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孙清沐实体原来的番
    年少时,我曾认为天下皆正义,在未来的一天,定有一副宏伟壮观的家国画卷等我去施展抱负,但后来我知道…有些想法会随着时间慢慢远去,直到你再也触碰不到的地方。

    因为那个决定,父亲骂我是逆子、说我丢光了祖宗颜面。

    曾经我也那么认为,愧疚感让我一度不敢面对他,直到我做了父亲,才明白,父亲对我的关心一直都在…

    面对所有人的鄙视和质疑,我无力解释什么,在太子想要杀人的时候给他一个平静的理由,我这样自我催眠着,但在我的心里,我知道,我还是为了逃避微言。

    林微言,记得小的时候,她总喜欢追在我和欧阳身后,笨拙的像只胖熊,不知什么时候,她变了,仿佛所有的美都集中在她身上,>吸>引人不自觉的追随她的脚步。

    或许是我失败,当我清楚的意识到心跳时,她已经是兄弟呵护的青梅竹马。

    当逆羽找我,说出那个计划时,我没有反对,当时我们惶恐过,谁也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什么。

    微言喜欢逆羽,所以我在已经没有意义。

    站到那个与野兽搏斗后胜利的勇士面前,我曾憎恶这个世界,厌恶这个国家加注在我身上的不公,更恨眼前笑的邪恶的男人,是他一步步将我推向了教化的边渊!

    慢慢的我早已忘了自己该坚守什么,当所有的付出得不到别人的认同,当看着我救过的人,不屑我的死在脚下,我找不到了自己的方向,迷失在所谓的大义与道德面前。

    我麻木的承受太子默许给我的所有屈辱,只隐约记得不能让太子伤害欧阳逆羽,不能让那一心等待逆羽的女子失望。

    可就连这点我也失败了,欧阳逆羽还是没逃出太子的手心,因为他有家人、有责任,他斗不过手段残忍的太子。

    逃走的他还是回来了,站在大殿上,不卑不亢的报复那个带头的苏义。

    太子待他是特别的,那时候我才知道太子有心,只是他给了逆羽。

    后来,逆羽他们决定杀了太子,那位残忍的暴君,那位本就不该存在于世的杀人魔鬼,虽然我的骨子里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大逆不道的决定,但是,我无从选择。

    他们让太子离开他的东宫,好方便下手,我没有那种能力,跟了太子六年的我,早已让太子失去了新鲜感,或许不只是我,一直受宠的苏义也办不到,因为太子怕死,他绝对不会离开为保护他修建的机关重重的太子殿。

    逆羽决定亲自去说。

    我那时觉得欧阳逆羽也办不到的,因为太子是那样宝贝他的性命。

    可是太子竟然答应了逆羽,他去了河继县!我苦笑,看来爱情真的会令人盲目,即使那爱自己性命如宝的太子也难逃此劫。

    太子走后,我一直守在院落里,拨弄着手里熟悉的琴,望着我居住了六年的地方,我认为太子会死,死在异地他乡,就算袭庐杀不死太子,那些想太子死的人,也会前赴后继。

    望着周围的一切,听着隔壁隐隐传来的喧闹,我知道我们都是可怜人,如果太子死了,我们便没了可以落脚的地方,等待我们的只有陪葬,甚至是谋逆后的诛连,可怜了我的父亲,辛辛苦苦将我养大,我却回报他这些。

    苦涩的是,欧阳逆羽的计划失败了,太子回来了,这比太子死了还令人震惊。

    他竟然带回了子车页雪,齐国曾盛赞过的木质天才,子车家族的三少爷?那一刻我觉得世界疯了,子车页雪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跟着太子回宫?

    但,回来后的太子很不一样,说不出哪里不同,以往他喜欢的东西统统变了,他不再酗酒、不杀人,甚至会和颜悦色的笑,太子会笑!荒天下之谬!

    太子像是变了一个人,听说他在河继县有了政绩,他带回了一支属于他的军队,他开始体恤百姓,甚至开始节省开销把剩下的银子用于国务?太子变的陌生,只是她确实是太子,否则谁有资格冒充焰宙天!

