交大臣便正式邀请德、法对日本进行联合干涉。柏林与吧黎立刻作出肯定答复,接受俄国的建议。4月23日,俄、德、法三国驻日公使按照本国政府的训令,对日本采取了一致行动,三国军事当局亦相应作了军事上的部署。

    4月23日午后,俄、德、法三国驻日公使联袂赴日本外务省,分别宣读了措词强硬的政府照会,声称日本割取辽东将“危及中国首都,且朝鲜国之独立亦将成为有名无实”这“将长期妨碍远东之持久和平”德国公使还特别使用威胁性的词句,指出:“必要时将使此抗议成为有效。”

    面对三国联合干涉,日本政府十分惊慌。24日提出对策:“对于三国即使最后不能不完全让步,然对于中国则一步不让”此后,日本全力开展外交活动,企图组织支持日本的英、美、意反干涉的国际力量,争取三国撤回劝告。但是,英、美两国坚持局外中立,不愿冒险作日本的“后援”;而三国坚持要日本归还辽东于中国,更拒绝日本占领金州的要求。

    最后,日本内阁会议认为已山穷水尽,除接受三国劝告,别无选择,便接受三国劝告,放弃了辽东半岛。

    日本在东北亚的急剧扩张,激化了日俄之间的矛盾。三国干涉“还辽”不仅迫使日本放弃已经到手的脏物,而且动摇它在朝鲜半岛的地位。俄国趁机而入,为了在朝鲜同日本势力相抗衡,一面牵制日本,一面积极进行扩张,竭力在朝鲜统治阶级内部扩大自己的影响。

    此时,闵妃也改变了以往对中国、日本、沙俄的看法。

    闵妃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就是大清国。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宝座,她坚信一定要与大清国保持密切的关系。实际上闵氏政府的外交政策也是朝这个方向进行。然而,在甲午战争中,大清国不堪一击,日本节节获胜,闵妃虽然在心中讨厌奸诈、毫无诚意的日本,但又不能不承认日本确实已经拥有强大的国力。直到日本在甲午战争中获得胜利,逼迫大清国割让澎湖群岛与辽东半岛,闵妃不由得发出酸楚的惊叹。国家被这样野心勃勃、实力雄厚的侵略者控制着,她和高宗看来只有忍气吞声,永无出头之日了。

    然而,情势陡然一转,日本虽与大清国签订了媾和条约,却在俄、德、法三国出面反对之下,连声都不敢吭,就放弃了已经到手的辽东半岛。原来西方列强的势力如此强大,跟它们相比,日本算个什么呢!

    闵妃重新鼓起了战斗的勇气。几年前闵妃就想和俄国建立友好关系,当时被袁世凯所阻。如今,大清国的势力已经退出朝鲜,何不借助俄国除去日本势力?闵妃心中盘算,她和高宗依靠这条路子,必定可以赶走日本人,重新执政。一想到这一里,闵妃心中再次兴起专权的烈火。

    闵妃行动的第一步,就是要让日本军队撤出皇宫,只安排韩军守卫。日本人当然不会轻易遵从,但是闵妃已经认清了日本的面目,知悉日本已不能恣意横行,多方联系外国公使,终于迫使日本军队撤出朝鲜皇宫。对此,日本公使井上馨毫无办法,只能默视事态的发展,不能有所作为。

    紧接着,闵妃召外交顾问美国人查尔斯理察入宫,指示他努力与俄国建立友好关系。不仅如此,闵妃利用朴泳孝“叛逆阴谋”败露事件,驱逐朴泳孝,推翻了亲日内阁,建立了以李范晋、李完用、尹致昊等人土为骨干的第三次金弘集内阁。

    就在这个时候,接到闵妃指令的外交顾问查尔斯理察,向闵妃提出了关于亲俄政策的意见。

    正如同娘娘所见,为了朝鲜的将来,比起亲日政策,在下认为亲俄政策更为有利。在下与俄国公使数次密谈,俄国公使对娘娘的意见也非常欢迎。亲俄政策有下列四点有利之处:

