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3章迟到六年的拥抱
    “其实很长时间以来,我总是和秦韵在网络上聊天,她会问很多和你有关的事情。但是最近,她什么也没提,只是突然说她好想念高中的时光,那个时候大家都一无所有,可是她却很快乐。我就一直回想着那个时候,她告诉我有一个她喜欢的木头的时候,我就笑她。我和她是很好的朋友,她现在同样可以若无其事的和我说话,可是我知道我很自私,我抢走了她心中最重要的人……所以那样的曰子……再也不会来了吧。”

    柳依低沉的说着让夏如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其实我并不在意如果秦韵……”

    “够了。”夏如轩轻声道,“这些让我来承担吧,这是我当年的选择。没有谁对谁错。”

    夏如轩叹了口气,但他却在那时候明白,柳依是他身边陪伴的最长的也是最没有得到过什么的女人,他不可能让柳依以后偷偷的跟着他,绝不可能。

    然而那个始终对着他甜甜笑着的,会在很多年以后在桌上写着他的名字的女孩,就真的要被永远的遗忘在自己的记忆里吗?

    夏如轩回过神来。

    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他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自己的财富和地位愈发提升的同时,他的心也越来越大,又或者人总是这样不知足,因为他突然发现……他肯定无法接受有一天秦韵成为别人的女人。因为秦韵曾经是属于他的……即便只有一天。

    他在想在此刻他掌握了全世界人都觊觎的财富,却也许还是会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遗憾。

    他不喜欢遗憾,却没得选择。他揉了揉自己有些生疼的太阳穴,快步的跟着离开机舱的扎克伯格下了飞机。

    此时他已经向公司请了几个月的假,准备在带着friendbook团队为期半个月的访华的活动结束之后,开始他的环球旅行。

    从北美开始,把自己从来没有仔细游历过的拉斯维加斯,纽约,美国大峡谷,佛罗里达州这些在美国世界著名的风景之地看一看,然后前往南美去体会一下南国不一样的桑巴风情,到澳大利亚大堡礁去看一看美丽的珊瑚海景,到新西兰的南岛那茂盛的雨林,清澈的湖泊,绿草和山坡,水清沙白的海滩,然后是欧洲,亚洲,非洲。直到足迹遍布整个世界。

    这一次,夏如轩要以一种悠然的态度重新去观瞻这一切,带着对生命的谦卑和憧憬。从现在开始,他的心里面再也没有什么负担,与自己有关的一切此时都在以一种积极的勃然向上的形势开始腾跃着。在经历了两世的浮沉,在他的心里面早就涌起了一种宏大的生命感。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最后的工作,夏如轩并没有忘记,此番friendbook的团队访华,主要要会见国内四大it巨头——百度李彦宏、中国移动王建宙、新浪曹国伟和阿里巴巴的马云。

    实际上在这几年里夏如轩在国内已经和他们都纷纷照过面了,只是这一次与之前不同的地方在于是带着整个团队来看一看国内的这些it巨头。也是第一次如此正式的对这些公司集团进行访问与会谈,夏如轩知道此番对话将会主导未来几年的华夏互联网界的走向。

    对于夏如轩来说,历史已然成为了历史,他已经无法再从自己的先知先觉里获得什么有用的讯息,而剩下的未来,需要他努力着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

    访问的第一站是在京城,百度的李彦宏。走下飞机的friendbook一众人倒是对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都颇为好奇,倒是扎克伯格还好,跟了他多年的女朋友本就是华人,此时正和扎克伯格站在一起四处说着这个国度的种种,如今扎克伯格每天都要话上一点时间来学习中文。

    听着他奇怪的语调夏如轩每一次都向笑,而他学中文的目的为了向女孩的家人示好。即便他此时是身价百亿的富豪……不过话说回来又有谁会想到这个有些腼腆的脸上还有着雀斑的年轻人,已经是身价近百亿了——他身上穿着的是那招牌的休闲套装,除非在极其正式的地方,否则即便在寒冬他也喜欢穿着一双拖鞋到处走。

    从机场走出来,便有百度公司的几辆商务车前来迎接,他们今天的行程主要是要参观百度大厦,夏如轩倒不是第一次去那地方,显得有些索然无味。百度公司的商务车停在机场贵宾通道的出口,几个百度高层亲自前来迎接。夏如轩远远的看见那几位之前已经认识的百度高管,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而就在这一刻,口袋里的手机却是忽然响出来,夏如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是耳钉的号码,上一次在京城的会所里的几天同样也有见到她。

    夏如轩接起电话,笑着打了个招呼,然而刚刚听了几句,他的笑容却忽然凝固在脸上,有些茫然所错的说不出话来,尔后他的神情瞬时低沉下来,有些苦涩,“我知道了。”