    可变化太匪夷所思,他竟然写了一手好字,面对月国使者,那份从容大度让众臣子忍不住拍手称赞,多年积压的家国仇恨下,他终于让焰国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

    可他依然是张扬的,因为宋小姐,他不留情面的赶走了月国使者。

    群臣沉默,默认太子始终是太子,但也忍不住欣慰,至少他有了节制,终把过剩的精力发泄在外人身上。六年来,我消磨完了斗志、看淡了奢华宫殿外千疮百孔的焰国,我不再奢望回到前朝实现我曾经的雄心壮志,我一直以为我会死在居住着的院落。

    可是太子竟然让我出仕为官,高兴吗?不会,面对那么多双眼睛,我早已忘了怎么应对,这不就该是我吗,可为什么我还是隐隐的期待,许久不曾跳跃的心脉竟然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或许我并不如自己想象般无争。

    这么些年,微言一直是我不愿触碰的伤疤,我不碰,也不许苏义碰。

    但我慢慢的发现,太子已经不在意欧阳逆羽了,连苏义提起微言和欧阳逆羽在一起,太子也没什么反映。

    太子几乎每看奏折看到半夜,他变的勤勉、不喜与人亲近,并且他很少招人侍寝,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可也更加让人诧异,他说他被人掳走,知道了人间疾苦,我觉的太荒谬,谁能掳走他!可他那样说我们只能那样信。

    因为他是焰宙天,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神经错乱的男人!

    …

    半年了,太子的改变也改变了我们的境遇,我已经习惯了思索他、揣测他,甚至惊讶他的决策。

    太子今晚竟然要夜宿我这里,太久不曾发生过的事,心被提的很高,本能的恐慌,恐怕也是后院每位男人都无法承受的事,以前的种种痛苦在眼前一幕幕的翻过,不只是身体上的疼痛,还有心里的屈辱。

    奇怪的是太子很温柔,温柔的让人惶恐,我的意识在丝丝的飘散,我知道一定是药物的作用,可是即使我的意识已经不清晰了,我依然知道那晚的太子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或许是这一夜太诡异,或许我隐隐猜测着什么,我不再去企图揭穿他什么,把所以的精力放在朝政上,似乎又找回了年少轻狂时的梦想。他,为了过冬忙碌着,饿殍遍野的冬季焰国,使他一直出于焦躁中,我们当臣子的却无能为力。

    太子要去端锦衣杀!我骤然站起,锦衣杀是什么地方,能允许他那样去乱闯!

    可是他依然霸道的认为锦衣杀在他的地盘,他有权收回属于他的一切。

    留人院内,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嗜血的太子,衣衫飘飞、美丽如雪。我抚着手中的琴,从未有过的平静,希望他能平息内心的血煞,希望他能安静下来。

    这一刻,虽我不想承认,可是心里却真真的有一丝紧张他。

    太子成功了,以他的霸气和智慧收复了四季城,我笑了,为他的成功,为他在天佑城外怜惜子民的神情。

    可是他竟要独自离开,天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杀他,我的心里有些着急,这时逆羽的存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太子,让欧阳将军随行保护你!”我早已忘了欧阳逆羽的震惊,只知道太子不能受到伤害,他是君主!是希望!

    第一次太子在我眼里当得起君主的称谓!

    但是太子否决了,他没有趁机跟欧阳逆羽亲近,这么好的机会竟然没有多留逆羽一刻。

    事后逆羽不满意我的做法,我没有说话,或者怨欧阳逆羽没有保护他,他以国家为重,那么我们这些做臣下的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尽力辅助他?

    逆羽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我,我装作没看见的离开了,其实我也无法真正的整理出我的心思,只是愿意效忠于他吗?

    …

    苏水渠住进了我的院落,同样以幕僚的身份,看的出太子是喜欢他的,除了欧阳逆羽我第一次见太子如此关心一个人,原来除了朝政也能有让他如此认真的事情,这么多年他从未对我们有过对苏水渠一半的关心,心里没来由的为自己有一丝不值。低下头,尽量让日子过的与平日一样。苏义惩戒那几位皇子的做法我无法赞同,就因为太子怀疑有人谋逆,苏义竟然能下如此狠手。我只是不希望有人议论太子残忍,虽然曾经他只和残忍等同。

    于是太子来时,我说了,就因为我提了那件事,所以他离开我这里去找苏水渠。

    那一刻我想留住他,可我凭什么留住他,苦笑一下,或许他生气也只是为去苏水渠那里找个理由。

    焰国渐渐走向正轨,太子也越来越忙碌,只是院子里越来越不平静,往年让众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有人心甘情愿的进来,或许这并没有什么可惊讶的,毕竟若抛却以往,他真的很优秀。

    可子车世的存在让太子不再踏足后院,虽然偶尔有例外,可也不是我这里。

    太子大婚。以前想都没想过的事。可现在,似乎只要太子愿意,什么都不是难题,就像如今,我们竟能与太子妃和平共处。

    她名正言顺,焰国子民在太子妃身上寄托了太多美好,她是众臣的期许,是希望,是未来,而我们则是蛀虫,是威胁,是隐藏的焰国暗疮。

    曾经那样难熬的日子都不曾有过的无能为力弥漫在整个后院。

    其实也对,曾经是恨的,现在呢,现在为什么不离开?