    一、闵氏均为皇后娘娘的亲戚,屡次遭受日本人的迫害。闵氏与日本人在长时间内都很难和平相处。

    二、朝鲜与日本虽是邻国,但相隔大海,却与俄国陆地相接。因此,比起亲日政策,亲俄政策在地理学上乃属当然之事。

    三、从最近国际间发生的事情来看,俄国为世界最强的强国,日本无法与之相比。

    四、俄国不会像日本这样侵害朝鲜的独立权,也不干涉内政。所以,朝鲜只有实行亲俄政策,才能长久保住皇权。

    闵妃仔细研究了外交顾问提出的上述意见,对亲俄政策越发坚定了信心。

    一旦下定决心,闵妃的决断力是让人吃惊的。同一天,她就召俄国公使入宫,促请尽速订定秘密协定。闵妃又以保护大院君为名,派遣了30余名心腹士兵到功德里别墅,严密监视早被井上馨逐出政坛的大院君的一举一动。

    这样一来,实际上闵妃架空了亲日势力,再度掌控了国家大权。由于此时朝鲜人民对日本的侵略暴行和专横干涉尽皆仇视,举国上下反而对闵妃重掌政权表示欢迎、支持。面对此种形势,日本无计可施,只好训令其井上馨删掉《洪范14条》中关于禁止王妃干予国政的条文,对闵妃进行怀柔,以期后事。

    闵妃见日本的让步,更加倒向俄国,甚至作为获得俄国支持的代价,计划租借咸镜道某一港口给俄国。

    日本对此大为慌张,在日本政界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日本新闻界则一致把俄国影响的增长归罪于闵妃,认为靠通常的外交手段已不能阻止俄国势力的发展,只有采取非常手段,才能使朝鲜王室与韦伯的联系一刀两断。

    自信满满的闵妃动用全部力量,推进着自己的计划,憧憬着将日本人赶出朝鲜大地的那一天。她没有想到,死亡的阴影,已经与她紧紧相随。

    日本召回了公使井上馨,改派三浦梧楼为公使。

    三浦公使为陆军中将出身,曾做过枢密院顾问官,属于右翼极端份子。日本召回精通外交礼节的外交专家,任命与暴徒无异的极端份子为公使,这其中藏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三浦公使一到京城赴任,便前往皇宫拜见高宗与闵妃,呈交到任国书。他对高宗自称为佛道之“参禅憎”滔滔不绝地说道:“在下军旅生涯久矣,没立下任伺功劳,只会就像驽马一般到处乱跑。所以,若是皇上不召唤的话,在下无所事事,或许就去欣赏汉阳的美景。在下对吟风弄月、品茗听琴、花下独酌之事颇有兴趣。另外,在下信奉佛教,会每天诵念佛经,为朝鲜祈求太平。”

    高宗轻笑两声,把头偏向身后的帘幕说道:“如此说来,三浦公使不像军人,倒像诗人。这很少见啊。”

    三浦知道帘幕后面端坐的是闵妃,取出一卷书,对高宗说道:“在下另有一事禀告。在下亲自抄写了一份观音经,想献给皇后娘娘,还望皇后娘娘能接纳在下的诚意。”

    高宗身后的帘幕微微掀起,闵妃对高宗轻声说了两句,高宗略一点头,对三浦说道:“三浦公使费心了,那就只好收下了。”

    三浦初次拜见高宗,绝口不提实时政治之事,说了一大段风雅之词,便告退了。

    高宗询问闵妃对三浦的看法,闵妃摇了摇头:“这位新来的日本公使,好像从金刚山上下来的野和尚,相貌吓人,举止粗鲁无礼。虽然绝口不提政事,与以前的日本公使全不相同,但不知他心中到底是何打算。”

    三浦回到公使馆,回想着拜见的经过,对部下职员如此说道:“朝鲜皇后第一眼看起来,就是个个性顽强的女子,目光清澈锐利,让人不敢逼视。她坐在布幕后面,不时掀开布幕向皇帝低声说些什么。有这种女子坐镇在朝鲜皇宫之中,日本很难控制这个国家。”

    这真是一句意味深长的感叹。

    自三浦公使上任后,在朝鲜京城出人意料的出现了很多日本浪人。这些浪人们穿着日本服装,聚集在小酒馆中,谈论着时局:“在这个国家,大院君与闵皇后为了争夺政权,彼此斗了二十多年,这两个人之中,谁更强?”