    夏如轩一时有些发愣。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耳钉给他带来的消息会是这样的。再过半个月林微就要订婚了……电话里的她有些苦涩的说道,然而因为家里的压力,那个人却不是她,而是……秦韵。

    其实夏如轩早有想到,如果说在这个京城,还有哪个年轻人的背景和身份地位可以让秦叔满意,那么林微很显然会是一个,也许是仅有的一个。同时如果秦林两家联姻,会让他们对于青洪这个势力控制力成倍的加大。

    而夏如轩相信随着夏氏越来越壮大,会面临着危机的情况将会越来越少。到最后,不会再有人可以撼动这样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般的家族——当然这还仅仅是憧憬。

    然而,夏如轩在此刻却发现,他终究是要面对秦韵的问题。他知道他绝对不可能就这样丢下柳依,或者让她把位置让出来,这很荒谬。所以这便注定了秦叔绝对不会让秦韵这样跟了自己,其实说到底她若是和林微订婚,也勉强算是一件好事吧,起码林微这个人是夏如轩熟悉且信任的……只是这样对萧丹来说就变得不公平了。

    况且,夏如轩扪心自问,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可以平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然而此时留给他的时间就只剩下了最后半个月。

    这是一个无从抉择的抉择。也是夏如轩这一辈子所面对的最严峻的一个选择。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跑到秦叔面前去颐指气使的说,他不想让秦韵嫁给别人,但同时她又不能给出一个保证。在这件事上,每一个人都无可厚非,只有自己是那么的没有道理。

    ……这一年春天的这一次it界高端会谈对于夏如轩来说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甚至于在全国跑下来他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和那些人谈论了什么,大多数时候是扎克伯格在开口说着什么,自己安静的坐在旁边心不在焉,而无论是百度,新浪,阿里巴巴甚至于移动,这些控制着巨额财产的老总们对夏如轩这位金融新贵都显得极其尊敬。

    可是这半个月的时间始终无法无限制的延长,他终究是要面对这样的局面。作为那家会所的另一大股东,提前三天,夏如轩受到了邀请出席林微的订婚宴。在那家会所举行的订婚宴,也就是说……会云集全京城所有的名贵。以林微的身份,他的订婚宴着实应该符合这个规格。

    三月二十五曰,晴。

    在这一天,整个会所甚至停止了生意,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来为林微大少的婚礼做准备。

    夏如轩没有能够第一时间见到林微,工作人员说他此时正在专业的造型师下帮助下做造型。整个会场人头攒动,而从大门进来到台上,由数千支玫瑰花所搭成了一条绚丽的玫瑰花道。

    夏如轩见到了极多大人物,他们与无数人在这样的场合中谈笑风生。

    没有过去太久的时间,订婚宴即将开始,各位来宾纷纷入座,在这一刻,夏如轩觉得自己耳畔是嗡嗡的……他原本可以用以借口不来出席,但是他就是心有不甘。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是对的……如果不看见那个人和另外一个人走在一起,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着她。夏如轩有些无奈的想着,自己今天来到这里,是真的为了让自己死心吗?

    订婚宴上的司仪是中央电视台的名嘴,这怕是只有真正的高层才有这样的待遇。林微穿着一身深黑色的西服很快的出现在了台上,俊逸非凡。他脸上始终挂着那平静的淡淡的笑容。他几乎是一个完美男人的代表,经过了几年的历练之后他身上那柔和的气质已经完全褪去,配合着如今这英气非凡的气质,实属非凡。

    “我很感谢各位百忙之中抽空出席我的订婚宴。”林微碰了碰话筒开口道,“我想今天应该算是我人生截至目前最幸福的曰子,真的很感谢各位。”

    听着他的话语,夏如轩忽然有些反感,他忽然在想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林微其实已经完全变成了现在这个不再会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开始顺应着走上上位的面带微笑的男人。

    在这一刻夏如轩心里忽然涌出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在这样的场合把秦韵带走,只是他很快想到如果他这样的话……是不是一下子得罪了整个京城的圈子?

    但是这种冲动的想法就是一直刺激着夏如轩的大脑……大不了,到太平洋上去买一个小岛,他就不相信真的会有人去抓他,夏如轩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凌乱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想法,真的是太疯狂了。

    “所以,今天这样一个喜悦的曰子,我想与我最好的朋友分享。”林微环顾四周,“我不知道他今天来了没有,不过我和一位长辈打赌,我说如果我放出去某个消息,他就一定会来。夏如轩……请你与我一起分享这个时光,你在吗?”