    …

    昔年的太子已经成了现今的皇上,焰国如所有人期盼的那样国泰民安,百废始兴,我终于站在了年少时想过的位置上,手中的权利比预想中的还要大。

    所以该实现的不该实现的,我都尝试过了,当年委身之事,在现在看来渐渐被淡忘,可为什么还没有离开,微言已经不足以成为借口,那我还在坚持什么?

    仰天对望,是空旷的茫然。

    最怕的不是离开,是不愿离开,能近距离的看着他努力,站在他身边已经成了无法逃离的魔障,在茫然无错时,我竟然可悲的发现…

    她是个女人,她竟然是个女人!仿佛前七年的生涯都变的可笑,却也说不出的欣喜。

    因为在不知不觉间,我爱她了吗!

    她美丽、聪慧,朝堂上的她更可以霸气威严,她是帝王,更会是焰国的千古一帝,不要说我有私心,就是没有,我也不会揭穿她,她该坐在龙椅上,她该受万民跪拜。

    那一夜,我是清醒的,趁人之危也罢,男人劣根也好,一切都过去了,她不怎么理我,我想,若是她怒了,恐怕我在后院的日子也到头了。

    我忘了听说她有孕时是怎样的痴愣,陆公公说我当时是吓傻了,不是,我心颤,不敢相信她竟然敢生下来,是啊!这世间有什么她不敢的事,她的野心可是称霸世界,她的武功能令锦衣杀头目胆寒,她怕什么!她骄傲的让男人不敢上前一步。

    子车世回来了,与她大吵了一架,我突然发现她只有和继存城带回来的人在一起时,才会像个平凡的人,更像位女人,会生气,会笑,让那些人神魂颠倒。

    嫉妒,我是嫉妒,我嫉妒她怀了我的孩子为什么是子车世在一旁照顾她!

    第一次我争了,我也学会了耍心机,只为给她送一份补品。

    她偶然也会对着我发呆,却无关风月。更多的是与我商议国事,我知道她要焰国更强,所以我会做的更好,我会尽我所能、倾我所学,为她打造想要的天平盛世。

    那是个小男孩,非常漂亮,像她,皇后视他如几出,疼宠有佳,看得出苏义和子车世很排斥他,甚至无人提及给他起名字。

    我偶然会抱抱他,忙碌让我无法尽到做父亲的责任,看着他笑看着他长大,我觉的今生足以。

    周天对孩子非常严厉,开始我并不觉的有什么不妥,直到父亲有意无意的跟我说,长子皇孙,恐怕皇上有意立他为储。

    我当时惊的心慌不已,怎么可以,他是我的儿子!是孙家的血脉!…是啊,他不单是我的儿子还是她的儿子。

    她位高权重,九五之尊,她的子嗣是王者是储君,即便是我,也无法触及孩子的未来。

    从府衙出来,我难以相信,有朝一日这片生机盎然的领土有可能属于我的孩子…

    “孙大人,你也喜欢兵法吗?呵呵,跟我一样,父皇说,要内外兼修。以后孙大人就是我的兵法太傅,我一定不让父皇失望。”

    他笑的那么可爱,可一声‘孙大人’隔绝了我们之间太多牵绊,他依恋我,但他更依恋皇后。

    望着宋依瑟天天等在学堂外给他送吃送暖的身影、看着宋依瑟对他温柔的笑,还有他扑在皇后怀里撒娇的身影,我笑了,这小东西…

    我信宋依瑟的人品,更相信我儿的悟性,我愿退出争抢,给他更合适的生活。

    当年的一切离我远去,现在有更需要我呵护的人让我去努力,焰国,你本该昌盛,你会跃居第一,只因,这里有我爱的女人和孩子…

    ---题外话---

    推荐新文《毒后重生计》,不是我不在旧文推是想不起来。

    这篇番外是实体书当时没发的,个别与实体不相符的地方还未改,因我明天不能更新《毒后》特此给大家放上来。没看过的可以看了。

    wwwcom</td>

    </tr>

    </table>

    <tr>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