    “大院君当然是个豪杰,但是在的争斗中,闵皇后却常常获胜,这样看起来,闵皇后应该是更胜一筹了。”

    “说的也是。能够打败大院君的女子,应该是女中豪杰了。”

    “那要是这样说的话,我们日本如果想通过与闵皇后打交道而控制朝鲜,还不如推举大院君上台更能控制局面。”

    “可不是吗,最近以来闵皇后令我们日本的威信扫地,还不如推举大院君上台更好控制呢。”

    “是啊!日本大费周章,甚至出动军队才组成了亲日内阁,但是闵皇后一夜之间就把它推翻了,用自己的人组成新内阁。这样的女人太强悍,真不好合作啊!”

    “你们听说没有,三浦公使在赴任前对记者说过的话?”

    “什么话?”

    “三浦公使说,作为职业军人,他对外交没什么经验。但是,他有他的外交,计划想在朝鲜试行一下。”

    “是呀,好像还说,朝鲜是试验他构思的外交术理论的合适场所呢。”

    “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你还不明白么?就是说,要想得到朝鲜的协作,就必须除掉那个女子!”

    “对呀!为了日本的百年大计,宁可除掉这个女人。”

    巨大的阴谋正在酝酿之中,但是三浦梧楼却在汉城公使馆内闭门不出,每日读经诵诗,观树望月。实际上,他一直在策划,一刻不曾松懈。他不得不十分谨慎。虽然除掉闵妃很容易,但行动只要有丝毫的差错,就会把朝鲜推向俄国的怀中,日本从此就很难插手朝鲜这块土地了。而且,杀害别人国家的皇后很容易引起国际纷争。

    三浦心怀诡计,引而不发,对待闵妃尽可能使用怀柔政策,闵妃的态度始终强硬,不曾退步。以闵妃为首的戚族势力和亲俄派阁僚亦在按部就班地推进和沙俄的关系。

    这一时期,京城之中传说闵妃即将解散训练队的消息。于是汉城巡检与日本将校组训的训练队士兵不断发生冲突事件。

    在朴泳孝—金弘集联立内阁时期,朴冰孝掌握训练队这支政府直属部队大约800人的指挥权,他曾阴谋以训练队取代直属王室的侍卫队守护宫城,遭到了高宗和闵妃的坚决反对未能得逞。高宗和闵妃一直将这支训练队看成是心腹大患。

    狡猾的三浦从这些事件中嗅到了什么,这两支部队的对立,不正是铲除闵妃的良机吗!三浦梧楼立即着手实施他的国际凶杀计划。

    1895年10月,三浦特派宫内府顾问日本人冈本柳之助,去孔德里大院君的别墅,暗示要杀闵皇后,征得大院君的承诺。冈本柳之助同时提出了四点条件,要求大院君协助:

    一、拥立大院君为国太公。国太公身为最高的皇室宗亲,辅佐皇帝,监督宫中,但是不干涉一切政务。

    二、重新录用金弘集、鱼允中、金九植等三个人,实施政局改革。

    三、任命李载冕为宫内大臣。

    四、遣李骏勇赴日本留学一年,准备成为日后的皇帝。

    大院君虽然对不能直接参与政务感到不满,但是,日本任用长子载冕为大臣,拥立长孙骏勇为日后的皇帝,看到这些条件,大院君也就满足了。况且跟这些比起来,更让大院君心动的是,日本人要彻底除去政敌闵妃。大院君坚信,只要闵妃活着,就难以导正国事。为了爱护国家,就一定要除掉闵妃。

    老昏的大院君复仇心切,竟堕入三浦的罗网,再次成为日本侵略策划重大阴谋的工具。他二话不说,接受了日本公使的提案。据说大院君还在承诺书上亲笔签名。在大院君、李载冕、李峻勇等王族成员的影响下,军部前协办李周会、训练队大队长禹范善、李斗璜、李轸镐等官员亦参与了这个阴谋。

    经过密谋,将刺杀时间事件定为10月8日晨。冈本柳之助在日本公馆的秘密会议上,拿出了一摞闵妃的照片,对着一班日本浪人刺客下达命令:“这就是朝鲜皇后,你们仔细看清楚,要深深记在脑子里!”