    听见他的话让夏如轩顿时有些愕然,他还没有去想自己是不是要站起来,但是此时场上所有的目光都已经准确的望向了自己这个位置。

    站在台上的林微忽然笑起来,“你果然来了。”那笑容里有一些辨析不明的情愫。

    在这个时候林微却是忽然从台上走下来,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走到夏如轩身边,亲昵熟悉的用手勾住他的肩膀,在无数人的瞩目下把夏如轩带上台。

    夏如轩眯起眼睛望着他,在顿了那么几秒之后,他终是随着林微动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心底深处他还是那样的信任林微。

    “我想让我最好的朋友做我的见证人。”林微开口道,笑了起来。

    在明媚的阳光下,整个会场都是那么的刺眼。

    ……“好了……接下来我们有请准新娘入场。”

    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个耀眼的大门,夏如轩心里有些沉沉的。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此时出现在这里,还站在这里是一件什么样的傻事。

    然而下一秒,全场掌声雷动,门口出现的那个人让夏如轩猛然愣住。

    她穿着优雅高贵的服饰,那长长的头发盘起来显得雍容华贵,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夏如轩就这样望着她耳廓上那熠熠生辉的几枚耳钉,却是忽然愣住了,未婚妻是萧丹……而不是秦韵。

    发生了什么?!

    他转身望见林微那笑得灿烂而狡黠的笑容,却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对于夏如轩来说,这一场订婚宴显得有些荒唐。

    他就在那样浑浑噩噩之中度过,然而在结束之后,人流逐渐散去的时候,夏如轩望向已经空旷的场地,却是看见了那个女孩,这让她心里却是忽然柔软下来。

    在没有经历过这一段时间的焦急,他永远也不会明白自己心里的那份羁绊,而在这一刻,他忽然明白,在过去的这些年的岁月里,虽然自己并不会时常的提起,但是这个女孩却真的已经进入到自己的心里面,淡淡的,淡淡的,成为了里面的一部分。

    然而他却是突然转过头望了眼林微和此刻神色柔美幸福的耳钉。

    林微叹了口气,却是笑了笑,“我没有骗你,这是几个与前的事,至于让耳钉去告诉你这件事,是我在和秦叔打赌,我说你一定会来,因为你放不下秦韵……我只能尽可能站在你的角度上试图说服秦叔。不过……我想今天你的到来,和你那几乎想要把我吞没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抱歉。”夏如轩顿了顿,却是开口道。

    他始终有些茫然,不知道秦韵的父亲究竟是什么态度,他此时即便拥有滔天的财富,又怎么能强抢别人的女儿呢?

    “该说抱歉的是我。”林微淡淡道,“在一个月之前,我还让家里利用了我们之间的情谊。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我保证。”林微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哦对了,秦叔让我带几句话给你,我原封不动的把话带给你,第一句是‘男人应当有情有义,即便多情也不能寡情。你还不错,没有受到权势的诱惑,没有想过让自己的女人受委屈。’”说完林微笑了笑,“秦叔也是位多情的种,以前可是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第二句话,‘如果将来有一天有这个可能姓,哪怕已经过了很久,我希望你能娶她。’。”

    听见这句话夏如轩猛然一愣,一阵欣喜涌过心间,他知道自己该承担一切,他望了望停下来的林微,有些奇怪,“第三句呢?”

    林微古怪的看了夏如轩一眼,轻轻咳嗽了一下,突然变了个语气,“‘趁老子还没开始后悔,你赶紧带着这赔钱的傻丫头滚蛋!’”说完林微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这句话让夏如轩也是一怔,却是忽然心里有些柔和起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拜见一下秦叔。其实不管怎么样,是他自己的问题,他不会逃避这样的问题。

    “对了,我想向你说一声谢谢。”林微若无其事的开口,“是你让我第一次有了强势拒绝家里安排订婚的勇气。我想这是我第一次强势的坐回了我自己……其实你知道吗,在认识你之前,我始终觉得我是一个内心很强大的人,我能够做成别人做不到的事,而我现在不得不承认,和你相比,我真的太弱了。很多年前的你,只是和我一样受到家族控制的少年。而现在……我还在受控制,你已经有了改变这个世界的能力。我只希望有一天我能赶上你的步伐。”

    夏如轩不置可否笑笑。

    他上前走到秦韵面前,像是相隔了千万年的再次相遇。

    “木木,抱抱我吧。”秦韵眨了眨眼睛,那长长的睫毛娇媚动人,她脸上是那可爱的梨涡。他忽然想起来六年前他重生的第一天醒来的时候,第一个看见的是她清亮的眼眸,就如同此刻一样,她忽然笑起来。笑靥如花。

    夏如轩伸手轻轻搂住秦韵,这是迟到了六年的拥抱,像是有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定格。

    全书完
为您推荐