    与此同时,全然不知的闵妃一派在10月7日,由军部大臣安驷寿访问三浦,向日方通报了关于第二天解散训练队,和起用由中国避难归来的闵泳骏。

    三浦对闵妃的做法给予理解,给皇室以令人放心的回答。然而,就在宫中设宴为闵泳骏洗尘几个小时之后,皇宫再次遭到日军袭击。

    杀害闵妃事件的凶残程度,在世界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根据三浦的精心策划,这次以刺杀闵妃为主要目标的行动,被伪装成朝鲜训练队为拥戴大院君执政而发动的政变。

    10月8日凌晨三时,谋杀闵妃的计划付诸实施。日本军人与浪人护卫着大院君前往景福宫,沿途杀害所有的守卫军人。日军守备队的第2、第3中队在大院君入官前已占据了各个官门,宫中守备队长洪启薰、军部大臣安驷寿率侍卫队—个中队的兵力奋起阻击,结果寡不敌众,前者战死,后者失踪。

    此时宫中大乱,乾清宫内高宗两股颤颤,而闵妃却十分镇定。洪尚宫拿来了一套宫女的衣服,闵妃更衣,之后便安坐在玉壶楼中。

    她的眼光投向深邃的夜幕,夜空寒星寥落。她记得30多年前,在感古堂内,一位少女也像这样抬头仰望星空。那时她即将出嫁,心中怀着对皇宫生活的憧憬和不安。

    闵妃不由得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

    良久,闵妃将目光转向乌云轻拂的明月,她自言自语:“是啊,总有被乌云遮住的时候,但是乌云过去了,你总是更明亮了。乌云就是明月最好的洗礼呀。”

    枪声越来越近了,洪尚宫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娘娘,您快起身,奴婢们围在您身边,您找机会逃出去呀!”

    闵妃并不动身,洪尚宫伏地痛哭:“娘娘!您快起身啊!”

    闵妃淡淡一笑道:“一转眼,你我已共处30多个年头。洪尚宫,你都过50岁了吧?”

    洪尚宫抬起泪痕纵横的脸看着闵妃,仿佛忘记了宫中的规矩瘫坐在地上,喃喃答道:“娘娘啊,奴婢早就过了50岁了。但是岁月有什么妨碍呢,奴婢要像这样,永远服侍娘娘。”

    “洪尚宫…你快出去寻找避难之所吧。”

    闵妃转过头继续望着夜幕发呆。洪尚宫惊醒,伏在地上犹豫着,突然站起身来,走到闵妃身边。

    “娘娘,请恕奴婢无礼之罪了!”

    洪尚宫拉起闵妃就往外走。闵妃惊讶地感觉到,洪尚宫的力气居然有这么大。

    宫内日本守备队与浪人正从勤政殿傍庆会楼向乾清官前进,在宫中的美国人军事教官戴伊,指挥着20名侍卫队进行抵抗,终不能阻止暴徒闯入。

    宫内大臣李耕植指挥着军队守卫乾清宫,与日本暴徒正面作战。双方死伤惨重,却阻挡不住日本人的冲击,暴徒闯入高宗与闵妃的寝殿坤宁殿和玉壶楼。

    这个时候,身着宫女服装的闵妃在洪尚宫的拉扯下,与其他的宫女一起寻找躲藏的机会。

    乾清官中,日本军人抓住了高宗,拿出了罢黜闵妃的文书,强迫高宗签署。高宗虽然懦弱,却坚决拒绝签署废后文书。宫内大臣李耕植竭力阻止暴徒对高宗的无礼和威胁,室外,突然传来王世子的叫声。

    暴徒将王世子抓入房中,一个趔趄推倒在地。愤怒的李耕植冲向暴徒,日本浪人举手就是几枪,李耕植鲜血长流,倒地毙命。

    其他日本暴徒为了抓住闵妃,在宫内疯狂的来回寻找。他们搜查了所有的密室,揪住宫女头发,审问闵妃的下落。

    此时,充当向导的冈本柳之助发现了闵妃,抓住她的头发,大声呼喝。闵妃一言不发,竭力反抗。

    王世子听到冈本的呼喊,忙跑出房外。挣扎中闵妃忽然看见自己的儿子立在廊下,她挣脱了冈本之手向王世子跑去,一边呼喊着儿子的名字。当闵妃第三次呼喊儿子名字时,腰部己被刺进数刀,倒在血泊中。

    暴徒为了消灭罪证,将闵妃的尸体用被子包裹,放在松板上,抬到景福宫后鹿宛园松林中,浇上汽油焚烧。

    熊熊大火之上,青烟升腾。以女子之身坐镇王宫将近三十年,号令朝鲜天下的女杰闵皇后,就这样被日本人残酷杀害了。此时,闵妃不过45岁,正在野心勃勃的憧憬着将日本人赶出朝鲜大地。

    当天8时,继杀害闵妃,清除了宫中的亲俄派势力之后,三浦梧楼与大院君一起,迫使惊恐不安的高宗按照事前拟定名单改组内阁。接着,三浦又操纵金弘集内阁发布《内部告示》,胁迫高宗颁布王妃废位诏敕。

    三浦竭力将弑害闵妃事件描绘成,对解散训练队不满的朝鲜军人,和大院君共谋,与侍卫队发生冲突。日军守备队是依王命出动的,与日本公使馆无关。

    但是,日本人的罪行是不能被隐瞒的。当时《纽约先驱报》著名记者科克里尔作为汉城特派员正在汉城,他不仅从闵妃的女友、外国教士的夫人处了解到事实真相,而且会见采访了在现场的美国教官戴伊和俄国技师萨吧廷,如实向世界报道了事变全貌,从而引起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

    为了收拾善后,缓和国际舆论的压力,日本政府煞有介事地派调查团赴汉城调查。在感到实衣无法掩人耳目的情况下,解除了三浦梧楼的公使职务,召问公使馆职员杉村浚等,并以谋杀、暴徒聚众罪将三浦等“涉嫌者”18人和军人1名分别交广岛监狱与广岛军法会议收审。最后终以“证据不足”为由全部免诉释放。

    再次被日本人扶植起来的金弘集内阁,并末从过去的事变中>吸>取教训,改弦易辙,而是继续所谓的“改革”欺骗世界舆论。内阁宣布朝鲜实行公历,改开国五百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为五百零五年一月一日(1896年1月1日),并建元号为“建阳”同时还宣布了《断发令》,要求朝鲜人民剪发易服。

    一般说来,改明历为阳历是一种进步的措施。但是,当时的人们并不这样认为,因为打破了人民长期使用太阳历的习惯。朝鲜民众认为这一措施是日本顾问策划的阴谋,对其强烈不满。至于《断发令》亦属同类性质。金弘集内阁迫使高宗发布《诏敕》,率先断发,并命令各府官吏、军营或把守渡口、道路,或手持剃刀串街行巷,逐门挨户强行剪发,便激起人民的反感和愤怒,以致终日风霾,哭声满城。

    经历了甲午农民战争洗扎的朝鲜被压迫的人民,以“乙未弑害闵妃事件”和“断发令”为导火线,在全国范围内兴起了反日爱国义兵运动。

    俄国公使韦伯利用这一形势,经与亲俄派协商后,向高宗传送下述情报和建议:大院君和亲日派正与日本人策划再次废立国王的重大阴谋。为王室安全计,国王除秘密地“移驾”俄国公使馆外,别无它法。在一切准备就绪后,1896年2月11日,高宗率领王世子出走俄国公使馆,史称“俄馆播迁事件”

    高宗在俄馆“入御”后,随即命令逮捕逆贼五大臣。总理大臣金弘集在俄馆播迁当天即倒台,和农工商大臣郑秉夏在押送入狱途中被巡检和市民打死,逃亡外地的度支大臣鱼允中也在回乡途中被杀,内部大臣、法部大臣和前军部大臣逃亡日本。朝鲜建立起以金柄植为总理大臣、李完用为外部大臣的亲俄政权。

    1897年2月11日,高宗一行离开俄国使馆,返回庆云宫,并宣布改国号为大韩帝国,改建阳二年为光武元年,改国王为皇帝,王世子为皇太子,恢复闵妃正宫称号,谥明成皇后,葬金谷洪陵。

    时代轰轰烈烈地向前推进,日俄在朝鲜的争夺日趋尖锐,终于不可避免地发展成为一场战争。1905年,在明成皇后被害后10年,朝鲜沦为日本的“保护国”成为日本的殖民地。

    假如10年前的弑害行动没有成功,明成皇后在世的话,朝鲜的历史将会被大大改变。这个变化究竟会是怎样的,没有人能够推测出来。但是,如果明成皇后没有死在日本的枪剑之下,至少,朝鲜民族不会被日本帝国主义的铁链控制长达36年。明成皇后真乃朝鲜史上一代女中豪杰。

    (全书完)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